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zz.a?

      乙三六的死,就像是给了江舟一个警醒。

      他最近因为太乙五烟罗,加上外间的传说,似乎有些飘飘然了。

      产生了点错觉,将自己和别人口中的“隐仙”重叠了。

      但事实上,他都没有真正意义上地以自己的能力斩杀过妖魔。

      妖魔哪里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他当执刀人时间不算长,可也算见过些妖魔。

      不仅个个诡异难缠,而且全都是没有人性的。

      碰上了,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对付妖魔,再怎么小心也不为过。

      江舟没有打消独自去斩杀妖魔的念头。

      但他按下了之前因为看见绿藤产生的急躁。

      接下来的这段时间,他老老实实地遵照着司衙里的安排,跟着其他巡妖卫参与了几次行动。

      直面妖魔鬼物,他才更深刻地意识到这些东西的可怕。

      能活下来已经是竭尽全力,殊为不易,根本没机会去考虑从中捡漏,亲手斩杀妖魔。

      他从司衙里的藏经阁里领取了一套刀法,没有任务的时候,就苦练刀法。

      作为巡妖卫,已经算是进入肃靖司的体系中,有资格获得修炼法门。

      以他的资格,只能获得最基础的法门。

      一套专门提供给巡妖卫修炼的基本功法,还有一套刀法。

      血煞功,以血煞炼体的法门。

      对于肃靖司这样充满血煞的地方,又几乎天天要面对妖魔,简直是天作之合。

      这东西可以把原本侵蚀入体的血煞化为己用。

      这也是巡妖卫不像执刀人一样,会被血煞所伤的原因。

      不过江舟没有修炼这套功法。

      虽然血煞功可以化血煞为己用,反而比一般的功法修炼速度更快。

      不过却近乎于饮鸩止渴。

      用极端的手段来刺激、透支潜能,近乎于魔道。

      如果他别无选择,那自然不会在意。

      但他本就有龙刍,只要能撑过一百天,就能获得百年功力,根本没有必要急去碰这东西。

      所以他只练了配套的刀法。

      斩鬼刀。

      很简单直白的名字。

      比起血煞功,这套刀法效率更高,更能在短时间内提升他击杀妖魔的概率。

      刀法本身很简单,只有两招刀式,一套步法。

      分别是缠头,裹脑,虚步藏刀。

      招式虽然简单,却也十分凶残霸道。

      江舟估计,自己把这三招练好了,也就有了独立斩杀入品妖魔的可能。

      “江舟,你这刀法长进很快啊。”

      金九从外面走了进来。

      他就住在江舟隔壁,两人经常见面,关系也算融洽。

      站在旁边看了一会儿,不由感叹道:“你也真够拼命的。”

      不过他也仅仅是感叹江舟的努力罢了。

      那股狠劲儿真是让人看了都害怕。

      只不过金九对于他的努力,却不看好。

      首先练刀不练功,本就是舍本逐末,到头一场空。

      其次,江舟虽然不过双十年华,还很年轻,但这时候才开始练功,太晚了。

      无论是练武还是修道,都讲究童子功。

      年纪一大,骨龄已定,心思庞杂,修炼起来事倍功半,难有成就。

      尽管这不是一个绝对的条件,那些大门大派,有的是办法能解决这些问题。

      肃靖司也能做到。

      但江舟一没有出身,司里的那些传闻也仅仅是传闻罢了。

      大门大派,无数人打破头想要拜入其中,要培养弟子也是挑选那些年幼天赋高的,为何为要为你耗费珍贵资源?

      在司中也是一样,一个巡妖卫还没资格得到这样的资源倾斜。

      二他也不是什么天赋惊人的天才,可以打破常规。

      经过这段时间,金九也发现江舟资质不过平平。

      除了脑子灵光些,似乎还读过些书外,甚至还比不上肃靖司里那些普通巡妖卫。

      总而言之,他并不认为江舟能练出什么名堂来。

      江舟手中一柄鬼头刀,脚步连环,刀随身走,时刻不离自己肩头、脖子、脑袋。

      如同一条赤练旋转缭绕。

      半个身了和脑袋都裹在这条赤练之中。

      虎虎生风,颇有气势,却始终不见出刀。

      倒有一种让人生怕他把自己的脖子和脑袋给削了的惊悚感。

      突然,他脚步飞旋,错踪连环,院中忽然出现了一道赤练绕场飞旋。

      霎那间,赤练似乎变成了一条恶蛟昂扬而起。

      破空厉啸声中,赤红刀光闪过,院子中间竖着的一个草人头颅应声滚落。

      刀光一闪即逝,江舟以刀拄地,半蹲着,喘着粗气。

      “好!”

      金九猛喝了声彩。

      瞪大眼睛,走了过来:“江舟,你这虚步藏刀神了!”

      他又惊又喜:“区区一套斩鬼刀,竟然被你练到了这种地步,仅论这刀法,恐怕除了那几位校尉大人,司里的兄弟没几个能和比得上了。”

      江舟能将斩鬼刀在短时间内练到这种程度,确实令他惊讶。

      这种专注力和对自己的狠劲,实在令人惊叹。

      足以抹消了一部分资质不足的劣势。

      这也让他更加惋惜,若能早几年开始,这家伙的成就恐怕不会比那些校尉差吧?

      “哪里有这么夸张?”

      江舟胸口起伏着,说话还有点喘。

      斩鬼刀讲究的是藏而不露,刀出必杀。

      阴、险、迅、猛,这四个字就是刀法特点。

      藏得越久,越凶险,威力越大,不管是对自己还对敌人。

      一出刀就是倾尽全力。

      杀不死敌人,死的就可能是自己。

      不管是藏,还是斩,消耗都极大。

      若非龙刍对他的改变一天比一天大,他也出不了这一刀。

      江舟摇头道:“我是自知愚笨,只好苦练这一刀,除此一刀,再无他物了,一刀杀不死妖魔,死的就是我了。”

      金九闻言不由点头:“也是,平日我常劝你修习血煞功,现在看来,学得全,未必及得上学得精,你要是分心练血煞功,这斩鬼刀也练不到这地步。”

      旋即又摇摇头:“不过你这血气还是太弱了些,斩出一刀便累成这般模样,若是练了血煞功,至少能多斩两刀。”

      “而且没有血煞之气,离了斩妖刀,你也难以斩杀妖魔。”

      江舟对此心知肚明,不过这是他的选择。

      只好叹道:“凡事总要有个取舍。”

      “我也不想每次出去办差,都要躲在你们身后,靠你们庇护,纵然别人不说怪话,我也没脸啊。”

      最重要的是抢不到人头!

      “你说的道理我不懂,不过你是读过书的人,想来应该是不错的。”

      金九拍拍他肩膀道:“至于那些混账的东西,含鸟的孙子,你也不用放在心上,只当放屁!”

      他说的是那些经常阴阳怪气,跟江舟不对付的巡妖卫。

      毕竟传闻里他是个靠关系上位的,平时执行任务也基本都能躲则躲,没人说才怪了。

      再加上前段时间砚山神女之事,一般人虽不知道是因他斩杀虹蜺才引来的祸端,却因为这事司中的几个校尉乃至都尉都被李玄策臭骂了一顿,石锋更是被调离。

      反而他这个小小执刀人得了晋升。

      那些大人们能有好心情?

      上有所恶,下必效之。

      大部分巡妖卫都因此敌视江舟。

      不过江舟也没有将这些事放在心上,只是埋头苦练,偶尔出任务时厚着脸皮躲在人后划水,蹭蹭经验。

      也算是受益不浅。

      实质的好处得到了,他也就没必要和那些人计较了。

      这时,院外出现一个巡妖卫喊道:“江舟!尤校尉召见!”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