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饭也埋在里面动 M.由来.CN

      “没有!”

      高冷哥回答的干﹪脆,薛桦ᖞ瞬间失去了希望,看出了小同桌的心思,顾枫随即转了话锋,“放心吧,我不会偷看的!”

      “反正偷看你洗澡我也讨不到什么便宜!”略带嫌弃的补充了一句,高䆷冷哥的声音不몂大,但ꨑ一字一즾句鼟却还是清楚的传到了薛桦的耳中。

      “你说什么?”

      “我说我很自律!”对上小同桌不黝善的目光,顾枫秒怂。

      “你到底要先洗还是后洗?”看见薛Ṭ桦瞪了〤自己一눵眼,便偏过了头,一副不想理人的样子,顾枫赶紧转移了话题。

      䝮“你先吧!刚你头发短,会比我快!”

      “行,那你先写作业吧,我的作业都放在桌子上!你自己翻吧!”落下这么一句,煮顾枫直接去了浴室。

      쌦男生洗澡果然快,也就大概五分钟的时间,顾枫就从浴室出来了,而薛桦,掏出卷子才刚刚开始她抄作业的浩大工程。

      “你先去洗吧,洗完再写?콻”一边用毛巾擦瑱着头发,顾枫一边向着奋笔疾书的小同桌征求意见。

      콘 “嗯……也㙸行!”想着把头发晾干还需要一定的时间,薛桦放下笔,从书饊桌前站起了身子。

      硕 “那个……睡衣有吗?”

      “在楼上,我卧室的柜子里,你自己上去找吧!”一边说着,顾枫一边用眼神示퉃意薛桦往上看。

      ݧ 这间别墅,二楼是一个复式结构,空间大的很,楼下是客厅厨房和浴室,而睡觉的卧房,是在楼上的。

      没想到高冷哥竟然这么随意,看着他那漫不经心的样子,薛桦倒是有些为难。

      长这么大,她还从来没进过男人的蟠卧室,还要去翻他的柜子,万一看见什么不该看见的隐晦之物呢。

      ﲳ“你能不能帮我拿一下?”

      看着小同桌一脸难为情的样子,顾枫只觉得好笑,随手把毛巾丢在了茶几上,刚刚坐在沙发上的他随即又站了起来ࡏ,直奔楼上而去。

      没一会的功淉夫,他去而复返,把随便取来的一套睡衣丢给了薛秺桦,“都是干净的,放心穿,不会怀孕!”

      什么啊,怎么又扯到怀孕了,就算是穿了爐他贴身穿过的睡裤,也不至于怀孕吧?搞不懂高冷哥的逻辑,薛桦只是觉ਔ得很尴尬。

      陣 “你说什么呢,我还是个宝宝,听不懂!”翻了个白眼,她逃一般的抱ﶬ着衣服躲进了浴室。

      听着小同桌哐当一声关上浴室门的声푶音,顾枫的唇角漾出了一抹邪笑。

      Ȇ “毛ө巾和浴巾都在浴室靠门的柜子里鼁,你自己拿吧!”冲着浴室里的人喊了声,顾枫便返身走回沙发的位置。

      ૜正要坐下,他却突然被小同桌铺了一桌子的试卷吸引了目光。

      走到书桌前,他随意纑的翻了翻她的试卷,发现除了数㱬学卷子写了不到一半,其他的还都是一片空白。

      看看挂在墙上的时钟,已经是十一点四十了,等她洗完澡,抄完作业,估计差不多要㶧一点了,他倒是还好,晚ሤ上㉣睡了一觉,现ܗ在也还不困,可她应该累了吧。

      反正都是抄的௔,谁写也没什么所谓,这样想着,顾枫拿起笔,模仿着她的字迹,帮她写起了作业。

      好在两个人使用的都是行楷字体,字迹本来差的就不算太大,顾枫模仿起来,也并不费力。

      晚上睡觉前能好好的洗上一个热水澡,真是太舒服了,在学校住宿,可是万万没有这个条件的䝙。

      שׂ 뜔 冲着热水,薛桦只觉得身心舒畅的很,难得廬有这样貴的机会,她嫛贪ꘔ心的ꘈ多洗了一会儿。

      ꏟ 大概用了半个엨多∓小时的时间,薛桦从浴室走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十二଺点十几分了,湿漉漉的头发顺肩披下,发尾还不断地滴馓着水珠。

      高冷哥的ۄ睡衣,已经到힟了薛桦的膝盖,穿在她身上,完全变成왂了睡裙的感觉,不过ఫ这种宽松的风格,看上去倒是也不错。

      好像只要有一张漂亮脸蛋,穿什么都好看。 ⫱

      䁋 现在的她相比逐于平时的俏皮灵耦动,看上去似乎多了几分感性与成熟,顾枫不由多看了几眼。

      “怎么푕了,你是不是也觉得这衣服我穿着太大了?”

      从穿上男人的睡衣开始,薛桦就觉得别扭,发现高᰾冷哥直勾勾看着自己,她只以为是她才穿他的衣服,太难看了,一边问着,她一边尴尬的拉了拉已经琾拖地的刾裤脚。

      “没有,我觉得这样挺好的▵!”缓过了神,顾枫轻轻一笑。

      “睁着眼睛说瞎话!”

      “你的头发要不要吹干?吹风筒挂在浴室⻭的墙上!”知道某人肯定不信,顾枫也不解释,看着她那还在滴水的头发,他径自转謁了⡝话锋询问道。

      “让它自然干吧,我先把作业写完再说!”看看不早的时间,想想还有一堆没抄的作业,薛桦不觉有些头大。

      “要是洗完澡就能就能舒舒服服躺在床上睡大觉就好了!”走到书桌边上,薛桦伸了个懒腰。

      在椅子上坐下去,她拿起笔正准备继续去抄ٕ自己写了一半的数学卷子时,却突然发现,所有的题目竟然ﱙ全部写完了。

      譆难鹑道是自己记错了,刚刚洗澡之前,其实数学卷子已经抄完了?可能是这样吧,想着,薛桦抽出了压在下面的物理卷子。 遶

      奇怪的是,놠她텸的物理卷子竟然也全部แ写完澨了,就算数学卷子是她记ន差了,但薛桦可픂以确定,物理卷子她绝对一笔没动。

      心生疑惑,她赶紧翻看了她其他科目的作业,发现跟数学闷和物理一样,试卷上所有该填的空都填满了!ắ

      賧关键是,那上面书写的字体,跟她ၑ自己的几乎一模一样,就连她本人也看不出来什么差别。

      “我看时间太晚了,怕你困,所以就在你洗澡的时候,帮你写了下!”

      䉇 抬眼向着坐在沙发上看书的高冷哥看去,薛桦刚想问,便听得他率先开了口。骴

      ﯖ “那这字……”看看Ԡ高冷哥的试卷上跟自己并不一样笔迹,薛桦不由惊讶。

      她模仿着他的字헽,给他写个名字已经很难了,通篇模蔲仿,真的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王

      “我学过书法,会写几种不Ꟊ同的字体ꠞ,只要횮是好看的字,我大多都可以模仿的差不穟多!”

      “你这是在夸我的字写得好看?还是在夸你自己呢?”接过话,薛桦俏罃皮的向着沙发上的男䕠人眨了眨眼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