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大炕上

      쬔 “所以说,曾鹏西郊别院䎜的那处窾藏尸地点……像我这样的闲散王爷是不可能知道的咯!”

      萧祺瑞停下笑后常,冷不䊷丁的开口,还特意蕌将‘藏尸躣地点’四个字咬的特别重,语气中满是自嘲与遗憾。艆

      陆清雪同情的表情都还没簔收回,瞬间就被萧祺瑞的话ᑚ给惊住了,直接愣在当场。

      那神情立即取悦了萧祺瑞,他伸出右手笑着在陆清雪꺯脸上捏了捏,轻叹道:“真可爱!”

      陆清雪顿时一脸菜色,她平生最讨厌被人形容可爱,说她性感漂亮有气质都可以,就是不能说她可爱。

      ☤ 怒气冲冲地将萧祺瑞的手ॹ挥到一旁,可想到某人前不久䅕说的话,立刻就泄了R气,有Ü些忐忑的看向萧祺瑞,轻声ੱ问道:“那콶个……你能不能当我之前的那些话没说过?”

      缓了缓,又继续开口,“如果你很介意的话,我可以先向你道个歉。”

      萧祺瑞没有出声,只是一脸兴味的看着陆清雪,可微微上扬的嘴角暴露了他此刻还不错的心情。

      “算了,还是提条件吧!只要在꼨我能力范围内且不触犯大兴律法的Շ话梹,我都可以接受。”

      萧祺瑞不愠不火的态度让陆清雪心中没底,但交换利益总归没错。

      与人相交,向来因为两点:一罫为쩔利益,二槯为情感。

      怎么说䟑,她都和萧祺瑞扯不到第二点上面ⴣ去,还是利益相交较为合适。

      萧祺瑞慢慢的走到桌边坐下,双腿交叠,拿起玉扇在桌子上轻轻的敲了敲ꍹ,缓缓开口:“如果本王没记错的话,如今的你……好像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陆清雪心中一窒,虽然萧祺瑞所言不假,但听起来却像伤是在她心上刺了一刀,疼的窒息。

      陆清雪低下头,从袖中拿出面몾纱戴在脸上,而后默默的绕过萧祺瑞,没有开口说一个字。

      如今的她,不过是一个死訠人罢了,而且还是一个无足轻重没有任何势力任何背景的死人,像这样⇞的死人能有什么拿的出手可쎮供交换的东西呢!

      兴许她这条命在他眼里都不值一提吧!

      如此的话,何必继续自取其辱。毕竟在别人眼柋中不屑一顾的东西,却ꃐ是她活了两辈子的执念。

      “等一下……”

      身后传来清冷好听的噰声音⹎,陆清雪脚步一顿。

      “下月初八,宫内的一位贵人会举办一场赏梅宴,杯你想办法混进去。那位贵人会借口本王꥕年纪大,向皇上开口替本王说亲,皇上极有可能会同意。届时,不管你用任何的办法,帮本王破坏掉那桩亲事。” 鱕

      “这是本王的条件,你……能办到吗?”

      陆清雪惊愕的转身,有些不可思议的望向萧祺瑞,不确信的问道:“就这?”

      萧祺瑞点头,一脸淡然。

      잓“你想要的东西,本햓王会派人在今夜子时前送到你手上。”

      陆ႅ清雪腹诽:츱你又知道我想要什么东西ꮂ了?这么厉害,你怎么不上天呢!

      心中虽万般嫌弃,面上却不显,只静静开口,“瑞王殿下如果不介意的话,能先将韩青云如今的情况告知小女子吗?”

      韩青云是红㒁尘馆中的那名高个子,他是在陆清雪离开后,第一个发现矮个子死亡的人。

      ⏪那日,陆清雪跟在官兵的ﳣ后面,亲眼看见韩青云被押入大理寺。

      ᾚ 出于夊好奇,她蹲守在大理寺监牢附近,并未立即离开㚬。

      没过一会儿,出来一个男人慻。

      起初,陆쭴清雪并未将其放在心上,只当那人ၪ是换班的狱卒,可不经意看到他的脸时,吓了一大跳。

      那人就是不久前被押进去的高个子,那个在红尘馆中勾引过她的声音无比娇媚的——女子。 鹋

      ⿆ 陆槫清雪当即石化,浑身上下起了大大小小的鸡皮疙瘩。

      那个时候陆清雪就发现高个子嘴唇上面未刮干净的胡子,当횎时就怀疑过他是个男的,可当他开口说话的时候,陆清雪就否屛定了自己的想法,以为他只ꕯ是毛发比较旺盛赟。

      蚩毕竟他蚯那嗓音实在是太媚了!!!

      韩青云离开大理寺监牢后,去了一处不起眼的客栈。

      陆清雪保῀持着不近不远的距离跟在他身后,原本想在韩青云下榻后,定下他隔壁的房间,方便监督他。谁知此人谨慎的很,将所住房间的左右两间以及对面那间都定了下来,还特意给了赏钱小二,叮嘱小二如果有人靠近他房间的话,第一时间驱逐。℺

      陆清雪嬑只能选择隔房偷听,可饶是她耳朵再厉害,也不能从万千杂音中甄别出哪个声音묘是出自韩青云房中。첐

      戌时过后,整个客栈渐渐安静下来,只依稀听见小ນ二和掌隓柜的说헅话ⱹ声。

      ඍ 陆清雪特意熄了灯将耳朵贴在靠近שּ韩青ᖘ云房间的那堵墙上,墙壁很凉,陆清雪还得时不时的用手暖一下逐渐变得僵硬的耳朵。

      偷听了约莫小半个时辰,并未有任何的收获,正当要放弃的时候,突然听见了里面삌传出了十分轻微的对话声。

      韩青云一口ᦏ一个‘大人’的称呼着对方,那个被称为‘大人’的吏人开口的次数并不多,他们说话时声音压的很低,陆清雪只听到了其中一部分。

      从其中抽取出来的信息就是:韩青云是ꍨ这个大人的手下,他ཐ因为其可以随意变换的嗓音而僌获得这个쾭大膩人的赏识,这个㷮大人和红尘馆的殷绿察是老相识,而韩青云之所以被这个大人派进红尘馆,一颖是为了替他盯着那些刚被盀送入且撩未开过苞的女子,方便他随时要人,二是让他偷偷盯着殷ߐ绿察,防止她有二⵵心。

      那天晚上,陆清雪的耳朵在墙边贴了近两웓个时辰,差点就冻䄜掉了。

      第二日天还蒙蒙亮的时候,客栈外面来了一伙官兵,只不过这次来的不是大理寺的,而是刑部的,他们询问了韩青云걱的住处后,直接딧将其抓入刑部大牢。

      韩青云在刑部大읛牢只待了半日就又被压入大理寺监牢中,再后来,陆ꘆ清雪让赵武帮忙打听塃韩青云的情况,发现他已经被列入失踪人口中。

      㟕关于殷绿察和她背后大理寺中那䋮个大人ቫ也没有查到任何的蛛丝马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