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校长高级会所完整版

      能够在木嬺县令下面反压一头,᫅可쁎见这高县丞并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别看刚才公堂之上的辩解以及赔偿方面,高县丞吃了大亏,可总的来讲,不过是皮痒痒罢了,不至于伤筋动骨。

      蚒 按照《大吴律法》来说,这高桂娥不可能逃得了死刑,全靠嬱她老爹这个县丞从中减刑,这才不至于死刑。

      李珩算了算时间,如果自己待在这衙门里,估计是能够瞧见高桂뛩娥被捉拿넄归案鄽的觾,但他可没那个心情去看,免得陗惹上一身骚。

      接下来,重点一环,要㧄开始了。

      ……

      䳠 ……青

      午街金钗首饰。

      此时的苏翠丹依旧戴着一袭红纱,用以掩饰那惊天颜容。她横陈在软塌苀上,眉间略显疲累,精神稍显႗萎靡。

      “衙门出结果了吧,说说看,具棒体什么籟情况?”

      苏翠丹揉了揉丟太阳缳穴,觉得自己真得找个大夫保养一下了,那ꮝ件事搞得嫓她精力分散,无暇注意衙门内具体什么情况。

      “木县令暂停休假回衙门主耄持了升堂,高县쫳丞作为被告,而范家主是状告一方。结果是高ᦶ桂娥三年牢狱之刑,高家赔偿范家三成收入。”

      奯 隐藏ퟰ在角콿落阴影中的女子,蒙面说道。

      “这么说来,高县丞压了木县令ा一头的形势回不去了,现在木县令是稳压一헡头,不出意外的话,这个位置没那么筣好下来了。៥”ච苏翠丹媚眼如丝,嘴唇微启,轻声道。

      “高县丞背后有州城的影子,҂对付一覺个没有背景的县令,按理来讲是手到擒来。但밖这木县ʰ令,挺特殊的⮘,每次高县丞发动的暗招,或多或少被他化解掉了。”蒙面黑衣女子道。

      “所以说啊,除非木县令自己任期到了,否则高县丞想要不付出代价坐上那个位啂置,根本不现实。算算时间,木县令此次的任期应该快到了,上面⦒的调任文书应该在路上了。”

      苏翠丹拿起一颗类似䐒葡萄的果䎂实,轻含而没,顺滑甘甜。

      辁 “对了,╎衙门里有没有出现一位相貌堂堂的公子?”

      ᥈蒙面女子眼里闪过一丝诧异,回想了一下情报,这才说道:“似乎有一瘰位,当时ꋮ坐₠在何师爷的位置上,负责笔录。听说这个叫李珩的렪书生,在孙大夫抢救溺水的范途时,有参与,这才让范途没死。”

      냦“范家主当场致谢,而高县丞的态度,似乎也⇈有一点儿示好的意味,估计是认为李珩没让范途死掉,这才没有造成不可挽回的局面吧。”

      苏翠丹不语,她又想到了李珩发现海뛧棠香被掉包的画面,至今依旧没想明白,一个初见海ᐪ棠香댐的人,又是从何判断出来的。

      要知道她这个做掌柜的,都鷒后知后觉,弄得现在费尽心思,也才找到一点儿线索,至于真正的海棠香想漿要找回来,估计得下辈子了。

      겍“派人密切关注李珩的动作,尽䄽量不要被发现。如果被发现了的话,⨯就㗭直接说我的名头,他自然会懂的。必要的时候,可以保一下他。”苏翠丹想了想,吩咐道。

      “属下明白了。”蒙面ꫯ女子未曾迟疑,拱手便锥是退去,消失在了阴影中。

      至于苏翠丹,媚眼中闪过一丝精芒,₯她有一种莫名ń的感觉,要找到真正嫵的海棠鏄香,或许需要李珩的帮忙。

      她并不是没有想过,真正的海棠香会不会被李珩在眼皮子底下掉包的可能性,但䶳这种念头只是转瞬即逝。

      毕竟콩,太离谱了。

      根据情报显示,李珩只是一名Რ落榜书生,未曾取得优异成绩,同时身体状况比较差,㟳想要在苏翠丹自己盯着下,进行偷天囡换日,压根就不可能。

      “不知道죁你还有什么谋划,才能让如日中天的高县丞倒台?”苏翠丹脑海里闪过很多关于李珩的情报,一时间竟是多了许多遐想。

      ……

      ……

      官高⸤家。

      砰,砰!

      一连串的物品被人猛砸在佄地的声音响恳起,此刻房间里的像是被人洗劫了一番,环看周遭,竟是没有多⣬少物品还正儿八经的立着。

      所谓的珍贵陶瓷,已经䨧被噼里啪啦摔得稀碎,再好的宝贝,在怒火面前,也无可奈何。

      “哼!木正,范湖,从今天起,不把你们通通关进大牢,本官就椘不姓高!”

      高县丞一拳砸在桌子上,眼睛里血丝密布,他脑海里还残留着自己女儿镼高桂娥一脸淡定的被衙役押走的画面。

      虽然祡他在衙门里有保证,绝对会让高桂娥舒舒服服的,不受半点委屈,但对于高桂娥进大牢这件事,他已经是输了几分,别人的笑柄。

      许久,他才心平魡气和,对于自己女儿所造成的现在这个模ⵤ样,虽然很气愤,但也无可奈何。

      当时的公堂里的情况,根本就㳡不可能翻盘。假如当时状告的只是轻普通百姓,那他可以很明显葹的指鹿为马,李代桃僵。可状告的㛍是范家主,堂堂午县数一数二的世家,势力方面不容他ݛ当面撕破脸面,以保留关系。

      ⍎再者,亦是稳住范家,不让木县令有丝毫的把握,将范家拉到솿他那边去,防止势力天平倾斜。

      槶 쩶等一下,似乎有点儿问题。

      高县丞猛地一惊쇾,他突然觉得这里面肯定有问题,当时他没想起来问高桂娥,为何要突然当众将范途踢到湖水里。现在高桂娥已经被押走了,想要立刻探监,饶是他这个县丞也不好做,毕竟有死对手盯着。

      “肯定有问题,想要扳回一局,那就必须搞清楚来龙去脉。”高县丞对于既定的事情,没有多去花时间想,他现在只有一个想法,把缘由找到,这才能有机会去反将一车。

      “鸿门诗会ա,诗会,高哲,书生。”高㑒县丞冷静下来以后,面色虽是阴沉着,但眼里却有精芒孶闪过,可以想见他已经有了目标。

      “不过,还需要派人把乱散布消息的人抓住,这才能避免今儿个那些百姓的涌入。舆论方面,得进行控制啊。” 뮜

      高킨县丞决定两手抓,一方面探寻缘由,一方面负责将路人㻝之口堵住,此事有经验,渏较为轻松。

      ତ……

      此时的李珩无从知晓高县丞的想法,只奎是做着自己的安排,对于高县丞等人的反应,他自然是有些猜ঋ测,ࣤ没吃过猪肉,䰕但他见过弯猪跑。

      总而言之,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反正就是撁见招拆招,看谁怕谁。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