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吧厕所门

      此时尚未正午,但内城礇的人流依旧不少,肩有的街道摆着一些梏早点摊,툾水果铺,鳴以及部分小贩拉着大推车,在街道上吆喝着他那热乎乎的豆浆。 릒

      诸如这样的街道大多车水马龙,行人如梭,而某些宅院坐落的街道则冷冷清清,行人罕至。

      马车的速度不疾不缓,没过一会便到了福禄坊,它慢悠悠地停在了珠宝街名气椓不小的“宝器斋”外面。

      众人走下马车,步入门槛。

      猋 一眼望去,此时宝器斋客人稀疏,店长正含笑陪着几个客人介绍首饰䙮。

      见到又有客人上门,并摪且刚刚过来的客人他已将首饰介绍得差不多了,就等䶴着他们选定自己心仪的首饰,于是笑着向他们抱拳,接着迎向进门来的陈岱林等՚人。

      “几位客官,里面请。”

      店长对他们招呼了一声,接着飿他手指向柜台,笑੣道:“几位客官先看看吧,看中哪些心仪的首饰,老朽再为你们介绍一番。”

      ᢅ 店长是个蓄着山Ệ羊胡须的老头,䑄此刻他笑眯眯地看向陈岱林等人,从衣葤服绸缎上他能看出这几簤人身价不菲,所以态度自然是恭敬有加。

      陈岱林等ᕏ人点了点头,随后将视线转向那些放在红丝绸上面的首饰。

      笄,簪,钗,花钿,步摇……琳琅满目,数不胜数,众人一时看花了眼睛。

      亭 一般来说金质的首饰是最贵,玉质的要看品种,贵的还胜过黄ᄡ金,便宜的则和银质差不多。

      㚨 包括陈青뛅屏也是啺小脸兴奋地左瞅瞅右瞧瞧,虽然这家首饰店她已经来过很多次,但每次一进门都是两⦕眼放光,来来回回能转悠个好几쇚遍。

      如薇也是生平第一次被这些俗物吸引,她好奇的走向柜台,细细打量琹着一支刚瞅就被吸引目光的金步摇。

      “这位姑娘真是好眼光。”

      店长瞅见对方的神色就已经琢磨出了几分,他先是感慨了一番,随后将那支金步摇小心拈在訨手中,含笑介⬡绍道:

      “姑娘一进门我就看出来了,您天몗生气质高雅,配上这支金步摇돨哪可真䉾是绝配。您看,맗这金步摇的珠玉装饰上是一只鎏金凤凰,高高在上不可鈐侵犯,与姑娘您那可真是天作之合啊……”

      陈岱林听了哑然失笑,这店家可真是会做生意,一下子就将如薇的性格特点和首饰给联合起来,这看人的眼力劲还真是老练。

      如薇脸上看起来不为他的夸赞所动,但实际上心中却是有几分意向,她从店长手里接过这支金步摇,眼中流露出了一丝明显的期待。

      这丝ᴅ期待很好的被店长捕捉在眼里,他笑眯眯地看向众人中为首的陈岱林,知道该是这殶位俊朗公子㈗一锤定音的时候了。

      贕陈岱林笑着摇头,他看着如薇对那支金步摇爱不释手,自然知道对方ㅱ已经看上这䌡支首饰,于是直接大鯕气吩咐道:“店家将它装起来吧,这支首饰我要了。”

      ፚ “好嘞。”

      矙“大哥大哥,还有这支,这支我喜欢哦。” ﴮ

      陈青屏从店家身后冒出,她拿着一支珠玉装饰上是绚丽蝴蝶的金步摇,满心欢喜ꆻ地在大哥眼前晃了晃。

      “嗯。”

      陈岱林微笑点头,对于自己这个堪称最佳僚机的妹妹,他当然是宠溺有加,对方想縝买콾什么就由得她去了。꺈

      一场安抚如薇的逛街终于结束,两支金步쁎摇一共十两银子,陈岱林付了钱后带着两个心满意足的女眷走出宝器斋上了马车,打道回府。

      路䐝上他偷偷打量了如薇几眼,见对方仍ᖺ然是剑不离身的冷艳模样,但此刻手中放着金步摇的玉盒却是捂得紧紧的,掁对他打量过来的视线理都不理ᄻ,只是ᢾ脸上有一丝不易察觉的红晕缓缓浮现。

      陈岱林轻轻一笑,随后他偏头看ঽ向窗外,望着外꿆面那些热闹的场景。

      此刻他们来到了福禄坊一条贩夫走卒聚集的街道,也就是刚刚经过的有早点摊,水朻果铺以及推车豆浆那里,现在䍫又添了一些货郎担和卖冰糖葫芦的,这条街道愈发的热闹,人群来往熙熙攘攘的。

      喧哗声,ᘴ噪杂声,叫嚷声……各种声캃音交汇集结,描绘出了一副大好江山的美丽룻图画。

      “咦?这个人……”ཥ

      当陈岱林饶有兴致地打量懭着外面时,一道奇怪着装的身影出现在了他的视野里,瞬间吸引住他的目光。

      那道身影是一名老者,他面前的也ꫳ是一辆大ꦑ推车,只不过上面不是摆放哷着豆浆锅碗这些,而是一些瓶瓶罐罐的药物,诸如跌打酒,金疮药这些。

      他的着装奇蟸怪在不同于汉服这样的保守服爑饰,而是穿着用兽皮做的粗陋衣物,有些地方甚至都ᅌ袒露着,冰这样的怪异衣着一般来自于北方金帐王庭或者南疆的巫族那里,若是仔细耇辨认的话,낔对方更像是从南疆巫族那边来的。

      大燕与这两个鍟地方都互通뿗贸易,虽然眼下金帐王庭在边境上虎视眈眈,瞥但这并不妨碍两国商盥人的来往,只是一些贸易要做的隐晦些而已,生意还是照常开张。

      㙞连即将开战的金帐王庭都不曾彻底停止与大燕进行贸易伅,哪这些从南疆巫族来的商人也就更加不用说了。

      不过这种商人一般很少见,因为南ά疆与永安城可是隔着几个州的距离,路途遥远,很多巫族的ㄏ人都会选择距离最近的大燕楚州进行贸易,那里物资更加丰饶,照样能得到很多巫族稀缺的资源。

      煒然而此ӄ时却被陈岱林在这逮到了一个,对方的摊子上站着零星几个客人,拿着褸那些南疆老者摆放的瓶瓶罐罐,正在做仔细打量。

      “老头,你确定这跌打酒效用有你说的鸕那么好,受了伤只要涂抹几下,就能立竿见影,很快就会好起来?”

      一个粗布衣衫的青年男子站在异族老者的推车䭊前,手里拿着一瓶跌打酒,知道띻价格便宜后他心中有几分意动,只是又怕老者在吹牛,所以不竷放心的多问几쏤下。

      “呵呵,小哥不信的话一试便知。”

      外族老者笑呵呵的说道,神色非常自信。

      ϩ既ㄵ然对方说一试便知,哪这个小伙也不客气,他当场露出几天前受伤过的手臂,将外族老者的跌打酒倒了点,往手臂一涂抹。

      “嗯……感觉凉飕飕的,看起来还不错。”

      小伙凝涂抹完后没感觉什么异样,反夅倒觉得伤口那里清凉清凉的,好像还真有点效㶐果,于是他欢天喜地的付完钱,拿着跌打酒跑了。

      很多롖对南疆来的奇珍极异宝有兴趣的客人见状纷纷上前,一时间将摊子给围得水泄不通。

      陈岱林瞧见这一幕ᤨ后,也对那些疗伤药物产生不小的兴趣,他让甲字死士停下马车,准备等外族老者摊前的客人都走光了后再上去。

      他不担心等人走了后疗伤药物都餦被卖光,对方既然是不远万里来做生意的,那么手上肯定还有存货ᗆ,到时跟他商量一下便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