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摸日舔插

      “轰”⦠

      听见进阶的声音,苏雨喃喃驡自语:“已经是第十八次了,这王级妖丹的真元可㗈真是强大阿,难怪这么多大能拼了命想要获得它。”

      苏雨䌪躺在野花丛中,闻着花香,触景生情的背着䅨野花:

      草木送春归去后,山花种种自然开。

      略无醉倒游人至,自有交情戏蝶来。

      日暖欲令纷锦绣,风和未遣委莓苔。

      솔 清幽浑靂绝嚣尘态,应遣青阳恨莫陪。

      “好诗,好诗,此情此景洂正对应诗句。”

      听到背后熟悉的줴声音馥传来,苏昒雨厚着脸皮笑答:“这算什么呀?在才子䱅面前这都不叫事儿!”秎

      肖曼彤鄙视道:“夸你两句,你就上⨝天了!瞧把你给嘚瑟的!”

      “你炼化完成了?”

      “恩。”肖曼彤㽈惊道:“真是不敢想象一枚王级丹药,竟然能让我从筑基八层期升到金丹六层期!”

      苏雨点了点头,随即A打开储存戒指,拿흱出分到红色中级妖丹和白色低级妖丹,递给肖曼彤笑道:“这么多℣层的进阶,肯⋎定需要修⓿炼新的功法,拿去宗门藏经阁换适合你现在用的功法吧!”

      肖曼彤也不推迟随手接过!她知道以两人现在的境界,猎杀中级妖兽犹如探㺾囊取物。

      肖曼彤疑问:“我不知道ୢ这么珍贵的王级妖丹,是减牛帝国多少修真者䟲想都不敢想的东西,你为什么不自㮩己留着,要把它给我!”

      苏雨笑答:“你要问좼我为什么,其实我也不知道。”

      肖曼彤的脸上露出失望的表情。

      见状苏雨道:“可能因为你是个美女吧,不是有一句叫做宁愿花下死,做鬼也风뚤流?这不是为了感动낟你嘛?还请姑娘还不一身相许샥!”

      “流氓,你这个大流氓,看我不打死你!”肖曼彤羞愤地说完抬起小粉拳就在苏雨胸前一阵猛锤。

      “哈哈,男人不流氓,发育不正常,看我流氓不流氓。”苏雨坏笑ℊ着说完抱起肖曼彤就在野花丛中一阵翻滚。

      ៕ 滚了几圈之后,肖曼彤娇喊:“我晕了,不行了!”

      苏雨手一松,肖曼彤爬惇起来,摇摇晃晃的跑,娇喊:“坏蛋,流氓……”

      天剑宗精英弟子院内,郑天气愤ꘄ的栫对着马战说:“阳光夺我灵剑,强行让我磕头,令我受到如此的涞屈辱,是可忍,孰不可忍,不盤报此仇,我誓不罢休၈!”

      马战答:“公子为何不和宗主和长老们说?”

      郑天叹道:“师傅目前正在闭关,其他各门长老一向浩然正气,知道事烘情イ真相䤟后,未必肯帮ʑ我夺回灵剑,目前팺只有从西南王府调人马过来,斩杀阳光报仇雪恨。”

      马战答:“那我啴就替公子前往西南王府一趟!”

      郑天满意的点了点头,道:“日后必有重谢!㉖”

      天剑宗宗门山脚,树林中的鲁轩喃喃自语:“都等了两天了怎么还不回来?难道四大护法斩杀阳光以后直接回白龙帮复命了?小小阳光狗胆包天,你千不该,餍万䠋不穈该,殴打打本大爷,等你在地府报道之时,才知道惹错了人,滚去阎王哪里喊冤吧。”

      駸正在鲁轩自我陶醉之时,只看到一男一女并肩正走在回宗㠜门的台阶上。 䑱

      “这小子福大命ﻥ大,竟然没死?进宗䴮门之前明明才筑基期二层,四个金丹期的高手都没能杀死一个筑基期二层?不可能,绝对不可能!”看到这里鲁轩以为自己眼睛出了问题,于是又揉了揉眼睛,仔细的看了룳又看,才确定是阳光。

      鲁꓇轩喃喃自语:“你跑的和尚跑不了鳹庙,把你的狗뗳头先寄存在你的项上,我就不信你永远都这么好的运气!”

      천 两人刚走进外门院内,韩浩飞快的跑过来道:“大哥,有一名美女说有要紧的事情找你,在你的房门口㒶都等了半天了。”

      苏雨快速向自己房间闪去。

      见到苏雨到来,夏紫德嫣ៅ欣喜若狂道:“温婉婷父母派高手来到天剑宗,说已经给温婉婷找好了夫婿,让她马上回家成亲,彍她茧死活不同意。然后我刚刚去找过首席长老,首席长老只说是家务事宗门不便参与,所以才来找你帮㈝忙。”

      苏雨凝重答:“我随你一㊤起去看看吧。”

      五分钟后,两人来到精英弟子院内温婉婷的房间前鋂。㜵只见五名金丹期高手正在门口等候,门口遍地的碎茶杯,瓷器。

      其中一个金丹期高手道:“小姐,跟我们回媮去吧,不然我们无法和老爷交差。”

      挶“说떍了多少遍了,马洋!我死也不歁会回去的,我不会成为家族的工具,与牦牛城大公子联姻溯。我怎么都不会嫁给一个没有感情基础的ꀢ人。”屋内传来温婉婷愤怒的声音。

      马洋叹道:“如果小姐执意不肯,那我们就只有用强了。”

      夏紫嫣向马洋等人道:“我们是她的朋友,能否ᒣ让我们进去劝说一番?”

      马洋犹豫着点了点头。

      见苏雨和夏紫嫣进屋,温婉婷满心欢喜。

      温婉婷愤愤的说:“之前逼我嫁ઓ给无恶不作的苏雨,现在又逼我嫁给牦牛城大公子,我就犹如莲菜市场买菜一样的被买来卖去!”

      苏雨暗骂:怎么又扯到原ꫫ主头上了阿!沃日!道:“牦牛䜴城大公子可能是一名风度翩翩,温文尔雅的好人呢?也许你们能在接触中会产生情感呢?你就ﯺ认定你的父母会对你不好吗욟?”

      “我非常了解我爹,땵他绝对是看中了牦牛城的势力,想与之联姻。”温婉婷委屈道:“我ﱪ的婚姻是属于我自己的,是我的自由,我不想被任何人左右。”

      “那我陪你走龫一趟,你要当面告诉你的父母,你的婚姻劁是自由的。如果你的父母为难与你,我会出手帮助你。”苏雨叹道:“你现在让我出手帮助봸你,有违背侠义之道,因为帮助了你,伤害了你的父母。”

      温糄婉婷凝重点了点头!

      记忆中身为滼少城主的你,被温婉婷多次当众羞辱,你都是忍让,甚至连半点恨意都没有。对于你的所作所为,我不敢苟同,但是你对于爱的执着,却让我钦佩之至。你对她的爱,甚至超过了爱自己。我知道你希望她핑能够过的好,嫁綻给一个好人,一生都能够幸福,快乐。我既然借你身躯贩重生,必定会帮眛助你完成还没有完成的譔心愿。想到这里苏雨喃喃自语:

      꿐 “问世间情为ḗ何物,좱直教人生死相许!”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