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旨吃糖

      赋诗? ᯕ

      听到狼李世民的决定,李承乾感觉自己在灥抄꽝袭盗取他人成果的这条道路上真쳴的是越溜越远了。

      自己刚刚才在甘露殿里抄袭了颜徹真卿等人创造出来的字体,结果这来到御花园中后却䭥又还得继续去抄藁袭霸占别人的诗词作品。

      望着李治,李承乾真䳛的很想问问他今夜出门之时是不是把脑子忘家里没带出来。

      你说你想在李世ඵ民这个老爹面前展现自己那你就好好的表现吧,ᷘ可为什么偏偏要提出吟诗作对这种成非全了别人委屈了自己的题目呢!

      ∋难道你就不考虑考虑Ꮟ自己的写作水准,难道……

      李承乾感觉李治他比自己还会搬着石头ꚣ砸自己的脚,可这机会自己想要吗?

      “鷝启禀父皇,儿臣没有异议。”想着,李承乾放下酒杯站起身开口说道:“但却有一言想说。”ꢒ

      ㈸ “说吧,朕捑刚才便已经说过了,今日家宴你等有有话但说无妨。”摆摆手,李世民很是大度地说䦢道:“峄无论对错,事后朕都不会去追究떟寻责。”

      “是,那儿臣便说了。”瞥了眼有些得意的李治,李承乾缓缓说道:“儿臣今夜已饮酒过甚,吟诗作词这一趣事便不参与了。蠙

      “启奏父皇㉬,刚才大兄他还自喻自己酒量天下第三,结果现在酒宴才刚刚开始他便说自己不行了。”听到李承乾的话,李治不待李世民说话炂,抢先说道:“这摆明了就是在欺君欺骗父皇你。”

      퉟“啪﫝。”

      “放肆。”伸手一拍身前的膛矮几,李世民面孔一板,很是不悦地看向李治说道:“雉奴抆你是没听到朕刚才所说的话吗,要不要朕再给你好好的讲上一讲。”

      “父皇息怒,孩儿知错了。”噗通一声跪倒在地,李治知ນ道自己太过于心急了。

      看着恼怒的李世民和俯身爬在地上畏畏缩缩的李治,李承乾虽说也很想看看这对父子相亲相杀的场面,可此时此景却又不得不站出来劝道:“父皇你就别跟雉奴他计较了,这人啊不论酒量如何,喝了酒之后都会容易冲动。”

      嬪 揌“麻哼!”

      冷哼一声,李世民冲李治挥了挥手说道:“还不赶紧谢过你大兄,要不是他笂为你求情,⫝朕今夜绝对轻饶不了你。”

      “谢父皇,孩儿以后再也不敢了。”又冲李世民磕了几个头,李治才从地上爬起走到李承乾面前说道:“大兄刚才恩情,雉奴今后一定会报答的。”

      侊 “你我自家兄弟,老九你跟为兄无须如此客气。”伸手扶住便要对܌自己躬身施礼的李治肩膀,李承乾真的很想一耳光把这腹黑的家伙给扇到臡火星上去。

      自己好心好意的帮你求情你不感激就算了,结果你倒好,转眼间便是好了伤疤忘了疼的敢威胁起줙自己来。

      这不就是所谓⩘的白眼狼吗?

      瞧着李治,李承乾真的很想送他一个字……??。

      “行了,你们兄弟쌩俩各归各㕨位吧!”瞧着场中看似情深义重,实则暗里却ⶺ是在那交锋的两个嫡子,曾经也历过兄弟相争一事的李世民很无奈,可却又不想去阻止。

      因为李世民很想看看自己的这两个孩子能不能在接쨮下来的争储斗争中保持住自己的本心,会不会为了权势而对自己的兄弟ﺶ举刀。

      “谢父皇。”拱拱手,൧李承乾笑笑也懒得再跟李治这货,转身꾐便朝自己的位置走去。

      “殿下刚才撰为何不愿意参加赋诗一틦事。”望着又坐回自己身旁的李承乾,武媚娘压低声音问出了自己刚才想问却没有机会问出的问题。

      因为在武媚娘看来,李承髟乾主动放弃这个能在李世民面前展示自己自身才华的机会쯞实属有些不智。 犬

      要知道此刻大唐的东宫大殿可是还空置着的,而如今有资格去争夺储君之位的人除了李承乾和李治两人以岷外,那怕是那个曾经被陛下恩宠有加的李泰也已经没了怅机会。

      쟱所以,武媚娘实在是想不明白李承乾他为什么要放过这么一个能展现自己,打压对手的机会。

      “空出风蚺头徒招人嫉没有实质好处的事做他干嘛,有那空闲还不如多饮些酒吃些肉来的比较实际。”瞧了武姑娘一眼,李承乾端起酒杯淡淡地说道:“毕竟能吃닮到敼自己肚子里的东西那才算是自己的东西。”

      话鄤落,李承乾一口喝尽杯中的酒,笑笑ㄬ没有告诉她其实这人啊不管吃了多少,只要一醉一吐最后也都全㑷不是自己的。

      ﳏ “咯咯渺,殿下뿸实在꺲是风趣,뷜媚娘敬你一롚杯。”提起酒壶倒了一杯酒,武媚娘娇笑道,心里镴却很是认真地在回味着李承乾今夜刚说过的话。盠

      왦“武才人客气了。”望着面前斟满的酒杯县,李承乾眼珠子一转,凑过去坏笑道:“女人还是少饮些酒的好,要不然会给男人趁虚而入机会的。”

      “殿下你…㯊…。”被李承乾的呼出的热气吹在颈间,武媚娘有一丝恼怒有₺一丝娇羞,可心里更多的却是暗喜。

      ᗏ “哈哈,武才人以后还是多笑笑的好。”看着武姑娘妩媚的容颜,李承乾站直了身也不再继续去调戏她,心里却不得不感慨那一句话说的真对。

      곲男人用武力征服了世界,女人却用魅力让男人跪倒在她们的石榴裙下。

      看着自己对面笑瀪语不断的男女,李治嫉妒了,再一次控制不住自己内心的冲动站起身对李世民鷈拱手说道ቆ:“父皇,既是即兴赋诗作词,那不如增些彩头ώ的好,这样也能激励大家的兴趣,不知㐷父皇䏃以为如何?”

      “雉奴此言甚合朕意,既如此,那朕便把今日刚书写的几幅字拿出来添做彩奖励。”对身后的쥭王源吩咐了句,李世民笑着说道:“那便开始吧,你们谁先来?”

      “是,还不知道父皇可要出题?”心里暗暗得意一番,李治一如既往小心谨慎地又问了一句。

      “既是綟即兴,那朕便不出题了,你等ꀉ随兴而作便行。”崺摆摆手,李世民不以为然地说道,心里有些期待今夜家宴上能不能有ۺ惊世之作出现。

      랊 “多谢父皇解惑,孩儿明白了。”眼角朝李承乾之处一瞥,李治㥌笑笑计上心来说道:“那不如让大흷兄先给大家来上一首,父皇你认为可好?”

      “᫕这……,承乾你认为如何?”眉头一皱,李世民看向李承乾问道,心里却也觉得李治他今夜实在是有些咄咄逼人了。 ꘏

      퐮 “既如此,那儿臣便先䇐来首抛뀁砖引玉的吧!”既已无法拒绝,李承乾也懒得再推让,反正都已经抄袭了,那自己为何ᗁ还要做那当浣了那啥子还要立贞节坊的虚伪之人。

      “好,那朕便洗耳恭听了。”捋捋胡须,李世民心里还真的怕自己这混不吝的嫡长子搁担子不给自己颜面。

      箿 “生在长安,长在长安,居在长安,那儿臣䃦便以长安为题作一首吧!”认真地在脑䌣海中思索了下,李承乾抄袭厅道:“昔日龌龊不足夸,今떟朝放荡思无涯。

      春ǀ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 “

      PS:今年春节得天天值ꄌ班,更新只能尽量了,但绝对不会僥断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