クの弥生さん漫画版

      ᣣ负责卫戍皇宫的临淮侯李祖述本来想把捷报交给中枢值캿班舍人,刚向里面走不多远嬌就听到后宫一片啼哭之声。作为负责皇宫安全的御林军统领,连忙朝哭声处跑去,却琕发现哭声来自灯火通明的梨园轩。他心中一阵轻松,졖该不是演戏哭泣吧?可是硠,这哭者也䭈太多了,而且是恸哭、﷔真哭鰬,连忙走了进去。

      舞台上,几个御医正垂头丧气地站在一旁,有人手ٴ上还有血迹。

      明安宗身着戏服,脸上还画着妆,手上也满是血迹。方才,他看见吴美霞的脖子里喷出了殷红的血箭,情急之下ᇛ急忙奔了过去,一面用手去捂一侧几乎完全切断了的颈动脉,一边呼喊着:“美霞,你傻ⲻ呀?干嘛要这퐣样?”

      吴美霞凄惨地笑了:“皇上,ᆍ快逃吧,清兵要到了!”

      ˜ 戏班乐队也惊诧了,今天晚上这场쮽戏怎么尽出错啊?他们拼命奏乐,想用器乐声音掩盖男ኬ女演员的错误对白。

      明世宗歇斯底里冲着乐队吼叫着:“敲——敲什么敲?人都要死了还敲镫!不想活了곑?”

      乐队惊诧地停下,塖一个个张飞穿针——大眼瞪小眼,庙里的泥胎——分不清是哪路神仙,全都䰙傻眼了。

      “这事哪用你操心,美ດ霞,你真傻呀!”血淋淋的场景使得朱由崧泪流ᰴ满面。

      “他们都......骗你....넃..我说的俺.鑽.....都是实......话!”她的眼睛涌出两颗晶莹的泪花,头无力Ị地向一旁歪去。

       “猣太医,传太医!快传太䳖医,你们都是死人吗?”明安宗吼叫着。

      台下的观众中就有值班太医,一个쯬年轻些的和一个白抛发苍苍的老者先后上到舞台上,摸訳摸ᆐ脉搏,翻翻眼皮,瞅瞅满台血迹,暗暗叹笻息。

      “呆鸟,快救人哪!楞着干什么?”明安宗气得双眼通红。

      “皇上,松手吧,美霞姑娘——已经.輙.....豧走了。”老者喃喃地说。

      헼 ച 幤 朱由崧不愿相信䋅,刚才还活蹦乱跳的女孩儿,他心目中扮相最俏最ṗ美的女孩儿就这么眼睁睁地走了。其他人,包括御医都无能为力。他ꏦ追悔莫及,她有事回家去了,郹自己何必຺催得那么뷊急,又神使鬼差地菝要演出什么《霸王别姬》。如今可好,霸王犹在,虞姬已去。

      自小将其带大的老太监卢久德走上台来,在其耳边轻声说:鑶“皇上,下去卸妆洗手ᇥ吧,让他们好好处理美霞姑娘的后事就行了。您在这呆久了,对所有人都不好,也包括美霞姑娘。”

      “卢公公,她的后事您过问一下,撂不能太寒酸。”ᮧ

      “老奴明白,皇上请回。”

      明安宗刚刚龏走下탺舞台,临淮侯就到봵了。他瞅瞅乱哄哄噪幎杂的人群,紧走了几步,轻声说:“皇上请留步,微臣有事禀予皇上。”

      雫弘光帝意兴阑珊地毇停住脚步:“紧急吗?长话短说。”

      李祖述掏出捷报呈上,说:ꐹ“愽这是宣武将军丁北宁今天下午送来的,托老臣转交。”

      “知道了,卢公公收下奏章。李爱卿,今晚之事不许外传。”

      뮍 “微臣遵旨,微臣告退。”李祖述施了쐽一淋礼,退了出去。

      卢久德让人伺候皇上洗漱更衣,自己不由得对临淮侯李셗祖述夜间进宫送来的这封奏章产生了兴趣。见奏章未封口,就打开看了起来。

      卢久德原是北京人侼,自幼家贫入宫,为人聪颖,嘴巴很甜,曾经在福王朱常洵的书房当过差役。那福王颇受万历帝及郑贵妃宠爱,几欲立为皇太子。后来,在众大臣、东林党及太后压力下就藩洛阳,万父历帝赐给其良田便သ有两万顷,其他金银财宝不㸌计其数,说富可敌彩国也不为过。当时,卢久德也被带到了洛阳。㽭所以,朱由崧自猉幼便于卢久德相识。崇祯登基后,清除㱰了京城魏忠贤为首的阉党。从外地调来一批与京城阉党没有交集的宦官,卢久德就是那时候重新回到了北京。

      庛随着各地风起云涌的农民军起义,朝廷下令各地诸军予以镇压,并派遣太监到各地监军。崇祯八年,张献忠和老闯❯王高迎祥攻破明朝的中都凤阳府,焚毁明皇陵和朱元璋当过和尚的龙兴寺,守将朱国相自杀,四千余守军被歼,朝野震动。后来,尽管皻明朝兵力捉襟见肘,但是,始终在凤阳保持一定的兵力,并派朝廷相信的官员与太监驻守。卢久德就是在这时被派到了凤阳总督马士英处当监军。四处漂泊寄人篱下的朱由崧到中都见到了老熟꓿人卢久德,才算有了碗饭吃。

      北京城破ﰺ崇祯自尽三位皇子失踪消息传来时,卢久德就活动扶持福王上位,并与高杰、黄得功、刘良佐秘密达成共识。此蟵时,侊自以为兵权在握的马士英从浦口见史可法归来,才知道自己已经被架空,如果不赶紧加入拥福行列就会被排除在外,所以违背与史可法的计鬳议转投福王,刘泽清也闻风倒戈。这样,马士英和江北四镇成了拥立功臣。实际ⷢ上,始作俑者就是卢久德。只是其感到自곊己㎛年纪大了,又是中官,许多时候不愿意抛头ⷸ露面罢了。

      弘ꦫ光帝洗去脸上的油彩,见卢久德看奏ӄ章那么出神,不由得问道:“公公,什么事濭看得那么认真?”

      卢久德知㨏道他也看不太懂,便笑道:“皇上ꧨ大喜,这是黄得功大帅铜陵大捷的뾭奏章。”

      弘光䏊帝精神一振,忙说:“谢天谢地,这是这些天来听到的唯一喜讯。公公快说说,取得了多大战果?讨”

      卢久德捧起奏章,把汇总战果那一段读了一遍,要不是太胖,兴奋得明安宗几乎要跳起来。一回首又恨恨地说:“可恼李祖述,要是他开演前送来这份捷报맴,吴美霞她知道了喜讯,何至于Ⓗ伏剑身亡。”

      卢久德迟疑了一下楡,说:“我记得临淮侯说,‘这是宣武将军㧪丁北宁今天下午送来的,托老臣转交’对吧?”

      黴明安宗点头:“不错,就是这么说的,公公,有什么问题么?”

      “好像兵部是安排丁北宁专门负责来往联络的,对吗?”

      (上一章)烄目录(下一章)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