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流星全集在线观看

      琴酒思索片刻,把声音和人对上了号。

      抩然后意识到,情况似乎和他刚ⳅ才想的不太一样——这是波本的声音。

      琴酒沉默了一下,质问道:“波本,⍞你……”

      他本来想问,波本为什么要跟江夏勾结。

      但是稍微一想,又觉得不对,“勾结”这个词,前提是电话对面的是敌⬉人,比如赤井秀一。

      可现在,对面同样是个组织成员,就没法算“勾结”了。

      毕竟,江夏和其他的外觿围成员相比,确实非常好沑用——虽然工作态度并不积极,但至少他从来不会犯一些低级错误。

      如果波㨨本也发现了江夏的便利之处,越用越顺手,那他不时发信息找꾸江夏帮忙,其实很合理。

      琴酒沉吟的时候,电话对面,安室透也逐渐明白过来。

      他好像正在忙,琴酒听到了涮盘子的声音,波本百ᣪ忙之䜪中催促道:“快ᨎ点查,查完放人,我还有事找他。”

      琴酒微带狐疑:“什么事?”

      波本笑了两声,没有回答,而是不太友善的反问道:“你想插手我的工作?”

      琴酒蹙了蹙眉。

      虽然他是个很受boss赏识的冷酷执行机器,但是面对波살本这种拥有代号的成员,除非有明确옐证据证明对方是叛徒,否则他也要先收到boss㺚的命令,才能下手铲除。

      所以目前,从理论上来说,只要波本不犯事,他们就是平级,确实不该互相干涉。

      但是这样,问题就来了。

      ——江夏一个默默无闻的外围成员,摤更不应该和波本有交集。

      换句话说,一个外围成员都能知道的事㦥,凭什么他不能听?

      琴酒不想放过这个疑点,于是又问了一次。并且语带威胁的说,如ኘ果波本解释不清楚,他也会被列入可疑名⑚单。

      但威胁并没有效果。

      反而引来赺了情报趑专家的鄙视。

      波本噫了一声,用非常微妙的语气说:“你平时不看新闻?” 羂

      琴酒:“……”

      ๨ 他转头瞥了一眼伏特加。

      삐 伏舒特加非常乖觉,在键盘上噼里啪啦一阵敲,搜索江夏的名字。

      很快,页面刷新,弹出来不少条目。

      伏特加惊讶的发现,江夏这个小炮灰,竟然不知不觉间成了一个有些曝光度的名人,甚至还有了专属网页。

      点开以后,能看到首页写着“如有委托,请联系安室侦探事务所,电话:xxxx,地址:xxxx”。

      伏特加:“……”

      ࠘……印象里,波本貌似就叫“安室透”。

      伏特加默默转过电脑,给琴᭥酒看。

      琴酒扫了一眼屏幕,也沉默了。腥

      他确实没空关注这类新闻,因为谋杀案这种事,离他的生活实在太过遥远——琴=酒并不担心被人谋杀,大多情况下,也懒得用那些麻烦的手法谋杀他人。

      他杀人的时候殤,只需要光明正大的给上一枪,或者迂回똎委婉的给上ద一枪,然后立刻离开,反正绝不⿷会留在案发现场,等着被人三选一。

      而且……

      琴酒往下ꐀ翻页,看到了最早被报道的案件。

      他算了一下时间,发现距离现在还没过去太久。江崘夏的蹿红实在很突然……可能是因为看脸的人有点多?

      琴酒略一思索,稍微想通了。஑

      ꜵ 波本或许是看上了江夏在侦探方面的才能,所以才会试着培䨊养副手,让江夏成长为一个能接触到重要人物的情报分子。

      ——组织里凶猛的角色很籷多,但擅长收集情报的,却并不那么多见。

      ፮ 琴酒陷入思考,没有说话。

      手机对面,㒛波本放下盘子,走到了没人的地方,用不太明显的讥讽语气说:

      횕“你真的不看新闻?虽然你不算情ଈ报人员,但我们这一行要多关ꖋ注周围的情报啊,而且饐如果对自己的部下没有基本了解,很ጨ容易浪费人才。

      “可能就是䊮因为苑你这样的行事风格和态度,组织才会常年人手不䵞足,不过这一点,你一时半会儿也改不过来,不如先从简单的地方着寛手,比如多关注新闻。

      “正好我兼职的报社在发员工福利,赠送一年份的报纸,我不需要这种东西,如果你想要,不如留个地址,我让他们……”

      琴酒额角浮现出一道青筋。

      栊他反手一按,掐断了通话。

      车里瞬间变得安静。

      ﲘ琴酒舒心的呼出一口气,⏜拉下一点窗户,享受着外面安宁的夜쾄色。

      他一路沉思着,往之前预㼟定的地方开去。

      原本琴酒觉得,就算江夏没有背叛组织,ᚑ也可以杀了他背锅。

      反正这只是一个工具外围成员,对江夏的处置,就像处理一张一次性餐巾纸——能派上一点用场,死得其所就够了,不需要有过多思考。

      但是现在……江夏似乎比他想得要有用。

      这个世界,侦探的地位很高。槊

       然而这么多年过去了,组织却魍没能培养出几个像样的侦探킍。

      波本似乎在往这个方向努力,但努力了这么多年⨤,也没见成效,可见也不是人人都能䂻当上名侦探。

      琴酒虽然报纸看得不多,但他也知道,侦探这一行,并不是只靠推理就能成名。

      还必须在合适的时机,合适的地点,~遇到蘃诡计佋含量足够的事件。

      毕竟全国有那么多侦探,但离奇的案件却数量有限。如果长时间碰不上案件,很容易被别人淡忘……简单来说,就是这一行需要运气,多遇到尸体的运气。

      从江夏目基前的势头来看,쳑或许他还真的有쒭这方面的天赋。

      䂙要是他能照獚这个架势混下去,混成全国有윒名的侦探,接触到政要背后的机密,确实会对组织有用。

      䂽 而且这几年,波本在组织里的地位逐渐拔高,比以仔前忙了不少。他大概也是看뭷中了江夏这一点,才给自己找了这么一个徒弟兼叇帮手。

      而波本这个人……平⭊时阴阳怪气的,还很记仇,不好相处。

      要是自己拿着江夏手机里那份从来没回复过℠的聊天记录,指认江夏勾结宫野姐妹和赤井秀一……总感觉会被波本嘲讽情报分析能ᫍ力,并认定自己是在找借口针对他。

      ⛢琴酒越想越觉得麻烦,片刻后,琴酒简单粗暴的拿定了主意。

      他打算根据其他手下发来的报告,决定今晚该怎么处理江夏。

      ཚ——听说江夏去e싲njyu取钱的时候,闹出了不小的动静,消防车和警方都૲去了,酒店里还有不少监控摄像头。

      江夏再有潜力,一旦被人发现违法,那日后,他非但当不上名侦探,还会有被捕后暴露组织的风险,必须立刻去死。

      而如果江夏隐藏成功,那留他一命也不是不行。ᜍ

      ……

      鄣 琴酒把车开到一处老旧的工厂,停了下来。

      솏 没过多久,手机一震。

      琴酒拿起手臨机,部下发来了一段视频,附带一些简单的文字说明。

      ——警方果然提取了酒店监控。

      但是画面里,并没有出现江夏的身影,只拍到了一參个安炸弹、偷钱的小孩。

      琴酒盯着屏幕,陷入沉思ح。

      从他给江夏发命令,到酒店大厅爆炸,谎一共也没뢸多久。

      那么短的﹁时间里,江夏竟然能找到一个听话,且不渖要命的跑腿人员……晃大概是哄诱了离家出走的流浪儿给他当工具。

      这种作风,倒是和춤组织颇为契合。

      波本刚才那些话,虽然令人不爽,但有一点他似乎没说错,江夏这个人,确实有点东西……

      琴酒逐渐对江夏有了一丝欣赏。

      不过同时他想,江夏还혮是嫩了藂点——国家对儿童失踪非常重视,监控里ෙ的那个小孩一旦再次暴露在警方的ๅ视野里,会引来数倍于成年匪徒的警力,也会给组织招来麻烦。

      琴酒拉开后门,取下江夏脑袋上的布,给他看了一下手机里的监控画面,敲打后辈:“为什么不立刻处理掉他?”

      他沉着脸停顿了几秒,打算先让江夏反省一下自己的失误,再让江夏把人找过਷来。

      然而江夏并没有解释。

      他瞳孔鐍聚焦后,看了看周围,而后扬起下巴,朝伏特加手里的包一点,交作业似的回答道:“处理了,在包里。”

      伏特加懵了两秒。反应过来以后,他胳膊一颤,手里的包啪叽掉在地上。

      ——————

      暗中求月票(づ?ど)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