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葵视频怎么下

      不知佩西想到了什么,他收敛了怒容,冷笑着说道:“你拒绝配合对吧?”

      随后他大声说道:“请公证人宣布本次质询的结果。”

      女性公证人开口念道:

      “在本次质询开始前,嫌疑人约书亚·斯图尔特态度恶劣且有暴力倾向。质询过程中,他还对调查组专员进行言语上的侮辱,质疑官方的权威。”

      紧接着她提起录音器摔在地上,从破碎的零件中取回磁带后,在纸上边写边说道:“最后他在质询未结束的情况下破坏了我们的记录设备。”

      室内顿时安静下来,佩西把外套穿上,紧了紧领带,对洛酒说道:

      “综上所述,调查组成员一致认为嫌疑人处于拒绝配合状态,我们将对第二序列的相关人员进行另外的质询。”

      他踱步到洛酒身上摆出一副浮夸的怜悯嘴脸在他耳旁说道:

      “亚贝的幸存者伊琳·希勒,我相信这个可怜的姑娘‘一定’知道些什么,我会在床上好好地问她~”

      洛酒脸上轻佻的笑容顿时褪去,他扭头盯着佩西,眼中寒光闪烁。

      “怎么,你想要对我动手吗?”佩西伸手想要拍洛酒的脸,却被洛酒一把抓住手腕。

      “哦?”他扭头对公证员说道“记一下,嫌疑人对我使用暴力行为。”

      洛酒突然露出一个笑容:“如你所愿!”

      他抓住佩西的左手一扯,佩西就被带着摔倒在地上,紧接着洛酒狠狠一脚踢在他的肚子上。

      “嗷——呕——啊~啊~”

      他惨叫着在瓷砖地板上滑出几米,把胃里的东西都吐了出来,随后痛苦地抱着肚子呻吟。

      公证员见到这个场面,一声不吭地就往门外跑,就在她快要碰到门把的时候,洛酒抓住桌上的台灯精准地砸在她的脖子上。

      她哼都没哼一声就干脆利落地晕了过去,洛酒走过去把门锁上,随后对地上的佩西说道:

      “让我们好好地玩玩!”

      从疼痛中缓过来的佩西颤抖着说道:“你对我动手…哈…帝国会抓住你,到时候我会折磨你…哈…还有你的小姑娘。”

      啪!啪!啪!

      洛酒鼓掌,赞赏道:“真硬气啊,小矮子,会说话就多说点。”

      “he…tui!”他一口啐在洛酒的靴子上。

      洛酒抬起脚在他身上擦了擦,然后一脚踩在他的手背上,用力碾了几下。

      “啊——”他痛苦地扭动身体。

      洛酒皱眉对他说道:“一定很痛吧?”

      随后洛酒微微抬起脚,又用力对着他的小拇指踩了下去。

      “啊——哈哈哈啊……”

      然后是无名指、中指、食指,佩西终于忍不住了,涕泗横流地说道:

      “…索了…我错了…”

      “知错了就好,我也玩腻了。”

      洛酒伸出手在他胸膛上比划了两下,问道:“你想不想看看自己的心脏是什么颜色的?”

      佩西惊恐地摇着头道:“不要……不要——”

      噗嗤——

      ……

      脱了一层衣服的洛酒打开房门,探出头左右看了一眼,发现没人后快速闪身出来。

      一路狂奔回水崩,洛酒把众人召集到伊琳的房间宣布道:

      “好消息,我把调查处的人给宰了!”

      “啊?”

      “什么?”

      “你疯了!”

      三人都被洛酒的“好消息”震惊到了。

      “现在没时间解释,格尼芬你家里有背景对吧?”

      “啊……是的。”

      “你们三个留在这里,和我撇清关系,格尼芬你用家里的背景运作一下,我三个月内会回来。”

      洛酒吩咐完就从车库把格尼芬的重机车开了出来。

      “……我说过这是我的一半身家吧?”格尼芬憋出这样一句话。

      “下次再教你新子弹!”洛酒说道。

      他和艾薇儿拥抱了一下,又揉了揉伊琳的头,在两人不舍和担忧的目光下启动引擎飞速远去。

      ……

      一个小时后,佩西的死亡现场已经被封锁了起来。

      两个年轻记者正站在封锁带之外,小声地交头接耳。

      “这是什么情况?”

      “好像是嫌疑人把特殊调查组的专员杀了。”

      “不是吧,这么大的胆子?”

      “谁知道啊,不过确实大快人心,我早就看那些杂种不顺眼了。”

      “这话你可不能乱讲,小心被请去喝茶。”

      这时,负责保护现场的中年男人从房间内出来,说道:“记者可以进去了。”

      两个被老板赶鸭子上架的年轻记者在中年男人幸灾乐祸的表情下走了进去。

      下一秒,他们就冲了回来,扶着垃圾桶开始呕吐。

      另外的记者被他俩的反应勾起了好奇心,也推门进去看了一眼。

      房间内,佩西的尸体坐在靠墙的椅子上,他的胸膛和腹部被完全剖开,内脏分类好摆在地面上,唯独心脏被尸体捧在双手中。

      在他头顶上方的墙壁上,歪歪扭扭写着的一行鲜血大字。

      “傲慢的羔羊,判你开膛破肚之刑”

      “呕——”

      ……

      洛酒在一处岩壁下扎好了帐篷,正一边啃着面包一边研究系统面板。

      事实上,洛酒本来不想和调查处起直接冲突。

      但对方已经打上了伊琳的主意,就算可以借助格尼芬的背景,时间上也来不及。

      再加上已经快要被自己遗忘的牧羊人标记突然发了任务,洛酒便直接动手了。

      帝国高高在上,不待也罢!

      洛酒把之前的任务信息又翻出来看了一遍:

      【牧羊人标记发布了任务“行刑”】

      【你面前的这只羔羊触犯了“傲慢之罪”,牧羊人要求你完成以下目标:将目标开膛破肚,内脏完整地分类摆放在目标面前,心脏必须被尸体双手捧住,并且用他的血液宣告他的罪恶和所受的刑罚】

      【任务奖励:5000经验,牧羊人标记充能1/7,傲慢之精】

      【鉴于你没有解剖相关技能,牧羊人标记将暂时赋予你“人体解剖Lv.1”,完成任务后将永久获得该技能】

      虽然有点恶心,但是洛酒并不想放弃牧羊人的任务,这就导致了之前记者们看到的那一幕。

      不过也有意外收获。

      【基于“人体解剖”,你的“内脏暴击”获得以下加成:技巧加成系数提高1.0】

      洛酒一时心痒把绝大部分(10500)经验都扔到了“内脏暴击”中,提升到了Lv.3,最终效果变成了3.4*力量+4.4*技巧的真实伤害。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