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彩壶

      宴席尾声,狂欢之后,大殿再次陷入寂㖇静,待到一众年轻的暗夜精灵们离开,坐在他一旁的拉斐尔见方羽欲言又止,坦然笑道:“吾主,您不必多虑,我早已知道自己的使命,不过在哪儿之前我有一个无礼且任性的要求,希望您能应允。”

      “您请说,只要我能办到。”

      气氛莫名的悲戚,方羽虽然有点没搞清楚状弸况,但还是一脸郑重的回道。

      “多谢吾主。”得到方羽的首肯,紋拉斐尔像是卸下了肩上的什么重担一般,脸上露出发自内心的笑,道:“在最后的沉眠之前,我想先去一痹趟祖祠,祭奠一下列位先贤。”

      “您请自便。”

      拉斐놙尔所谓的无礼、任性的要求仅仅只是如此,方羽是完全没想到。

      因为这不是正常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吗?

      人家在自家的地盘上想要祭奠䤔一下先祖这有什么问题?

      不仅没有一点问题,而且理所当晣然。

      唯一让方羽有点纳闷的是,为什么拉斐尔祭祖之前还要向他请示?ꊒ

      诚然,拉斐尔奉他为主,对他尊崇有加,可是,흊这并不是说他真的就可以肆意而为,认为自己高高在上。

      这就好比Ї别人吹捧你,不代表你渨真的如别人吹捧的那样一个道理。

      哪怕明眼人都看的出来拉斐尔对他的言行举止并非吹捧,而是发自内心的尊崇、敬畏。

      人贵有自知子明,方羽很清楚拉斐尔态度之所以如此的原因,全部都是因为他所继承的元素主宰职业。

      人家认的主不是他,而是元素主宰,他的那些前任,前任的前任,前任的前任的前任...或许以后他也有成为拉斐尔乃至暗夜精灵一族的主人,但绝非现在。

      錹毕朩竟现在的他,人家拉斐尔一巴掌就能拍死的货色。

      这边,听到方羽的回答,拉斐尔缄默,眼中闪过一丝黯然,转瞬即逝,果然,奅真如上一任族老所说一样,每一任新生的元素主宰都是全新的个体,没有之前的记忆。 ꂞ ⼍ 永禁之间,没有时间概念的异次元空间,他们一族的圣地,也是祖祠所在,里面沉眠着他们一族历代的族老。

      乃是Њ当初第一代元素主宰,也就是他们一族真正侍奉之主专门为他们一族开辟,用来规避虚假天理的异次元空间,开启条件有两个。

      其一;献祭。

      其二;﬎元素主宰本尊。

      两个条件,第二个很好理解,需要元素主宰才能打开,至于第一个条件-献祭,从字面意义来理解也不难,意思是把某个事物当做祭贡品。䎯

      而永禁之间中沉眠都是他们一族的族老,每一个都是绝世强者,类似这样的特意空间还有不少,都是൴每一任元素主宰开创,都是为了迎接最后的存亡之战所做的准备。

      每一个这뾷样的特䰥意空间都对应着一个种族。

      换而言之,开启这些特意空间唯ꚜ二中的献祭,匦所需要献祭的都是他们本族之人,而且都是特定的族人,就比如他们一族。

      㣸 想要开启永禁之间,所需献祭物就是他,或者说每一任族老,一⾴旦开启献祭,命源将会燃烧,直至于无,彻底从这个世间消失。

      所以说,这真的自便不了,他还想为最后的圣战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呢。

      活太久了厌倦了?

      那个王八羔子说的?!

      选择沉眠不代表死亡,能活着,谁会想死?

      他才活了多少年?

      閇 ࡬满打满算也才一千多年好伐,比之历代的⿛族老们‘活’的年岁,他才刚成年好不。

      拾别看他现在一副垂垂老矣的样子,ↀ那⾬都是为了给方羽留一个好的第一印象,毕竟一个行将就木的老头子能有啥坏心思不是。

      厌倦了倒没有,有点累了倒是真的。

      没办法啊,至从接手族老的位置,他已经照看族群上下一千多年了,平日里什么事都要经过他䨜的手。

      比如哪家的娃儿要结婚了,让他帮忙挑个日子,又比如哪家生娃儿了要他帮忙取个名字什么的.푲.....

      总之就是琐事一大堆,基本没停过,那駙么多个日日夜夜下来,生﫰产队的驴都不敢这么用প,他즏也想要偷个懒休息一下,做做清秋大梦,当个甩手掌柜他不香吗?

      另外,因为族群牵绊,导致这些年下来他都没有时间提升自我,停留在原地整整一千多年。

      好歹他拉斐尔当初也是他那슠一代最耀眼的天才,上一任族老临沉孃眠之前都在族群中公开说过,只要他肯下恒心,千年之内必定踏入圣灵领域。

      然而现在呢?

      半吊子一个。

      高不成低不就,千年的时间,仅仅是推动他半只脚步入了圣灵领域,再不进步,等圣战瀝开启,上一任族老醒来,看到这个样子,岂不是在打老师老⢣人家的⚛脸,以他老人家爱面子和火爆脾气的程度,到时候高低请他吃一顿好的,不分场合。

      拉斐尔⛤有预感畄,距离最终圣战开启不远了。

      留给他的时间课ꡠ不꘼多了,必须的赶紧摆脱身上的责任争取早㐊日突破至圣灵领域,否则日后颜面不保。

      好歹他拉斐尔也是当个族老的人,德高望重,要是到时候真㳛的被自己的老师给当着族中一群小年轻收拾一顿㌾那可糗大了。

      他也是要面子的劫好吧。

      念罢,拉斐尔无奈的笑道;“錙吾主,还请您与我一同前去。”

      “好。”

      不明所以的方羽点了点头,起身跟着拉斐尔前往暗夜精灵一族的祖祠。

      虽然搞不懂为什么拉斐尔要让他跟着一起去祭祖,可人家一直热脸相迎,他也不好拒绝,索性就푥跟着去了。

      轑图谋不轨?

      䆡 没必要,有着绝对实力的拉斐尔如果真想对他做些什么的话根本用不着绕这么大的弯子,直接动抯手就是了,反正ླ他也反抗不了。

      햄一路来到一个比之前大殿还要空旷的溶洞内,溶洞中心高大的雕像脚下,方羽仰头看着稼这尊负手而立仰头看天姿态,看不清面相的雕像,莫名訚的心安。

      好似只要有这尊雕像在,哪怕是天塌下来了也没事。

      可能是因为雕像个子高。

      所以,这里跟‘祖祠’二字那里挂钩了?

      祖祠祖祠,不应该供奉着列祖列宗牌位吗?

      或许是‘异世界’的习俗跟他们不一样吧。

      ᛥ.......

      哴 在方羽观望雕像的之时,拉斐尔也正说着一些他听不懂的语言仪态虔诚的做着祷告,诵完一通冗长的祷告词之后,适才道:᷃“吾主,接下来还劳烦您为我打开通往祖祠的ꘊ门扉。”

      䖗 㑳 门?

      哪里有门?

      톲 一脸懵逼的方羽环顾了一圈除了一尊雕像之外别无他物,显得很是空旷的偌大溶洞,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望向拉斐尔。

      不是他不想帮忙,䶹而是没法帮啊!

      见方羽迷惑的神态,拉斐尔忽地自责道:“倒是我疏忽了,永禁之间的门扉是存在于异次元之中的,只有感应到吾主的专属力量波动才会自行显现,还请吾主见谅踇。”

      听到拉斐尔的解释,明悟的方羽摇了摇头表示不在意。

      琖所谓他的专属力量,如果方羽没猜错的话,应该是元素主宰特有的那些混元技能,因为除此之外他也实在连想不出自己身上还有什皥么跟元素主宰挂钩的。

      当下龰,方羽问道:“拉斐尔,我该怎么做?”

      “很简单,只要吾主你将手放于雕像之上,催动自身力量,石像感应到了之后就会打开通往永禁空间的门扉。” 扉  “OK。”

      方羽比了一个没问题的手势,走上前去,来到雕像的脚下,按照拉斐尔所说将手放上去,然后发动混元技能【流星火雨】。

      本来按照正常情况,一旦他发动流星火雨,那都膒绯红色的魔法阵就会出现的,可是这次不同,在方羽的感知中,原本他用来沟通天地元素的MP被雕像所吸收,而且这一开始就一发不可收拾,雕像就像是被激活了一般开始疯狂的吸取他的MP。

      ુ六位数总量的MP几乎在眨眼之间便被汲取一空,原本鳴方羽以为这样就结束了。

      谁曾想㱳,没有了可⇛以吸取킊的MP,雕像尽然开始吸取他的HP,这下子方羽慌了,以雕촩像吸取的速度,他这点HP哪够吸的,呼吸间便兛会被吸成人干。

      㼧危机间,方羽第一时间想要挣脱开,可是他的手就像是被舯胶水死死的粘在了雕像上一般,任凭他如何使劲,就쨚是挣脱不了。

      眼看顶多再过两秒HP就要见底,方羽灵机一动,从背包中拿出瞬回药剂,二话不说仰头喝了下去。

      随着ݏ蓝量回满,来自雕像的ꆀ吸力像是鵯找到了心仪目标一般,调转枪头再次吸取起MP,有了前车之鉴,这一次方羽ꅿ手中早早的就拿着一↹瓶瞬回药剂,当蓝量即将见底的上一刻,打开就往嘴里灌。

      如此反复,一瓶接一瓶。儿

      ......

      半个小时之后,足足喝了两百多瓶瞬回药剂的方羽总算是感Վ觉到来自雕像的吸力有了减弱的趋势,对于蓝量的吸取速度也不及之前那般恐怖,但也不慢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下降。

      当方쁖羽喝下第两百六十六瓶瞬回药剂,回满的蓝量被雕像抽取了一半之后,雕像的吸力终于消散ٳ,而就在雕像吸力消失갚的那一刻,一道内里是流光旋涡的光门在方誰羽身前浮现ᗁ,完全没有反应时间的方羽直接被吸入其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