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浪漫言情>

      ꛟ“老大,咱们就这么走了,콼是不是可惜了?不多呆一段ힶ时间吗?阳光、幸运对于咱们的招待那叫一个周到啊!”刚刚离开转送阵不久,逍콜遥叹、独孤皇邪、龙战和重楼一行人由刀剑二人驾着马车,行驶在官道上,车解厢里重楼和兡龙战曞正在讨论这段时间在光明顶擂台切磋所得,逍遥叹右手拿着一本从光明顶获得的书籍,静静地看着,独孤皇邪见无人搭理自己,无事之下,选择了主动挑起话题。

      “怎么?独孤ණ,你打算老死在光明顶。”逍遥叹可是听玲珑说了,在光明顶的这半个月믊,独孤皇邪可不是一个安分的主,四处勾引各大势力的ㅩ女性弟子,意外得到了十几位女性天选者的联系方式,被幸运戏称为色中饿鬼。

      因为幸运曾经看到独孤皇邪与十几位在他认为ᮝ审美评分不超过30分的女子接触,双方聊天已经到达可耻的地步,若不是白天銺的原因,就差᲎直接入洞房了。

      “哈哈敒哈!老大,怎么可能?一个小小的光明顶,岂能困住我这只遨游九天的神龙。只是让我不解的,你好像还有疑问没有解开,难道你这次来光明顶的目标没有达成?”独孤皇邪打死也不承认希望能逗留到活动结束,而不是像现在一样提前退场。

      “逍遥,你这次不是接受幸运的邀请,才选择来光明顶吗?怎么,还带有其它目的?”重楼和龙战都注意到两人的对话,听到独孤皇邪说到目标这个词汇,又联想到这段时间즊逍遥叹的表情,顿时发现自己好像遗漏了什么。

      “老大,来光明顶,能让你关心的事情,无非就是你那宝贝徒弟的事情⿵,怎么,真想拐跑你那个傻徒弟啊!”龙战开玩笑的说了一句,与幸运有关,这应该是肯定的,但具蹿体是什么情况,他暂时脑补不出来。

      “唉!还不是因为幸运的那个案皨子,从接受任务到完成任务都太诡异了,可惜了。这一趟光明顶之行,还是没有得到答案。” 

      “逍遥,不是已经下了结论,难道哨兵这个大侦探也出现了重大失误?不应该啊!我将我们所得到的资料,向一位我所在世界的刑侦老专家进行了验证,他得出的结论,虽然与我们最终结果有一定的差距,但是总体结果还是一样的,双方各打五十大板,都是过错方。”重楼的话,让逍遥叹三人明白其对于这个案子的重贞视程度,没有其平时表面上所表现出来的那么随意。

      ⽡“重楼,我不是说案件的结果有问题,而是动机有问⢹题,这个动机问题也不是案件本身的动机问䓅题,而是委托㔿人的动机问题,我记得你们都看过幸运的那封信吧,你们难道没有注意醯到其中的用词쬲吗?

      关于案件结论的用词,其实我们所得出的结论,如果用曙光⊢大陆官方뒩的结案格式来写,我认为不需要改词,那封信其实已经是最好的案宗记录。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这样的案件还要重新进行调查?”见连独孤﷌皇邪用奇怪的眼㑈神看着自己,逍遥叹大概读懂슅其中所귺表达的意思,是不相信自㚚己是拥有洞察能力枑之人。

      䵵“这个结论不是我得出来的,也不是小不点她告诉我的,而是秀儿和美娘她们得出来的睬,在调查案件的后期,她们就已经将案件的主要精力转移到委托人的问题上,所以才有我这次光明顶之行,欤原本我的打算是询问那一位委托人的。

      不过,在和阳顶天见面之后,我突发奇想,怀疑可能和他有关系,便将这个疑问直뗘接问了出来,圠结果虽然不太满意,但确实有问题,估计又캵是佛家的那句话不可说,说不得,只是时机未到罢了。”逍遥叹虽メ然很想说其实这就是自己所发閗现的,但即将说出口之时,发钕现连自己都不相信这句话,更不要说旁边这几位智商在线的家伙了,干脆大大方方的承认了쁫是后援团的功劳。

      “老━大,你还是太直接了,如果换一种方式,比如旁敲侧击,肯定比这种直接方式效果更好。”

      “独孤,以阳顶天那都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老狐狸性格,你的这种小心思,人家会不知道?那他这些年真是活到狗身上,不,说他不圕如狗,太侮辱狗的智商,猪也不行。对了,逍遥,你们水球最简单单细胞生物是什么来着?”

      “重楼,是原生动物门,它是最原始的单细胞动物。” 

      ⤻“草履虫是最早的生命,而草履虫是单细배胞生物。”

      “。。。”

      “你们说的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老大,所以,你就选择ꉮ这么灰溜溜的离开了,不打算继续发问吗?比如换一个人,籸阳光就是一个最合适的人选䞰,再不行可以找帝葬天啊!那家伙王八之气一放,阳顶天还不乖乖的把事情的真相一一道来,连他的底裤是三취角,还是四角,有穿,还是没穿,我们都可以知道一清二楚。”龙战发现自己是天才,竟然会有如此聪明的想法。

      “。。。”

      “龙战,你以ᘫ为我这段时间在光明顶什么事情都没有干啊!虽然我不会破案,但是有人会呀,我只要按照她们的吩咐,照做就行,不过结果是令人不满意靂的,心情很不美丽啊!”

      见龙战还要进行劝说,逍遥叹再次开口制止了:“没有得到想要的结果,但其实也不是一无所获,至少知道这其中有阳顶天的参与,곳那么,绝对没有表面那么简单,᳔应该有类似于试炼一样的味道在其中,这是他们光明顶的家务事І,咱们这些外人就不要过多的参与了,何况,龙战,你和重楼的比暓赛硕不是全部结束了嘛,谈谈你们的感想吧!”

      “唉!老大,别提了,和他们这些世家子弟相鷯比,我们确实和乡下来的没有区别,我相信不单单是我们两个,其他天选者,不是全部,鳤而是大部分应该和我们有类似的感受,这不光光是见识上的差距,底蕴、资源和传承等方面,还是我们天选者的硬伤啊!两者之间的差距太大덭了,没有上百年时彛间的赶超,改变弥补不了。”

      “逍遥,龙战说的没错,虽然㎺很不想承认,更븦不愿意说出口,但这是个事实,想要否认,却发现言语是那么的苍白돹无力,心太虚了,底气严重的不足Ⱥ,来光明顶之前早已经发现了,只是没有这次这么明显罢了,毕竟大部分战斗对象是普通的修行者,而这次的对ఱ手,都是大唹势力出来的,这种差距就十分明显的,一下子显现出来了,用你们春秋国天选者一句话,就是不服老不行啊,虽然我还年轻,但感觉已经被这个时代所淘汰,或者说我们从来没有赶上时代崴的潮流,只是自认为自己是引领时代潮流的弄潮儿罢了。”轋垂头丧气,这句成语最能体现此时重楼的心境。

      ۫“老大,我看你这段时间老是往擂台方向溜达,不会只是路过这个借口㼅吧!说说你的感受吧!”独ᙦ孤皇邪为逍遥叹的回答,先砍掉一个选项,而这个选项也是逍遥叹最喜欢付选择的。

      “重楼,龙战,其实想要回答这个问题很简单,这不是一个太复杂的问题,而只是一个数学问题,自从离开圣字纹界,不,在圣字纹界之时,在我发现曙光大陆的修行方法不适合我之后,曾经有一段时间我将论坛上的各种关于曙光大陆战斗方式视频进行뱲了长时间的研究。

      ๗因为知道自己的缺点,那就是笨,所以我用了一个纪元时间,这还只是单纯的研究,若加上其它偶尔有感悟,零零碎碎的研究时间,两三个纪찻元应该是有了녠,实践的时间虽然不长,主要是再次回ā到曙光大陆的这段时间,也就是我这趟的中州之行,我发现曙光大陆现在的修行方式,无非就是一个数学问题,当然,这只是我的看法,或者说是我的心得体会,不能代表大部分人员。这个数学问题便是,1+1的问题。”

      “与二的关系吗?”龙战说出口之后,总感觉这话怪怪的,忽然意识到自己好像被耍了。

      逍遥叹没有注意到龙战的神色,点头同意了,他的说法:“嗯!如果说我们这些修行者所使用的能量是星力,是第一个1,为笖了和另外一个1,也就是另外一种力量魄印的相互融合,诞生了无数的以鉶功法秘籍为主,武器装备、战斗方式为ffl辅的加号相筈助胆,才产生了关于2的效应,两者之间是䟋等号,还是大于号或者小于号,便是这到数学题⽼的关啸键了。”

      “逍遥叹,解释的能不能再清楚点?”重楼依然不太明白逍遥叹的意思。

      “重楼,用我们最容易理解的话来说吧!许多游戏中都有属性的问题,春秋国有金木水火土五行ꃯ的属性,各大文明有地火水风光暗等各大属性,不管是哪一种属性,但大部分都属于相生相克,而这些属性也诞生了鈫各种职业,㛦以血量和防御见长的肉盾,以远程攻击为主的弓箭手,以大范围杀伤性为主的法系,以近战无敌为主的战士等等,各方相生相克,如果你是弓箭手的属性,拥有战士的职业,结果就是冲突,用数学公式来摫算就是1+1小于2,现在明簚白我的意思了吧?”

      “曙光大陆修行者的属性问题,其쩉实没有专业人士进行彻底的鉴定,因为现实世界是没有必要进行鉴定的,而导致最后结灮果与2的关系䪗,就在中间那个レ加号,弓箭手的属性,战士的职业,如果如果配合上一个最适合的加号,比如可以转换属性的功法、战斗方式等,那么就不ꋥ是小于2,有可能是等于2,最理想状态就是大于2了棃。也正是因为这样才诞生的功法秘籍等这些中间桥梁,︲如果每个人都找到最适合自己的加号,那么才是发挥出自己最大战力的。。。”

      逍遥叹忽然停下了话题,眉头一皱,瞬间提高音量:“各位,既然来鮙了,那么就现身一见毾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