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播放一卡二卡三卡9

      卫宛之微微点了头,装的一派丅端重,当然心里在骂娘,这个裙子秧太长ཽ了,走路太难了。

      “宛之,你怎生如何跋扈,昨天打杀了户妈妈,今天又打残了曲妈妈。”

      쐦 查踔氏看着如此出众的卫宛之,顿时发狠,她一定要弄死卫宛之,她本就ꈙ占了嫡出之位,瘝样貌再出众性,她那可怜的侄女查曼儿也很难再嫁进武哴侯府。

      “母亲说覠的这是什么鬼话呢?宛之何时打杀下人了。”卫宛之毫不客气的回道。

      她觉得这查氏委实讨厌,上来这一名话,便把她杀的罪名给坐实了。

      “已经有下人说了,看见你昨夜去了户妈妈的房间。”查氏不断地下眼药,“小姐不就是看户妈妈昨日顶๮撞你吗?你竟然就下了狠手。”

      卫宛之冷笑道,“哦,是谁说的,让他出来跟我对质。”说罢,她睰又看向跌坐在地上的下人,絣指他轜道:잂“是他吗?”

      那下人立马摇娞头,“不是,不是奴才。”

      卫宛之黛眉一立,眼睛的肃杀之气凌然,“那是你说的,我打残了曲妈妈?

      那下人已经被卫宛之那带着杀气的目光ℍ看得周身冰寒,那里还敢再说她的坏话,再一想自己这腿虽短些,熺但至少还能走步,总不能噍跟那曲妈妈学,得罪了卫小姐。

      “没有,奴才才刚那是口误,曲妈妈的腿是自个㫌摔得。” 쫧 

      卫宛之凤眸一弯雞,十曠分满意的点了点头。

      查氏当即就傻了眼,暗道厞这卑贱的狗奴才嚍是个墙㤋头草,怎得被瞪了一眼,便被吓了这个样子。

      都是一群不堪重用的飝狗奴才。

      “既然误会已经解释清楚了,那宛之便回去了。”卫宛之说罢就要转身离开。

      查氏怎肯̕放她走,她㞍又道:“那你怎么解释你是如何出틓了祠堂,又怎么回了已经锁了的宛之阁中。”鲠

      查氏自然不会放过她,“已经问过护院了,昨夜根本没有看到你回到宛之阁。你定是昨夜偷偷跑出来杀了户妈妈,早上等迉到宛之阁开锁才进ꃞ去的。”

      她就不信了,她与哥哥思虑周详,任她卫宛之再伶牙俐齿,也休想把死的说成活的。

      “我是不是昨天晚上就回去的,绿水她们自然会给我作证,母亲这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不知宛之何时得罪了继母,你昮要如何的诋毁我的清誉。”卫宛之ꝛ一名一顿,字字珠玑,特别是加重了⨐继母两字。

      京城的官ᶒ差,哪个不是猴精一个,怎会不知这大宅门只的勾心斗角,继母陷害先夫人的鏒嫡出子女也是时常有的。

      查氏看쿔见真的将死的说成了活的的卫宛之,半天才鼓捣出一句:“那你怎么解释,昨夜宛之阁已经落了锁,你又如何回去的?”

      “我翻墙啊。”卫宛之用一个看你丫傻逼呀的白眼看着查氏。

      查氏不起她会说得如何理直气壮。

      此时䊔官差已经脑补一个,这弱ൌ柳扶风的卫家小姐翻墙的画面。

      “闁那侯府的护卫怎么未发现你?”查ŋ氏又质问道。

      ⋜ 官差被查氏吵得头脑,只得打断了查氏的话:㔠“夫人,卫小姐是否真筆的杀了,回了府衙一问便知。还是请卫小姐随我们走吧。”

      㾄 查氏ን这才想起了正事儿,к她刚才差一点又被这小贱人给气糊涂了。

      官差规规矩矩的请卫宛之出府,卫宛之自是不会为难于他们。

      ☲ 到冁了中院,官差微微行了一礼,“卫小姐请上马车吧。”

      橔官差砀抓人鏆,自是他猶们的规矩,一般即便是到高门大户人家去缉拿凶手,也要顾及一下有钱有势的人体面,否则他们这差事也就保不住了。

      且卫宛之不过是ौ疑犯,更是不敢怠慢。

      卫宛之不疑有他,道了쟰声谢횞,便上了马车。

      官差正上放下车帘,卫宛之㕖便又想起了绿水和杨妈妈。憿她这一去,怕查氏会为难她们两人,于是对一旁的下䵴人便道:“转告你们夫人,打今个儿起,我宛之阁的事儿由不得外人插手,若有人趁我不在,去宛之阁搞事情,那就ꃭ休怪䩽我手下无情了。”

      那下人虽听出了卫宛之的威胁之意,却也知道这卫宛之㥬是个不好惹的主,立马应下。

      卫宛之这才放下车帘,坐着马车顺利좙的出了侯府。밭

      ꑀ一路上那两官差无话,马车的角落里挂着一个香囊,有淡淡的幽香,闻起来很舒服。

      卫宛之则想着这㮍两天来发生的一切。

      ꦠ先是绿水莫名落水,可她对뽸绿᜴水落水的记忆全无,更不知道自己为何也掉入湖中。 뜩

      之后,周˹围썦分明有下人,却无人施救,明显是想让她们溺亡。

      前院办春日宴,人都在前院忙活,她和绿水若是真的死了,怕所有人都只会当成意外。

      看来她们是欜对她下了狠ጆ手,那她也没什么好顾及的。

      等她回첫来之后艊,定要找那些人算个总账。

      ᄑ줳再说妈ر妈这事儿,昨天她刚拒绝了让查曼儿以正妻之位嫁入武侯府的提议。当晚她就被查氏的娘家,将军府的护院假扮的恶ߞ棍所堵截。

      今╴天早上,又传出了户妈妈춙的死讯,怕她﹑去府衙,没那么发脱身콲。

      돳“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卫宛之并不ꢐ觉得害怕。

      这时马车突然加速了。卫宛之立刻揭开车帘,发现獱这马车竟然越走越偏,一路向南,不쾈远处竟然是城门。

      原主一直长在庄子里,三年前才回京,回︺京后又鲜少出门,所以对京城内的偸街路不熟,只是这઄条路她昨夜被带着飞时见过。

      她的记忆力很好,肯定不鳂会错。

      她顿觉不对,立马问道:“不是去府衙吗?为何要出城?”

      “卫小姐,我可没有说是去衙门。”官差的声音没有多大的声调起伏,“我们这是去义庄,勘验户妈妈的尸体。小的觉得,卫小姐不可能去杀一个奴才。只要我蟪们尽快找出来户妈妈怎么死的,就能立刻解除卫小姐搰您的嫌疑羡了。”

      说罢官差又很贴心的说道:“小姐还是放下车帘吧,这里人多眼杂,若被鈁其他人瞧见了,恐影响了小姐您的名誉。”

      “还是你思骾虑周全。”卫宛之佯装相信的说道。

      此时她已肯定,这官差怕ꎆ也是个冒牌的,那些人是想直接飊要了她的命。

      不过出城也好,这里人多不好动手。

      她悄悄的拔下了一只发簪,却突然间发现,自己的手臂有些无力。

      她暗道不好,她又中招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