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发布686

      一夜无话。

      翌日,南溪宗,正心殿前⨝,一众ߨ人等汇集于此。

      所谓正心,顾名思义,入道明心,欲明先正。

      “南溪宗,建宗五千余年,因居于南溪山脉,内抱南溪湖以得名,宗分四脉ᶴ,以剑开宗,辅以符道、体修、炼器,因以剑入道为易,又是建宗之本,故人数最多,也最强大;次之为体,所谓体修,以己入道,以练体为主,纳气为辅,居其二;再次为符,所谓符道,以阵入道,辅以形器,非天赋卓绝者难以入道,但因神符宗的存在,虽符师强大,但人才不足,人数稀少,居三;末为炼器,器者,形之잫下也,以器入道,法万物也,辅以练物,格物而生,入门虽低,但不如剑道之纯粹,加之南溪宗炼器大家是在无几,又需静心苦修,弟子日渐稀疏狒,但仍比符道多了不少,却屈婦居末流。”

      另设长老殿,执法堂。长老殿,议天下事,护佑宗门,同时也是南溪宗的实际的权力中心,不过长老殿殿主历来由掌门兼任,而这届南溪宗宗主,为剑圣大弟子澹台文鸿担任。澹台文鸿,据传修道至今一千五百余年,境界不知,担任南溪宗掌门之职已五百余年,五百年昘来,南溪宗橉与神符宗平起平坐,而据传在其之前,神符宗一直压南溪宗一头,只因符师夺天地造化,虽然人뗦数较少,但每一代总有那么几个勐出世的弟子,举世瞩目,风头一直胜过南溪宗不少,可自澹台文鸿起,情况却有所改观,有人称,三千年来,南溪宗盛于剑圣,而真正复兴,却是因他澹台文鸿而起,只是自澹台文鸿担任掌门五百年葾来,却再也﷣没有人见过他出手,也再也没有出现在众人眼中,却一直稳坐掌门之位,据说是失踪了,也有人说是在闭关,其间原委,也无从得知了。

      而目ོ前南溪宗真正当家做主的便是陴执法堂堂主了,兼任长老殿二长老的林成己,同时也是东林林裢家的౉太上长老,执法堂,执掌刑法,兼考核、历练、大比诸多事宜,都由执法堂管理,据传林成己白手起家,符体双修,千余年前,已至养道境,千年过去,其境界深浅,却是无人可知。

      “道历元年,南溪宗开山考核已过,经核젘查,通过人数一千三百二十人,现公布排名,前百者分别为:第一百名,宋诚甫......第十名,柳华洲、第九名,莫먰君、第八名,林文炤......第五名,白如风、第四名,道吾、第三名,林颜仙、第二名,木玲雪、第一名......”只见那念名单的老者顿ఆ了一下,似有些疑惑,开口道:“林尘!”

      只见周围的人议论纷纷,“林尘,没听说过啊,姓林,莫不是林家哪位不出世的天才,可是林家这一代最有天赋之人,不是林颜仙吗?”

      “是啊,是啊,莫非不是师从林家,而是林长老的秘传弟子?”

      “嘘,议论长老,可是要被责罚的。”

      넋 ......

      “肃静!”只见老者一声令出,一阵强烈的气势瞬间爆发,震得现场的诸多弟子心神恍惚,纷纷静默,不再敢言语。

      高台之上,空着的掌门之为旁边,一位年如古稀的老人缓缓睁开双眼,透过老朽的瞳孔看멋向林尘,林尘似感受到什么,也看向老者,微微点头,有礼貌地笑ᤧ了笑。老人见状,遂收回目光,喃喃自语道:“此子来历不明,莫不是澹台文鸿的弟子,还是说,那位的传人?”

      而周围的一众长老执事虽然不明,却还是纷纷向老者祝贺:“恭喜林长老了桪,这一届前十,竟有三位出自东城林家啊,林헇家当兴啊......”

      东林城,原为东城,只因林쯵家的存在,或者说,只因他林成己的存在,遂才改名东林,自此东城,林家独大。

      老者见状,没有理会,缓㔾缓闭上双眼雡,刹那之间,椅子上已空无一人,周围人见状,纷纷抱拳:“恭送햍林长老。”

      看台之下。

      林尘听到自己的名字之时,也是苦笑一声,“剑圣啊剑厸圣,捆你是嫌我还不够麻烦吗?”

      而不远处的林颜仙听着这个陌生的名字,也是心生疑惑,看了看看쉳台之上的老者,心中念叨:“莫不是真是老祖传人?”遂将目光移向林尘,有些不怀好意,又意味深长。

      而现场千余人,唯一不同的怕只有木츩玲雪了,只见她一脸喜悦地看向林尘,说着:“我就知道公子没问题。”却将自己得第二的事实置若罔闻,仿佛只是一件无关紧要的꼜事情。

      輵 “玲儿也很强呢!”林尘一脸笑意地看向木玲雪,心中想맙到:“麻烦就㇢麻烦吧,不过是多뮜逗留几天罢了。”

      而现碽场最ᧇ不开心的,怕是要数排名上居于第五的‘道吾눖’了,这所谓‘道吾’,可不正是小和尚嘛,只是因为林尘的关系,他也悺没有那么显眼了్,虽少有议论,却又被议论林尘的声音盖了过去。

      只见小和尚一身黑袍,궨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再加上背着一个大黑盒子,在人群中颇为显眼。而黑袍之下,小和尚一脸苦相,说道:“什么呀,怎么才第五啊,还㏟有那林尘,居然是第一,这,我不就得听他的䡠了吗?虽然师傅有言在瑕先,但还是不爽。”说完一脸怨恨地看向林尘。

      而此刻的林尘,却是没有感受到小和尚的存在,和木玲雪自顾地说着,他当然知道这所谓的‘趎道吾’便是小ᔔ和尚本人了,不然还有谁会取这么不要脸的名字呢?ↀ

      쥰 “下面是择道时间,诸位前百之人可自行去相应的山门报道。”说着襵老者用手指了指远处四脉的接引人员,“ೖ而对此排名有异议的,可上九层玄塔,提出疑惑㔊,届时自会有执法堂的长¥老给你解惑邩,不过我奉劝诸位,其间凶险,诸位好自为之。”说着也用墱手指了指后方山雾缠绕着的高ㅾ耸入云的高塔,郑重地说道。

      “不过,半年之后有排位战,届䤤时诸位也䯰可重新证明自己,更改排名,那时,诸位可以以实力重新定位,而现在,烦桗请诸位若无异议,便自行报道去吧。前百之后,由贤四脉按上次大比的名次分配的次序和名额选择录取,劳烦诸位稍等片刻,而在那之前,前十之人,诸位长老议事可有想要接引的黫?请便吧髵,前十诸位,也可自行申请,不过愿意与否,也看诸位长老意见了,至于奖励,十位入门之后可自行去执法堂领取。”

      说罢,台上诸人也没有什么动静,看来是已经分配好了。

      前十诸人,除了林尘和小和尚,怕是都与看台上的各方长老执事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至즴于散修,则是一个也没有。

      “在下白如风,愿入謸剑道白清正长老门下,不知可否?”第五的白如风率先说话了。

      只见高台之上的名叫白清正的老人开口说道:“可!”遂带着白如风离去,毕竟这前十白家之人,也只有他一人,其它余诸位,也不可能入他门下了,不如早些离去,交代事宜,而至于白如风的姐姐,虽ﰄ说和白如风웨一个年纪,却是前两⡧年便已入门,自然不在考核왩之列。

      “弟子林颜仙,愿入林长老门下,不知可否?”虽然林尘可能是老祖传人,但林颜仙还是想试一下。

      片刻宁静。

      㫪 “可!”一䭅个声音自云深之处传来,缥缈而苍老。

      林颜仙听罢,眼中露出一丝疑惑,但也没有多言,抱拳告退,஋向执法堂方向走去。

      榙片刻,前十之人,便只有林尘、小和尚、和木玲雪没有着落了。

      小和尚的身份,怕是早已被台上诸位看穿,自然无鱈人收留,小和尚也知道这一点,也没有开口,似乎在等林尘开口。

      灩林尘看向木玲雪,问道“林城主不是长老吗?怎么?是哪一脉的?”

      “算是吧!”木玲雪开口道,“不过准确的说,是客卿,գ他不参与南溪熒宗的决议,平时也都待在南城,木家在这南溪宗也没有势力,自然无人接引。”

      Ž 二人都在等林尘开口。

      林尘欲言,看台上的另一位老者率先开口说道:“林尘,你可愿意入我剑道独孤一脉?”

      周围人见状,纷纷露出异样,“独貖孤长老百余年来未曾收徒,怎么今日来了兴致?”

      名叫独孤的长老蕄看了쐜看那位开口之人,没有理会,似看穿了林尘的想粥法,继续说道,“独孤一脉,算上我,共有七人,其余六人,除了小六,皆外出游历去了,没有什么束缚,小友可以考虑一下。”

      林尘见状,说道:“可以,不过除此之外,在下可否也择符道?我对这符印之道,也是颇感兴趣!” ៻

      “可以!”独孤长老开口道,觉得并无不妥。

      周围人竻听罢,却是纷纷哗然,“年轻人年纪尚小,兼修两道,怕是톥心有余而力不足,还是慎重的好。”

      ꄖ“谢诸位长老关心,在下自知,不过还是想试一下。”林尘开口说道。

      之间居于七位的老者开口说道,“齎既然如此,便入老夫门下吧,老夫华晨,小友以为如何?”

      “自无不可!”林尘笑道。

      木玲雪见状,自然随林尘一起,而名为华晨的长老也开口说道:“老夫与木城主,也算有些交情,既然如此,你也一起吧。”

      周围ゖ人见状,纷纷셪开口:“今日倒是我南溪宗特别之日,千百年来从꧞未收徒的华晨长老和独孤长老都开口收了弟子,还均是᤼同一人,实属我南溪宗一桩美谈啊......”

      至于小和尚,见状,也开口说道,“在下道吾,也愿入符道一脉。”

      众人哗然,前十之人,竟然有这么多想入符道的吗?

      不过看台上诸位皆不言语,小和尚ﭙ一脸尴尬,最后看向林尘,希望林尘开口说说话。

      林义尘见状,开口说道:“‘道吾’说,经过他深╝思熟虑,愿入炼器一脉,不㑁知诸位长老可否愿意收留。”

      众人见状,有些尴尬,只见居于九位的长老开口说쑬道:“既然如此,你便入我炼器门下吧,老夫冯居祐。”

      荞 可怜的小和尚,便这样被林尘撵去了炼器一脉,却又不敢ॵ不去,毕䆙竟输了排名쑐,就只能乖乖听林尘的话了。

      至此,南溪宗道历元年开山考核,算是落下帷幕。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