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live盒子

      提恩被邪典教徒谋杀和提恩是邪典教徒而自杀,那可是两个完全不一样的概念。

      邪典教徒的自杀,很有可能是献祭。

      而牵扯上邪典教徒的献祭,无疑不会是什么好事。

      鸢尾花家族能够接受前者,可绝不会接受后者。

      尽管在走上超凡之路时,超凡者就应该做好经历各种诱惑乃至于堕落的准备。

      可作为鸢尾花家族的一员,提恩成为邪典教徒这件事说出去实在是不太光彩。

      这会让整个鸢尾花家族蒙羞。

      “提恩大师在离开家族前做过相关检查,并且他还去过星之塔,如果他真的是邪典教徒的话,他早就应该被发现了。”

      要不是爱丽丝还记得贵族礼仪,此时的她恨不得站起来大声反驳。

      巴尔斯脸色一沉,眉心皱成了深深的“川”字,“你的意思是,提恩大师是在来到莱登城后才变成邪典教徒的?”

      方才他一直脸上带笑,语气和缓,还感觉不到十足的压迫感。

      可当他认真起来,身为一城之主的上位者威压登时让气氛凝重了不少。

      宛若山岳般的威压令爱丽丝语塞——她只是在心里有这样的猜测,只是没想到巴尔斯居然会如此直接地挑明。

      一时间,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不觉手上又用了几分力气。

      亚伦:???

      他闷哼一声,轻轻地拍了拍爱丽丝的手臂。

      这下是真顶不住了,爱丽丝那看上去纤细白嫩的手实际上宛如铁钳,牢牢锁死他的手骨,丝毫不给他挣脱的机会。

      他甚至都能听到细微的破碎声。

      爱丽丝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慌慌张张地松开了手,低声说了句:“抱歉。”

      亚伦龇牙咧嘴地抬起手看了一眼,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只觉得手掌似乎小了一圈。

      不过亚伦祭天,法力无边。

      经过他这么一打岔,至少场面上的气氛缓和了少许。

      亚伦甩着已经没有知觉的手,看了一眼爱丽丝,忍不住打了个圆场:“现在还不能确定提恩大师是不是邪典教徒,如果真的被确认了的话,星之塔应该就不会派人过来调查这件事了吧?”

      毕竟是将来的未婚妻,他这个莫名其妙的未婚夫还是要稍稍偏袒的。

      巴尔斯脸色这才柔和了些许,转头看向了萨特:“或许您可以先去提恩的住所了解一下情况?”

      因为有老师的委托,萨特也不好拒绝,沉吟了一下说:“我可以先举行一个简单的仪式,减缓气息的泄露……”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这才理解了老师为什么会派斯奥桑德前来,也大概明白了老师为什么会让他也参与到这次事件中。

      他还记得科林曾经提到过,提恩似乎在搜集不同的香料,这也就意味着他一开始应该没有做好举行仪式的准备。

      而身为星之塔资深做题家的他,精通各种仪式和香料配方,或许能够从记录和残留香料中总结归纳,甚至可以反推提恩可能要举行的仪式。

      至于斯奥桑德,作为星之塔白银阶最优秀的先知,他能够通过感应仪式气息反向追溯其起源,大致锁定其邪典教团的类别,甚至也有可能直接确认谋杀者的身份。

      如果提恩真的已经成为了邪典教徒,那么他和斯奥桑德一定能找到相关的证据。

      “不过,我想这件事还是尽量快些解决。”巴尔斯补充了一句,“为了这件事,莱登城已经戒严太久了,事实上已经有不少商会向我抱怨了。”

      莱登城位于亚格兰特王国的西部,临近“三不管”的巴地比拉地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个边境城市。

      东部的亚格兰特王国、北地的克里斯坦王国、西部的莱诺菲卡王国将巴地比拉地区夹在中间。

      在三方势力的虎视眈眈和互相提防下,巴地比拉成为了一块不受任何王国统治的无主之地,也成为了所有不法之徒的乐园。

      无数的罪恶从这里生发而出,也有数不尽的恶徒不远千里逃到这里以求摆脱各方势力的追杀。

      而混乱,邪恶,背叛,欲望更是滋生了茫茫多的邪典教团,甚至可以说,在那里久住的人几乎都算是半个邪典教团的信徒。

      当然,从另一方面来说,巴地比拉又成为了极为重要的贸易通道,利益驱使着贪婪而勤奋的商人们在这片无主之地建立起了零星的秩序,并通过零散的商路源源不断地展开一本万利的生意。

      东部亚格兰特王国昂贵的宝石,西部莱诺菲卡王国的各式香料,还有北地克里斯坦王国的皮毛与矿石,众多珍贵商品通过巴地比拉这块区域得以实现交易和转换。

      而在莱登城因为提恩的事封城期间,毫无疑问,往来的贸易将会受到极大的影响。

      为了继续维持封城,巴尔斯城主不得不顶着巨大的压力,有一部分是来自商队的,当然也有一部分是来自本国贵族的——这种利润惊人的买卖自然不会被高高在上的贵族老爷们错过。

      他们大多只是爱慕虚荣,可并不代表他们是蠢货。

      没人可以拒绝金闪闪的小可爱。

      爱丽丝点了点头,她能理解巴尔斯城主的压力,这也是她为什么接到消息立刻赶来的原因之一。

      不过,她想了想,清了清嗓子,突然话锋一转,“对了,巴尔斯城主,您准备怎么解决那只地魔蛛的事?”

      “地魔蛛?”巴尔斯城主一扬眉毛,露出了几分意外的神色。

      爱丽丝一怔,反问道:“科林没有告诉您?几天前,我们在下水道搜查人面鼠教团的时候发现了一只地魔蛛。”

      “哦?科林没有告诉我这件事。”巴尔斯城主脸色有了几分变化,壮硕的左臂不由得轻轻摩挲着下巴,“地魔蛛么……那还真是一件麻烦事。”

      地魔蛛虽然只是一种比较弱小的魔兽,还没有被邪典气息污染成为邪兽,也继承了蛛类魔兽一贯的特征,食量较小,性格孤僻,一般情况下不会主动攻击人类。

      相对来说大多数的魔兽或者野兽来说,它的威胁性其实很小,至少不太会弄出人命来。

      它往往生活在阴暗潮湿的洞穴里,以一些小型或者中型的地下生物为食,莱登城的下水道确实很符合它的生存环境。

      可问题来了,这只地魔蛛是怎么来的?

      就算城防队偷懒,疏于清理下水道,可也不至于会让地魔蛛跑进下水道吧?

      还是说,莱登城的下水道和某处地底洞窟相连?

      “我会派人调查这件事的。”巴尔斯向着爱丽丝点头示意。

      可爱丽丝的心思却没在巴尔斯身上,喃喃说道:“科林……”

      科林没有将这件事和巴尔斯汇报?

      还是他觉得爱丽丝会向巴尔斯提及这件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