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浪漫言情>

      恐怖的高温以夸张的速度开始增幅,体㡽内的每一颗细胞,此时都发出了咆ꖄ哮。

      庞大的查克拉在ⳉ这一刻涌动和轰鸣,以夸张的态势轰然汇聚中,迸射出让人颤栗的波动。

      巨大的压迫感急剧攀升,激增的压力震慑灵魂,ෘ大地都出现了震颤,道道裂痕滋生,并㤒疯狂弥漫。

      “这鑬……这是瞠什么?!”

      带土都惊呆了。

      这种恐怖的威能,让他整个人都傻了。 瘤

      这真的是玄逸用出来的忍术?!

      践 ᪕而比带土更加惊骇欲绝的,是对面的岩忍们。

      “这也是核遁忍术?他的血脉中居铩然还隐藏着这种力量!”

      “这种程度的压뺠迫感,却出现在这么一个小鬼身上……该死的,这样的家伙根本翬就是怪物!”

      诸多岩忍陷入了躁动,扑面而来的恐怖热浪,让他们好似身处火山口,随时都会被灼烧成一团团火焰。

      那剧烈增幅的核辐射,更是开始突破了他们峂为数不多的查克拉层,开始浸入到身体,时刻都在摧残着他们的身体。

      连狩,此时骫都一脸动容,亲身感受着周遭那急剧攀升的高温濷,一股强烈的危机感涌锉上心头ꂤ,他的第六感즎在疯狂鸣叫。

      “真是一个怪物般的小鬼……不过,到了这一刻才动用这种术,想必这个术会让你付出惨痛的代价,是禁术吗?”

      粃狩竭力保持镇定,脸上露出浓浓䙑的戾气,低沉说了一句后,将钢遁血继的能力发挥到最大,疾速移动,打算抢先杀死玄逸。

      岩忍们,是拼了命了,一个个双眼血红,眼中只有玄逸一个。

      “现在用这个术,我也要付出靟不小的代棤价,你们应该感到荣幸霓。”

      玄逸缓缓张开嘴巴。

      剧烈汇聚的恐怖射线,终于在这一刻,轰然爆发出去。

      咵 核遁·白热光!!

      烟雾状的恐怖光柱,此刻陡然间从‿玄逸的嘴中爆发出去,无尽汇聚的超高温度,匪夷所思的凝聚成到一起,在轰然爆发中,精准打向了狩。

      庑光柱涉及之处,一切㲗都开始溶解,自玄逸喷出的刹那间,整个前方的大地ᄫ,就开始了夸张的融化,出现了一道长长的沟壑!

      那再度激增的温度,将这临近地带变成了真正的火炉,就算是忍者待在这里,都会感到痛苦和不安。

      体内的水分瞬间蒸发,紧接着就是血液都开始浸透皮肤,失去了所有水分后化作了血块,粘附在干裂破碎的皮肤上。

      直面这恐怖攻击的岩忍们,脸色纷纷剧变ꑘ,他们这些人都几乎当场燃烧,更是本能般,露出了深深的恐惧。

      梼 死亡的预感爆炸般涌现,绝望的情绪打压了一切的杂念。 녋

      那充斥了所有的视野的藯,恰恰是ή那好似烟雾般的光柱,正汹涌袭来,面对这超强的一击,他宄们甚至连逃跑的可能都丧失騌了。

      “我的身体……” ﱓ

       “可恶啊,这样的禁术,他这个小鬼为什么会掌握!”

      “完了……”虅

      ⳷ 觃轰隆!!

      绵长的白色光束,疯狂扫荡中强势击쳇穿了前方的一切屏障,任何形式的防御都无法做出抵御,鷁在顷刻间就开ȷ始了融化和蒸发。

      唯独一个例外,那就是……狩。

      “我的钢遁是全忍界最强的防御,不可能被你这个小鬼破坏!!”

      狩目眦欲裂,尖叫一声,调动体内的一切查克拉,全都堆⠠到了钢遁血继上。

      他这辈子,都没有被逼到这种份上,面对白热光〄,他甚至产生了一种面对三代土影的原界剥离렞之术的感觉。

      轰隆!!

      全身钢化的狩,顷刻间就被扫荡而来的白ȿ热光ᛝ给吞噬。

      在那无数射线粒子时刻进行的亿万次轰击中,那白热光击穿之处,一道模糊的黑影被笼罩着,并在肉眼可见的态势下,一点点쉫消散。

      当᧫白热光消失的那一刻,狩也一并消失。

      쥟原地,只有༛那绵长的恐怖沟壑,无数被融化的物质在沟壑中缓缓流淌,掩盖着一切。

      䨈四周的环境,更是遭到了天翻地覆般的逆转㨳,近处的一切都消失了,化作了荒凉的场景撛,而远处树木和花草,햟纵然没有被蒸发和燃烧,也蓆早已枯死。

      “终于干掉了这家伙了……幸好遇到了一个傻瓜,要是他刚才毫不犹豫地转身就逃,而▣不是靠着钢遁和走位硬接,才是真的不好办。”

      玄逸一屁股坐在地上。

      탓为了打出这一记白热光,뢭他同样也付出了옵不小的代价。

      大半的身体遭到了恐怖的灼烧,体内的血液都干涸了些许,嘴唇枯裂。

      惞 不过,这些代价,他都能撑的住。

      “玄逸……”带土整个人都被吓傻了,浑身颤栗着站在原地,有限的思维中,只有那辐射一切的鰫白热光,反复在他的脑海中上演。

      톕“别发呆了,快带我离开这里,我们找个地Ⱗ方修养,等待救援。”

      玄逸一脸疲惫地说了一句。 ̳

      带土浑身一震,立刻就扛起玄逸,迅速离开了原地。

      他纵身跳跃的时候,终究,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那几名岩忍,早已被扫荡过去的白热光给当场蒸发掉,尸骨无存。

      只⟚有那面目全非的环境,无声诉说着这种难言的惨烈。

      过了一会儿。

      一名最开始없就躲在远处负责感知和通讯的岩忍出现在原ᡠ地,浑身颤抖着看着眼前的场景。

      “这,钿狩大人的小队居然被一口气……不行,我一定要汇报给村ේ子좃,核遁頜血继比他们想象中的还要可怕无数倍!”

      岩忍咽了口吐沫,就要不顾一切地迅速逃离。

      可正当他跳跃到远处的一颗枯먍树上时。

      一个猪笼草状的东西忽然从枯树中出现,然后一口将他吞掉。

      伴随着迅暼速消失的惨叫,紧接着就是﬏一阵咀嚼声。

      “幸好刚才没有急ꋸ忙跳出来救走带土,只是远远斾旁观,没想到核먆遁血脉居然拥有这种可怕的禁术……可这是羽衣的血娉脉,还是羽仺村的?为贳什么我从来都没有听黑绝说过?”ᒄ

      白绝望着带뒉土和玄逸远去的身影,感到一阵心惊肉跳。

      哪怕,他是后来才钻进这颗枯树中的,也依稀能推测出刚才那一击的可怕。

      绝对凝聚起来的눧高㶯温光束,根本就不讲道理,就算他是白绝,冒然靠近也会被瞬间蒸发。

      “这件事情,还是要尽闈快汇报给斑才行。”

      白绝再度钻进了枯树榀,并顺着在地底穿梭,刻意绕开了那绵长的沟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