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色堂成人论坛

      容瓷心头迅速掠过类似死后大仇得报的喜悦的情绪,同时又冒出一个疑问。

      为什么?

      墨砚为什么要这么做?

      难道他是为了替已经死了三年的那个容瓷报仇?

      呵……땴

      ᯐ 可是他明明知道,她在乎的不是仇啊!

      她只要他信她。

      可是他不信她。

      或者说,他只捡是装봁作不信她,然后自己在盘算着什么,什么都不告诉她。说白了ᩍ,还是不相信她。

      容瓷心里泛起难受。

      她真想立即逃走。

      ㈈ “不用。”男人低哑的声音如恶魔的低语,蕴着桀桀的森冷笑意。ᴩ

      修长白皙的手指,不知什么时候捂住了小狗的耳朵。虽然并没有什쫋么用,两人的对话依旧分毫不差地落入了狗狗的耳朵里。

      “从瓷堂多调一些人手,必须在苏家人之前找到容珏。”

      “是,我立刻去办。”薄彬恭鰲敬礼身,而后⦜离开ᚌ了别墅。

      祠堂?什么祠堂?祭⼑拜祖先用的那种ꁾ吗?墨砚修祠堂做甚?狗子宝石一样晶亮的墨鶮瞳里,跳动着光芒,茫然而乖巧。

      她如今才发现,墨砚已经变得和她记忆中那个人不太一样。

      在外人面前,他脸色冷淡,锋芒凌厉而灼人,却让人读不懂坡看不透。

      好像这才是他最本ꄣ来的模样。 뀵 ᵽ

      就像ᾩ那个时候,性格暴戾,染发逃课,抽烟喝酒,打架纹身……谁也惹不起,却来招惹满身伤痕的她。

      墨砚,你真是个坏人。

      刚刚还很鼔振奋地立着小短腿,望着他的白色小狗,突然又颓丧地趴㼃在了他腿上。

      違墨砚低下眼眸,温暖大掌摸上干净柔땮软的脑袋,俊眉容颜闪过콏丝丝疑惑。

      “狗子,马上缁找到你主人了,不开心吗?”

      “……”

      肉身已死,锔找个铲铲。

      容瓷脑袋蓦地一重,漆黑眸子不由得抬起,望向那个男人。

      他脸上的欣喜显而易见,带着孩童般的稚气,从心底里散发出的无论如何都藏不住的喜悦之情。

      上一次见턓他这笑容,还是剧组那场火灾之前,他偷偷跑到剧组来看她。俽

      一见到她,他就笑。

      眼睛弯成月牙了一样。

      天真而纯粹,像个孩子。

      容瓷差点又忍不䶞住沉沦。

      心里都是他,该怎么办?挖心吗? 髺

      爱到骨子里,该怎么办?剔骨吗?

      救赎一样的爱,要怎么样才能从灵魂里剥除?

      她盯着他的脸,过琁去ⶋ的甜蜜如同潮水扑面而来,无法抵挡,无法逃脱,只能任由自己被回忆吞噬侵蚀。

      够了。 ō

      容瓷,别想了。

      你已经决定放弃了。

      不要因为这点转折就퇑再次沦陷。

      脑海里突如其来的稚嫩声音,打断容瓷的思绪,ᅣ让她迅速从蜜糖毒药一样的回忆里抽离。

      “叮!小宝贝!恭喜您完成任务!获得一万亲密值!请查收!”

      软糯可爱像个三岁小男孩的声音。

      ဓ“…콇…” 롛

      哪里来的声音!?鳊

      怀里的小狗再次不安分地动了,可可爱爱的小头四处转着뚚,像没有脑袋一样。

      墨砚现在才发现原来是一只松鼠犬,雪白的毛软软的毛茸茸的,耳朵透着淡끪淡的粉,黑眼睛鵳明亮剔透,干净清澈。

      好乖好ꃷ乖。

      难怪不得容瓷喜欢。

      嗴她总是对可爱的事物没有抵挡。

      懾墨砚低低轻笑,等找到容瓷,就和她狡一起养它。两人一狗,也是她曾经给ᛑ他描绘望过的幸福图景。

      “小白,你先自己玩会儿。”墨砚不舍地摸了摸她的背脊,സ起身往浴室走了。

      旋即,浴室里传来水流哗哗的声音。

      容瓷望了一眼,迷惑收回视线。

      刚刚那一声是铔哪里来的?她幻听了吗?不管了。ꬠ

      容瓷咕噜咕噜的黑眼睛透着疑惑,旋即灵ꌱ敏地跳下床,四条腿迈开,屁颠屁颠而又姿态优雅,在房间里四佂处转悠起来。

      在客房厕所解决了三퓃急问题之后,狗子荡漾着飘进了衣帽间。

      直到容剹瓷站在全身镜前,才弄清楚自己是一条怎样的狗。毕竟㬥她걫重生之后,还没有亲眼见过自己的真身。

      她是狗。

      尽管殛容瓷心里早就接受了这个答案,但是此时此刻看到自己,心里还是有亿点点复杂。

      我是狗。

      我是狗?

      我是狗。

      镜趗子里的小狗,洗去身上污秽,露出浑身厚厚的纯白的毛,四腿短௽小,眼睛黢黑,似最浓的墨色。

      小小的鼻子,摹小小的嘴巴,毛绒耳朵外层一圈白,中间是浅浅的粉色,憨态可掬。貎

      还有个小小的短尾巴,止不住一摇一摇的,跟혿羽毛一样。膮

      䆉 远看像个圆滚滚的小雪球。

      䚗 软萌到极点。

      小雪球顿了顿,忽然蹦了起来。 逘

      堆哎呀呀߫!她怎么这么简可攉爱啊!!容瓷开心了。她被自己萌到了。띅

      乖死了!

      她以前也一直想养狗,只是因为躲轂躲藏藏,遛狗不方便,就没有养。

      䥝现在……

      她养᷿她自己。

      也뛏是可以的。

      “其实你是另一种狗,只是长뚴得像一种叫博美的狗而已。” 텁 ᔗ

      熟悉的声音再次在脑海里响起,容瓷止动㣃作,仰头四看䲴,依旧不知道这声音是从哪里发出来的。

      什么鬼!?

      见鬼了!?

      “我不是鬼!早你才是鬼呢!”

      “……”

      居然还能知道她在想什么!?艹?

      “对呀㛊,我就是知道你在想什么䅏呀,谁让你是我的宿主的呢׍?”

      ???

      容瓷大脑里缓缓打出三个问号。

      宿主㒲?什么玩意儿?

      听到这软糯的男孩声音,容瓷大脑里不自觉地幻化出一个白白嫩嫩的小帅锅。

      “这个嘛,我会慢慢跟你解释灾的嘛!”一瞬间,脑海里小男孩的声音又变成软软糯糯的小쏍女孩声音。

      好家伙,还会变声?

      됙脑海里的小帅锅顿时又变成了漂亮的小仙女。

      “你是我们执生系统特制的狗。”

      “……”总之还是狗。

      而且还是只公狗。 ⹲

      “我们ﴡ系统的狗不分性别的。”

      !?容瓷黑볲眼䠷睛亮了几度,又暗了几度。不分性别,不公不母,不雄不雌,不男不女……她总觉得有点怪怪的。

      可直升系统又是什么东东?

      “哎똣呀,不是直升机的直升,是执行生死的执生。执念的执,生活的生。”

      容瓷:哦。

      “这个世嬰界上每天都有人因他人意外而死,而死了的那些人,有人执念太深,没办法安生踏上黄泉路。执生系统就是帮助那些人以另一种形ඦ态在这个世界生存,好让贬他们实现自己的执念。㛱”

      “……”

      容瓷也不知听没听,小腿迈开来,朝别墅楼下走去,傲娇而欢喜,心情好得想哼歌。뿫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