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车被大口吸允奶头

      樫 一曲唱完。

      䪄 胡灵俏皮的歌喉余音袅袅,仍在诸人的脑海中回荡。

      轻盈,欢快,观朝气蓬勃,散发着青春的气疐息,一幅幅画卷跃然纸上。

      ⿐彷佛是旭日东升,小鹿在无垠的大草原上疾驰。

      一切都是崭新的。

      胡灵版的《少年》犹如力透纸背的书法,谱写出遒劲的字体,满满的正能量,浑然的生命力。

      少年热血,如日初升! 쀆

      賂 “好!”

      “唱得好!” 㦑

      埿 程峰率先鼓掌,频频颔首,像是在村口看人耍猴。

      他身高马大,声횕如洪钟,狂吼着连连叫好,音浪快要掀谻翻屋顶。

      头上传来暴躁的音波屛,安峦一惊,以为天花板塌了。

      萧大强后知后觉,也被带着用力鼓掌,噼里啪啦媰的声音充斥着四周。

      啕 曍两个活宝不愧是气氛担当。

      其他几位全都神色迥异,但人人的眼中难以掩饰震惊鉏之色。

      上官烨舔了舔下唇,她原本打着小算盘:故意唱砸쬣安峦的新歌,那就登不上青橙榜top100。

      但是现在听了胡灵的demo,她始料未及,踌躇不已,想要放弃原先的计划。

      虽然上官烨的乐理水平不高,캁但是鉴赏水平在线。껎

      论洗脑程度,《少年鄽》不亚于前几周青橙榜上的妖单《子弹会拐弯》。 

      等程峰和萧大强静下来,安翊君笑道:“爸,胡灵会弹吉他。如果以后给她出一个自弹꿞自唱的不插电版本,肯定别有一貥番风味。” ৫

      什么?

      要把《少年》送给胡灵?

      凭什么!

      上官烨跺タ了跺脚,急道:“安峦놞大神专门为我们女团写的啊,而且胡灵的嗓音偏冷,怕是不太符合整首歌的气质。”

      安峦颇为赞同,胡灵的嗓音和张韶涵一个门路,但是她娃娃音的气质,和王菲相仿,都是偏冷的。

      单独出一个吉他版的《少年》还好,正䲘式版给胡灵唱,那销量估鬮计要大打折扣了。

      苏柔帮腔道:“是啊,咱们华语乐坛慢慢在转型,女团舞曲非常稀缺。唱什么吉他版,真是——”

      롖 “你们误会啦,”安翊君本来无心地提了一嘴,哪里룒料到换来两个人敏感的反击。

      她暗自好笑:刚才你们两个人吵吵着要赔偿金,现在又川剧变脸,当真是蛮横无礼。

      琬 但安翊君不是小孩子,她ƒ在不开心,也解释道:“我不是要横刀夺爱,只是国内外很多舞曲会出一个u聼nplug(不插电)版本,我提一个小建议啦!

      正式版必须是你们的,听从老爸的安排!”

      闻言,上官烨松了一口气。

      苏柔上前一步,问道:“安峦大神,下周末是汉城的斗牙主播嘉年华。我们能登舝台演唱这首歌吗?”

      汉城的斗牙是国内首屈一指的直播平台,占据了业内73%的份额,是㨳当之无愧的直播龙头。

      可惜在平行世界,直播算是新兴行业,邀请不到天王厮天后级别的大腕。

      ထ 即便给再多钱,째他们也嫌弃降低身份,不愿撑场面。

      所以藤萝少女团受邀,倒是意料之中。

      “下周末?”安峦喃喃道:“今天是周二,有十来天的时间准备。”

      上官烨见话里有转机,连忙保证:“安峦大神,我们一定会日夜苦练。”

      ި安峦讶异地瞅了两人一眼,小女孩的心思全都写到了脸上。

      他点了点头,嘱咐道:“你们可以在嘉年华上演唱《少年》,但是我有一个要求,不练习到让‘翻唱者无路可ၧ走’的地步,那就不能出了这个录音棚。”

      冻 “啊——”上官烨和苏柔互相对视,发出惨叫,堐安峦在业内可是出了名的严格。

      安峦愣了一下,问:“你们啊什么?

      你们的唱功,我心里有数的。

      但⑈是唱功不是衡量歌曲的唯一指标,譬如音色、和声、舞蹈、传播广泛的MV,全都是一首歌的加分项。”

      ▩ 他㩟心道:就凭你们的水平,我也没打算严格要求唱功,唱出自釣己的特色即可。

      安峦记得很清楚,在前世的欧美,有不少热单都是因为MV而大火的,印象中就有《call 견me maybe》和《Wrecking Bal혛l》。暊

      犹记得杨超越在《卡路里》唱了一句破䲘音,但却成为꒞无可炾替代的经典。

      尹明薇在人群后问道:“安峦大神,你会一直陪着我们录歌吗?”

      闻言,安峦下意识地循声看去。

      这一眼,令他老脸一红。

      少女的微表情藏了数不尽墥的幽怨,他作为钢筋䛬直男,都读懂了她眼神的情爱。

      尹明薇的角簉度找的很妙࣠,处在一个絩只有坐着的安峦能平视的位置。

      犺 面对尹明薇的明晃晃的痴恋,安峦作为一个冒牌货,真的是绷不住了。

      “我就不凑热闹了,”安峦扭头瞅着胡灵的䌧秀发,缓缓说道:“大强和程峰帮衬着录歌。你们每晚给我一个版本,我再㽪提提意见。”

      粢“咝相信大家的疑问得到了解惑,”安峦拍了拍轮椅:“那咱们的工作安排以周为单位焸。

      䯔本周的工作核心是藤萝少女团。你们必须每天来公司打卡,向我汇报进度。

      下一周——”

      余下的几人来了精神,齐刷刷地射出了炽热的目光。

      摸了摸脸,安峦忽然很푶热,心里疑惑:难道眼神也有温度?

      칢 他笑了笑,宣布道:“下周的工作核心是李响同읪学。”

      “我䜳?”

       李响讶然,方才的几人中,他的㦒表现最为淡定。

      他本人也知晓为自己写歌Ԍ的难度,所以根本不抱希望。

      谁曾想,居然真的是自己。

      安峦点头:“对,在我昏迷前,我已经想好了歌曲的轮廓。” ぃ

      实际上,他欠了过命的兄弟一首主题曲。

      那个兄弟名叫陈舟,是原身的大学舍友,两人私交甚笃。

      陈舟在京都的ꁈ少儿频道担当大任,他率领的团队打造了一款纯国产动画片솷《沉香传奇》。

      历经四쯒年的精雕细琢,动画片即将面世,但始终没有定下主题曲。

      昨天安峦苏醒的消息传开,陈舟灵机一动,飞菹到东海来约歌。

      晚上陈舟走后,安峦躺在病床上,在脑海里搜寻了一遍,将目光锁定到李响身上。

      “我——”李响咽了口唾沫:“安峦大神,是什么样的类型啊?情歌吗?

      苦情歌还是热恋甜歌?我独唱的吗?

      不是独唱的话,我的声音会不会和女生不搭。

      其实男女对唱也可以……”

      众人都惊呆了,一贯内向腼腆的冰山帅哥,居然话痨至此。

      安翊君挑眉:他发歌的渴瀁望有多深啊?激动成了这样。 ⌷

      见李响急了,安峦也不卖关子,说道:“是一首三分甜的情歌,歌词像诗一样优雅。”짥

      “情歌?三分甜,”李响嘿嘿笑道:㯿“挺好的,挺好컱,其实我都行。”

      安翊˂君忍俊不禁,和䶮诸人哄笑开来。

      果然,李响英俊帅气的外表下,藏着呆萌的灵魂。

      她想起了家里的二哈。

      安静地望着窗外时,眼神忧郁而深遂,可士一旦跳脱起来,就睿智地冒着傻气。

      说了许多话,安峦察觉到身体的疲累:“我该吃药了,大家散会吧!”

      “哦,”安翊君籶推着轮椅,扭头道:额“那辛苦强哥和峰哥了,你卢们帮着薇薇她们录歌。”

      “哦嘞!”“没问题!”

      胡灵ड从安翊君手中抢过轮椅,催促道:“大神,大神,我什么时候发歌啊?ખ” 돛

      安峦正要回答,李响㪟又凑了过来:“老大,能告诉我歌名吗?”

      安翊君哭笑不得:“响哥,你淡定一点。”

      李响挠着头发,碎碎念:“我拿什么淡定。

      三年了,和金钟淫钵解约三年了。

      我终于要发歌了,你叫我怎么悂淡定。” 㪇

      见状,安峦生出无限怜悯,李响一定很煎熬吧。

      他破天荒地打破计划,顬提前透露道:“뇼歌名叫《爱就一个字》。

      满意了?

      快让我回医院打针吃药,不然病情恶化。你就没得唱喽!”

      “爱就一个字?”李响喃喃自语,眼中升腾出无限的向往。

      ஐ“爱就一个字!”

      李响行动如风,竟然先走一步,往公司门外쒎飞奔而去。

      安翊君若有所思:“他跟女朋友报喜去了。”

      ⭞胡灵:“嗯,他一定很爱女朋友。”顮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