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早川怜子播放

      迷迷糊糊的被拉到了雷之骑士团,给了凯文全团唯一的一辆投石车,看似委以重任。但他都不知道他榎的直崭属上司是谁?周围也没有半个士兵可供调用,甚至都没人给他讲解投石夎车的基本情况,仅仅扔了一本说明书。

      这让凯文觉得,这重任实在重过了头,而且似乎也不应该由他一个人来扛。

      但不论如何,凯文毕竟是新到贵地,很多东西都不懂,흥也不便直接反驳什么。资鉙格还嫩,总得先学习学习再说。

      ꩤ一夜过去,清晨时分,哨声响起,这是楼保勒国军营内通用的起床号令。

      凯文下意识的一咕噜爬起팠来,癿结籊果却是愣了愣。按理说军营都有出早操的习惯,早操及时一种良謽好的生活习惯,也可以顺胥带清点人数낿,防止谁谁偷跑之类。不过每个部队因为军种不同,早操内容也会略有不同。

      根据以前凯文在254团的经验,那些老兵㗍早操都是全团一起操练,据说一旦⢐有迟到者,会受到纠察的惩罚。

      凯文不敢怠慢,急忙穿戴整齐,戴上剑和盾,匆匆忙忙的跑出去。外面已经人流滚滚,全都往营门外集合过去。凯文急忙也跟上,却见边上人都诧异的看着他。

      凯文一怔,对比一下周围人,发现大家手里都没带装备。莫非这里的早操是空手的?

      凯文当即把剑和盾往门内一扔,跟着人流一路来到营门外面。但を营门外,人家都有覴队伍可站,凯文一个人孤零零的ᆣ就显得非常茫然㗆,左右看看想找个熟人,但凯文认识的也只有和他同来的5个人,这里2000多号마人,哪里能这么巧就遇得到。

      边上其他士兵当然已经注意到他,但和自己没关系的事情,大家也就随意看看。䪪

      只是片刻,边上已经开始整队完毕,小队长出列向中队长报告,多少人岗哨执勤,多少人外出任务,实际出操多少人等等。

      凯文想了想,反正自己不过一个人,就往里面一站,混进去得了。

      “你那个单位的?”ࡶ对方中队长是个上尉,当即把点名凯文。

      凯文不敢造次,只能如实回答:“苵我……开投石车的。”

      此言一出,队伍中不少人都露出诧异的眼神,似乎在说:“我们这陁里还有投石车?”

      “你别站我们队里,”中队长抬手一指,“我们这边是后勤的,你是战斗部队,到前面去。”

      “是。”凯文一脸茫然,急忙一路小跑,一遍问人,一遍穿过几个队伍。一直来到一堆ৼ骑兵的后面,问后面的徒步队伍:“前面就是战斗部队了吗?”

      “对!”后方队长回答,同时也非常诧异,怎么连这个都问。

      “没有其他徒步的战斗部队了吗?”凯文不死心。

      “没有!”对方回答,“不ꖹ然怎么叫骑士团呢?只有我们后勤的,才不骑马。”

      㗯 凯文:“……”

      前方突然一声号令,然后战马齐齐长嘶,整个马队开始前进,片刻就扬起一阵尘土,把凯文吹的一脸的灰。

      凯文尴尬片刻,终于还是决定咬牙去追前面的dz马队。但凯文仅靠两条腿,又如何赶得上马꺿队骑兵的速度。只是片刻之间,就觉得尘土飞扬,而且越来越远。但毕竟已经跑了出来,ﵤ就此折返似乎又不太好。

      回头一看,后勤部队的人已经整队回营。看来对于后勤部队来说,早操不过是出来集合一下。而对于战队部队来说,要骑着马出去遛弯,也不知道他们要跑到哪儿去。歈凯文无疑是战斗部队,这出操真是副苦了他。

      ళ凯文只是追了片禤刻,就知道自己哪怕爆出斗气去追,拼了老命也是追不上的,索性放慢速度,开始慢慢跑,不时的左右观察,显得非常尴尬。在一个纪律严明的地方,却处于一个完全脱离组织的位置,这感觉实在有些难受㮰。

      片◳刻,凯文看见前뎍面路边站着两个人,拿着ሞ小本子。一个身形较胖,明显是斯达特,另一个不认识。펾但看军衔,是上尉,似乎是斯达特的上司。估计是一个更牛的纠察。

      “你过来!”那个上尉酡朝凯文招招手,“你那个单位的?”

      “我…륦…投石车车长。”凯文总觉得报出自己的身份很尴尬,原因不明。

      髆 “哦,”上尉点点头,“你没马,我不说什么。你的武器呢?”

      㐀 凯文:“……”

      “标准装备,剑和盾呢?”上尉敲了敲凯文的胸口。

      凯文不知如何回答,只能僵在原地。出ꀲ操该带什么,也没ཉ人和他说,他见后勤部队不带,以为也不带,当即扔了回去。结果战斗秅部队却㰁是要带的,凯文也只能无奈。

      탑“出操连兵器都不带?你出个什么操?你出个什么操?你告诉我,你出个什么操?”上尉用手指狂戳凯文的胸,把他戳后退一步,“告诉你,在战场上,剑和盾就是你的生命!”

      凯文:“……”心中当然非常不爽,这货纠察自돌己也没带剑和盾,就带一本ꅯ子。却能质疑凯文不带剑和盾的行为。쿖但即便如此,凯文也不敢反驳,只能先受着。恤

      “我告诉你,你这种人……”随后一段时间,又是这纠察长官一通狂训斥,边上斯达特也看着,但此时怃他显然㘡也帮不上忙。

      “行㧰了,回去通报你的长官,上午给去门口举盾牌。”纠察贸长官终于训完,直接下结论。

      凯文终于开口:“我不知道我的长官是谁?矜”

      “你不知道?”上尉拔高音量,“那你知不知道你爸是谁?”

      “我爸已经死了。”凯文面无表情。

      上尉:“……”䯤

      “长官,”凯文口气尽䥰量平䍅和,放平心态,“我真的不知道我的直属玻长官是谁,我昨天刚来,就被安排到投石车的地方。我一个人住了一夜,也不知道该服从谁的命令,难道是骑士团长欧德将军直接下属吗?”

      “你不知道你不会问啊?”上尉咆哮。

      “是駔。”凯文无话可说,只能点头。

      “你上午没什么任务吧?”上尉问。

      “暂时没有。”凯文只能如此回答。

      “去营门口举盾牌埡!뽉”上尉一挥手,带着斯达特就这么回营去了。

      晀 찿  凯文待在原地僵了片刻,也没心思再去追那試些骑兵了,就在原地等了片刻。算算时间上差不多,也慢慢的走回去。

      早餐凯文依然去食堂随便拿点,带回投石车那边去吃。吃完之后,想想᥻自己还得颶在这里混,该忍的还得忍着。叹息一声,不得已,自己带着一块盾牌,去营门口举着。

      对如今的凯文来说씟,举盾牌已经감不算体罚,㽄但关键是丢脸啊!边上来来去去的人,路过营门口都会转头,报以好奇的目光。显然他们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但目光中还是一股喜闻乐见的感觉。

      边上就是营门岗哨,卫兵甚至还对凯文来一句:“长官好!”

      凯文:“……”

      片刻,那个纠察上尉走过来:“不错,至少知道自己过来举着。”

      凯文沉默,脸色当然不会很好。

      “怎么?不服?”上尉冷ᚂ笑,“你以为你是谁?你以为你是下尉了?你以为你军官了?你就是个新兵!”

      “你有什么本事?你有什么能耐?줢你탭信不信这里挑一个新兵出来,都比你能打!”上ᤙ尉又戳凯文的胸。

      “不要以为你是军官了,就狂的不得了!”上尉还戳凯文的胸,“军队有军队的规矩,你一个下尉还在我面前狂?胟你狂什么?”

      ꂱ“还有傣,以后不要给我找借口!”上尉不停的戳凯文的胸,“你上了战场,你还跟敌人说‘我剑忘了带?’你个蠢货,你个蠢驴。胸肌倒是挺硬,但有什么用呢?哼!”

      这上尉长官巴拉巴拉一大堆,凯文本想不理他,转而去想自己的事情。但被不停的戳胸,实话说,时间长了还是挺疼的。意识也分散不出닱去,该听的训豾斥也一句不拉的都听见。心中反驳虽然千言万语,但毕竟不敢开﭅口,只能受着。

      此时,凯文终于彻底明白,ԇ为何纠察会遭人恨,甚至遭人打了。

      一通说完,已经祡过了半个上午,这个上尉似乎终于是说累了,或者没词了,或者手指戳痛了。抬手一挥:“你走吧!下次给我注意点!”

      “是,长官。”凯文面无表情走完程序,放下手中盾牌,虽然很想趁势扇他一脸,但终究还是忍住了。拿着盾牌,默默的回自己小屋。

      “法克!”凯文狠狠的摔上了门,一个人的地方也有这个瀍好处。至少回来还能发泄一下,没人能管。

      凯文㡱索性躺在床上,看着屋顶冷静片刻闟。但想想还有一堆事情,终究又不得不起来。前往马房,去领取三头驴。

      这个环节倒是非常顺利,驴平时是用来拉菜,拉草料的,也足有四十多匹,随便划了了三匹给凯文。凯文希望能给他壮实一些的驴,对鈊方也没二话。他们表示平时拉菜也用不了太多的驴。

      牵着三头驴回去,一路上凯文也䴩想了很多。现在投石车的问题还是次要的,迫在眉睫聚的将是明天出操的问题。

      不去,似乎不行。去䨾了,和后勤在一㉦起,Ὀ似乎也不行,而且显得很掉价。但用两条腿追马,实在太蠢了。骑驴也赶不上,这真的是纠结。

      回到小屋,凯文牵好驴,把投石车拉了出来。经久不用的投石车发出一堆嘈杂的吱嘎声,灰尘洒落,霉斑明显駧。凯文甚至怀疑这车还能不能用?

      就在此时,空中一只鹦鹉急速俯冲,停落在㭈凯文面前,翅膀一横:“长官!团长命令所有独立部门最高长官开会。请即刻前往。”

      凯文一怔:“我也是吗?”

      “是的。”鹦鹉回答。新兵结束之后,凯文身份略显提高,鹦鹉对话总算有些敬意。

      “好的,我马上去!”团长开会,凯文不敢怠慢,急忙收拾收拾,带着剑和盾一路来到中央大帐滽。此时来的人,还有其他几个上校等人,看见凯文,不由诧异:“你带盾干嘛?”

      凯文:“……”

      不多废话,此时团长还没来壮,凯文急急忙忙再跑回去,把剑和盾一扔,有急急忙忙跑回来。

      “你的剑呢?你怎么把剑也放了?”几个上校问。

      凯文:“……”

      “算了,就坐吧͔。”一个和气的长官开口,“以后记住,这种场合带自己的配剑就行。就好比一个接见大贵族时候也一样,最多带剑,盾牌就太大了。”

      “是。”凯文急忙连连点头,然后战战兢兢的坐下。环视一圈,就见在做的无一不是高级军官,ꏘ最低都是少校级别,最高大校级别。几乎全部都已经中年,实力不言而喻,凯文这一个类似新兵的人坐在里面,实在非常惶恐。

      片刻,团长欧德将军步入账内,众人皆起立。欧德示意坐下,众人再坐下。

      欧德环视一圈,看溯到凯文时多看了他䬚两眼,但也没说什么。此次会议,是各独立部门最高长官会议,投石车部队只有凯文一人,当然他必须过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