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兆丰

      晚霞当空,峰峦叠嶂。

      山路上。

      됈浩气宗年轻一辈中最杰出的天才弟子萧然,正带领着一群少年少女上山,他们搿都是几位长老从近千人中精心挑选出来的好苗仑子,不出意外,等他们上䇂山报道之后,就会正式成为浩气宗众傱多弟子中的一员。

      之后他们就要以凡人썔之躯,夺퉳天地造⬧化,修己뵪身,证长生理。

      一群人路过渺渺峰的时候,都不由自主地把视线望向了渺渺峰的崖边。

      캥 因为那上面坐着一人。

      一个在浩气宗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奇人。

      ἲ粰他坐在那鑯,就恍若是斕一幅画。

      身姿英停,仿若修竹,乌发如缎,只用一根红厵绸带束着,面若中秋之月,Ɇ鬓若刀裁,眉如墨画,浑身上下散发出一种不飀染红尘的气质。 펽 圀 一个扎着麻花辫的胆大少女问道:“大师兄,那人是谁啊?”

      “他?”萧然嘴角微勾,看了一眼宁琅,露出几分带有讽刺的笑容说道:“他叫宁琅,是我们浩气宗的鲭七长老。”

      “哇哦腩。”少年少女们一阵惊呼。

      宁琅看上去不过二十五六岁,在这个年纪就能在浩气宗当上长老,那肯定是人中龙凤。

      哪料想,萧然气笑道:“哇什么哇,他这个长老的位置只不过是运气好捡来的,现在浩气宗的七位长老中就属他境界最低,再过几年你们都有可能超过他。”

      “啊?䡍”众人不解。

      “十年前,他就突破到了洞府境,可是一直到现在,在境界上他都没有任何进步,过不了几年他就会被年轻一代的弟子超过,宗主其实早就想撤掉他的长老዁之位,只是拉不下面子罢了。”츨

      㑧 有少年立马就拍马屁道:“大师兄你不是已经到开河境了吗?应该很快就能突破到洞府境吧。”

      “嗯,快了。糸”萧෦然双眼炯炯有神,似乎胸潛有成竹。

      一群即将要成为自己师弟师妹的人,满是羡慕地看着他,这让萧然很有一种满足感㛷。礒

      麻花辫少女这时却呆呆看着宁琅죍道:“好可惜啊。”

      貯萧然教训道:“有什么可惜的,你们千万不要学他,修炼就要一个脚印一个脚印慢慢빱来,像他这样靠运气的人,쟅也就只能风光一阵子,再过几年,就彻底是个㠓笑话了。”

      “大师兄,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想说可惜这位七长老长得那么好看了。♝” 

      “好看?”

      萧然嗤笑道:“长得好看有屁用,又不能当饭吃。”

      “大师兄,太阳马上就要下山了。”

      “嗯,大家都跟紧我,不要掉队。”

       夕阳西下,一群人沿着山路逐渐往高处走去。ࠋ

      ……

      萧然뀽跟那群少年们的交谈声,坐在崖边췺的宁琅听得一清二楚,不过他并没有动怒,甚至连一点生气都没有,他早已经习惯了。

      早些年,这些声音还不多。

      但是随着这几年,年轻一辈中,醅逐渐有天赋出众的弟子出现,大家也就越来越不把他这个七长老放在眼里。

      刻薄声、嘲讽声、甚至背地里的齠谩骂声,这两ὸ年铺天盖地般袭来。 

      宁琅也从最开始的愤怒,慢慢转变成现在的麻木腄。

      人心就是这样。

      当你站得高时,他们恨不得让你踩在他们的肩上,쪾当你掉下来时,他们恨不得把你踩在脚底。

      十年,整整十年。

      那个该死的系统除了他醒来的第一天出现过之后,这十年来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命运像是给他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他重生那天,系统直接奖励了他二十年修为僽,让他从知凡境一路突破到访了洞府境,并且招来了天地异ᒦ象,那축天,宁琅无疑是整个浩气宗最ꂝ耀眼的存在。

      宗主还破例让他成为了浩气宗建立以来复最年轻的一位长老。

      然而……

      爬的有多高,摔下来就有多惨。

      也就是从那一天开始,宁퐽琅的修为뒑境界就再也没有精进过,他也尝试过努力修炼,但是到头␘来,都是竹篮打水一ш场空。

      无论他如何努力,第二天修为7就会倒退回去。

      这种感觉,就像是长度够,但就是硬돈不起来。

      原本被誉为绝世天才的他,现在也成了浩气宗上上下下都能议论的笑柄。

      宁킵琅看着太阳落下,起身站在崖边,嘴里呢喃道:“结束吧,就让一切都结束吧。”

      话音刚落。

      ︐【警告!警告!检测到宿主可能有自杀倾向!】

      【系统重新激活中…䛻】

      䩎 【加载成功…】

      【怀疑宿主在系统休眠期间,心灵严重受到伤害,激活【洗心革面】大礼包,激活【重新做人】大柿礼包,激活【浪ﭕ子回头】大礼包,是鰕否立픜即开启?】

      【等待确认⹯中……】

      뱥看到眼前的几行小字,宁琅整个人都愣住了。

      혃他已섘经十年没看㢧到过它,早퉦就对这系统不抱有任何期望了,如今系统冷不丁突然出现,也让他也有些手足无措。

      怎么㕮突然就出来了呢?

      自杀倾向?

      什么鬼!我只是想去跟宗主说一声不当这个七长老了啊。

      难道系统是怕我跳崖,所以才把它吓出来的? 

      先不管那么多了

      纯 “开启。”

      쓗【大礼包开启中…】

      【䒁恭喜宿主,获得奖励:五年修为、大黄庭经(绑定)、七张人物卡쐂(特殊)。】

      声音在耳边落下。

      ᗯ 宁琅立马感觉到身体当中有一股暖流经过,原本闭塞的经脉、窍穴一一被打通읳,灵气连成一片,最终涌入到丹田附近的洞府中,使原本只有拳头大的洞府,一下子扩充了两훖倍都不止。

      “洞府境巅峰!桶”

      境界停滞壈了十年,在这一刻终于再进一步,宁琅激动地都想吼出来了。

      不过他很快就收回了心神,把注意力再次放到了眼前最底下那一行,只有他才能看得见的小字上。

      “大黄庭经,听名字应该是一种可以增加修炼速度的内功心法,可这最后湗的七张人物卡是怎么큭回棐事?”

      鏬 【宿主可以通过人物卡抽取辅助人物,该角色将和宿主产生羁绊关紡系,使宿主能够㴳更安全地立身于这个乱世中。】

      ⤕“辅助人物?羁绊关系?”

      宁琅好像听明白了,又好像没有听明白。

      【任牆务功能已开启。】

      【发布系统任务:首次抽取人物卡,并且将该羁绊人物收为亲传弟子。】

      콏【任춧务时限:一天。】

      【任务奖励:暂时隐藏。】࣪

      宁琅看着这三行字,逐渐浮现出笑容,这笑容越来越浓,到最后,宁琅肆无忌偍惮地笑出了声。

      “哈哈,三十年河东,三十年……啊呸,老子总算是翻身了。”

      ……

      PS:萌新发书了,求支持。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