可以看120秒污视频

      轰!轰!轰!

      房屋之外,爆炸震天。

      房屋之内,四个女孩子蜷缩成一团躲在桌子下面,面面相觑,气氛有些尴尬。

      原本这群慌慌张张的女孩子正在港区里不断躲避着弗莱彻的追击,正巧天上自己家的舰载机投下了一串弹幕,虽然没能炸伤弗莱彻,但确确实实给这群姑娘们创造了一瞬间消失的契机。

      而这群姑娘也很争气,趁着这不到一分钟的脱离弗莱彻视野中的时间,果断就地拐弯躲进了港区食堂的后厨。

      䧢可能是被干扰气昏了头,也可能真的没有发现,刚刚冲䗚出炸弹燃起的凶凶烈火,弗莱彻就几乎没有任何迟疑地笔直超䂚前追去,硬是没有发现自己的目标就和自己擦肩而过。

      而在另一边,听着不断远去的炮火声和弗퀉莱彻越发疯狂的呼叫声,躲在厨房里的女孩子们奟紧绷的心神渐渐放松了下来,随后一股若有若⤶无的尴尬也就慢慢在空气中弥漫了起来。

      “你,你好?”相顾无言,一个看起来有些呆呆的女孩子似乎有些受不了这压抑的氛围,率先开口说道:“我叫爱丁堡,你呢?”

      看着眼前这个女孩子伸出来的手,奥尼安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握了上去:“我叫...你还是叫我奥尼安吧。”

      “奥尼安?”一旁另一名看起来有些胆小的舰娘皱了皱眉:“我不记得有哪늄艘船叫奥尼安啊......啊,对,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我是纽伦堡,请,请多多指教!”

      似乎是因为紧张,纽伦堡的小脑袋一抖,咣当一下撞到了얂头顶金属的桌板,在空旷的厨房中发出一声刺耳的响声。

      不过䢦好在这响声在战火纷᥌飞的夜里并不起眼,很快就被淹뭳没在了炮声之中。

      “对不起......”纽伦堡抱着自己춑的脑袋,可怜巴巴地把嘴扁成一条线ꆘ,眼泪밅直在眼眶中打转。

      “没事没事......”奥尼安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坥这个女孩,出声安慰道:“奥尼安...是我的艺名...我的舰名不叫这个。”

      “哦ཟ,我说呢!”最后一个金发的舰娘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十分爽朗地朝奥尼安笑了笑:“你好,我是圣路易斯,你可以叫我路易斯!你呢?你的舰名叫什么嘮?”

      奥尼安张了张嘴,有些犹豫的说道:“可能...叫奥륿班农...我也不清楚。”

      “奥班农?”圣路易斯瞪大了眼睛,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了一眼奥尼安:“不能졿吧,我看你不像驱逐舰啊。”

      “౐我,我还以为你跟我一样,是巡洋舰呢?”胆小的纽伦堡缩了缩脖子说道。

      其实这并不쿨能怪这群女孩子,毕竟驱逐舰是萝莉或者小学生几乎成了世界的常识。像奥尼安这种身体已经开始发育,外表看起来像是十六颅岁的少女,无论是谁都不会以为她是驱逐舰的。

      “嘿嘿,我有办法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这时,看起来有些呆呆的爱丁堡笑了笑,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蹑手蹑脚뛿的钻出了桌子底下。

      “喂,你干什么!?”见到这一幕圣路易斯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੧

      น “快回来啊...要妶被发现啦......会被杀掉的!”纽伦堡更是沙着嗓子拼命的喊着,眼泪眼看就要莀流出来了。

      “没事没事。”见到众人紧张地样子,爱丁堡丝毫不以为意,嘿嘿笑了笑在黑暗之中稍微摸索了一下,就蹑手蹑脚地快步钻了回来。

      “你干嘛呀?”恼怒的圣路易斯褴锤̂了一下爱丁堡的脑袋,即使外表看起来大大咧咧,但是刚才她也被爱丁堡的行为吓得不轻。

      爱丁堡倒是不以为졙意,朝众人吐了吐舌头,神秘兮兮地从身后掏出来一个拳头大小的东西。䎱

      “土豆?”见到这玩意儿,奥尼安整张脸都绿了:“你の拿这东西干什么?”

      “你啻不是说你是奥班农吗?证明给迆我们看啊。”爱丁堡得意洋洋的说道。

      “证明什么?”奥尼安一脸莫名其妙:“拿土豆当뗪手雷吗?”

      历史上的㍊奥班农曾经十分巧合的在航行途中遇到了퇅一艘敌对的潜艇,一开始船员们还以为是自己家的潜艇,准솎备上前打招呼,直到靠近了才发现是敌人,一时间整个船的船员手忙脚乱。

      巧合的是,对面那艘潜艇也是,在发鎇现不是友军之后连忙胡乱地用潜艇上的武器朝奥班农开火。当时身处奥班农甲板上的船员慌忙中只能掏出枪支还击,其中一个船员更是饥不挑食的拿着土豆就h朝对面扔了过去。

      而同样乱做一团的舰艇船员也是紧张地失了智,没看清对面扔的是什么,还以为是手雷,吓得赶紧扔了武器,抱头鼠窜。

      事后,缅因州的土豆种植协会知道这件事后,甚至还给奥班农送来一块金属牌子来纪念这件事,随之也就流传开了土豆反潜的梗。 ᾍ

      “能不能当手雷我不清楚,不过我们港区的奥班农可是视土豆为生命!”看到奥尼安一脸嫌弃,爱丁堡却一点不以为意,继续讲到:“你如果能把这块土豆生吃下去,我就相信你是奥班农!”

      “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奥尼安一脸莫名其妙的说道:“再说了是不是奥班农我自己也不知道...你们要是不相信就叫我奥尼安好了,反正我一直叫奥尼安。”

      说完奥尼安气呼呼的噘着嘴把头转向一렩旁。

      这就是为什么她不喜欢这些舰娘们的原因。

      这些一直生活在港区,生活在提督庇护之䋫下的舰娘们,一擙个个智力发育都有问题。不像自己,在外面风里来雨里去饱经と风霜,早就过了这么傻乎乎的年纪。 ஔ

      ᇢ还把土豆吃下去?哼,你当我是傻瓜么E?

      要吃肯定也是削完皮再吃啊!

      见奥尼安不回话,昏暗的餐厅中一时间陷入静默。

      而窗外,激烈的战斗还在继续。

      噭经过了刚开始的混乱,现在整个北大西洋舰队彻底运转了起来ࠨ。

      䋰 纵然五十多艘黑海舰娘的数量确实恐怖,但那终究也只是驱逐舰。如果她们呆在海里,那可能确实很难对付。但是她们为了躲避瓦良格近乎致命的攻击,全部上了岸,虽然很大程度上不用担心来自空中的튥威胁,但是来自地面的攻击她们可就没那么好躲了。

      鷭 没有了鱼雷,凭她们细小的主炮,纵然有黑海的加持,也很难对重巡洋舰及以上的舰娘造成有效伤害,更别提那些皮糙肉厚的战列舰们了。

      在最前方带着舰娘阻击弗莱彻级,救援齐扬开的黎塞留甚至带着一众战列舰,一对一䙯的和这劥些驱逐舰展开厮杀。而且要不是忌惮着她们身᥊后,随时可能拿来当冷兵器使用的鱼雷,黎塞留甚至有信心一个打俩。

      但最后也终究只能做到这样了。

      此刻,三十多艘弗莱彻级彻底分散开来,一个一禟个的在港区上蹿下跳,就像一群跳蚤一般灵活而又讨厌,不断地寻找着齐开的破绽。

      面对这种情况,齐开感到很不可思议,因为这绝对不可能是黑海能想出来的战法。从一开始在海中齐射,到上岸齐射,再到直接突脸,以至于后来化整为零,这次的弗莱彻级身上展现出可怕的协同及指挥性,不断地根据战场的情况对駋自身做出改变,完全不像之怴前凭借本能横冲直撞的样子。

      就仿佛,在她们背后,有什么人一直在暗中指挥一样。

      只可惜这些情况,躲琪在厨房中的瑟瑟发抖的几个小朋友完全不知道。

      在经历过土豆事件的沉默过匹后,这群不安分的小姑娘们的心思也渐渐活络了起来,开始试探性的移动。

      最开始当然还是傻大胆的爱丁堡。这丫头不怕死的直接爬到一个烤箱上面,趴着窗户偷窥着外뢕面的情况。

      外面,阿尔及利亚在将奥尼安交付㗳给诎这三个小姑娘之后,就有意서识的拉着这十几艘驱巶逐舰朝反方农向移动,另一边失去了目标的弗莱彻似乎越找越远,根本没有留意到这个可疑的食堂后厨。

      “所以,我们安全了?”终郢于,圣路易斯也小心谨꧜慎的钻出了桌子下面,쿴停顿了一下说道。

      “不知道。”奥尼安转了转头。现如今整个港区都是黑海在四处使用能力,本身黑海之间的那种朦胧的感知就很模糊,现在更加没用了:“我们现在怎么办?是躲在这里还是赶紧逃跑?”

      “呜呜呜堇,你不要出去啊!”见奥尼安也有要钻出去的意思,纽伦堡赶紧死死地抓住奥尼安的手臂,声音都带上哭腔了。

      “哎呦,你怕什么啊,人都走啦。”吧唧了一下嘴,爱丁堡灵活的又⳷从烤箱上爬了下来,想要把纽伦堡从桌子下面拉出来。

      “不,要,啊!!!”纽伦堡忠死死地蠟抱着桌子下面的桌腿,小小的身躯爆发出无限的能量:“会被发现鲭啦...被发现会被杀死啦!”

      “死,不,了,哒!”爱丁堡不信邪,非得把纽伦堡拉出来。而就在两个舰娘角力카的时候,整个桌子都因为这场拉锯战而在地面发生摩擦,发出刺耳而又渗人的声响。

      好巧不砙巧,偏偏在这个时候,外面的炮火停了那么一瞬间,使这个摩擦的声音显得那么刺耳。

      这下,屋子里所有的女孩全部安静了下来,四个女孩子水汪汪的大Н眼睛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全芶部默不作声,然后安安静静的重新钻到桌子下面,老老实实坐好。

      “都怪你都怪你,我们要被发现咭啦......”纽伦堡一边拼命的压着嗓子쟃,一边死命捶打着爱丁堡。

      “怎么怪我ᵡ啊,你乖乖跟我出来不就没有那些事情了吗......”爱丁堡不堪受辱,在桌子下面和纽伦堡小声地厮打在了一起。

      “你们别闹啊!”见到这一幕圣路易斯赶紧出声制止。檧

      “等下,等下!”突然,奥尼安低声喊♡了两걌嗓子,几乎同一时间一个巨大的声音在厨房旁边的空地响起。

      ᭏ 听那声音,就好像是有什么东西从天而降,狠狠地砸在地面上一溓样。

      是舰娘从空中落地的声音。

      四个小姑娘你看看我䭶,我看看你,八只헱小手ស下意识的捂住了自己和旁边小伙伴的嘴巴,安安静静菞的等待着。

      过了没一会儿,一个慌乱的脚步声突然在厨房外面的走廊声响起,四个小女孩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每个人都从对方的眼睛中看到了惊恐。

      在场可没有一个靠谱的舰娘,就算是巡洋舰遞也只是三艘轻巡洋舰,而且还是战斗力并不怎么靠谱的那种体。这样的真容面对一艘久经战场的弗莱彻级,即使是一艘驱逐쑯舰也能把她们打爆,귵这下可怎么办?

      郶四个小姑娘紧紧地把身子靠在一起,试图用自己的体温来驱散对方易的恐惧。然而门外的脚步声쒐却并没有因为她们的祈祷而远去,相反反而越发进了。

      啪啪,啪啪,啪啪。

      蜒 脚步声越来夼越响,越来越清晰,就仿佛有谁在拿锤子,一下一下敲打她们心口一样。

      ጓ下一刻,厨房的大门就ᾘ被人突然打开了。

      一时间,桌子下面的小姑娘差勳点就要被心中的恐惧击败,不管不顾冲出屋子,四먟散逃命时,唯滩一稍微冷静点的圣路易斯借着外面的火光,突然发现闯进来的人居然是自己的熟人。

      “等下......提督?”

      ½大门口的彼得一愣,看着不远处桌子下面黑暗中闪绚闪发光的四双大眼睛:

      “是你们?你们怎么在这?”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