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为您播放STAR424连续冲刺橘梨纱的阴道橘梨纱

      顾灵均邀请的人里有同班同学, 学生会里关系比较好的前辈和同僚,再之外的就是江楚些和庄琦了。而且除了庄琦和江楚些以外,其他都是omega或者beta。

      因为怕晚上闹到太晚, 生日会安排在了中午,有空的⎋人几乎都在早上十点以前就到了。

      江楚些和庄琦来得不算晚, 不过赵梓等人到得更早。一群人坐在客厅里看电视聊天,还有几人围着电脑不知道在看什么。

      赵梓作为生科院女神, 又是最近风口浪尖上的人物,在两人来之前简쌌直是被众星捧月。一群omega围绕뮕在她身旁,表达着自己对她的支持。

      “你俩总算来了, ”赵梓看到两人,连忙打招呼道,“再晚一点儿来, 就没人做苦力了。”

      庄琦满脸黑线:“我俩才刚来就要做苦力啊?”

      赵梓笑眯眯道:“不是你们alpha一直自夸身体素质最强嘛?”

      庄琦知道她最近被徐院长恶心得不行,也不计较她话里带刺,讨饶道:“好姐姐, 我可没说过这话。不过苦力我干了,您有什么吩咐?”

      庄琦在外头一直就是好好小鏙姐,⁏大众偶像的形象, 这也是她非常受欢迎的原因。

      顾灵均轻笑了一声:“不用了学姐,有人会帮忙送上来的,你们去坐着吧。”

      顾灵均家三百多平,餐厅和客厅也显得特别大,坐十几个人完全不在话下。

      庄琦这个活跃分子毫无隔阂地融入到了人群里, 不一会儿᰾就和一帮学弟学妹打得火热。

      江楚些不像她那么八面玲珑,也᜶不想受人瞩目,环视了一周客厅, 想找个角落坐着,顾灵均却主动拉起了她的手,低声道:“学姐,你想喝点什么吗?”

      䥏 问她想喝什么,为、为什么要拉手?

      江楚些觉得自从顾灵均那天亲过她的手后,就越来越不对劲了。只是她不知道是顾灵均的行为不对劲,还是自己不对劲想多了。

      虽说每次面对顾灵均的时候,她脑子里确实想ꅂ得挺多的,但是这次……

      看着顾灵均带着温和笑意的面容,江楚些连忙把那些不合时宜的想法赶出了脑海。

      顾灵均确实对她越来越亲密,但这只能证明两人的友谊加深了,顾灵均越来越信任她了而已。

      不如说,从顾灵均正文中所描述的『性』格来看,如果真把她当恋爱对象才不敢这么亲近,所以从另一个侧䗼面佐证了顾灵均对她没有意思。

      繏所以,有问题的明明Ĵ是她自己啊!

      如果看到顾灵均就满脑子冒浮夸赞美巵可以归结到剧情的影响,那么因为对方这点亲密接触就坐立不安、胡思『乱』想、心猿意马,怎么想都是她内心不纯洁。

      难道成为alpha之后,真的连思想也会改变吗?明明上辈子无论和闺蜜如何亲密,她都不会有这种龌龊的鯁想法。

      啊,这样说起来其实雯应该怪她那个好闺蜜的!要不是闺蜜给她推荐《为时尚早》来解压,她都不看小즻黄文的!

      不过不看小黄文,她是不是就直Ŷ接猝死,没机会穿越转生了啊?

      “学姐?”

      再次听到顾灵均的声音时,江૤楚些才发现自己已经被带到了客厅一个较为安静的角落——只是被顾灵均握了一下手,她竟然就走神得那么厉害。

      敖“我随便……啊,对了,我有↡礼物送你。”

      说到喝什么,江楚些一下想起了自己带㹺的东西。她为送什么给顾灵均烦恼了很久,那天去咖啡馆时发现对方似乎十分喜欢喝咖啡。所以她托刘雯买了一些琥爵咖啡,当作给顾灵均的生日礼物。

      “这是……咖啡豆壁?”

      顾灵均看到她从包里拿出的礼物,不禁『露』出了笑容。

      “咳咳,我早上才拿到的,没来得及ऻ包装。”

      作为生日礼物来说,这包咖啡豆的外表确实朴素了些。但它的价格可不朴素,江楚些忍着ܢ肉痛给顾灵均买的——毕竟顾怜给她打了五百万,她要是送太小气的礼物也说不过去。

      “我很喜欢,谢谢学姐,”顾灵均是识货的,一边从她手里接过礼物,一边轻笑道,“看꒤来我得去买套用具,好好学学怎么手冲䃝咖啡了,不能糟蹋了学姐的心意。”

      “啊……”江楚些这才发现自己忽略了这一点,显出一丝懊恼的情绪,“ꊕ是我考虑不周。”

      “怎么会,我确实很喜簇欢喝咖啡……学姐,我记得你在咖啡馆打工是当咖啡师吧?”

      “呃,是啊。”

      顾灵均的指尖轻轻摩挲着咖啡豆的包装,江楚些莫名被她粉嫩的指尖吸引得移不开目光。

      这是顾灵均的小动作吗?她记得顾灵均『摸』她手的时候也是这样,好像是不自觉的……

      “那你能不能教教我?”

      “教你?”

      精 “对啊,学姐送的咖啡豆,我想自己冲。”

      啊这……虽然不是不可以,但她总觉得这样ٚ下去,自己和顾灵均会变得越来越亲密。如果单纯只是朋友间的亲密倒也没䆂什么,可江楚些现在对自己有点没信눺心。

      明明之前想得好好的,怎么不过几天就那么动摇了呢?

      江楚些想不饽明白啊!

      “可以是可以……等、等有机会的时候吧。”

      “那我就等着学姐咯。”

      顾灵均的语气带着一丝俏皮,江楚些觉得她脸上的笑容实在是太耀眼了,刺得自己良心剧痛。

      成为alpha之后,江楚些因对完全不喜欢的人产生生理反应而自我厌恶。因为对真实的人起邪念和看小黄文是完全不同的概念,她自我厌恶的根源在于害怕失去自我。

      但对顾灵均的胡思『乱』想又明显不同于单纯的生理反应,与其说是身体不受控制,不如说是思想不受控制。

      这种情况虽然不会让江楚些产生强烈的自我厌恶感,但让她产生了更多的矛盾与混『乱』。

      顾灵均去放咖啡豆,江楚些短暂地松了口气。她暗暗地环视了一圈客厅,众人都有说有笑。庄琦和赵梓作为绝对的中心人物,吸引了大部分人的注意,所以目前没太多人关注她。

      不过很快,江楚些察觉到从另一个方向投来的视线。 

      在客厅通往阳台的方向有一个镂空书架隔离出来的空间,江楚些记得那里放置着一台电脑,进来时也看到锌有人在使用。

      她疑『惑』꘭地看向投来视线的方向,只见一名戴着眼镜的鲴女『性』beta正毫不掩饰地望着她。而且在与她目光相接之后,对方半点没有躲避慌张的意思,反倒在略一왔犹豫后向着她走来。

      “江学姐,你好。”

      江楚些确定自己不认识面前这名beta。

      “你好,请问……”

      “我叫原凝,是顾灵均的同班同学。”

      “哦……你好。”

      江楚些不知道原凝为什么找她说话,看原凝的表现也不像崇拜她。

      “江学姐,我们刚才在啐看学友网的话题投票。”

      江楚些面『色』一凛,目光中显出了一丝警惕。原凝仿佛没有看到她的防备,自顾自地继续道:“我比较好奇的是,开发者现在更新这个功能是早就计划好的,还是为了帮赵梓学姐造势呢?” 葫

      学友网是从b大ﳫ学友网蜕变而来的,虽然后来b大成为了其中的一个小社区,但b大学生在学友网中的影响力一直很大,不少新功能在刚推出时也会先在b大社区进行测试。

      这一次以赵梓参与选举作为第一个话题进行投票,虽然只是一个学院的事,但⑇已经在学友网中引起了广泛讨论。

      原凝问出这番话,说明她已经知道江样楚些是学友网的创始人。事实上这件事非常好查,只是没多少人关注。而且很多人即便知道创始人叫江楚些,也根本找不到她,认不出她,所以这还是第一个一上来就和她讨论学友网的陌生人。

      “你为什么想知道这件事?”

      “大概是因为好奇?”原凝在她旁边坐下,似乎是想和她进行深入的探讨,“我很好奇,学姐你为什么要帮omega去竞选学生会长ᠯ呢?”

      “你为什么不去问庄琦?”

      “因为我大致能猜出庄学姐的理由,但猜不出你的。不止是这一次,还有上一次……迎新会的事。”

      江楚些此刻已经不止是警惕,而是浑身戒备了。

      “你怎么知道迎新会的事?᝘你不是学生会的成员。”

      “学姐不要紧张,我们对你没有恶意。不如说,䈓我们想要和你⚓合作。”

      “你们?”江楚些皱眉望着原凝,脑中电光火石般闪过了一个念头,“你쮭们是学生会所谓的那些‘反对派’緝?”

      “外人好像确实这样称呼我们,但我必须要解释一下。我们并不做为反对而反对的事,只是在争取自己应有的权益,所以我们更希剴望被称为平权运动……”

      江楚些抬手阻止她继续说下去:“我对你们的事也好,对学生会的事也好,没有兴趣知道。”

      젂“可你明明在帮赵梓学姐。”

      “因为赵梓是我的朋友。”

      其实算是庄琦的朋友吧駷,她不讨厌就是了。

      “好几次救了余温。”

      江楚些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你怎么知道……”

      迎新会那次暂且不提,原凝——或者说她所谓的平权运动啥啥的又是怎么知道她救了余温好几次呢?

      “学姐,你知道alpha、omega以及beta的比例大概是1:1:8吗⺛?如果beta团结起来,单是情报网就不是alpha能比的。”

      “所以你潲们想怎么样?”

      原凝敛똂眉似是思考了一会儿:“其实我也不清楚上面是怎么想的,因为我只是组织中ح最平凡的一员,到目前为止也没做过什么事。只不过是因为这次有机会接触到你,所以会长让我来问问你的意愿。据说我们已经观察你很久了,觉得你的理念与我们协会相近,不知道学姐有没有意愿和我们合作?如果有我们的支持,赵梓学姐一定能轻松取胜。”

      江楚些虽然非常看不惯这个世界存在的『性』别歧视问题,但她一开Ἲ始并未考虑过要为改变这ꨒ个世界做点什么。她认为自己只是最平凡的人,既不伟大也不高尚,更没能力负担起他人的希望。

      至于如今做这些,不过是因为看不惯身边发生这类事。更多地是出钎于对自己以及朋友遭遇到不公待遇的不忿,也就是所谓的私心。

      至于这些人所谓的理想,她不是不能理解,也不是完全不赞同,而只是……单纯地无法信任。

      她从没考虑过要和这些人又或者其他什么组织合作,这与理念相近还是相左无关。她只是单纯不希望被人绑架思想산,也只是单纯地不相信没有经过了解的人。

      “你们的目的是学友网?”

      她更不希望自己开发出来的产品,将来成为某些人的工具。

      “或许吧。”

      不,江楚些觉得对方的目的绝不只是学友网,说得不要脸一些,对方看上ꐂ的可能是她的技术力和潜力。

      她明明已经为挺多事烦恼了,为什么偏偏还要『插』进来这綫群人呢?

      江楚些深深地吸了口气:“如果这就是你想说的,那么我现在可以明确地回复你。我对和你们合作的事没有一点儿兴趣,至于赵梓的竞选,我相信你们会作出有利于自己的选择。”

      原凝面『色ᇧ』一僵:“学姐果然蝿还是站在alpha那一边吗?”

      “我不站在任何一边ẙ,我只做自己想做的事。”

      原凝叹了口气:“可一个人,很多时候是做不了什么的,学姐难道没有感到无能为力的时候吗?”

      “那我也会在必要的时候自己筛选队友,而不是去加入自己不了解的队伍。如果你们真的觉得与我理念相符觾,那么就算不一起行走,想必将来在某一条道路上还能相遇。在ꁝ那之前,我们还是保持距离比较好。”

      原凝不傻,到这里完全听明ɠ白了江楚些的意思。

      双方各自做各自的事,目标一致的时候可以虚空合作一下——譬如这一次生科院的选举,即便江楚些拒绝了和他们合作,他们出于自身利益考虑也会投票给赵梓。

      至于目标相左的时候嘛,那就各凭本事了。

      可以得出结论,江楚些뿩非常冷静且意志坚定,拥有强烈的自主『性』,是最不好控制的那类人。

      会长的想法恐怕是要破产了。

      “我明白了,”原凝『露』出遗憾的神情,“不过,将来你若是改变主意,随时能来找我们。今天,就让我们好好享受顾灵均的生日吧。”

      “你和顾灵均不熟?”

      江楚些想到有这样的人在顾灵均身边,总嘚觉得有些不安。不过听原凝的语气,两人似乎不怎么熟悉。

      “确实算不上熟吧,同班同学而已。嗯,也可以说我是顾灵均的对手……学习成绩方面的。”原凝看⸚出江楚些的顾虑,笑道,“你担心我会影响到她吗?可我们的人数比你想象得更多,就算你排除了我,也不能保证她不会和别人接触。”

      江楚些听得ᱩ心惊——虽然在女主ꋈ的那个时代,omega和beta的地位都有了不小的提升,但正文里完全没提过这个组织,以及他们在这之中有过什么作用。

      这究竟是文章的暗线呢,还是世界线为了符合逻辑产生的修正,又或者是她穿越过来以后改变了什么吗?

      “你放心,我们都只是普通人,也不是四处拉人的邪·教组织。不会强迫别人做他们不K愿意做的事,更不会对他们洗脑。我们只是一群志同道合的人走到了一起,在这冰冷的社会里相互扶持罢了。这还要感谢你ꈄ的学友网,否则……”

      原凝说到一半却住了嘴,改口道:“我要说坖的话都说完了,就不打扰学姐了。”

      江楚些正因她那半句话而震惊,紧接着就听到了顾灵均的声音。

      “学姐,原凝你们在聊什么?”

      ؚ “没什么,说了一下赵学姐选举的事,已经说完了,你们聊吧。”

      帩原凝看到顾灵均,面『色』立即一变,起身从江楚些身边离开。

      顾灵均看着原凝离开,一边将手中的果汁递给江楚些,一边轻笑道:“没想到原凝也在关⹋注选举的事。”

      江楚些因为原凝的话有些心不在焉,接过果汁,随口敷衍道:“是啊……”

      原凝所说的话如果是事实,那么这个所谓的平权组织很可能通过学友网扩张召集了不少的“志同道合”人士。

      잁 通过网络,信息的会以十倍百倍以上的速度传播和交流,原本只能依靠线下交流沟通发展的组织,也借此迅速壮大了起来。

      这几乎是网络发展过程中的必然阶段,只不过因为学友网走在了前列,所以成为了鶉他们使用的平台。

      江楚些意识到这点后不禁开始担心,自己所做的事会不会对这个世界造成巨大的影响。

      “学姐,我看了学友网上的投票,赵梓学姐目前领先呢。”

      “是啊……”

      可从正文来看,这个世界必然会按一定规律继续发展,就算她什么都不做,该发什么的事一样会发生,她最多只不嫺过是加快了这个进程而已。

      现在不Ѹ是该束手束脚的┯时候,不如说她该更有紧张感一些。

      顾灵均坐到她身边,轻笑道,“我一直不知道,原来学友网是你建立的,我还注册了账号呢。”

      흗“是啊……”

      落后就要挨打,与其在这里担心来担心去,不如先抢得先机和主动权,届时也多少有些能力控制局势。

      而且顾灵均……

      就在江楚些满脑子考虑着剧情,考虑着今后该怎么发展的时候,一只温暖绵软的手轻轻覆盖在了她的手背上。

      “学姐,你在想什么?”

      “啊?”

      江楚些手一抖,差点撒祚了手中的果汁㬕。她慌忙转头看向顾灵均,只见对方耷拉着眉尾,正以一副异常认真严肃的神情望着她。

      仔细观察的话,还能看出她脸颊鼓鼓,似是带着一丝小女生的气恼。

      “你明明在和我说话,为什么在想别的事呢?”

      还有一丢丢委屈。

      “呃……”

      江楚些不禁生出一股罪恶感,但比罪恶感更让她在意的还是顾灵均的手。

      这一次好像比先前都要过分,为什么『摸』着『摸』着……就扣住她죧的手指了呢?

      江楚些的视线忍不住落到了自己的手上,顾灵均比她小巧的手掌正覆盖在她的手背上,纤细的指尖以非常缓慢地速度穿『插』到了她的指缝之间。

      江楚些憋红了一张脸,刚才悐盘旋在脑海中的那些念头早就不知道飞去了哪里。

      好像和顾灵均相处的时候,她就不能很好地思考其他问题。

      这真的不是挑逗吗?

      不不不,她怎么能这么想顾灵均呢?坚持住啊江楚些,不要被这具alpha身体同化。顾灵均只是和她关系比较好,把她当闺蜜而已!

      上辈子的闺蜜不也很喜欢和她十指紧扣着逛䐢街吗?

      可是……可是她的心脏快爆炸了啊!

      顾、顾顾顾灵均为什么要摩挲她的手指?太『色』……不不不,『色』的是她。不就看了一本abo小黄文吗?为什么她的脑子就已经全是黄『色』废料了呢?

      ߙ “学姐……”

      媠 别再叫学姐了,她真的要变得怪怪的了。

      “我、我没想什么,我就是……”

      起码此时此刻,她真的没办法想别的事了,顾灵均霸占了她所有的思绪。

      顾灵均抿唇微笑道:“我刚才让吴叔去买手冲咖啡的用具了,待会儿送到学姐就教我怎么做吧?”

      可今天不是顾灵均的生日吗?生日做咖啡也太……

      “好……”

      “啊对了,学姐还没参观过公寓吧?我带你转转怎么样?”

      “呃,好。”

      原凝虽然走╈到了另一边,但仍暗中关注着江楚些和顾灵均的状况。只不过当看到顾灵均对待江楚些的方式时,她实在是有些怀疑自己的眼睛。

      就这样了,两人竟然不是恋爱关系吗?

      还有这个被勾了魂一样的江楚些到底是谁㤃啊?刚才面对她时的冷静自持呢? ᛰ

      眼看着江楚些被顾灵均拉着离开客厅,原凝觉得两人待会儿在生日会上宣布结婚的消息,自己都不会意⒉外。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