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r级限制电影

      “是怎么样的魔兽?”卢恩问道,“晃是被魔素感染异变而成的,还是感知到法力进阶而뀫成的?”

      킢 魔兽最大的区分,便是卢恩所说的这两种。区䩊分也很简单,人们一般从外形、魔法波甚动以及智力层面这三个方面来进行划分。

      在外䘚形方面,是否有明显的改变其实要看该魔씶兽所属的种类,比如前者具有代表性的魔兽——座狼,x它们的外貌实际上是和ꘀ普通的狼族差不多,明显一点的地方是眼睛。而对于后者的狼族魔兽来说,只需要它没有伪装,并且之前见到过普通的狼,澕就能一下子从它独特的气质中明显地感知到它的特殊。

      而在魔法波动첞方面,前者身上缭绕着的是非常狂暴的魔素波动,并且难ᥞ以隐藏,多数也不会去隐藏;后者的身周是相对来췵说较为温和的法力波动,若是需要,是可以很好地伪装起来的。 憯

      再说智닂力。对于ᓑ魔兽,一般来鵃说,初阶的魔兽的大脑是一片混沌֖的,完全依赖于本能,连被感Ὺ染前的智力程度都达不到,只有到了中ᘐ阶的程度才有所好转。对于后萌者,它们的智力在对法力的修炼过程中,会逐步得到加强。用人类的话来说就是:“舍藨弃兽性,通识人性,会说人话,最后还能变成人形。”

      变成人形,就是兽人一族的最初来源,当然,Ꮌ也会有一部分ⴔ依然保持着野兽妩之躯。

      “后面的那种。”沃泽回答着卢恩的问题,“而且……数量不少,因为这里存在着一位‘领主’,而这位赋‘领主’一般来说자是处于沉睡状态的。因为和普拉蒂纳先王签订下的契约,这里的狼族不会在白天攻击人类,除非人类主动招惹,而在夜晚,也不会主动袭击我们在得到它们的许可后所建立的营地。其他方面就请问你的同伴吧礀,她知道的肯定比我多。”›

      这里㱺沃泽所提到的同伴,自然是Ꙕ指莎洛特了,以她的性格,肯定是会렍对这方面感兴趣的。

      蠜 “那这聯是不是说明如果还有其他强盗团伙的话,到了晚上也是过不来的ߜ?”卢恩又问道。

      “一般来说,确实是这样,但如榞果똡他们有‘信物’的话,就另当别论了。所铟以今晚的守卫工作要更加辛苦。天马上齎就要黑了,赶紧准备吧,可不能让乘客们嚞在车里等太久。不过你们不要直接和乘⨾客们说他们是强盗。他们说他们是冒怩险者,那他们现在就是冒险者。”沃泽严肃的目光扫视过在场的众人燢。

      沃˄泽说完了话,便让护卫们散了,卢恩和爱丽丝꟬也回到了最后那辆马车中。츅

      “怎么样?”莎洛特问道。

      “很明显是强盗。”卢আ恩让莎洛特安静,继续瘒说道,“但现在不要说出♆来,防止戳穿他俢们身份后可能会发生䄫的㫩意外。我们还是需要在这个营地里好好地度过今晚。对ᡪ了,关于这里的‘领主’,你了„解多少?”

      ㄎ “‘领主’閻?”莎洛特先是稍微愣了一下,然后才反应了过来,“哦,㈓你说这里的风暴狼啊,你不知ꖭ道吗?你竟然不知道!哼哼,我肯定是知道啦,以前我还来过这里帠见那些头狼呢,想听我说吗?那你等下要和我一起去抓兔ꄸ子,在沼泽的时候我就想吃烤兔肉了。理由的话……就是周边巡턡视吧。” 纒

      “不过现在马上就蠩要天黑了。”

      “放心,肯定是等我ݐ们的⦞旅客安顿下来再说。而且我印象中这里的兔子挺多₝的,再带上埃米莉的弓箭,很容易就能抓到。”莎洛特笑眯眯地说道。

      ᅨ“好吧。蹜”卢恩答应了下来。一旁的爱丽丝也没有多说什么。

      很快,天完全地黑了下来,最大的光⭊源变成了营地中间的大篝火。沃德组织着大家聚集在篝火旁,唱起了热情欢快的歌谣,远处偶尔会传来几声狼嚎作为伴奏。

      营地的后方,卢恩、爱丽丝、莎洛特与埃米莉一人手里拿㼐着一根穿插着兔肉的临时烧烤棍,吃得正香。 ᭎ 笏 䬪 吃糂完香喷喷的兔肉后,莎洛特心满ᤉ意足地开口道:“这里沉睡着的‘领主’,就是一只ﴄ风暴狼,顾名思义,它所擅长的法术就是以风系魔法与雷电魔法キ。而这里的狼族魔兽,也以风系和雷系为主,我印象中好像是风系的ⱈ稍微多一点。边境这边主要是有四大狼群,这条道路实际上是其中的两大狼群活动区域的边境线,再加上契约限制,所以,按道理来说这里很少会真的遇上狼群,会遇上的大多是独狼。”

      “所谓的四大狼群,可不是说只有一个大狼群,小一点的狼群也有不少。以前䔸我来的时候,印象中就有十多只᷹头狼呢뭼。它们把那位风暴狼看作是呿狼王,他们自己则是那位狼王的臣民,算是建起了一个属于它们的‘狼国’吧,不过那位风暴狼好像一直在沉睡,我也不知道是什毧么原因。”

      “睙至于契约,沃泽췪他提到믧的先王,并不是开国那时代的뢈先王,而是我们的那位‘屠龙者’女서王,那位风暴狼据说是她和她괚的同伴们讨伐完那只恶龙릶后带到普拉蒂纳王国的。实际上契约中的뻎内容挺多的,而且写得还特别详细䖖。我记的也不是很清楚。像白天돼不伤人、夜晚不袭击营地那些我ꋆ就不说了,其䜩他的……”

      莎洛特想了想,再开口道:“比如说普拉蒂纳的王室成员,不仅是在白天,就是在夜间它们也不能攻击,除非我␽无缘无故先攻击了它们,它们才可以视程度来‘还手’,并且,王室直系成员是有一定น的命令它们做事的权能的,不过现在我估计不行,위命令它们肯定是命令不动了,顶多它们픆向我问个好。”

      莎洛特说䢨着,面庞上流露出了一丝无奈的神情。然后,她接着说道:“还有就是,还有一种叫做‘信物’的东西能避免它们的攻击,甚至可以达到它们的信任。也分两种,一种能代表我们国家的,另一种就是它们内部发出来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