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化猎人

      陈孝也知道时间不等人,随随便便겎吃饱了就放下碗筷,说实话,异爁世界对于美食理解不深,就算是饿,也没激发陈孝多少对食物的热情,ᷫ异世界和我大中华比,弱爆了。

      吃的不爽利,但陈孝著也不好说什么,拿走如意神兵,就朝大部淤队赶去,这如意神兵也是神奇,有龙的特性,鸘能䲛大能小,重量随心,非血脉觉醒者不可使用,一把异世界的雷神之锤,把它썕变小,别在裤腰带上,由于小也不碍事,非常方便。

      陈孝跑了差不多十里路,全程都是飞奔,居然没赶上大部队捚,这让陈孝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不过这段时间陈孝也不是没有收获,他㢶发现跑步的时候整个人反而更加冷静,修炼效果⭸极籏佳,陈孝已经打通了两个窍穴,陈孝有把握利用跑回陈家村的这点时间突破到二级后天武豰者。

      武者不是普通人,普遍都身手不错,沈利民带着府兵走的是直ゐ接翻越娄山支脉的路线,山路崎岖,距离更短,在玄衣卫的帮拵助下,府兵速度也非常快,二十多里的켢山路,最多半个小时就能赶到。

      玄衣卫在前方开路,常宝珊身为九级后天武者,虽然为了觉醒龙之血脉蹉跎了一年,但正是这一홟年的沉淀,让她在后天九级武者中也是强大的存在,几乎可以和人阶先天武者对战而不落下风。

      常宝珊算是半羚步先天,已经做到了天人合一,可以说随时都s可以晋级先天武者境界,成为一ꥪ个人䮓阶高手,但是为了最后的觉醒机会,她刯不得不强压境䦑界䨂,这@也是为什么燤她得知陈孝觉醒了龙之血脉,蝩丢给他一本秘蒄籍的原因,她实在不能接受一个觉醒者就那样泯然众人。

      在天人合一的状态下,常宝珊真气无穷无尽,根本不怕消耗,每时每刻消耗掉的真气都很快恢复过来,在她的外放金行真气下,山路在原基础中直接变大至三米有余,᚛可顣以说是硬生生的犁出了一条通往陈家村的小道。

      ꆭ有了可通䔘行马车的小道,府兵的速度更加快速,不到半个小时,所有人就赶到了陈家村。

      路上偶然遇到的僵尸,也被常宝珊顺手解决,对于普通的铁甲尸,在半步先天的常宝珊的眼里根本就是蝼蚁,连速븬度ቩ都不懥带停顿。

      陈家村近千僵尸,除了铁甲尸ᝐ,还诞生了不少铜甲尸和ʪ银甲尸,ꮯ此刻在府兵的眼中,简直可以说是尸山尸海。軤

      就헖算有玄衣卫的大人在,不少府兵僪也囷忍不住瑟瑟发抖,这简直就是人间地狱,太惊悚了。

      沈利民道:“大人,这些僵尸的站位有问题。”

      常宝珊皱眉죹,陈家村惨剧,果䰐然是一次有预谋有计划的屠杀,就是不知道始作俑者究竟是何方势力,简直是无法无天,居然在大周宗做下如此骇人听闻的行径。

      “这是阵法,沈公子可看出自何方?”

      对于沈利民的身份,别人不知道,同样从京城出来的常宝珊却非常清楚,沈利民,京悁城沈家家主弟弟的庶子,自小有天菄才之名,十八岁成功觉醒龙之血脉,可惜遇到个坑儿子的爹,以沈利民娘亲的生命威胁,被他亲弟弟,也就是所눀谓的沈家嫡子设计挖走血脉,从此变成废人一个,仅保留땕了二级后天武者的境界,至今已经过去十多年,京城很多人估计都忘了他吧!要不是常宝珊和沈家有些牵连,她꜈都不会把沈利民和京城世家沈家的庶公子햦联系起来。

      沈利民苦笑,“公子?不敢蘥当,我只是一个普通游缴。뫕”

      常宝珊也不和他争辩,“这些僵尸的站位的确有ᘤ问题,应该是娄山道士的手笔。”ꭣ

      沈利民见常宝珊被带进了沟,提醒道:“大人,您看一下它们的嘴巴㯉。”

      僵尸站出了娄山阵法尸气沉沉阵,可嘴巴却异穟常的张开,尸气沉沉阵是集气增强的路数,嘴巴张开,긼尸气外泄,阵法效果减弱三成。

      常宝珊反应过来,暗赞,不r愧是沈家的公子,慧眼如炬,不确定的道:“可是千尸拜月阵邅。”

      沈利民道:“大人慧眼如炬。” ௕

      虽然不知道这혈玄衣卫的大人ꁛ为何能一言道出他的身份,既然暴빂露了,沈利民便也不再刻意隐藏。

      暿 常宝珊썢嘴角上扬,果然是你,我没有猜错,沈利民的母亲只是沈家的一嶽名普通侍女,而她的娘家就뿈是武扬镇,成为废人的沈利民果然带他娘亲回了武扬镇,只是不知道为何一心隐匿的沈利民居然会成为武扬镇的游缴。

      春“千尸拜月阵乃上古太阴䗮宗的阵法,和娄山道士八竿子打不着,这么说来,这始作俑者居然不是娄山道士螺。”ⴅ

      沈利民摇头,“不一定,说不定是娄山道士得了太阴宗的传承。”

      的确有这种可能,常宝珊道:“确实还不能下结论,千尸拜月阵是太阴炼形之法,可炼出吳相当于先天境界的毛尸,这家伙野心不小啊!” 䥫 ֐

      “大人可有破阵之法。”沈利民问道。

      常宝萰珊思考片刻,无奈的摇头,“这阵法二阵合一,把地形利用到了极致,没有办法겏。”

      餲 沈利民道:“我知道屠杀者是谁了。”

      常宝珊:“哦?”

      沈利民:“金润县县尉᠇大人杨天智。”җ

      常宝珊:“为什么是他?”

      ꬾ沈利民:“这阵法把地形利用到了极致,唯有官府大印能配合做到这一点,而金润县传来消息,县尉大人失踪了,由此可推测,此地屠杀之뮎人就是金润县县尉杨天智。”

      常宝珊:“你这只是推测,先破刿阵再说,怑玄衣卫全体一起强攻,武扬镇府兵佯攻,动手。”

      “是,大人㈞。”

      钺玄衣卫十蛏二人一队,来的除了常宝珊,其他十一人都只是七级后天武者,七级后天ሳ武者已经可以滞空,打出的离体真气对铁甲尸有着极大的伤害。

      在尸气沉沉阵中,僵尸的等级高一ⷐ阶,铁甲尸可比拟铜甲尸,铜甲尸比拟银甲尸,银甲尸可比拟金甲尸,一般铜甲尸相当于一级到三级的后天武者,银甲尸相当于四阝级到六⿹级的后天武者,金甲坜尸相当于七级到九级的后天武者。

      玄衣卫的离体真气짥没有建功,被突然出现的一只金甲尸挡붭住了,这只金甲尸在堜阵法的增칲幅下,堪比人阶先天ᡩ武者,就算是常宝珊一时半䀐刻都拿不下它,䥂看来这就是屠杀者的底牌了,ᷯ要不劰是来的是玄衣卫,还真拿他没办法。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