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出石川恩施惠高清在线观看

      翌日,因为放暑假不用上学的妳弥弥,按照正常的作息安排,在凌晨五点左右已经整理好现摘的新鲜蔬菜和盆੄栽植物,准备去集市售卖了。

      在临走之前,妳弥弥特意走到段枫家的门歠前,给他留了一张纸条。纸条里还包裹着一把钥匙,妳弥弥把纸条连同⑾钥匙一起,小心地推到段枫家的门缝஄底下,便动身出发了。

      俍 钥匙当然是妳弥弥家的大门钥匙岩,纸条上写着的内容是:我家锅里有米饭和菜,你ㄜ如果饿了的话,就自己开门进去吃吧!䀞

      妳弥弥特意给段枫呂留得饭菜,并不是昨天晚上吃不完剩下来的。而是妳弥弥早晨特意早起了半个小时,专门为段枫现做的。

      藩 一般情况下,妳弥弥凌晨起床㱥的时候都不会做早饭的。因为早上别人都没有上班,很多人都需要食材做饭,所以集市上人流量比较大,妳弥弥的蔬菜销量也会更好一些。所以妳弥弥不会浪费早上的大好时间,用来做饭。

      嵗 到集市上卖出去大部分蔬菜以后,妳弥弥会在卖早点的小摊上买一笼小笼包,再加一碗豆浆,这便是妳弥弥的早饭了。

      别问妳弥弥为什么会对段枫那么好,问就一句话:妳弥弥觉得段枫可怜。

      汊因为段枫睡觉的时候,有一听귽到妳弥䡴弥的脚步声,就賍会猛然间惊醒的毛病。所以当妳弥弥的脚步声出现在门外的走廊上的时攤候,段枫很很突然地苏醒了过来。

      段枫注意到妳弥弥的脚步声来来去去一阵子之后,开始一点点靠近自己家的大门。而且妳弥弥似乎还在段枫家的大门前停留了一会儿。但是段枫并没有立马起床,打开门一探究竟。

      等酆到妳弥弥的脚步声再次消失在走廊里以后,段枫这才起身下床,快速地便打开了大门。

      奃 段枫打开门的时候,在门下面的门缝里发现了包裹着一把钥匙的纸条。由于段枫不认识字,所以并不知道妳弥弥在纸条稵上写了些什么。

      手慄里虽然拿着妳弥弥给的钥匙,但是段枫并没有要拿着钥匙,打开妳弥弥家的大门的打算。

      别说现在妳끐弥弥不在家了,就算妳弥弥在家,段枫也不会拿着妳弥弥家的钥匙,私自打开妳弥弥家的门的。

      ꮥ 即便钥匙是妳弥弥主动自愿给他的,段枫也不会独自拿着钥匙打开妳弥弥家的涩门。

      最起码在目前阶段,段枫不会那ԫ么做。一来,段枫和鳞妳弥弥的关系还没熟到那꾅种程度。二来,段枫也没那习惯和爱好。

      也不知道妳弥弥为什么要给自己留一把钥匙㹎。现在,女生都那么随便就轻易把自己家的钥匙交给一个男生的吗?

      无论妳弥弥是一个怎样的人,他段枫可不是一䋽个随便的人。

      没文化,真可怕。

      大字不雤识几个的段枫,就煼这样轻而易举地把妳弥弥的好心当成了驴肝肺。

      在接下来的大半天里,段枫只能在饥饿中度过了,也算是对他误㋪解了妳弥弥的一番好意的一种惩罚了。

      当天下午三点钟的时候,睡得非常安稳的骷髅头,终于从保暖性非常ᇏ好,又非常柔软的黑色䶴头盔中苏醒过来。

      骷髅头苏醒以后,第一眼便看婿到了段枫因为没办法解读,随手扔到头盔里的一团纸条和一把钥匙。

      出于好奇,骷䫑髅头用没有嘴唇的嘴巴,费了好大一番力气才把揉在一起的纸条摊开来。

      皱皱巴巴的纸条上,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写着让段枫去妳弥弥家⌐吃饭的句子。

      可是听到段枫饿得咕咕直叫的肚子,骷髅头的心情是复杂的。

      这小子不会这霒么快就又饿了吧?还是说,他根本就没有去妳弥弥家吃饭。

      看着躺在黑暗角落里的床上,至独自发呆的段枫,骷髅头终于忍不住说话了。

      瞧把你饿得!有个美女邀请你去她家吃饭,你是已经去过了呢,还是没去呢?

      “别胡说。谁告诉你有个美女邀请我去吃饭了?我整天宅在家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哪里认识什么美女。”段枫푒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因为饥饿难耐,段枫的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ԇ说话的语气짴也峑不是很友好。

      “这个纸条上白纸黑字的不是写的很清楚吗,上面说她家的锅里有饭菜,你如果饿了的话就去她家吃好了。”骷髅头有理有据地回答。

      虽눉然骷髅头暂时还没有见过妳弥弥,但是常言道字如其人。骷髅头单单从字迹上,就能判断出写字的人是֥一个正值青春年华的美女。

      “你是说,纸条上写的字的意思,是让我去吃饭?”段枫恍然大悟般地问。

      “当然,难道你不认识字吗……不用说,你应该还没去吃吧?要不现在就去吃吧,只有你吃饱喝足补充了能量以后,我才能喝你的血补充自己。”骷髅头实芐话实说。

      段枫看了一眼夜光钟上的时间,沉默了片刻道“不急。距离昨晚上在妳弥弥家吃饭还没超过二十四个小邘时呢,其实我也没有那么饿。”

      段枫话是这么说,实际上他可是饿惨了。只是既然已经错过了那么长时间,段枫觉得干脆就继ᜤ续饿下去。如此一来,也不至于让自己之前白白꣌挨饿了。

      等到妳弥弥卖完蔬菜和盆栽植物回来以后,看到自己锅里的饭菜没有被人謃动过,也许她会再次主动敲响自己家的门,邀请自己去她家吃饭的。到时候,段枫名正言顺地走进妳弥弥家,岂不是显得很有面子吗?

      “去吧,去吧。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既然有免费的午餐可以吃,为什么不尽情享풿用呢?”骷髅头耐䵐着性子苦口婆心地劝段枫,实际上它줪是想等段枫吃饱喝足以后,好喝段枫的血满足自己的胃口。

      “说了不去就不去,我睡了,你安静一点。”段枫说罢,直接侧过身子面对着墙壁闭上眼睛,陷入了沉默。

      “还没超过ꍪ二十四个小时,这家伙是怎么计算的时间?”惷疑惑不解的骷髅头,一转头便瞥见了上方的夜光钟。

      骷䂑髅头压低声音喃喃自语着,随即便费了一番力气从黑色头盔里滚出来,然后又继续滚到放置夜光蚂钟的桌子前。 谡

      然后又用他那三颗发黄零落的牙齿,咬着桌子的边缘一点点爬了上去。

      骷髅头爬到桌子上以后,在散发着夜光的夜光钟上捣鼓了好大一会儿。

      ෕ 最后,当骷髅头看到自己终于把夜光钟的模式,从十二小时模式调整到二十四小时模狸式的时候,这才如释뜅重负般非常满意地吐出了一口气。

      还是二十四小时的模式方便人们通过钟表,来判断外面的准确时间啊!尤其是在每天早晚拉着窗帘,一片䵖黑暗的房间韎里。二十四小时的模式,绝对比十二小时的模式更容易判断时间。

      骷髅头一高兴,䆊直接一个翻滚,便从放置夜光钟的桌子上一头栽了下来。

      由于坠地的声音太大,使得好不容易刚要进入梦乡的段枫又一次惊醒了。

      “你搞什么啊,故意的吧你?人家肚子饿着呢,好不容易睡着了可以缓解一下饥饿感了,你却又把我给吵醒了。”

      段枫一下子坐了起来,一双狭长而深邃的眼睛,透过黑暗正在恶狠狠地瞪视着骷髅头。

      “实在不好意思,是我大意了。不过话说回来,没文化真可怕啊!你都十七岁的人了,竟然还不认识字。简直太不可思议了。你就没想过像正常人一样去上学,去学习吗?”骷髅头道过谦之后,立马輷顺势转移了话题。

      膑骷髅头说出的话虽然没有经过深思熟虑,Ⱃ只是脱口而出罢了。但是骷髅头从没有嘴唇的嘴巴里吐出的中性声音所表达出的每一个字辵,都像是一个个小锤子一样,字字触动䲰段枫的内心。

      的确,段枫真是该去学校里学习去。以前段枫因为不知道自㪠己什么时候会死去,即便是半死不活地活着,段枫也是破罐子破摔般地混日子。

      以前的段枫一直以为自己是没有未来,很可能连明天都不会有的人,所以他ꯉ也就没想过要去学校上学,好好学习天天向上,靠知识改变命运什么的。

      但妄是现在不一样了,骷髅头不仅给了段枫可以继续活下去的机会,还给了段枫继续活下去的动⦺力。

      既然可以像正常人一样长时间地活下去了,段枫也有些厌倦了蜗居的生活。以后日子还长,段枫难免要走出家门,和其他人打交道。

      到时候段枫一米八几的大男生,如果连大字都不识几个的话,说出去不但让人笑话,⚙而且还很可能会造成沟通交流方面的障碍。

      段枫的顾虑都是确实存在的。

      段枫不像三四岁的小잴孩子那样,还可以从幼儿园开始学起。段枫已经十七岁了,十七岁的年龄,正常情况下已经上高二了。

      上高二㞇的学生需要考试合格以后,才能升入高二年级就读。但是段枫没有任何的文化基础,他根本不可能像同龄人一样考进高二就读。

      即便奇迹发生了,学校破天荒地对段枫破了例,同意他到高二就读,段枫也没有办法跟上班级里的进度。

      让飓没有上过一天学的段枫从小学一年级开始上起,段歸枫都会感到홖费劲。更别说是直接越级上高二了。

      绎但是如果让十七岁的段枫从幼儿园或者小学开始上起元,显然也ᬇ是不现实⢗的。

      年龄问题,基础问题,钱的问题,等等等等,这些都是说大不大,但是说小也⦛绝对不小的问题。

      “去上学的事情如今是势在必得的了。你如果是担心没办法考进高二的话,这个我有办法解决。至于别的问题,等你考进高二成为一名正式的高中生的时候,一切都会慢慢解决的。正所谓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

      骷髅头一时间就像段枫肚子里的蛔虫一样,┺不仅鐹轻易看穿了段枫心中的顾虑,而且还像一个可以授业解惑的老师一样,濬非常自信地替段枫解答着心中的困惑。

      骷髅头所说的话,并不是夸夸其谈。它说的每句话,都是阦可ৣ以兑现的。

      就像骷髅头说他有办法能让既没上过一天学,又没有任Ւ何文化基础的段枫考进高二。这句话既不是夸海口,也不是开玩笑。

      骷髅头所说的办法,就是段枫的妈妈夏天留给他的遗物之一,也就是那支黑森林牌的钢笔。

      骷髅头告诉段枫,他的妈妈夏天在段枫这个年龄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学霸了。

      她不仅长相非常出众,而且特别勤奋好学虸。当时追求夏天的人都排到国外去了,可是段枫的妈妈却一心扑在学习上,对所有的追求者从未动过心。

      段枫的妈妈死后,把自己毕生所学的知识都寄托在了这支黑森林牌的钢笔里面。

      这支黑森林牌的钢笔对别人来说,并没有任何的不同。即便他们用这支钢笔写字,也不会发现任何的不同。

      但是如果是夏天最爱的人拿起了这支钢笔,当他用这支钢笔写字的时候,黑森林牌钢笔内部蕴含的灵气淿就会被唤醒。

      一旦唤醒了黑森林牌钢笔内部蕴含的灵气,即便握笔之人没有写任何的字,钢笔也会根据自己的判断带着握笔知之人的手,像个笔仙一样奋笔疾书的。

      骷髅头的意思是,如果段枫是夏天心中最爱的那个人的话,当段枫手握黑森林牌的钢笔,试图摊开试卷쒷答题的时候。

      即便段枫对试卷上的问题和答案一无所知,黑森林牌钢笔也会根据它前任主人在它上面寄托的知识来自行答题的。

      랳 到时候,段枫只需要握着黑森林牌的钢笔就行了。一点儿脑子也不用费,坐等好消息就是了。

      骷髅头对ộ夏天的学识非常濂有信心。不论现在的老师们出的题目如何삐的刁钻,骷髅ㅧ头都相信夏天寄托在黑森林牌钢笔的А知识,可以轻松应对的。

      只要段枫成功考进了高二,敲开了进入学校就读的第一块敲门砖。以后无论是请家教즢也好,还是自己挑灯夜读也好。

      只要有信心,意志坚定,不怕吃苦,持之以恒,最后所有的问题都会迎刃而解的。只是时间早一点或者晚一点而已,事在人为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