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理论韩电影

      首先,是一个不是谎言的谎言,天才会被他人所推崇……

      人➅类渴望着自己拥有超乎寻常的天赋,坠但当这种天赋表现在别人身狔上时,人们只有惊恐,嫉妒……当这种天赋超越常人时,惊恐,就会转化为害怕。

      酒店里的訄作家们一开始不是很理㵥解木村老师的愤怒,直到——

      “山上桑,神原编辑是什么意思?为什么我预定下个月出版的《红月传说ᅯ》,要重新排版?”

      山上编辑一脸诚恳:“木村老师,因为出版份额正好跟行人老师撞在一块……文库方面也是为了木村老师的利益着想,才推迟发售,神原桑应该说过了吧?”

      木村老师看了眼一脸无辜的土间总悟:

      “文库方面是在开玩笑吧?就这个小家伙?”

      山上连忙㍎道:“行人老师的本格派推理可是连ሑ工藤桑都一口称赞的佳作。”

      工藤㴶优写,日本新一代的推理代᜷表䠴,幸好,不是工藤优作,不然土间总悟自己都想作死了—꛲—二十年,从小兰姐姐变成小兰妹⧠妹,再从小ॳ兰妹妹变꿌成小兰侄女,此种怨恨,大师难消。

      ℠ 两人的鄩对话并没有压低声音,此时,已经有作者同情的堝看了眼木村老师。

      ׼ Ⱛ下克上!

      这虽然占据了日本ᴿ的大半传统,但真发生在自己身边人时,却还是同感凄凉。

      土间总悟:“……”Ὕ 

      貌似,他又吸引目光了?

      话说回来,要不是出版꿫社说,参牫加聚会能增加销售量,他现在宁愿躺在家里,给笨蛋一抹多上上分,也不愿意在这里呆呆的的傻笑一会。

      当唒然……

      醈 这也是山上编辑头疼的点,手下的作者好到是好,就是太过咸鱼,这该怎么弄?

      “山꫌上编辑,这是ᄮ你的意思还是文库的抝意思?”这是木村老师问的。

      ᮭ“山上编辑,这是文库的意思?”这是一众推理小说٠家问的。

      而且,看这情况,貌似手上Ꮚ的作者刚参加了一次聚会,就得罪Ⰼ了一群大佬,怎么弄?

      就在山上编辑思量间,一位年龄稍大的作者发火了:“我绝不认同!十二、三的小孩懂个屁,就开始写推理小说了?”

      并非不认同,而칳是今天能抢木村老师的出版份额,明天就可能抢到他们身上,说穿了,利益相关。

      又有人道:

      “正是因为⊎如此!推理小说届才不被主流所容纳。”

      这里的Õ主流,是传统文艺圈跟白头鹰文艺圈……

      土间总悟,依然懵逼中。

      人类推崇天才,但超越一步是天才,超越十步就是怪物——这种情况下,熬得住㟤打压的,才是宗师!

      再次声明,土间总悟是个怪物。

      是以,土间总悟从不讚怕任骢何人的打压。

      就像今天,他原本只是想和和睦睦的参加一次推理聚会,但是͔众人的无视,反倒让他起了逆反心理。

      幸好螎,他只是嘴贱了几句。

      幸好,山上编辑虽然早已经知道总悟的性格,正因为如此,原本他已经想把土间总悟的邀请推掉觠,但是编辑上面还有大佬啊。

      大佬们在土间总悟身上看到了利益。

      人类推崇着天才,总认为天才会给他们带T来更多的利益。

      泊就比如说土间总悟,即使在怎么不配合,为了销量——想想,十二岁左右的作者挑战读者虽⽤然擾很可能引起诽许多人的不满,但噱头十足……

      ‚稍稍略过不提。 섟

      不满归不满,文库有的是办法将他们组在一起,只要销量提升就好……

      当然,这并不是为了覕书本效应,而是为了销量效应。

      ⯎ 但——文库没想到的是,土间总悟很莽撞,又或者很无所谓。

      在上下尊卑观念无比浓厚鷳的日本,也只有怪物才会无视阶级,无视氛围……要知道,这是一个皇室之女都会被霸凌的国度。 ꈹ

      人云亦云的生活牔不香吗?思考别的礣又有什么用?只是白白的消耗自己卡路里而已。텱

      ⴐ 然而,这个国度又极端的推崇少年天才捓,兴许是养了太多平成废宅的缘故,每每出现天才,都꼃有无数的资本愿意在其身上投资,直到,天才超越常人太多,成为被녕霸凌的天才。

      这种现象,让土间总悟想起自己小学同桌说过的话:“这个世界不正쟅常,优秀的人⁊往往比平庸的人活得更加辛苦,但优秀⳺的人太少,平庸的人太多。”

      对此观点,土间总悟不做评论,他记得小学刚转学时,也遇到过霸凌,只是——霸凌者绽放了鲜艳的花朵,在阳光愫中,她们哭得像群孩子。 ᡜ

      记得那时候有谁跟他说过:“那群家伙还只是些孩子䯨,为什么……”

      土间总悟表示,是的,孩子还小,所以,请不要怜惜她们。ﯚ

      躨 ૏跟绝大多ﺌ数人不同,土间总悟不会认为谁弱谁就有理,他有自己的㮜准则,即使他弐是条咸鱼——但身为怪物,他也是盐巴放得最多,最能让人粘上咸味的那条!

      所以,他不会在乎什么圈子潜规则,对他来说,让他不爽,让他插不进话,那他就不怕打破规则。

      但也仅仅只是如此而已——实际上,他还真心瞧傡不起这些向往着进入传统文学圈,却又找不ᕚ到异门路,只能靠吹捧传统文学来证明自己文学素养的家伙们鴞。 畁

      不过,他也就是有些看不起豛而已,毕礔竟人要活侙成什么样,都是自己的选择,身为创作者,连㪖自己所处的圈子都打从心里认为不如传统文틱化圈,土间总悟能怎么做?还能给他们一一洗ᩮ脑不成?

      当牖然,뗊里面ꅨ肯定有不满,毕竟,他都准备了那么久——就好比复习了一个学期的物䔲理,然后突然有人跟他说,实际上他读的是文科一样。

      心血白费了啊。

      咳咳,听起来很像反派的想法,土间总悟还真怕某个青年突然跳出来,扇他两个大嘴巴뻅子。

      不过,他已经这么低调了(想想,在一个疑似二次元的日常世界,他一不找妖涹怪,二姀不发展ACG,嗯,很低调!),应该不会有人注意到他才对。

      只是,现在看来,土间总悟似乎低调不起来了,줎特别是仉在木村老缅师说出那番话后,土间墲总悟莫名的有种既视感。

      再过一会,那木村老师不会激他打赌吧?这尼玛又回到文抄流的桥段。び

      ——

      果然不出土间总悟所料,木村궸老师像是失了智一般,双眼通红的看着他。

      螷 “文库那边是认为……”

      不行,鳎绝不能让这种事发生!已经驳回了自己文抄发展路线的土间总悟要젚阻止这种这种事发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