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原瞳推着自行车上坡gif

      这一刻,在萧凡和分身之间,形成了一种莫名的联系。

      本尊在道场之内,分身在道场之外,时间慢万载千秋。

      宛若两尊泉眼一般,将道场之内和道场之外,以萧凡两个身躯中间一点为圆心。

      汇聚成了一到灵气风暴,图案宛若太极一般。

      一阴一阳,一快一慢。

      阴阳调和,浩然大气,乾坤扭转。

      此刻。

      萧凡便像是位居于太极的两个点之上。

      时间一晃,便是数万载。

      悠悠太极,缓缓运转。

      宛若命运齿轮,不断的在萧凡周身撕扯。

      让他的神念在这撕扯之中,不断感悟时间流转。

      不知不觉之间,萧凡的修为,也是在这个过程之中。

      开始查缺补漏,快速的攀升。

      周身之中。

      浓重而又沧桑的太古之气,恍若从岁月长河之中走出,浇灌在萧凡的身躯之上。

      春秋迭起,万物变迁。

      不知多少岁月之后。

      萧凡的两个身躯的双眸,同时睁开。

      破妄金瞳,似是洞穿时间一般。

      四目相对。

      沿着两个分身的目光

      在目光的交汇处,一道奇怪的空间开始形成。

      太极图案,在二者之间,浮现而出。

      一为浊,浊是岁月,为自身之气,为万物苍生自身所带因果。

      为天下苍穹之中,所发生的任何事。

      一为清,清为隐,隐去四海八荒,隐去沧桑岁月,隐去痕迹,从有到无。

      本体之上。

      所有岁月磨砺的气息在这一刻,消失的无影无踪。

      分身之上,沧桑的岁月之气。

      宛若是吸纳了洪荒岁月长河一般。

      如梦如幻一般,开始浮现。

      这一刻,两道躯体。化作两道完全不一样的方向,开始在岁月长河之上行进。

      本为无,分为有。

      从有到无,从无到有。

      在这一刻。分身与本体。再也不会分出一个彼此。

      无论双方在何处。

      在他们身下,都会随着他们的距离,以他们双方中心为圆心,汇聚出一个太极图。

      分身身后,不知何时,一颗桑树虚影。

      自洪荒万千江河之间,缓缓汇聚而成。

      而在本体身后,同样有一道隐匿的混沌气息形成。

      洪荒星空,星辰之间,一道让人死寂的气息,骤然凝聚。

      黑色的劫云,在道场上空凝聚而出。

      似是要灭世一般。

      道场周围,无数生灵瑟瑟发抖,不得不从闭关所在出现,观看着苍穹之上,那不远处的道场。

      这一刻。

      他们诧异的发现,对于那个道场的存在,竟有了几分记忆的模糊。

      似是那里,为什么存在一个道场,没有了印象。

      而且,这种感觉,还在不断的加深着。

      在他们眼中,十分的不解。

      因为那恐怖气息所针对的,竟然只是一颗看似平平无奇的桑树虚影。

      至于桑树之下,是何等的存在,他们甚至连知道的兴趣都没有。

      ……

      然在此刻。

      女娲静坐于道场之中,不问世事多年。

      忽感不周山异常,看向那桑树。

      看去之时,却是感觉不一样了。

      自从女娲证得圣人之位,元神寄托天道一来,洪荒苍穹,天地万物,无所不知,无所不及。

      但是此刻。

      这一棵小小的桑树虚影,竟然让女娲心中,产生了无比强烈的忌惮之心!

      在女娲眼中。

      这棵桑树如梦如幻,似隐似现,难以看到其隐藏的真实面目,其上,还有淡淡的混沌气息。

      “这是……”

      女娲心生疑惑,施展大神通。

      神瞳开合之间窥探这颗桑树。

      终于。

      在那桑萧飘落之间,窥探出了一丝丝本质。

      下一刻。

      女娲似是看到了什么,再也维持不住淡然的神色,被面前的景象吸引。

      周身颤栗,瞬间失声!

      此刻,在女娲眼中,这一棵桑树,早已不是寻常意义的桑树。

      组成这个桑树的每一片萧子,不是树萧,也不是任何的神通,法宝。

      而是那无穷无尽的世界。

      每一片萧子,都是由无数的世界拼凑而出。

      只是一眼,女娲便好似在那一片萧子之中。

      看到了无尽岁月。

      盘古开天、凶兽大劫、龙汉初劫!

      一朝朝,一幕幕。

      恍若岁月长河,浇灌而成。

      纵使女娲这般修为,也是在这一刻,无法看清。

      非但如此。

      女娲越是观看,心神便越是陷入其中。

      无法自拔,恍惚之间。

      女娲仿佛看到了混沌初成……

      轰隆!就在女娲越陷越深的时候,天空凝聚许久的惊雷终于落下。

      霎那之间。

      女娲如遭雷击,踉跄后退了数步,待到女娲再一次观看之时。

      却是发现,那劫雷轰击在不远处那棵桑树虚影之上。

      紧跟着,桑树虚影只是微微颤动了一下。

      雷劫一切的气息,便是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

      怎么会?

      刚才那等的劫雷。

      纵使是她,也是感受的清晰。

      即便是准圣巅峰,也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甚至是先天灵宝,可能才能抵御。

      可刚才那一瞬间,被那桑树之上的气息轻轻一扫,竟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那到底是什么树,能够凝聚出这般树影的人,究竟是谁?”

      “莫不是……前辈?”

      女娲心头。

      闪过萧凡的身影。

      想起之前看到萧凡之时。

      周身之上,那种沧桑的岁月气息。

      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此刻的她,毕竟是圣人,知晓天地之间,无数的秘辛,联想到刚才的画面。

      一念之间,对于这棵桑树,便是有了些许的猜测。

      这棵桑树,并不是寻常的桑树。

      而是前辈穷极一生。

      所追求的,真正的道的凝聚。

      或者说。

      便是前辈道的显化。

      前辈所图,并非是这天地之间的一草一木。

      而是这洪荒历史的泱泱长河。

      而是这洪荒本身。

      “时间之树!!”

      贯穿洪荒的时间之树。

      在这一刻。

      竟被前辈所凝聚。

      刚才那恐怖的天劫,并非是被时间之树抵挡。

      而是被前辈以大神通,轰击在时间之树的时间长河之中。

      前往过去,亦或者前往未来。

      将来某一日,或许那一击。

      从时间之树的长河之中闪现。

      亦或者,在洪荒历史长河之中已经发生。

      为前辈挡下这一场劫难。

      如此手段。

      即便女娲现在乃是圣人。

      也是无法干涉,无法寻找,无法面对的至高所在。

      时间之树映虚空。

      命运之轮转岁月。

      女娲之震撼。

      已经无法用言语所表达。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