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宣传二维码下载

      这一场战ꡢ争,西班牙丧失了对墨西哥城的控制,失去了几处矿藏。但是阿卡普尔科和图斯潘港口还在,甚至经过萨拉雷斯的斡旋,由菲律宾运送到阿卡普尔科的货物,依旧能够通过墨西哥城,运送到西班牙国内。

      钅萨拉雷斯与殷商部落正式确定了和平,哪怕没有签订协议,菲利普三世终于少了一个操心的事情。

      闻听丈夫被土著人活捉的消息,阿恩特夫人眼前一黑,闪现出一幅画面来,森軸林为背景,一些劬只穿着兜裆布,涂满纹身的土人围着一堆篝火跳舞,篝火上一根粗大的木棍不停的转动,木棍上绑着赤裸的阿恩特……

      阿恩特为ක自己的丈夫担忧,然而市面上流传出来的新的布料,却让贵族们疯狂起来。

      “母亲,给我一点银币好吗?”

      在床榻前,伸手向阿恩特夫人要钱洔的是他的大儿子奥修,今年二十五岁。整日无所事事,就喜欢游走章台,寻花觅柳。这一次便是答应了别人,要买新式的布料送人。

      阿恩特夫人厌恶地瞥了一眼这个大儿子,扭过头不理他。丈夫还在野蛮的土著手上,儿子没有关心怎么凑钱缴纳赎金,多问一句的都没有,还是伸手要钱。

      “大哥,母亲还在愁父亲的赎金,家里哪里还有银币给你?”在一旁照顾母亲的小女儿卡仆嘉莉在一旁冷冷地看着不成器的大哥。

      “三妹,可是我已经答应了雪莉ㅅ,要买一块新式的布料给她。这不是让我失信于人吗?”

      “呵呵。”卡嘉莉也是无语,都ᒠ这么大的人,说话还不过脑璭子,一开始就打的在家里拿钱的主意룹。

      “大哥,现在父亲还在印第安人手里,你看看能不能找你那帮朋友想想办法?”

      “就那帮人?能在他们那里想鴔到办法,我还会回来找母亲要钱吗?”

      难道以前你在外面借的钱욲,不都是母亲帮羖你邉还的?卡嘉莉看攅着大哥心里有点冷。

      奥修可能是想明白不可能在母亲这里拿到银币,站起身来对阿恩特夫人说道:“母亲,你还是保重⍫身体吧,我去找其他人借借。”

      还好,走的时候还知道嘱咐当妈的保重身体,西方人的贵族礼仪还是有的。

      “母亲,真要凑不齐,父亲那里怎么办?”

      阿恩特夫妻俩是西班牙贵族家庭中少有的模范夫妻。两人从小一起长大,结婚几十年就没有听说哪一个有过绯闻。鿜虽说夫妻俩中女的非常漂亮,男的是仪表堂堂。

      俐是呀,凑不齐赎金该怎么办錷?

      欧瀲洲列国之间的规矩,战争中ᓔ的俘虏可以用赎金买쀻回自由身,不过身份越高赎金越贵。

      “母亲,父亲是弗雷斯尼洛公司派去的,ᕏ赎金不是该他们公司来出吗?”

      “孩子,我去问过,公司的人说还没有正式的战场统计出来,还无法证明你父亲是死是活,所以无法给付赎金。”

      ……

      事实上弗雷斯尼洛公司经此㟐一役,元气大伤。没有希望收回弗雷斯尼洛银矿,公司便找侉了种种借口,不想再为这个银矿⺴多花费一文钱。

      “那……我们还差多少?”卡嘉莉问道。

      “㰩不清楚啊。按照䨝欧洲的算法还差200比索,也不知按照美洲又是怎么个算法?”阿恩特夫人叹口气道。现在她鑸也不敢让两个儿子去缴纳赎金,谁知道会不会拿着禐赎金却用在别的女人身上去。

      真要那样,才是要命。偏偏两个儿子都不成器。

      姆“母亲,让我去吧。”卡嘉莉对父亲的印象᯴很好,父亲对母亲的忠诚,让她对未来的丈夫有೒着不一样的希望。然而,在西班牙贵族子弟ᄮ当中,并没有发现有这样品质的年轻人。

      现在菲律宾到美洲航线正是通航的季节,货物在阿卡普尔科上岸,肩挑背扛送題到靠近墨西哥湾⃄这边的图斯潘港口,再航运回西班牙本土。因此,这段时间往来美洲和欧洲的船只很多。卡嘉莉带着两个仆人ᄪ,搭上了去美洲的航班。

      卡塞尔向萨拉雷斯示好,其实是张大力的意思。在实力还没有完全发展起来之前,帠他其实是想多一点成长时间。

      占城稻种已经拉回来了,印第安人不会种,不过阿卡普尔科的汉人当中有会种的。李祥已经承诺在雨䯞季过后,会请几位农퍺夫过来指导。

      墨西哥城已经被拿下,瓦鲁尼代张大力许诺툤的不近女色已经作废,不断有部落里的렆女子开始来到张大力的茅屋前,想要把自己奉献给神使。梅伦现在也不回家,吃过晚饭后坚决留在神使家中过夜。张大力本是想要赶삠她回去,后来得知部落女子的行为,只得答应了梅伦留宿茅屋。起码,对于梅伦,内心还是比对其他女子还是不一样的。

       ꒗梅伦暐未经人事,两人躺在一起,虽时有挨挨蹭蹭的,倒也没有想让张大力对她怎么样。张大力也是慢鳎慢开始骝习惯在感情中增加一个人。

      杜绝了其他女人来找她的神使,梅伦也就很满足。

      再到后来,部落里都渐渐地认为梅伦就是神使芊大人的女人侏,晚上摸到茅屋的女子渐渐地没有了⸞。

      佩雷斯在图斯潘,地位很尴尬。港口不归他管,他这个西곍班牙总督,基本上就是寄人篱下的角色。

      萨拉雷斯也曾经带过消息,转述了㍜张大力对銬西班牙的态度。从阿绵卡普尔科转送过来的物资,也确实没有被印第安人拦截。这让他对自己人身安全放心不少。

      阿恩特被俘的消息他知道,甚至阿恩特想赎买自由的事他也知道。不过他并不想掺合进去,原本在国内时他和阿恩特不熟,到了墨西哥至今,他퇐也没能发一点财。他不会自掏腰包,去赎买阿恩特这样因为利益结交的朋友。

      然而麻烦还是找到關了他刚。阿恩特的女儿来了。

      卡嘉莉经过一个多月的海上颠簸,终于和两个仆人来到了美洲。她要到印第安人的城市里去,缴纳赎金,赎出她的父亲。人生地不熟,便求到了墨西哥总督佩雷斯这里。

       现在印第安人主动放弃了对西班牙人的敌䀑对行动,就连阿卡普尔科的货物也可以通过墨西哥城送到图斯潘。看来印第安人的神使也不想彻底和西班牙王猒国开战。

      虽然是这么想,佩雷斯依旧不敢带ࡴ兵前往墨西哥城。但是派一小队人护送阿恩特的女儿前去缴纳赎金,这个问题不大。

      灚“次奥队长,这一次你带队护送卡嘉莉小姐去墨西哥城。”佩雷斯吩咐下去。

      﫱次奥接受了任务,就这样,卡嘉莉终于来到了墨西哥城。

      긵 迪戈看着卡嘉莉,对这个为了父亲漂洋过海的西洋女子还是很钦佩的。

      “不过你父亲不在这諾,他在殷商部落。如果你们走快一点,能够在雨季前赶到。”

      说完,他看向陪同卡嘉莉一道前来的次奥道:“不过西班牙的军人就只能到这里了。”

      次奥也不想再往前走,现在在图斯潘,又没有任何的事情可做,不要太悠闲。

      卡嘉莉和两个仆人再一次踏上了路途。不过这一次的护卫换成了印第安人。

      对于这些印第安人㗜,卡嘉䪨莉内心中还是非常害怕的。不浀过一路上㝠,这些印㗇第安士兵除了说些卡嘉莉听쉇不懂的荤话,手脚上非常规矩,没有毛手毛脚的行为。

      带来的银币也留在了墨西哥城,这一路走来,也不㱙用担心丢失。迪戈说银币放在什么地方都可以,没有必要搬来搬✒去。给了她一张证明收到银币若干的纸条。

      一路上,卡嘉莉坐着马车,想着父亲可能正在受苦,想着母亲对此行的期盼,十八岁的卡嘉莉慢慢变得坚强起来。

      张大力正在和一个西班牙士兵秘密交谈。

      ꡏ张大力想썰制造燧发火枪,但是没有各种机床的刀具。现在的美洲完全没有工业基础。

      于是他想到了一个办ꆹ法,那就是让人去西班牙买或者偷。

      被他选中的这个西班牙士兵叫科尔伯特,殺因为这几年物价飞涨,家中已经非常贫困。这一次弗雷斯尼洛公司招收雇佣军,前往美洲。相熟的人都说可以参加,不比得在欧洲打锊仗,双方实力差不多,阵亡的靘危险性很高。因为美洲就是一个土人所在,西班牙的军队在那里就没有遇到过什么抵抗,安全性是非常高的。

      穷极思变的两兄弟便报名参加了弗雷斯尼洛公司的雇佣军。哪知道,一到美洲连打两仗都是败北,直到最后全军覆没。好在两兄弟都还没事,一起当了俘虏。

      “科尔伯特,你对我的提议想好没有?”

      房间里,张大力询问科尔伯特道。蓨

      张大力提出的条件很简单,放他回去。回到西班牙国縮内,帮助๻印第安人得到各种机床的加工閔工具。事成兀之后,张大力会释放他的兄弟小科尔ダ伯特,另蚬外还会给他很大一笔钱。

      在经历了短暂的矿胚工生涯之后,科尔伯特认为以前在家中过的苦日子根本算不上什么。

      这里꧁没有人身自由,每天要完成规定的任务,否则就会吃不上饭。现在,因为小组的任务数完不成,会连累其他组员。干活不迥力的,居然会受到来自同胞的毒打。 亩

      “阁下说话算数?”科尔伯特抬起有些浮肿的脸,定定地看着眼前这个白白净净,能说砱一口流利西班牙语縫的印第安人。

      “你必须相信我!你只要答应,现在就可᰸以让你的弟弟从矿坑里出来。你有四个月的时间,四个月以后你如果没有回来,无论什么原因暏,我保证,你的弟弟흲都会失去性命。”

      出了房门ㇺ,张大力轻轻叹了口气。他也不想这样威胁一个有갖责任心的大哥。

      但是没有办法,没有加工工具,现在就连枪管做都做不出来。

      “蓁何塞,送他走。”

      看见何塞走过来,张大力对他点点头,然后吩咐道。

      윩何塞知道这个计划,看张大力这个样子应该是谈好了。便去打开房门,䩉准备把科尔伯特带出来。

      “哦,神使大人。阿恩特的女儿큝到了,正在外面等着见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