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手一样的快猫下载地址

      值此佳节,众人不谈公务,只道家常,晚宴十分和睦。

      天色方深,张瑞便放允诸臣子归家守夜去了。

      除夕是团圆夜,乃是各家祭祖、团圆时间。

      真正朝贺长官的时间还在明日清晨。

      郡府内陪同张瑞守岁的是张瑾、谢玄。

      张瑾是张家老臣了,自张牛角在世时便负责统御亲兵,一直护卫在张瑞身边,朝夕陪伴着张瑞逐渐长大成人。

      私下里,张瑞亦是一直称呼其为叔父。这份亲近、殊荣,太原唯此一份。

      谢玄则是身负护卫之责,朝夕宿卫在郡府当中。

      众文武离去,张瑞亦带着张瑾准备祭祖。

      张牛角亦非富贵之家,早年丧妻就再未续弦。

      关于张氏往事,张瑾知晓的亦不多。所以灵牌便只设了张牛角一人。

      如此也算在太原开宗作祖了。

      张瑞祭拜时,忍不住想,若将来称帝,要不要追封这位亡父为帝。封号什么皇帝?

      大力牛魔孝武皇帝?

      不行,追封帝位之前得先把牛角这个名字改了。

      想着张瑞嘴角偷笑。

      好在周围武士都胯刀而立,没人敢目视此处。

      没人发现这肃穆时刻自家主公居然在自娱自乐。

      张瑞心想,万一称帝就厉害了。

      中华上下五千年,咱老张家终于出了皇帝了。

      不然都愧对张姓这个大姓。五千年未出一个稍有名声的君主。

      祭祖过后,众人便一起饮屠苏酒,放爆竹。

      寓意除凶辟邪。

      值此良辰,张瑞便下令府中众人,不矜身份,一起围观。

      侍卫们各举爆竹,点燃之后一片火树银花,看起来倒也的确热闹。

      在烟花灿烂中,张瑞发现有名妇人一直含情脉脉的望向自己。

      便不由好奇,侧头对谢玄问道:“此妇人何人?”

      谢玄总督府内防卫事宜,对每个面孔都了如指掌。

      随张瑞手指方向看去,却神情一顿,底气不足的说道:“是某之细君。”

      张瑞哑然一笑。

      是自己自作多情了。

      原来对方看得是自己身后。

      谢玄时刻站在自己身后半步,对方目光可不是一直就在张瑞附近。

      张瑞随即颇感兴趣的打探一番这名奇女子。

      究竟有何魅力,让谢玄这种悍勇虎将,甘愿为其赴死。

      仔细一看,张瑞不得不跟着骂一句谢玄禽兽。

      对方眉目青秀,气质秀雅,一看就是出身书香门第的娇弱小姐。

      关键是对方站在人群中尚不及人肩高。

      以张瑞观察,对方身高可能只有六尺有余。即身高一米五。

      而谢玄八尺过半,身躯魁梧,熊腰虎臂,在那里一站就像一只直立的暴熊。

      简直不敢想象他们两人当初是怎么勾搭上的。

      谢玄往人家身上一压,不把人姑娘压坏了?

      这样说来,这位奇女子怕是位女骑士,难怪谢玄亦不善骑射。

      张瑞年轻气盛,再不敢胡思乱想下去,不然今晚怕是要睡不着觉了。

      便对谢玄说道:“新春佳节,便回去陪陪妻子。某亦归房休息,以准备应对明日朝贺。”

      谢玄应诺,却还是坚持安排完岗哨,巡视完府衙才回归己房。

      次日清晨,最先到府朝贺的官员不出张瑞所料,乃是荀兴。

      这位户曹掾史名似苟头,实则外貌亦酷狗头军师。在溜须拍马一方面简直炉火纯青。

      早早就在府内等候,见到张瑞走出房门,立即上前行大礼,说道:“兴为主公拜贺新年。愿主公鸿运昌盛,武运昌隆,敷政宁人,贤才汇征,为邦家光,天下太平,远夷归化,四海宾服,九州丰乐。”

      张瑞被逗得一乐,这家伙为写贺词真的是煞费苦心了。想不讨人喜都难。便回道:“与君同喜。愿君和气致祥,万象更新,步步高升。”

      步步高升说罢,二人皆是相视一笑。颇有些君臣相得之感。

      在荀兴之后上门朝贺的是王昶,在进门看见荀兴之后,王昶明显松了口气。

      显然是不想赶在荀兴之前,落下个溜须拍马的名声。

      见到张瑞,王昶笑着拜贺道:“昶为主公拜贺新年,愿丰年为瑞,早平黑山,奏凯班师,大吉大吉。”

      通过拜年词,可见王昶本人更加务实,贴近时务。

      张瑞便笑着回道:“宜入新年,封疆大吏董率文武,必所辖地方家给人足,乐业安居,始足为一县之福,推而至于天下,莫不皆然。”

      王昶务实,张瑞便多加勉励。

      在王昶之后,来朝贺之人竟非太原文武。

      而是阳曲郭淮,郭伯济。

      郭淮见到张瑞很是恭谨的行礼,说道:“淮为将军拜贺新年,唯愿将军早定九州,海清河晏。”

      这倒是大出张瑞意料之外。

      荀兴率先而至,乃是因为其人有溜须拍马之名,其若不早至,他同僚亦不好抢先。

      王昶是因为年纪轻轻便深受器重,抱有感恩之心。

      但郭淮来之甚早,是为何?

      张瑞揣测,或许是郭氏见太原一片欣欣向荣,表以敬意,为投效做好铺垫。

      于是张瑞笑着留下郭淮,带其一同面见接下来上门朝贺的文武。为之一一介绍。

      果然郭淮并未推辞,与每个太原文武官吏相善。

      众文武皆知当初郭氏资助孟县之事,对这名年轻人亦是报以善意。

      见郭淮与众人其乐融融,张瑞便知或许年内郭淮就会出仕太原。

      在文武众臣之后,来的便是太原郡望。

      虽说张瑞在太原大力打击豪强,重设税收制度,导致豪强势力有所萎靡。

      但在生活质量上,豪强们却也是能明显感受到有大幅提升。

      首先便是远离兵灾,匪寇绝迹。

      无论是异族铁骑,还是贼匪恶徒都被孟县大军逐一消灭。

      现如今太原生活安定平宁,治安良好。

      带上三两个仆从便可轻车远行,访亲拜友。

      远胜当年,只能龟缩在坞堡当中,唯恐乱军半夜冲进房门,将自己首级割去。

      作为郡望代表,来朝贺张瑞的是郭安与王氏族老。

      郭安很客气的说道:“安为将军拜贺新年,愿丰年为瑞,海清河晏。”

      郭安的拜访大出张瑞意料。

      需知晓,对方既然肯登门朝贺,就是对太原政权不抱反感。

      看来终归是离乱人不如太平犬。

      张瑞心中意念大动,既然对方不反感太原,何不尝试着让他出仕。

      若士林泰斗之子都出仕太原了。其他才俊怎还会提从贼之说?

      到时招徕士子,招降官吏都会顺畅许多。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