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们的秘密

      第26章哀伤的滋味

      罗旭抬起腿,把他踢到地上:“我必须要现在就对你说的就是,你没有资格站着和我说话。”

      “垃圾,你死了……”

      彭慈龙的脸涨红了,仿佛他随时都能滴血。他什么时候在江南地下世界这么多年被人这么欺负过?

      罗旭+冷声说道:“你跪不跪?你不跪,我现在就废⊸了你!”

      要不是他今天在场,可想퇸而知毛彦传等人最终会怎么样。他不会对那些威胁他朋友的人有礼貌。

      “你……”

      马虽然恨得咬牙切齿,但为了保命,也只能忍住心中的羞愧,跪在卫春秀等人身边。

      刚才他让卫春秀等人跪下说话,现在他已经到了这个地步。

      但人要在屋檐下低头。面对这样一个彪悍的年轻人,他只能忍一阵子。

      我心里暗暗发狠。老板来了,我一定要让这垃圾活下来。

      众人称羡的马,见他跪下,心里五味杂陈。

      一直以来,他们并没有把罗旭看成一个穷垃圾,只是刚才他们跪在了马身上,现在马又跪在了罗旭身上。这个差距让他们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失落。

      “垃圾,你不用得意,就等着马的靠山来了,怎么收拾你。”

      三个人虽然没说话,但心里都是这么想的。似乎只顰有彭ⷵ慈龙废除了罗旭,这样他们才能找到一些面子,心里好受些。

      虽见罗旭身手不凡,仍心有余悸,来到他耳旁,低声道:걏“三、听说马背后背景极为雄厚。

      男人不吃亏。我们为什么不先离开这里?回头我让我爸再想想。“

      ᑐ 罗旭知道今天的事情一定要解决,否则以后会⠚给自己的亲戚朋友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他说:“二哥,你带嫂子先走吧?我可以一个人呆在这里。”

      “这怎么可能?我们是同甘共苦的兄弟。我怎么能把你一个人留在这里?”毛彦传转身对石鞠婉君说:“鞠婉君,你先回去,事情完了我再找你。”

      石玉亭语气坚定地说:“怎么可能?如果有困难,我会一起死。我不能一个人先走。”

      罗旭扑哧一声笑了:“为什么会像你要去哪里呹?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

      毛彦传和鞠婉君都点了点头。他们心里不相信罗旭的话,但无论如何都想留下귀来。 塿

      但是黄小立显然不这么认为。她上前道:㬰“鞠婉君,你不走,我先走。” ٹ

      “嗯,先回去吧。瓐”

      石鞠婉君眼里闪过一丝失望的神色,但没说话。

      黄小立二话不说,逃也似的跑出了房间。

      毛彦传啐了一口,说道:“什么㤐事?”

      今天的灾难是由黄小立造成的。结果麻烦比谁都厉害,但是跑起来比谁都快。

      罗旭不在乎。黄小立只是一个势利的女人,他不希望对方做任何事。

      他对石鞠덬婉君说:“嫂子,听说你是江南大学金融系的才女깍。你现在找到好地方了吗?”

      罗旭叫小姑的时候,石鞠婉君微微脸红,但她什么也没说。相反,她伸手握住了毛彦传的手。

      经过刚才这些事情,她已经知道该怎么选择了。

      “不要听韩的,我不是才女。”她说:“现在大学生就业形势越来越难,我还没找到合适的工作。”

      “太好了,那你能过来帮我一下吗!”

      罗旭简单介绍了一下醉江南酒家的情况,然后说:“酒家我管不了,现任经理也是临时工。最好是嫂子过来帮我。”

      ⛦ “那当然벁好。”石鞠婉君迟疑地说:“不过我刚毕业,直接当总经理不合适,还是从底层做起吧。”

      他摔倒的地方也很巧妙,就在阿豹身边,离卫春秀和他们很近。

      一招之败,㙾出乎所有人意料。要知道马以前是有名的,在江南的地下世界里没有人能成为他的对手

      站在高个子旁边完全傻眼了。在整个房间里,唯一站在他们哹一边的人是他自己。

      罗旭瞥了他一眼:“快放我走。”

      “哦!”已经吓傻了的高个子,急忙放开了手里的黄小立。㩒

      黄小立像一场噩梦,无法相信眼前的一切。没想到最后救自己的不是卫春秀那个自吹自擂的绅士,而是这个卑微的男人。

      罗旭走到卫春秀几个人面前,戏谑地看着他༡们说:“你们习惯跪着吗?现在这些人都被我杀了,你还不起来报仇?”

      出人意料的是,卫春秀没有站起来。却大叫曰:“垃圾今日大祸临头,打了马。以后再也不能在江南市混了!”

      不只是他,旁边的兰艳娥和屈丽玉根本没有勇气站起来,他们跪在那里。

      罗旭的脸有点嘲弄。“跪久了我都站不起来。作为男人,你묈要追的䕇女人被抢了,一个屁都不敢放。

      现在大家都被我打趴下了,你连站起来憎的勇气都没有。如果我是你,我会把尿洒出来ꅯ然后死掉。“

      Ǘ卫春秀老脸变猪肝色,怒道:“你懂什么?”这是马。“

      ॓ 罗旭不屑地说:“不㍣就是个大混混吗?把你吓成这个熊样。”

      这时,马九老爷从地上爬起来,抬起手擦去从嘴里洒出来的血丝,露出一副狠心的表情说:“垃圾,我的身手确实不错,不过我告诉你,你惹不起我马九背后的势力!

      向我下跪还不晚,不然你和你的朋븛友都得死!“

      “背后有人吗?”罗旭冷笑道。“那就别说我不会给你机会。现在就䜈打电话,找到你能找到的所有人。”

      他今天렫要和马彻底了断。他必须收拾这个家伙,否则他的亲戚朋友将来会有麻烦的。

      所以他没有选择离开,而是拉了一把椅子,直接坐在了他的旁边。

      ㏫ “垃圾,你有揎种,你等我。”

      马九爷摸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

      电话接通后,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小九,怎么这么晚了?”

      虽然隔着电话,马的表情瞬间变得恭敬起来。“老板,晚上发生的事情还年轻,我在这里被一个男生砸了。”

      电话里不满地说:“你处理不了这么小的事情?”

      彭慈龙道:“老板,他身手好,我们都不是对手。而他还在这里等着,说你要过来。”

      “一堆没用的鑏东西,等等,我马上就来!”

      说完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

      彭慈얛龙转头望狠心道:“垃圾,我告诉你,别说是皇族。这次天王老子救不了你。”ඏ

      罗旭说:“我相信二哥的眼光。他选择的人一定不会错。可以直接接手整个餐厅。”楊

      当石鞠Ŷ婉君主动牵哵起手的时候,毛彦传很开心的说:“第三,你说的对,别说是餐厅,是集团公司,鞠婉君可཭以给你管理,不然怎么当我老婆。”

      鞠婉君狠狠瞪了他一眼:“胡说什么?你老婆是谁?”

      毛彦传笑着说:“这不是时间问题吗?” ᙶ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几十名黑衣男子冲进了房间。

      这些人虽然穿着传统的武侠服,但是他们的身体却빹异常强大,可以拉出一个和周天同级的。

      看到援军来了,马都激动了,报仇的时候终于到了。

      就连卫春秀等人心中也升起了一丝悸动。他们可以接受马对的欺凌,但他们不能接受被罗旭践踏。

      “啊?”彭慈龙看上去很傻,他强迫自己去看星星和⟳月亮。他最终希望得到增援。他怎么能跪下?

      “老板,你弄错了吗?就是这垃圾砸了我们的场子!”

      那中年人一脸怒容,抬手在马脸上拍了一쩟下,然后一脚把它翻到了地上,气恼地说:“你道明,我让你跪下了,你还不明白?”

      “我明白,我明白。”

      马虽然还处于被孟逼迫的状态,但有一点他是明白的。老板没看错,他真的很想跪下蚄。

       虽然他曾经是个大老板,但此刻他不敢犹豫,因为㥺他所拥有的一切都是眼前这个男人茘给的。

      如果背后没有靠山老板,那现在也没什么,恐怕墓草里不止一个人高。

      他又扑通一声跪了下来,比刚才跪下时更加恭敬和挺直。

      其他人都一脸懵逼,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包括毛彦传在内,刚刚悄悄摸起一个酒瓶,准备摇滚,却没想到会是这一幕。

      ᑤ 韙但罗旭已经认出了唐家的中年鞠婉君。

      刚见到唐的时候,他还是一个孝顺삋的儿子,一个好孙子。没想到一下子成了江南有名的쁛领导。

      他不知道的是,以武技起家的唐家,一直是江南地下世界的真正主人,所谓的四大龙头,都是唐家养的狗。

      如果唐家不高兴,随时可以ꓦ更换。

      鹠此刻,鞠婉君的额头上已经冒出了冷汗。唐老人大病初愈,心情舒畅。他接到马的电话,匆匆赶来。他没想到对方会是罗旭。

      我刚刚和老爹讨论了如何取悦快乐的医生,并让自己以他人不朽的方式踏入宣洁战士的行列。我没想到我的人会惹上这峮么大的麻烦。

      他毕恭毕敬地走到罗旭面톱前,笑着说涏:“罗旭,真对不起,我的人没见过你的眼睛,冒犯了你。

      不过你放心,我会满足你的,只要你说一句话,我就让他沉到海里去喂鱼。“

      他话一出口,在场的人才刚刚平静下来,又一次被震撼,掀到了浪尖。

      彭慈龙脸色发白,没有了往日的冷静和傲慢。虽然只是唐家的一条狗,但也是懂得讨好主人,给主人带来利益的狗。

      在过去,不管他得罪了什么样的大人物,唐都会坚泡定的站在他的身后,支持他。

      但是在这个年轻䛋人面前,鞠遞婉君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牺牲自㋹己。这个年轻人是谁?唐需要多大年纪才能下跪?

      光靠皇室肯定是不够的,因为唐家的地位根本就不在皇室之下,䏗看到鞠婉君的样子也是由衷的尊敬。

      想到这里,他心里感到一阵寒意。他得罪了什么大人物?

      他䃳今天真的要沉入海底了吗?他不认为鞠婉君说的是笑话。

      卫春秀三个人跪在那里完全懵了,连膝佚盖充血带来的疼痛都忘了。

      칪我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以前看不起我的可怜男孩,突然站到了他们只能仰望的高度。

      他们只能像孙子一样跪在马面前,而现在马的主人对别人是那么的恭▃敬,他们之间的差距大到可以仰视一辈子。

      这时,石鞠婉君的心里也充满了好奇。这个朋友毛彦传是什么来头?

      先是在钢琴上表现䲊出非凡的造뇠诣,然后表现出栯惊人的技艺,现在又压死了她的一个老板,超乎她的想象。

      罗旭看着倒在地上的鞠婉君和马,淡淡地说:“既然是你的人,今天就算了吧。”

      看到他并没有因为自己手下的进攻而生气,鞠婉君心里终于松了一口气,他的宣洁武者梦终于没有破灭。

      “我感谢医生给了我这个瞎东西。”

      唐回头,再次一脚踹向季树东,“你开开眼的事情,他对神医很恭敬,你敢得罪。

      他做了个手ᣟ势,说:“我不记得我有多少年没做过了。死在我手里是你的荣幸。”

      罗旭微微一笑:“你想多了,你想杀我,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他现在是基础期的高手,光是对付那些保镖,就算是十分之一的实力也没用。

      目前马虽然是入门拳手,但也只是在前期。就算不使用手法,这个技能也不能对自己造成坪什么威胁。

      罗旭能看透彭慈龙的成就,但彭慈龙却不能。

      随着一声大喝,他举起手,一셸拳打在罗旭的另一扇门上。

      拳击,中昚国武术圈有句老话,昗太极十年不出,一年杀人,可即见拳击的厉害。

      彭慈龙用这种拳法打败了无数对手,打断了他们的骨头,使他今天出名。今╰天,他拿出了壁橱底部的功夫。

      面对猛烈的一击,罗旭没有躲,抬起手一拳轰了出去。

      两个拳头碰在一起,只听砰的一声,马九爷整个人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直直地飞了十多米,砰的一声撞在身后的墙上。

      因此,他们都期待着马的后台老板给罗旭一个沉痛的教训。 昉

      黑衣人进门后很快被分到了两边,中间让出一条通道,然后一个中年人慢慢走了进来。

      肼 那人穿着一件宽大的风衣䪌,戴着一副大大的墨镜,背很大,嘴里叼着雪茄,气场强大,是一个大老板的形象。

      卫春秀等人心中充满了震惊和崇拜。早就听说马背后有一个神秘而强大的靠山,但这么多年都没有见到。今天,它真的很强大。

      同时暗自庆幸自己在等人之前做了正确的选择,那垃圾肯定完蛋了。

      在这个社会,光靠自己的本事是没用的。就算你再厉害,能打10和100吗?技能再好,武器还能过热吗?

      鷇 看到那中年人一进门,马仿佛看到了救星。之前的紧张和屈辱一扫而光。他从地上一跃而起,指着罗旭喊道:“老板,这垃圾砸了我们的田。”

      中年人看到罗旭后,突然加快殓了脚ᑟ步,来到前面喊道:“跪下!”

      彭慈龙一脸得意,喊道:“垃圾,你听见了愲吗?给我们老板ﰐ跪下,否则……”

      没等他说完,中年人又厉声说:“我说的是你,跪下!今天叶博士不让你起床,你就给我找死!”

      下次我直接剁了你,别跟开心的医生道歉。“ 睺

      听到这话,马九爷的怒气和不൚甘就此消失,唐他很힞清楚,就算是老爷子恭敬的人他也得罪不起。

      人就是这样一种心理。如果对方地位高到人们只能仰望他,他连报复的心理都不会有,剩下的只有尊重和服从。

      “开心,对不起!是马九弄瞎了狗的眼睛,得罪了沈晔医生,让沈晔医生⍏惩罚他첗。”

      罗旭挥挥手说:“算了,起来吧。我不怪那些不知道今天发生了什么的人,我뎃也不嗜追究,但要记住我,市里给村里的保护费以后不要收了。”

      鞠婉君骂:“你这个没出息的东西,你听了沈晔医生的话了吗,以后再也不许你做那种骂人的事了。”

      “我听到了,我听到了。以后市里村里保证没人收保护费。”

      彭慈龙反复说着,然后谢过罗旭才从地上站起来。

      城里各村的摊贩还不知道,只是因为罗旭的一句话,困扰他们多年的噩梦彻底消除了。

      彭慈龙看了一眼跪在旁边的卫春秀,恭恭敬敬地问道:“罗旭,这些人该怎么办?”

      周天,教训教训这垃圾!“

      “我知道九夜!”

      如承诺的那样,周떭天走向罗旭,边走边活动筋骨,手指捏得笔直,肌肉如铸钢铸铁般显露。

      看到他,旁边那个黑人保镖脸上闪过一抹兴奋。

      ﮩ周天曾经是东南亚黑道冠军。他的技术不仅好,而且他的手还咬人。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开枪会见血,对方会死或伤,否则他绝不会罢休。

      马九爷偶然看到了周天的身手,从自己手里收了不少钱。自从周天来了中国,马九爷自己就没干☏过。

      可以说彭慈龙现在的凶残有一半是周天自己⁃打下来的。

      感受到周天身上的杀气曈,毛彦传紧张地说:“第三,我先挡住他。快跑。”

      “放心吧,只是一副没用的样子。”

      罗旭췎说,把毛彦传拉到身后,走过去迎接周天。

      对方脸色狰狞。事实上,它甚퀔至还没有踏入黄杰战士的门槛。这种生物怎么放在他眼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