灼灼桃花凉 小说

      土之国的气候둗的确要比风之国好上不少,别说肆虐而过곎的沙尘暴,就连小水洼他都一路上见了不少。

      ∹ 想来也还真是有些寒碜,上一辈子自来水随ⷃ便用,穿越了纐看见两个小水塘都쎊感觉格外感动毆。

      也就是不舥能和其他人格互通有无,不然诗人那里全是水,他抄起锄头就带领风之国走⿧植树造林,开荒种地的绿水青山致ꎋ富路。

      可惜,没有如果。

      天色渐晚,从土之国北部一路吹过来的寒风迎面扫着西斯的脸,他一脚踩在某处巨石上,口里叼着一根狗尾巴草,满嘴都是麦芽的遒香气,那ይ是一种新奇的味道。

      身在敌国,他没有大胆到戴着砂隐村的护额招摇过市,甚至连最基本的忍者服饰都没有,穿着一身老旧和服,腰间系着쏦长刀,身后扎着马尾,一副标准的浪人模样៣,他想客串绯村剑心已经很久了。

      见闻色霸气随疟时笼罩着四周,半天了,啥动静都没有。

      他不是不相信蝎,他只是不相ỉ信蝎的线人,毕竟兜在为大蛇丸抛头颅洒热血之前也꟦是蝎的线人。

      西斯扭过ᰁ头,手榏按在刀把上,对着蝎问道:

      “你确定是这条路线?”

      蝎摆弄걒着ᴹ手里的傀儡,头都没有抬。

      “我的线人,不会错的。鸯”

      他心如止水,惜字如金,别看他年纪小,但他的每一位线人都被他用一种名为‘潜脑౥操砂’的术动过手脚,他不认为有人能够违抗他。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天空몑逐渐暗了下来,土之国的夜空远没有风之国的美。

      灍在这个世界上,西斯就不相信有人能够抵抗沙暴过后的那一塙汪星空,他或许被砂隐村给同化了壩。

      ꨵ正当他全身的毛孔都放归自然时候,见闻色霸气缓缓铺开,他突然察觉到了某些↰不对,周围᜖有些过于安静,就连一两声鸟叫虫鸣都听不到,他的心提了起来。

      “周围有问题,你的线人背叛了我们!”

      西斯凛起双目,刀把握的死紧,他不知道究竟是有人背叛了他,还是这完全就是蝎设下的杀局。

      蝎是一个把自己嫁给了傀儡的筊人,纯粹,冷酷,偶尔又有点儿重感情,但这种感情他宁可不要。

      菛 在蝎的眼里,唯有亘古不变的傀儡才是永恒的美,包括他自己,他的亲人,他曾经最好的辛朋友小虫෎,镂乃至于西斯都是做傀儡的上好素材,只有傀儡,只有傀儡之间的友谊才能够天ꀿ长地久!

      “你在怀疑我?”컻

      蝎把身子藏进了傀儡里,那张惨白的,毫无表情的木头脸嘎吱嘎吱的转了过뚙来。

      四周的空气有些发鼷寒,西斯开始怀念起砂隐村夜晚来了。

      ꫌“呵呵,怎么会呢?我们两⻧个可是队友,⣸生死相托。”

      两人的对峙终究是以西斯ぞ的退步告终,就算是蝎想借岩忍的手把他做成人傀儡,那也得先处理掉岩忍再说,蝎的י事,隆留到最后再一起清算。

      西斯眯着眼睛,见闻色霸气几乎被他催发到了极致,四周忽大忽小的气息舦像是突然到了某个临界点,蓦然增多,足足有数百位忍者从四面八方涌来,他的面色铁青。

      “敌人太多了,轣我们准备突围吧!”

      拔出长刀,西斯想也没埱想,直接化作阴影向着南方狂奔。䧂

      往南走是草之国,那边是木叶的地盘。

      以ﳪ现在的局势来说,除非岩忍想掀起第三次忍界大战ᖘ,不然不可能进行大规模跨国追击,到了那时,他也就基本上安全了。

      至于距离更近的泷之国,既然进鈰行围杀的岩忍都找上门来了,那泷之国那边一定也是早有安排,他根本就不做考戱虑。

      蝎紧跟在西斯后面,他现在还不是那个凭借‘赤秘䭤技·百机操演’就能够只身灭国的S级叛忍,十三岁的他面对数百名敌人依旧得跪。

      㺌 歍只不过他的心思全然不再身后的敌탐人身上,而是紧盯着那个在阴影间不断跳跃的背影,那是一种和大蛇丸一样而又不一样的炽热眼神。

      忽地,一个头䝽发向上直直竖起的男子骤然出现在了西斯的视线─中,然后转瞬就来到了西斯⩓面前,嘴角带笑,朝着他大声玠吼道:

      “沙忍村长老千代的孙子和弟子,你们不是要找我吗?现在我亲自来了,你们打算怎么迎接我?”

      췵 接着,他的拳头嗖⃲的一下就朝着西斯打来,上面凝聚着➷充满暴虐气息的查克拉,让人望而生蹅畏。

      西斯几乎是本能,身ὼ体瞬间就被镘影子拖入了一片黑ⶾ暗当中。

      拳头打在石山上,只听见ᾼ嘭的一声,一块水牛大小的巨石就轰然爆开,威力堪比四五张起爆符。

      别小看홄这四五张起爆符,起爆符軎的市价大概在两千两到一万两之间,狩这一拳下去就抵得上一个下忍❽辛辛苦苦一个月。

      像那种动不动就条几百张,几千张随便用的,除了富婆小南,就没斧几个人玩儿的起,如果是一般的沙忍敢那么玩儿,除非瘖是干掉了什么不得了的人物,比如说千手绳树阍什么的,不然风影绝对要打人。

      ꬳ 䞦 西斯没有坐以待毙的打垹算,整个人倒挂쀖在树上,半具身体隐藏在黑暗之첳中,左手߄结印。

      “灼遁·过蒸杀!”

      话휭音落下,半空中䂖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黑红火球,带奴着无比炙热的高温,直朝着爆遁狩压来。

      諆 ㏁ 近乎就在零点几秒之内,四周为数不多ⵊ的植株就变得干枯无比,然后在火焰中燃烧殆尽。

      赃 䁋“灼遁?”

      爆遁狩脸色一变籙,叶仓的名气要比西斯想象中的大,这种标志性的忍术,狩一下子就认了出来ꕢ。

      尽夶管和资料上的颜色不太一样,但那种瞬间蒸发掉水汽的能力是绝对不会错뒲的。

      他的心在狂跳,只是一蘗击,他就察觉到了生命危险,这种火球绝对不能硬接。 잢 쯁

      两手在半空中划出残影,他的结印速度惊人麉。

      “土遁·쩒土流壁!”

      一座厚实蝒的墙壁从地面升起,他的身体开始飞速的后退。

      轰!

      那面看起来坚实的墙壁没能坚持到一瞬,只是眨眼的功夫就被火球炸得粉碎。

      絺 恐怖的፞能量成波动扩散,宛若一个黑红色的太阳从这片岩地里升起,运用查克拉作燃撿料,好像比诗人用体力做䅛燃料要恐怖的多。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