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原亚衣在线观看magnet

      王龁看出了高焱对这把产生了兴趣,欴开口说道:“这把剑是赵国马服君赵奢的配剑!䊇”

      “什么?”

      高焱惊讶的看着一脸回忆之色的左庶长王龁。

      王龁很满意高焱此时的表情继㷰续说道:“当年长平战场我为武安君副将,围困马服君赵奢之子赵括于长平,这柄剑就是赵括的配剑,当时赵括四十余万赵军尽数眗被困长平,人困马乏봪,虽然赵括奋力突围但是哪里能逃出武众安君的手心,最终死于战阵,这把剑就是战利品!”

      醡 高焱看着一脸回忆之色的王龁,他知道武安࿺君白起对于王龁是多么重要,但是这柄剑在高焱看来却是非常适合自己,剑身厚重,剑刃在修缮过后虽然没有了之前的锐利,但是这名修缮师傅竟然着重将单侧剑刃拉出弧线,加长了剑的攻击面,要不是另一侧剑刃缺口太大,说他是一柄苗刀雏䎽形也不为过。

      “这柄剑正和我用,不知道左庶长大人能否借我几天,待完成任务,쀑在下一定奉还!”高焱手拿长剑ꙹ对着王龁蒪躬身行礼说道푓。

      㐆王龁看着手拿青霜剑的高焱脸色变的尤为复杂,虽然他一直怀疑高焱,但是直到高焱向他求取青霜剑璙的时候王龁才真ㆣ正放下了心中大部分疑虑,这柄剑是唯᪊一一件武安君留个他的东西,今天这名即将进行行刺任务的刺客看中了这柄在所有人看来都已经算不上剑的ﶔ剑,这难道是冥冥中的定数吗?

      在看到高焱坚定的眼神之时,王龁心中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这是不是武安君在天之灵的庇佑。

      一步踏出的王龁已经没有了选择,在他和罗网选择合作的时候他就已经ቿ没有了退路,这一定是武安君的庇佑,他王龁一定会成功。

      “你可以借走这柄剑,但是事成之后必须归还!”王龁最终还是决定将青霜剑借出,也许这就是武安君的决定!艇

      带着青툾霜剑高焱缓缓的向着营帐外走去,就在要走到营刮帐门口的时候,高焱停下了脚步,“左庶ൂ长大人,在秦国那个人的名号还是少提为妙嬄,否者只怕会有牵连啊!”

      也不待王龁说话,高焱大步的走出了王龁的营帐。

      王兴已经在营帐门口等的有点失去了耐心,见高焱出了营帐立马就将高焱拉到旁边准备问一下高焱左庶长到底对高焱说了什么,就在刚要说话的时候王兴的眼神落到了高焱手中的长剑之上。

      “青霜剑!”

      王兴一脸惊恐的看着高焱,他很难想象像自己这样的亲兵五百主,连摸也不能頓摸一下的青霜剑竟然会出现在这个年轻人手中,他到底是谁!

      睒 빛 溟 “哦,五百롧主认识这柄剑?”

      高焱也很疑惑啊,这柄剑在秦时世界里面没有出现过啊,怎么一个五百伣主就知道,难道这柄剑很有名?

      王۰兴嘴角的胡须微微颤抖,眼神死死的盯着这柄剑说道:“这柄ẕ剑左庶长非常重视,你是怎么拿到的,要是你敢偷拿左庶长的佩剑䕪,左庶长一었定会杀了你的!”说完眼睛看向了高焱的脸。

      高焱一脸无辜的看着面前紧张的王兴,“五百主,你觉得没有左庶长的允许我能大摇大摆的拿着ꭒ这把剑走出营帐?” ꒻

      听完高焱製的话王兴才将将压抑的语气舒缓开来,“这真的是左庶〾长的那柄青霜剑?”

      王兴看向青霜剑的眼神满是炙热퇊。

      高焱明白王兴的感受,一个武人看到一把好剑自然是难以按奈心中的躁动,但是这把剑可能会颠覆王芈兴心中美好想象。

      “五百主想看看这柄剑吗?”一脸诡异微笑的高焱对着身旁的王兴说道㮏。

      使劲咽了咽口水的王兴用兴奋的眼神看着高焱,“真的可以吗?”

      他无数次在左庶长王龁身边见过这柄剑,精美的剑鞘,完美的剑柄,那一定是一把好剑。

      王兴无数次想观摩这把剑,但是一直都没有机会,直到这把剑出现在一个年轻人手中,他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年轻人能从左庶长哪里拿到这柄剑,但是他真的想近距离的把玩一下这ࣝ柄剑。

      高焱看ᾐ着激动的王먐兴心中不免失笑,这柄剑确实是好剑,可惜终究残缺了,就比如一个美人被人将身体尽数切花,再好看的脸蛋也会让人难以接受。

      “当然!五百主尽管观摩,这柄剑뙹左庶长已经借给了我,自然无妨。”高焱将青霜剑递给了身前￶的王兴。

      王兴哆哆嗦嗦的接过青霜剑,双手沿着剑鞘上的纹路抚摸,就像面对一位美人,右手扶上剑柄,恰如其分的手感,让王兴为之๭陶醉,长剑出鞘,满是缺口的剑刃顿时让王兴觉得有一ዥ柄重锤捶在了他的탋胸口,如此好剑竟然是这般模样,实在是让人惋惜,王兴不可置信的看着满是缺口的长剑,关键时刻就给他看这个?

      怽王兴一脸不相信的看着高焱,“怎么会这样?”

      高焱从呆滞的王兴手中将青霜剑接了过来,“不然五百主以为会是怎样?剑和人一样都是有寿命的,这柄剑的荣光已经过去,他庹的锋芒也随之消失,变成这样也是理所当然。”

      半响王兴才从夾惊愕中反应了ӗ过来,嘴里不停的嘀咕道:“可惜了,真是可惜了!”

      “好了,五百主我们接下来去哪里?”

      高焱的话让王兴从对青霜剑的惋惜中回过神来,“也罢,今天先㺹带你쪼去领取亲卫营的盔甲,武器,虽然你有了青霜剑,但是长兵器也是必须要有的,跟我来吧!”

      自从王兴看见了高焱手中的青霜剑,对他说话的语气都和蔼了很多,毕竟高焱的身份他不清楚,但是左庶长的长剑不会作假。

      很快王兴俅就领高焱来到了军需官的营帐,高焱开始了新一轮的武器挑选。

      홤 高焱将身上所有的盔甲都མ做了更换,毕竟换成新的唹谁也不会不愿意,更可以将盔甲上可能存在的印记尽数抹除,有着王兴五百主的帮助,军濘需官很爽快的就将高焱需要的东西准备齐全。

      换上新的盔甲高焱跟着王兴离开了军需官的营帐,向着亲卫尧营的营地走去。

      贿꼖就在高焱和王兴离开不久,一位带着面具的千长走进了军需官的营㳸房。

      “刚刚亲卫营的人来这里换了什么?”

      军需官一见来人连忙上前说道:“千长,刚刚王兴五百主带着一个叫李敏的新人过来换了一身行头,包括盔甲,长矛䗯,靴子!” 

      “是吗?就没有其他什么了?”

      这名千长目光囧囧的看着军需官,军需官在千长的注视下有点惴惴掶不安,忽然他眼前一亮,开口说道:“我记得那人手中的剑是左庶长的青霜剑!”

      千长听ᔢ见军需官的话眼神忽然一凝,“今天我来这里的事情希望不会有第三人知道,不然谁也保不住你,我蒙恬说的!”

      蒙恬在军需官惊궲恐的眼神中离开的他的营帐,虽然军需官也是老秦人,但迅是对于蒙家他知道的比普通人更多,也就更不敢得罪,这件事他덶决定谁也不ည讲,就是左䕭庶长也休想从他嘴里得到半轜点消息。

      走在路上的蒙恬神情凝重,这个李敏在他看来有很大的问题,但是王龁为什么会将青霜剑交给他,这就很耐人寻味了,他决定再仔细的对这个人进行隐秘的调查,ᒳ最关键的就是李敏在亲卫营踣的同乡,可惜亲卫营不是他能聅伸手的地方,不然哪里需要这么麻烦。

      高焱不៭知道蒙恬对他䔵的怀疑已经到了很深的程度,他现在正跟着王舊兴去亲兵营报道。

      亲兵营的营地就在王龁营帐的旁边,他们最重要的责任就是负责王龁的安全,亲兵营所有人都是军中精锐,每个人都是王龁的亲信只鏦有高焱是一个意外。

      进入亲卫营营地的高焱十分的引人注意,特别是腰间的那柄青霜剑,所有人都见过这柄剑,但是从来没有人能摸࿵到这柄剑,更遑论将这柄剑挂在腰间。

      一进校场,王兴⭄就像是进入了自己的地盘,走路的姿势都霸䅛气了很多。

      “刘丰!”

      王兴话音落地,一个壮汉就走了出来,他身上的甲胄鼓鼓囊囊,一看就不是弱手,眼神更是直视前方,就连王兴他也没有多看一眼。

      “这是李敏,他就调给你们伍了!”

      王兴的话푖却并没有让这人在덏意,“五百主,我不同意,我们伍不需要软蛋!”

      刘丰一鐹句话就将王兴噎的不行,王兴已经不准备给高焱使绊子了,还准备给他安排到一个最强的伍去,没想到不给自己唀面子的䚖不是带着青霜剑的高焱,而是这个平时看着还挺听话的刘丰。

      “怎么,你对我的安排不满意?” 赵

      看着王兴脸上的不满之紐色越发浓郁,刘丰赶忙说道:“非是刘丰不遵从五百主的命令,而是我们亲卫营肩负着左庶长的安危,没有实力的人交如何担得起佩这样的责任!”ⶵ

      刘丰说샔的冠冕堂ꠔ皇,根本就ﬥ不容人指责,但是任谁都能看出这就是一个借口而쬶已。

      就在王兴准备教训刘丰的时候,䖝高焱从王兴的身旁走了出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