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色看视频在线观看

      夏拂此时正躺在床上燎,听着那一行脚步声越来越近,心跳也㡜越来越快。

      之前絻皇后也来过几次,按照司ꎷ空泠的吩咐,都让人给勉强打发回去了,最多也只是在门口看了一两眼便离开了。而现在来的是皇上,这怎德么拦得住?

      若是让皇帝发现她不是真正的太子殿下,那岂不就犯了欺君之罪吗?到时候他们所有人,包括太子殿下,ꚛ必然会吃不了兜着走。夏拂的手紧紧的攥着拳,努力的平复下她此时的心情,作为一名合格的鶣暗影卫的素ꤰ质体现的淋漓尽致,不一愴会儿,夏拂就彻底的冷静了下来。

      虽然不知道为ऑ什么从出事到现在都没墜有踏鑼进过东宫一步的皇帝,会在今天晚上突然造粰访。但无论如何,绝对不能被皇帝看出任何破绽洘!夏拂心中坚定的想褄着,她绝对不能拖了太子殿下的后腿,让太子殿下因她而面临险ủ境ꈊ。

       ᪓ 脚步声越发的近了,夏拂控制自己縲的呼吸声,假装是睡着ᒣ了,呼吸均匀而悠长,但呼吸声又比锎较微弱,让人觉得身体很첳虚弱。

      只听见紫苏在外面像是劝了几句,说了些例如“壄太子殿下已经睡下了腹”、“太子殿下身体还比较虚弱,需要静养”之类的话,试图想要将皇帝给拦在外面,打消他进来探望謶的念头,然而却好像并没有起到任何的燴作用。

      因为驔皇帝的脚步声越发的近了,怇夏拂闭着眼,全神⟼贯注的注意着周围的动敥静。

      몄近了近了,越发的近了。

      “泠儿,可是睡下渚了?”皇帝浑厚的声音在夏拂身后响起。

      “可会怪父皇这么久才过躻来看望你?实䅵在是这刺杀一事来的꺅蹊跷,这些天父皇都在忙䉜着追查凶手,后面听설说你状态稳定了뺪些,又有其他事不得不齲去忙,才耽搁到现在,泠儿想必是不会介意的吧ࡗ?”

      皇帝也不管“司空泠”到底是睡着的还是ꉙ醒着的,一股脑的就说了一些话,要是不知道真相的听了,还真觉得这是一个关心孩子的父亲,声音中的无奈和ꡕ担忧体现的淋漓尽訽致,但实际上哪里是他说的那样?根本就没有那么多事滙情要忙要耽搁。

      夏拂简直想翻个㸊白眼,定了定神,“父皇,儿臣从摦未怪过父皇,儿臣知道父皇日理万机,今天父皇能过来看儿臣,儿臣已经很开心了,咳咳,”夏拂伪装成司空泠的声音╙,又刻意带上些嘶哑,不时还虚弱的咳几声,“还请父皇原菹谅儿臣,没办法起身行礼。许是睡得多了,刚刚也是脑袋有些昏沉,都差点没听见父皇近来的声音薕,待到父皇喊我的时候才醒了过来。”

      夏拂原本是不打算回应的,但是如果这都不醒就ⳡ有些不合理,又不是重伤昏迷,只是受伤休养而已,不至于醒不来,要䴔是故意不搭理皇帝的话,反而会显得刻意。

      无奈,夏拂这才模仿了司䛍空泠一镢波,照着她先前所见司空泠那般模样。

      “皇儿啊,这次真是苦了你鯏了,你好好休息,父㈈皇以后再来看你。ℳ”司空昊这位“慈父”又随口嘱托了几句,便离开了,整趟下来也不过几分钟而已ᡟ,就像完成틴任务一样。

      夏拂却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看这样子,应该是没有暴露。

      其实,皇帝和司空泠本来就不怎么相熟,先前接触的也룈不多,所꽏以若是有什么和以前不一样的地方,皇帝也是没那么容易能发觉出来的,更不要说这一趟皇帝明显是存着敷衍的态度,再加上夏拂的能力,总归是有惊无险的度过了。龹

      司府。此时司空泠࿊还坐在屋顶上,已经坐了有一盏茶的时间了,夜色渐深,忽然有几次困意掌悄悄的飘龛到了司空泠的身上。

      “哈啊……”司空泠打了个䟿哈欠,一双眸子也ⷫ有些睁不开了。

      正打算下去睡觉,司空泠ᨂ忽然觉得背后有一阵风刮过,可是等到她转头쎂一看,⇆那双惺忪的睡眼努力的睁了睁,却并没有看到蝗任何的人影。

      有些纳闷,刚刚明明觉得就好像有人从颐她身后经过一窹样,带起了一阵风,但蠣又并没有看见,按照司空泠现在的水平来看,㩵一般的小喽啰是可以收拾的,基本没有问题,除啯非是武功高强之人,所以刚刚…那应该…就是普通的风吧。

      可垰等司空泠回过头来,身边却忽然多出㵔一个人,正坐在她旁边,一㜓脸淡定的看着月亮,就好像已经在这坐了很久似的那般淡定从容,丝毫不觉得自己这忽然出现会造成什么后果。

      这人还能是谁?

      司空泠被这不烄速之客给吓了一下,轻呼出声,一双眸子瞪的老大,身体下意识的向远离他的方向歪去,显而ꉂ易见的防备架蠊势。

      “你…楚公子?”司空泠依旧὾是一副没有缓过神뤨来的模样,整张脸都写着疑惑,写这说她搞不明白为什么这位姜依斐的表哥会突然造访司府,还是这ꑂ大半夜的,招呼都不打一声,直接不请쒋自来。

      楚暮微微侧头,一双桃花眼在这夜色之下看着司空泠,被这月光染上了几分迷蒙,这其中的审视和打量却是一点也쏱没有收敛,就这么露骨又直接的盯着司空泠,比方才他埱们䄿在客栈碰到的时候更甚。

      “楚公子,你这…多少有些不合礼法吧?”司空泠暗中憋了会儿㫦气,此时䠶略有成效,只见她的脸忽然是有些羞涩似的馊胀红,耳尖也染上了些许的红晕。

      这是司空泠以前演戏的时候惯用的伎俩借,她只要憋一会儿气,就会容易脸红耳朵红,那种少女的娇羞也就出来了,不仅如此,效果还很自然。

      뇤楚暮看着面前这个少女,见她此时的模样,不由得微微有些皱眉。虽然他从小到大就和小姑娘接触的少,但是楚暮的学习领悟能力极强,通过周围的形形色色之人,他也能明白这脸红意味着什么。

      “这些小姐什么的真是麻烦。”楚暮心中暗想,还多了几分嫌茢弃。

      “司小姐大半夜的不就寝,反⋬而在섊这屋顶上…赏月,也多少有点不合礼法吧?ą”楚暮三言两语间就反唇相讥,语气淡得很,ꐯ却无形中给人一种压迫。

      楚暮的意思听在司空泠耳中显然是,都是这般爱跳脱于礼法之外的人,又在这穷讲究什么?装样子给谁粻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