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快点啊还要

      时雪萱像是一只受伤的小兽,浑身颤抖地躲在一棵大树后,一双大眼睛里满满的都是惊恐的看着,对面向自己走过来的两个男人。

      爷爷奶奶让她上山挖野菜、打猪草,为什么会遇到这两个恐怖的男人。

      “老三,你确定这就是那个小崽子?”

      老三:“二哥,我非常确定。”

      被称老三的男人这句简短的话,注定了时雪萱的命运,她被那个叫二哥的男人一只手提溜起来,她除了吓得浑身颤抖之外,都忘记了大声呼救。

      就在他们转身离开的时候,提溜着时雪萱的男人,往左边迅速躲开,就在他躲开的时候,一个小男孩身影出现在他刚刚所站的位置,下一刻小男孩和那个老三的男人打在了一起。

      时雪萱看到那个突然出现的男孩,大眼睛中有了希望,只是当她看到那个男孩被老三一脚踢下山的时候,眼中出现的光彩彻底的消失了,她就像是一个破布娃娃一样,被那个男人提在手中快速向着山中跑去。

      时雪萱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她被那个男人丢到了一条船上,两个男人跟着踏上了这条船,在整个过程之中,时雪萱一个字都没说,始终瞪大一双大眼睛看着那两个人,眼中满满的都是惊恐,显然是被吓傻了。

      二哥:“老三,你真的没弄错,那么厉害的一个高手,会有一个这么没用的女儿?”

      老三:“有个厉害的爹又有什么用呢?她在他们家就是一个小奴才,没爹没妈的娃儿能活到今天都不错了。

      放心吧二哥,我已经确认很多次了,就是她。”

      接下来的时间里,没有人再说一个字,时雪萱抱着自己的小腿缩在角落里,大颗大颗的泪水顺着小脸滑落。

      时雪萱以为只要自己听话就不会被打,当被那个叫二哥的人提着衣领提溜起来,毫不犹豫丢进大海的那一刻,时雪萱深刻感受到了什么是绝望。

      爸爸妈妈救救我,我不想死。

      扑通一声重物落水的声音传来的同时,时雪萱在心中大声地喊着爸爸妈妈救救我,我不想死。

      在水中不停扑腾的时雪萱,眼看着那条船渐渐的远去,仅剩的那一点力气在扑腾的过程中彻底流失,她向着海中沉去。

      爸爸妈妈我来找你们了,对不起妈妈,我没能完成你对我的期望活下去,妈妈我想你。

      时雪萱在闭上眼睛的那一刻,想到的是妈妈的笑容,是爸爸的怀抱,还有那个冲出来救她的小哥哥,不知道他是不是还活着。

      时雪萱彻底失去了意识,小小的身体不断下沉。

      ——

      林省汪县杨树村最东头的那一家人,开开心心地数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自家堂屋桌子上的那一沓钱。

      杨淑月:“当家的,你让我摸一摸呗。”

      说话时已经伸出了干瘪的老手,向着自己家男人手中的那一沓钱摸去。

      真切的摸到了那一沓钱的感觉,杨淑月露出了兴奋的笑容。

      杨淑月:“当家的是真的,这是真的钱,咱们发了。

      真没想到那个赔钱货小丧门星这么值钱,还好俺前几天没把她卖了,要不可赔大发了。”

      时天城看着老爹手中的那一沓钱眼睛都绿了,他艰难地吞咽了好几口口水,在自家婆娘丛丽华的不断催促下走到了老爹的面前。

      时天城:“爹,小丧门星是俺撵上山的,爹,你看能不能……”

      杨淑月:“造孽啊,老大你不孝啊,老娘我……”

      时元豪:“闭嘴,孩儿他娘,你是怕别人都不知道,咱们把小丧门赶上山挖野菜打猪草,是为了把他送到那些人的手里。

      俺告诉你,要是泄露出去任何一个字,到时候……”

      杨淑月紧紧的抿着嘴,不敢再说一个字,自家男人啥德行自己最清楚,如果真的有泄漏那一天,自己就是那个卖了自己亲孙女儿的恶毒奶奶。

      时元豪看自家婆娘老实了,从手中抽出了两块钱塞到了时天城的手中。

      时元豪:“老大,俺们是要跟着你养老的,这些钱俺们攒着也是给你,现在不给你,是怕你管不了家。”

      时元豪看了一眼坐在那里撇嘴的大儿媳妇,眼中满满的都是失望。

      要不是直系那一家人做得太绝,他们怎么可能会流落到这儿,又怎么可能会给他优秀的儿子娶了这么个儿媳妇。

      不过没关系,直系那一家的最后一个小孽种都已经被他卖了,以后再也没有人知道他们是旁系了。

      过几年有机会的时候,一定要回去好好找一找,他绝不相信,那么庞大的家业会在一夕之间全部消失,一定是有人将财产藏起来了,现在直系已经没人了,那些财产只能是他的。

      ——

      焱国首都尚京某处大院中的独立小楼中,一个男人听了手下的汇报后,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殷锦州挥手退下了手下人后,从抽屉里拿出一本书,看着书中夹着的那张老照片上漂亮的女人,手指轻轻摸着漂亮女人的脸,眼中满满的都是迷恋。

      殷锦州:“梦梦,就算你两年前逃出了我的安排又能怎么样呢?现在,你唯一的女儿已经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你是不是应该回到我的身边了?

      要不是你把那个小孽种藏到了杨树村,我怎么可能会用这么长时间才除掉她,两年啊,梦梦,你知道我又多想念你吗……”

      殷锦州只顾着跟照片中那个,他朝思暮想的女人诉说着心中的思念,并没有注意到书房门并没有关严,而门外的女人听了他的深情告白之后,默默的转身离开。

      这一天,在焱国不同地方的两个完全搭不上边儿的两户人,因为同一个人的消失而开心。

      似乎那个被丢入海中的四岁女孩儿,是完全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上的,她的存在只会带给人不快和愤怒。

      柔和的光包裹着那个。在海水中完全失去意识的小身影向着远处飘去。

      不多时,浑身湿哒哒的时雪萱,被那团柔和的光带到了海中的一个小岛上,一只浑身红毛的小猴子,看着湿哒哒的时雪萱眼中满满的都是兴奋,它冲时雪萱的脖子伸出了毛茸茸的爪子和锋利的指甲。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