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黑人下药正在播放

      高傲的凌月仙姬低下了她的头颅,在明尘出剑之前俯首朝拜。

      左手虚握的Ꝝ明尘握紧了拳头,双手背到身后,掠空而来,站怔在凌月仙姬身前,受了这一뒚拜。

      从刚刚他就发现凌月仙姬身上是有着一些世界之力的,凌月仙姬的实力确实很不错。

      甚至在这一群大妖之中,Ѳ都算是쮠最为顶尖的那位。

      可世界之力并不襽是在她的身上,而是她身독上的䬔某个部位。

      明尘弯腰扶起了凌月仙姬,右手伸进了凌月仙姬的胸前衣物之中。

      凌月仙姬满面羞红,虽说๙早有心理准备,她也芽并不抗拒,可明尘当着᨞这么多妖的面前做出这种轻薄无礼的举动。

      作为犬妖一族的公主,她一直是大家闺秀内的形象与心理,比较保守,着实有些适应不来。

      明尘伸手一阵摸索,然后用力一扯,在凌月仙姬的惊叫声中抽出了手。

      一块古朴的令牌꬜被明尘握在手中,凌月仙姬瞬间从羞恼变ﺤ成了惊怒。

       “唯有此物,不能与尔!”

       凌月仙姬伸手欲抓,被明尘灵巧躲过。

      将令牌在ꨯ手中抛了抛。

      Ꮨ“怎么?这个东西对你很重要?”

      凌月仙姬眼神复杂,似㰼是十分不舍。

      屑“此譨物是亡夫遗物。”씚

      明尘抓着令뇭牌,嘴角出现莫名意味的笑容。

      “怎么,不是㙊要奉我为王,常伴左右么,还想留着前任遗物?”

      “如此朝三暮四,可不是妇人之道呀。”

      凌月仙姬站直身躯,眼神中的复杂褪去,转为坚毅,澎湃的妖力破体而出,脸上妖纹显现。

      “虽然斗牙王并不是什么值得托鬍付之㍢人,本宫也从未看的起他。”

      “可他终究是本宫亡夫,誩这是他留씚下的唯一遗物,哪怕玉石俱焚,㿏本宫也不能珇让你夺走!” 幚

      明尘将令牌揣进裤兜,然后双手插兜。

      “嘿!”

      “那我偏要抢呢?”

      犬牙从凌月仙姬的嘴角吐出,十指如爪,满眼猩红,正是犬妖一族爆发的簶前兆。

      “冥道残月破撮!”

      甂一道诡异的斩击在凌月仙姬爆发之前砍在了明尘身上。

      他似乎毫无所觉,不闪不避,这道诡异的斩击硬生生的砍噲在了他的身上。

      之所以说这道斩ಂ击诡异,是因为这一刀砍㉼在明尘身上之ڄ后,并没有正常斩击的效果,而是出现了一道残血一般的空间裂缝。

      空间裂缝不停地撕扯泝着明尘䩴的身体,吞噬着一切,漆黑的⌃空间裂缝仿佛要吞噬万物一样,连周围的阳光㢻都被扯进了裂缝㉿。

      ꛡ 明䳶尘依旧保持着暾双手插兜的动作,就这么堵在空뗺间裂缝之前,强大的牵引力对他来说仿佛不存在一般。

      “哦,这不是二狗子他哥杀生丸么。”

      “怎么说?你妈刚刚答应我改嫁,来,叫爸爸,给你包大红包。”

      嗖!

      又是一刀뎊残月空间裂缝,与刚才那一뾘道一左一右拉扯着明尘的身形。

      “嘿,你这小子,还真是叛逆啊,㤨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你拦不住的。”

      “今天,我就教教你什么叫尊重长辈!”

      缟明尘双手从裤兜켺中掏出,一手一个,插进了冥ﱌ道残月破的空间裂缝之中,然后双手这么一合䮔。

      两道空间裂缝瞬间崩溃,剧烈的爆炸反应仿佛某人绝招佛怒火莲一样恐怖,刚刚原本就受伤不轻的大妖们齐齐吐血。

      凌钻月仙姬和杀生䏥丸也都被这ㅮ威力巨大的爆炸逼鷌退到数里之外。

      众妖眼前一花,明尘瞬间出现在䝾了杀生丸的身上,吓的杀生丸也是悚然一惊。

      本能反应就要拔刀,可刀未出窍,明尘的左手就顶在了刀柄之上,硬生돰生的把刀压回了刀鞘꿻,憋的杀生丸额头青筋暴起。ꄉ

      飫 飒!

      杀䊽生丸双脚离地,被明尘右手掐着脖子举了起来。

      明尘手上用力,杀生丸被掐的两眼岔翻白,口水从嘴角流了出ᇝ来。

      ꘉ一手❂举着杀生丸,明尘歪头凑到凌月仙姬的面前。

      “遗物还要不㔀?”

      롶 “玉石俱焚还拼不?” 㳤

      正处于变身边缘的凌月仙姬硬生生的把血脉之力憋了回去,犬牙都咬碎了半根,鲜血顺着嘴角流淌。

      “不说话?”

      “不服?”

      明尘手上再次用力,杀鉩生丸脖子上青筋暴起,脸色发青。

      凌月仙姬装作若无其事的扫了一眼,可那一抹担心却是逃不过明尘簤的眼睛。

       最终,凌襷月仙姬还是低下了她高傲的头颅,伸制手抓住明尘裤腿的同时,开口出声。

      “对不起,妾身错了。”

      “不要了,妾身不要了,从此以后安心服饰大王。”

      䦬 絽 明룦尘手一甩,杀生ᝪ丸被扔到远处生死不知,凌月仙姬肩头Ԓ耸动슸,却又克制住了起身接住的冲动。

      她算是看出来了,此人必备无耻下流至极,十分擅长用别人弱点ྡྷ威胁,毫无底线可言,丝毫没有强者自尊。

      若此刻Æ再对杀生丸多表现出一丝在乎,此人定会抓住痛脚,穷追猛打。

      虽然已经约定委身于她,可有些尊严她还是想保留下来的。

      委身于委身不同,可以的话,她还是相当王后,而不是言听计从百依百顺,毫无尊严的奴隶。

      这一幕似曾相识,伽椰子太太直沫呼内行。

      像明뻃尘这种下作之人,不管在哪种世界,对于人妻,特别是有孩子的人妻,那就是天生克星。

      人气杀手莫过于是。

      凌月仙姬脸上露出了经典的危险太太被胁迫的那种崩坏表情。

      “风之伤!” ꍈ

      “破魔之箭!”

      ♆ “飞来骨!”

      明尘深呼一口气,将刀气与妖气混合的风之伤吞进퉲了肚子里,打了一个饱嗝。

      然后一脚踢碎了仿佛回旋镖造型的飞来骨,最后2用手抓住破魔之箭,大拇指稍微用力,掰断쀨了箭矢。

      뭜看的凌⦅月仙姬眼角抽搐,从刚刚此人应对百万妖众和自己儿子的攻击时,给她早就留下了强뫎大无比的印象。

      可刚刚这一系列仿駁佛봰哄小孩玩一样,就破灭了刚駦才ૃ那几道有可能威胁到她性命諘的攻击,着实有些毁三观。

      风之伤是她前夫的招式,危机如何她₹是在清楚不过了,哪怕那个半妖血ᨨ脉不纯,危机不够,但是也相差仿佛。

      还有那一箭破魔之矢,这一箭让她感应到了危及生命的危机感。

      最后那鎮一脚毐踢碎的不知名骨头倒是不那么惊茺世骇匽俗了。 幱

      这个男人,是怪物吧! ဗ

      身为妖界顶点的那几个存在之一,神明什么的对于凌月仙姬来说都是垃圾,也只有怪物这个词能够形容这个男人的实力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