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种田养成>

      踎 “我画好啦!白云桑~”

      紧锣密鼓的十六人公演结束后,考֢虑到小偶像们的身心健康,运营们还是比较人道的뷅小小的放了一个假期篔,时间虽说只圊有短短的쳏两三天,但也算是难得的悠闲时光了。

      这些キ天里,光是为了练习就不知道有多少成员㐵暗地里偷偷抹了眼␰泪。难过的不甘的氧,又或者纯粹是톚因为压力太大而哭泣,或者看着身边的人哭,因为这种压抑难过的氛围跟着哭的都有。如今好不容易结束了,自然得要好好休擣息几天,用来调整一下状态了。

      暂时脱离舞台쌂上的偶像这个身份,回归到生活中,女孩们自然而然的也就恢复到了各自原来的身份上去。

      学生党们该上学的上学,该考试的考试,该补作业的补作业。碰到解决不了的题目也輻不用担心,女孩们也并不是雱所有人都还要上学,正好可以问一问参考参考。让少女偶像帮你解决学习问题,䠦这可比请家教老师开心多了。

      而那些没有学业上烦恼的女孩们ﭺ,也是各自有着各自的安排与ࣨ消遣,吃吃睡睡逛逛街,连带着白云山都清闲了起来,还能有空趁着假期,正好在小Զ屋举办画展。

      所谓画展......当然不是展示他的画作了,而是让小偶像ꬿ们随便画一两幅出来展示,然后一起比一比分个莇高下。

      由于桤并没有什ࣄ么严ᾖ肃认真的竞赛性质,只是随便画䰑着玩앦一玩而已,所以气氛比较轻松,题材也没有拘束,想画什么就画什么。白云山也是闲的没事干,觉得如果效果不错的话,还可以当做一次预备企划,改天正好在斗狗里试试看。

      至于为什么会突然想到要举办个画展消遣时间,主要的原因,还是白云山想到了几天前吃烤肉时某圣母说过䱑的话。

      因⠻为秋天,可不仅仅춸是食欲之秋,也是艺术之秋啊——

      艺术之秋......当然就要画画了。

      听着耳畔传来的声音,白云山稍稍收回思绪,将注意力转移到了面前的惊一幅幅画作上。

      作为主办方兼此次艺术之秋画展的奖品供应商,白云山自然而然有着评껋判的资格,眼睛从一幅幅画作上扫过,不由得微微点头。

      水平当然是参差不齐了,毕竟这里面除了有某大瀔阪鸽子,某圣母等等几人这样的团内公认画师,也有某花社长,某小飞鸟这样令人胆寒的大画伯。哪怕䓍是曾经考进了武藏野美术大学的某北海道女孩,水平却也并不稳定퇱,有时묭画人像画动物的作品同样让人倒吸一口凉气,ᙧ比较画伯们也不遑多让。

      但总体来说还是挺不错㔻的。 䞞

      毕竟这次并没₲有规定题材,想画什么就画什么。퀼那么对于大多数人而言螎,自然还是习惯性地会去画自己比较擅长的领域,这样一来,不用说水平本就优质的女孩们了,哪怕是画伯们的作品,也依旧Ҳ能有可憆圈可点的地方。

      只是这样一来,想要决断出最终的胜出者,也就ꂶ有些困难了——

      不Ḣ过好在倒也不急,白云山的眼睛定格在了其中几幅作品上,一边拿起欣赏,一边忍不住的称赞道:“㴷这几幅画的不错,虽然只有寥寥数笔淝,但却很Ӷ清晰的就将人物的外表和特征给描绘出来了。西野,漐这是你的作品吧?”

       “啊...嗨!”

      不远处的西野᥾七濑有些腼腆的举起了手点了点头,显然被这样当中夸奖内心十分雀跃,짼只是表现的有些害羞。

      ⚉ “果然没错。蚒”

      白云山点了点头,继续点评道:“虽然没有上色有些可惜,但细节却一点没漏,爒画覮的十分到位。把人物的大圆脑袋镯,还有脖子短,没有眉毛等特征全都清晰的展示出来了,让人一眼就认出了画的是谁,一目了然,真的不错——”

      “ꀡ呀...其实也没有那么好啦~”

      ل女孩有些羞涩的谦虚。

      嗯?等等!

      门 只是话音未落,旁边同样在小屋的秋元真夏登时就坐不住了,心里暗忖,前面那一段的夸奖倒还没觉得䞽什么,只㸯是后面这段,怎么越听越奇怪,越听越耳熟呢?嘶.矮.....这画的该不会就是我吧?!

      禌犹如一道晴天霹雳,女孩的脸色顿时渐渐僵硬了起来,嘴角缓缓抽动。回想着方才白云山叙述的一堆特征,什么脑袋大又圆,脖子短,没有眉毛......虽然很不愿意承认,但这不就明狹显画的是我秋元真夏......的㕅部分弱点吗?

      ⤑而且,最关键的是,画就画了,但롓听上面的描述来看,不单单是像素描肖像画那么简单,还把这些特征完全放大了出来!这么一看,这根本就不是画画​,而是明着在黑我啊喂!

      ဒ 这也太过分啦!

      秋元真夏顿时深吸了栫一口气,连忙举起了手,表示抗议。

      白云᳙山立刻便注意到了她的动作,有些奇怪的看了看,问道:“秋元,你有什么话想说吗?㵬”

      “我抗议!”

      秋元真夏没有犹豫,涨୸红着脸羞恼的说道:“娜酱这根本就不是在画画,而是在黑我!”

      “怎么会是黑你?等等——”

      白云山闻言一愣,说道ꀶ:“这么说,你已经知道她画的是谁了?”

      “那当然!”

      롲秋元真夏没有犹豫,没好气的说道。

      ⣚“这样啊——”

      白云山点了点头,一边将画作转向摊开展示出来,一边脸色古怪的说道:“可是我完全没有看到她在黑你啊,哦对了,忘了告诉你了,她画的是《哆啦A梦》里的哆啦A梦,你以为퀑她画的是谁啊——” 쒌

      誼什,什么?!

      哆啦A梦? 

      秋元真夏⍍差点一口老血喷出,睁뷘大眼睛一看,貌似还确实是这样,哆啦A梦脑袋脑袋又大又圆,而且也的确脖子短没有眉毛,这么一对比倒是一模一样!

      这也太䅎巧合騆了点吧!怎么刚好有这么一个角色,和自己的缺点完美撞车啊!换谁来都会误会的好吧!

      女孩心里忍不住疯狂吐槽,好不容易冷静下来后,骤然又听到对方的问题,ਜ਼顿时结结巴巴了起来:“啊...这个——”

      只是不待她心乱如麻结结巴巴的想出个借口,白云山便被这张画作下的另一幅作品吸引了注意力。

      吸引他注슠意力的主要原因,除了作品本身外儮,还有上髾面的署名。

      䭄名字居然是——

      生田绘梨花!

      白云山顿时吃了一惊,将画纸抽出来,仔细看䄏了看,忍不住啧啧称奇道:“咦,这居然是你画的吗生田?外星人画得挺标准的啊,有进步呀~” 싡

      “䦖是吗......”

      㯾生田绘梨늂花没想到居然能有Ꮧ自己的名字♂,也是大吃一惊,闻言却綻愣了一下顎,犹豫的说道:“可是,我画的是真夏啊,白옓云桑——”

      白云山:“.....憢.”

      秋元真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