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入狼群的小绵羊下载

      转眼到了夏末,襄䣭阳的援军才进入零陵地界。

      訲万军簇拥中,头戴枣红帻巾的年轻小将朗声道:“公子,走了这好些日子才进零陵펈地界,回去机伯先生又要啰嗦了,说什么骄兵悍将、贻误战机……”

      “刘磐翘,跟你说了多少遍,叫我将军大人。”

      马车内,帣头戴象牙白玉冠,身穿纯白锦缎衫的公㬘子哥一副慵懒之相。这一身纯白,是他父亲最不喜欢的颜色,可他偏要穿。ᅫ

      糆 ዎ “前面怎么停住了?”红巾小将策马前ﯪ驱,赶到队伍最前面,冲横在路中央的一辆巨大马车喊话:“瞎了你们的狗眼,敢挡子璋公柏子……刘将军的路!”

      车夫听到刘磐ﰹ的话,慌忙跳下马车,跪倒在地,呼喊道:“小人该死,竟不知冒犯了刘大公子的驾!请大公䚋子恕罪!”

      뮅 相比于刘贤,这位令车夫闻名丧胆的刘大公子,才是整个南国真正的“第一公子騥”,刘琦,刘子璋。

      ⦱ 他的父亲,正是威震华夏,北慑中原,东望徐扬,西联川蜀的荆州牧——刘表刘景升。

      “既然知罪了,还不快滚!”刘磐虽然只是刘琦身边的书童出身,但是自从被刘表收为义子之后,也是拿下巴看人的公子相,对谁都是这般颐指气媎使。

      “非是小人冒犯,实在是路窄车宽,周转不开。”车夫抖似筛糠,吓得哆哆嗦嗦。

      “那就왱让军爷们帮帮你。王威,还愣着⩗干什么!”

      一个彪形巨汉煷应声出列,拉上十几个人便要去推翻马车。

      宰 蟩“军爷溴!军爷!万万不可!ˀ”车夫跪着去拦王威,二人纠缠在一起,引起了刘琦的注意。

      一路枯燥的路程早就让这位公子哥髱感到厌烦。出征前,父亲嘱咐他,行军在外务必戒酒戒色。习惯了醉卧美人膝的刘琦哪里受得了这样的日子,正一身愁苦无处发뀏泄,听到路上起了纷争,乐呵呵的要下车亲自查看。

      车帘在他眼前被拉起,一股穷舥人才有酸臭味席卷而来。刘琦定睛一看,轧车厢⬬内竟然密密麻麻坐满了十几个穿着穷酸的村妇,每个人怀中都紧紧抱着一个陶罐,紧张不安的蜷缩在一起。陶罐里是州牧府中用来喂猪的粟米粥。

      “好大胆的小聳贼,竟敢略卖人口,你可知这是死罪!”刘磐怒喝着,忙叫士兵将车夫按在当场。

      變“公子……ὠ”车夫的脸被按在地上。“小人冤뒁枉,小人冤枉!”

      刘琦笑道:“人잌赃并获还敢抵赖?松开他,听听他狗嘴里能说出什么好话。”

      车夫爬起来,红着脸说道:“小人不是略卖人口的찤贩子。这是车是零陵郡官署兴办的生意,叫公交,专门运送郡内百姓来往于郡县各村,每个时辰一趟,远的收十钱,近的셢收五钱。”

      ⧩ “公ꩄ交?”听到新鲜玩意,刘琦来了精神。“你说这是官署兴办?营收在何处?ꉊ岂不是被你私吞蔲了?”

      车夫指着钉在车辕上的一个木箱道:“小人不敢。乘车之人将铜钱投入这木箱上的孔缝中,锁匙由郡署官吏保管,每ᬫ个月开箱一次,小人取六,郡署取四。”

      “哎,这个有意思。”刘琦望向那箱子,上㛻面不仅挂一个造型别致的铜㜎锁,还有一个画的大大的五铢钱。不用说,这是用图像告诉不识字的百姓,该把钱投到何处。

      “那也难免你的罪。㡻车上为何有ᕰ如此多的村妇?难不成是逃税的暗娼?伤风败俗,也是重罪!”刘磐喝道。۲

      听到这钜话,刘琦哈哈大笑起来,在义弟的头盔上狠狠敲了一下道:“你什么时候탺能学着聪明点……还暗娼,你见过如此虎背熊腰的暗娼퓹吗?仔细看看,她们手上有茧,面色黝黑,一看就是辛苦劳作的村妇。很明显嘛,是从下了田亩准备回家的庄稼人。”他自信的问车夫:“本公子说的对吗?”

      襲 车夫尴尬的摇埪摇头:“她们确实是庄稼人,不过不是下地回村,而是刚从县城回来。”

      刘琦一脸疑惑,谔问为何十几个村妇要结伴去㽡县城,莫非是城中䮓有什么热闹市集。

      车夫䢪又是一阵摇头,说出了令刘琦意想不到的賭答案。

      ౧原来半个月前,刘₻贤力挫豪族,征缴了全郡豪族名册。然后按图索骥,将뵰偷瞒的人丁、朋私吞的田亩还有偷漏的赋税从豪忩族手中一股脑뗮剥离出来。田纴亩归公,钱粮入库,至于一下子多出来数以万计的人口,刘贤用豪族缴纳钱稅为砮他们搭建了简易的“公屋”,当做安쑛身之所,并通过修建城墙、兴修水利、开垦荒田、修桥补路将这些流民转化成뷯强劲的劳뺨动力,并按照工鉭时和成果分发工俸。 궡

      这些车上的村妇,就是住在公物的百姓。她们的丈夫在嶋县城修建城≡墙,本人则在村里结伴开垦荒田。妇女能顶半边天,今天这一趟,就是她们㮌去给修城丈趼夫送饭的“专车”。

      챐 匱 “哼,无ᨴ稽之谈,零陵郡府不知道在想ꕂ什么,不行王道,施政竟然如此荒옂唐。켴”虽然没有听懂㫔,但是刘磐对廖眼前的新生事物一脸不屑,在他心中,只有襄阳才是佲天下最繁华的城市,只有襄阳的一切才是最好最正确的。零陵穷乡僻壤,就连花都是臭的。

      繎“哎,迂腐之᷿人。”刘琦叹息。

      “就是。小地方人就会一些旁门左道。”刘磐附谦和。

      “迂腐的是你啊!”

      刘琦指点着刘磐的脑门,教肉训道:“你看不出来?建公屋是保民,募工务是安民,拓荒田是富民。民非⦝穷凶不为恶。零陵这哪里是旁门左道,分明是从豪族手中夺民心、蓄民力的王道。民为邦本,本固邦宁。百姓不附于豪族匪帮,则必俯首听令于郡府。这才是富国强兵的根本。看着吧,如此下去,恐怕整个荆州的百姓都要挤进零陵郡咯。”

      刘磐一头雾水,他想象不出,为何偏远落后的偏远小郡,竟然Ḕ会突然施行起王道之策?安安먵静静的当一个鄙陋之县不才是他们的宿館命吗?这么费力图什么?迎立天子吗?

      刘琦遥望着视线尽头隐巺隐浮现的零陵县城城郭,感叹着零陵的新变化。他问起车夫:“对了,刘贤那个竖㰺子如何,使君如此英明韬略,他还是那般不学无术?”

      “小人倒是没见过贤公子。不过百姓都说,这些主൯意都是癱贤公子想的。就连蕉这‘公交’二字,还ﴶ是贤公子提出༶来的。”车夫回答。

      “你说租什么?这些施政,来自那个不学无术的竖子刘贤?!”

      ᩫ刘翦琦瞪大了眼Ϊ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