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八部之虚竹传奇

      “师弟看此处如何?”

      陆思齐引着王离踏着石阶走上了一个数十亩大小的平台,“这里是宗门长老当初开辟飞星崖时命人用青嘫玉火砖所筑的一座讲法台,虽然没有布置什么高明的阵法禁制,但却是整个飞星崖最高的地方,每当入夜,这里便会被月쁚华星光笼罩,景致佳妙难言。”

      王离打量了一下环境,整个平台干干净净,周围用白玉雕成栏杆围成了一圈,中间还有一座紫檀木搭建的凉亭,亭内有듘一张⽢石桌,一张石凳,亭外还摆放着三个蒲团,最后看了一眼平台四面环绕的͟陡峭山峰,他微笑说道:“有劳师兄了,这里正适合我行功闭关。”

      “㉧师弟要在此处闭关?”

      陆思齐闻言一愣。

      在接到王离飞符的时候,他就立刻命观中道童摆下了酒宴,同时还准备好了一间最好的上院,待酒宴过后,他便带着王离在观中四处游览了一番。

      不过当他带王离去看自己为其准备好下榻的居所时,王离却突然问及整个飞星崖的最高峰所在,然后他∶便将王离带到了讲法台这里,却没想到王离竟然开口说要在这里闭关。

      王离见他神情有异,开口道:“刚才师兄说这讲法台到了夜间便会罩下月华星光,这种环境正好适合我修炼的功法。”

      陆思齐面露恍然,拿出一块玉简,道:“原来如此,请师弟稍候,我这就让人过来好生布置一下。”

      本来他还想쳣劝王离到上院休息,但涉及到个훙人所修功法他就不好再多开口了,可是讲法台就一间凉亭,王离在此闭关跟幕天席地没什么区ᩐ别,好在观中人手够多,无需多久就能建好一间精舍。

      陆思齐不是什么豪族出身,꒹之所以来这里的做崇आ星观的观主,一是为了积累功勋以期日后返回山门转世能够重入修行,二是像崇星观这样的所在是接引外门弟子和招待山门云游外出的弟子所设,若能结下交情谚,这些弟子但凡有一个能记住自己,那他将来成道的ຬ希望就多了一分。

      “师兄不用特别布置。”

      殯王离拦住陆思齐,缓缓道:“我看观中有不少黄巾力士,师兄只要借一些人手帮师弟搭筑几座祭坛即可。”

      祭坛?

      陆思齐神色一动,说道:“没问题,师弟搭筑祭坛需䱿要什么材料,我叫人一并准备好带过来。”

      “材料我已经准备好了,只是之前一直没有找到像飞星崖这样合适修行的地方。”

      王离一边说着,袖中就飞出来一尊小巧的铜♧鼎,飘到平台空处,喷出一块块通透的晶砖,落在地上摆的整整齐齐,像一座小山一样盾,几息过ꘈ后,铜鼎又自动飞回王离袖中去了。

      陆思齐看了一眼地上的晶砖,心中不由一惊,说道:“师弟稍待。”

      说完便对着手中玉简打出了一道法决,没过一会儿就有十八个黄巾力士赶了过来,吩咐了几句之后陆思齐又给了王离一块传讯玉炩符,让其若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然后便主动回避ᚾ离开了这里。

      半个时辰过后,宽阔的平台上多出了七座两丈高的祭坛,从上往下看,这七座祭坛按北斗七星的位置所列,王离检查了一遍,确认祭坛没有问题之后,给每个츺黄巾力士分了两粒滋养气惦血的灵퀊丹便让他们离开了。

      又过了片刻,幻童突然显形在了王离跟前,躬身行礼,ᗶ道:“主人,陆上师走下讲法台就直接回了崇星观,刚刚那些黄巾力士向他复命之后,陆上师也没有多问一句퀴,并且吩咐下去不得对任何人提及主人搭筑祭坛ꀇ的事。”

      王ꬋ离轻轻点头,手上掐了个嶉法决,一面方巾自他眉心飞出,飘到头顶高处极速扩张变大,眨眼就变成了繁复的大阵笼罩下来,讲法台瞬间鏙消失不见,取而代佤之的是一座宏壩大威严的宫殿,不过这座宫殿看着有些虚幻不定。숈

      “你确定是要闭关凝煞?还是打算祭炼这张阵图?”

      童子坐着狍鸮幡从他体内飞了出来,看了看宫殿,眼神有些飘忽的问道。

      王离瞥丳见他的表情,顿觉有些好笑,说道:“这两件事完全可邰以同时进行。”

      ㍷“不可能!”

      童子站起身,语气变得十分严肃,掰着手指头数了数,道:“先不说凝煞,我看过你这张阵图,光是凝练星幡就需要七人帮你日夜不停的牵引星力,幻童是目前还是阴魔之躯,无法承接星光,你、我、地灵、白虎、焦虺加上那只火鸦跟枭阳刚刚够数。

      而且我们还得先帮你洗练煞气,你倒是说说看,凝煞和祭炼阵图怎么能够同时进行,这两件事你只能二选一,不过既然你已经搭筑好了祭坛,我建议你可以先祭炼阵图,到时开启七元度厄阵再来凝煞修行,绝对事半功倍!“

      “前辈似乎垡忘记了一些事。”

      텾 王离说完一甩袖袍,数道光华接连飞了出来,各自变成了,乌珠、紫ꄂ旗、铠甲、银环、小剑,金壶还有之前鎕那尊铜鼎,总共七件法宝,各自落在地上,化作了老少年轻七人。

      这七人就是他从隐神ὓ教夺来的其中几件法宝,其余那些没有化出器灵的已经被他连同隐神教䨝的헫功法拿去太阿金船上换东西了,‖刚才修筑祭坛的那些晶砖就是交易得来的材料。

      ᝘ “拜见主人!”

      七人全都对着王离躬身下拜。

      王离看向狍鸮幡,说道:“前辈请看,他们都是隐神教那几人的法宝,实力最强的有成婴修士的修为,最差的也跟凝丹修士不相上下,让他们来祭炼阵图的㴰话,就完全不用考虑法力跟不上的问题了。” 잊

      “你小子跟钟士季一样,真会物尽其用。”

      童子目光一呆,脸上闪过一丝尴尬,随后语气一转,又道:“不过你向来喜欢独来独往,怎么会突然想到来这飞星崖闭关修行?”

      护 王离面露疑惑,道:“因为我跟两位师兄的缘쵻故,太阿金船不得不遁走天外天,先螼不管他们是不是真的去往天外天,但船上的修士绝大多数都被请了下来,短时间内他们不一定会离开东南神州,我特意让肵两位师兄把我送到了宗门治下的这处道观,以前辈的智慧韢,难道看不出我这是在趋吉避凶?”

      “我当然看出来了,”

      童子一本正经的回了一句,马上又问道:“那你现在是准备马上洗练煞气?”

      “不。”

      톍 王离抬起手掌,一朵七彩莲花从他掌心缓੯缓浮现出来,笑着说道:“我要先祭炼这朵舍身功德莲,钟师兄说过此宝是迦延和尚用自身的一颗ꖗ舍利所炼,没有什⏐么防御攻击神通ണ,也没有生出器灵,但此宝却能自行吞吐天地灵气,可以为我提供法身修士层次的精纯法力,k用来闭关是最为合适不过了。

      童子眼睛一亮,道:“那你祭炼此宝需要多久时间?”

      王离伸手对着大殿往前一递,莲花脱手飞进了大殿深处,缓缓道:“这舍身功德莲品阶并不高,迦延和尚原本只是想用此宝跟我结下因果,所以在凝练此宝的时候将舍利自身蕴含精华抽离了五成。就算如此,这朵莲花也有八重禁制,不过我只要炼化此宝캻的三重禁制就够用了,大约需要小半个月的时絕间。“

      “那就好。”

      童子松蓨了一口气说道。

      “是啊~”

      王离是似笑非笑腣的看着童子,道:“前辈现在可以安心的让芸娘编织幻象了。”

      “又不是我一个칚人看。”

      童子兴奋的搓了搓手,“那我就不打扰你了,等你要洗练煞气的时候,记得提前让芸娘告诉我们一声。”

      说完人就化光遁入了王离丹田去了。

      “各自去祭撆坛上刻录阵纹符箓,入夜之后按照法决所引炼制星幡。”

      王离微微摇头,对着跟前几人吩咐道쑬。

      “是。”

      七人同时应了一声,分别飞到了一譽座祭坛上,端坐下后,周身立刻闪耀出各色光芒。 粡

      接着王离又递给幻童一面小旗和一只皮袋ખ。

      小旗是用来控制整座大阵禁制的阵旗,皮袋里装的是华清宗掌䅻门炼出来那种可以临时代咯替星幡的阵盘,总共有二十套,每套阵盘可以维持大阵十天,是王离在太阿金船上请钟士季帮他炼的。ဏ

      然后王离又将焦虺召了出来,对二人৊交代了几句之后,他转身走进了宫殿大门,那朵七彩莲花已经化作了一张丈许大小的莲台,悬浮在半空中,祥光四射,氤氲灵气环绕。

      王离飘身飞上莲台,只见莲台之中有一个个空洞,环绕莲台的灵气在这些孔洞中钻来钻去,往复不停。

      ꪳ ~~~~~~~~ â

      傍晚时分。

      陆思齐坐在一颗大阑树的石桌边,手里捧着一卷道书,翻看的十分入神,一边三个道童笑嘻嘻的蹲他座前不远的掶空地稀上,手上拿着树枝在地上比划着什么,过了不久,一个满脸泥灰的道童似是蹲累了,坐在了地上,仰头伸蹮了伸腰,突然动作僵住,脸上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张大嘴巴叫道:“北斗七星!”

      “骗人!这天唬都没黑呢!哪来的星星!”

      其中一个道童立刻卷起袖子驳斥道酓。툁

      “就是就是!太阳都还没完全下山...额!真是北斗七星!”

      最后一个道童也附和出声,只是他话说到一半就改了口,一脸震惊的끕站了起来。

      陆思齐闻言笑了笑,抬眼望了一眼天空,却只看到天边的晚霞,正要说话,却发现三个道童直勾勾傷的看着闘自己身后,他⤑脸上闪过一丝狐疑之色,缓缓挪蓦转身躯,下一刻他就看到七颗大如栲栳的明珠悬挂在一座山头譕上,闪动着晶亮的光芒,耀目之极,这瀾七颗明珠彼此呈现出来的轨迹正好是一个勺子形状。

      “那里是讲法台!”

      陆思齐⽉纵身一跃,人已经立在了天空之上,架着一团云气,几个呼吸就靠近了讲台外的一座峭壁,凝神看去,下方整㎹个讲法台都被一层朦胧的星光笼罩,让人难以看的分明。

       “这是阵法?”

      陆思齐神情一震,抬头看了一眼,天上的七颗明珠正对着下方的讲法台,正要落下云头时,一个黑衣青年无声无息出现在了对面的峭壁上。

      “上师请留步。”

      青年正是焦虺,他㲆向陆思齐行了一礼,面露微笑,说道:“我主正在闭关修行,不可受扰,上师若有事交代给小人即可。”

      ꇛ “在下只是有咻些好奇,既然如此,我便改日再来拜会王师弟。”

      陆思齐心中一突,打了个稽首,规规矩矩的驾云往来的方向折返回去了。

      之前他带王离跟进崇星观的时,此人就给他一种无比强大的压迫感,气机跟宗门那些凝丹长老类似,明显是相同境界的高手,后面亲樑眼看见王离将他召进腰间牌符,才知道这人竟是一个妖仆。 ၡ

      陆思齐当时没忍住,于是偷偷查看过王离修为,这一看发现王离不过竽只有引气六重修为,心中顿时䀘无语,能收服一个凝丹实力的妖겓仆,怎么可能只有这点实力,知道王离肯定是用手段遮掩了真正实力。

      쾸入夜之后,一轮爲明月高高的挂在天上,散发的光辉,将漫天繁星的光芒都遮掩了下去。

      陆思齐依然坐在院内,目光看着讲法탫台上空的七颗明珠,神情有些恍惚,不知道鄗在想궘些什么。

      就在此时,陆思齐眼神一凝,他看到七道晶光从讲法台上空的七颗明珠中冲入天≱穹,天上北斗七星的顿时光芒大盛,与皎洁的明月交相辉映。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