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上到哭是什么样的

      似乎习惯了后世满天的盗版书,听沈昱听到绮云给自己的报价时,嘴巴一下便张大了开,如果真的按这个价格的话,就自己身上这点小钱,根本印不了几闑本的。

      “真的要这么贵吗?”印一张纸便要三搡文钱,沈昱的确有些接受不了,薄薄的一张纸居然比一个肉包子还要贵,这哪里承受得了垎。

      绮云无奈地一摊手:“这已经是最便宜的了,要是纸张稍稍好一些的话,就要五文钱一张。”

      “算了,看来这个生意本钱太大,咱们还是另寻出路吧聂。”沈昱手一摊,本想就这么算了,谁料绮云犹豫了梜半天,咬了咬牙道:“昱哥儿是想出那本《神雕侠侣》吗?故事到底很吸引쑮人,可是实在是太长了,若是印出来的づ话,꩎恐怕没有多少人能买㴈得起。”

      “当然不是。晑”沈죊昱摇了摇头,笑道:“我要写的是鬼故춹事,并不是很长。”

      덆“鬼故事?”绮云眼睛一亮,犹豫了再三,终于咬了咬牙道:“昱哥儿㛽不妨先写出一个故事让奴家瞧忂一瞧,若是可以的话……这竄印书的钱我掏了。”

      没想到这个年代的女性居然有如此的魄力,泇要知道印书可不是印那么几本、几十本,没个几百本的话,人家根本就不会理你,一本若是几百文钱,没个几百两都印不出来。

      看到沈昱狐⇮疑地看着自己,绮云脸顿时一红,喃喃道:“其实ᫀ奴家也没有那么多钱的,还要问梦玉姝她们去借一些。”垴

      욑“我懂我懂。”沈昱点了点头,郑椖重其事地叮嘱道:“故事我可以写,赚来的钱我也可以先不要,不过有件事我必须要提醒你,做哪一行都有赔本的可能,这书能不能赚到钱可不Ʒ是我能说⧹的算ع的,你自己回去多考┘虑一下。” 鷣

      䇋绮云点头道:“只要昱哥儿的故事写得好,咱们的书一定能赚钱的。”

      Ⳡ ﳦ说实话,沈昱并没有绮云想得那么轻松,不过看她信誓旦旦的样子,自己也不好硬拦着不让人去做,正好趁现在没䂆什么事,自己在心里仔细地把巨著《聊斋志异》想了一遍,然后开始认真写了起来。

      低头写了一뙎个时辰,也不过只写了几Ú百字而已,手腕却ꨰ累得十分酸矨疼,沈昱抬头看着窗外,此时太阳也已经开始西沉,㛆离天黑只差一两个时辰了。

      快要吃晚饭的时候,莺儿来了一趟,当着萧雪笺的面把朱孡厚韻熜ڳ叫走了,说是府里晚上要招待客人,需要朱厚熜坐陪。

      朱厚熜本来就銛很讨厌㛫这种场合,有心不想去,倒是萧雪笺觉得这是一个好机会,还쩬耐心地劝朱厚熜不要耍小性子,这种场合是他帟必须要出面的。

      朱厚熜无奈,只能是换了衣服之后跟莺儿走掉了。

      等他一走,院子里一下Ḡ变得安坠静起来,朱厚熜身边的三个丫鬟此时已经分成了걉两派,绮云跟梦云向来看不上萧雪笺,觉得她的出现是把自己放到⸘了淘汰的边缘,所以一吃过饭,两个人便躲到了房里。秊

      萧雪笺独自一人气定神闲地吃过晚饭,也同样回到屋中把自己关了起来,至于她到底怎么溜到后花园,那就是她自己的事情了。

      吃过晚饭,沈昱便闲了下来,开始还想着早点෇休息,可是心里一直惦记着将要ﴶ发生的事情,就在这时,隔壁的彩珠突然躅跑了过来,招呼沈昱去给永福讲故事。

      沈昱心里蒷清楚,所谓的讲故事是假,永福心里害怕却是真飢的,自己想眨了想,从床底下跀找出上次还没有用掉的两根ꈟ炸药拿在手上,等他见到믝永福之后던,一伸手便把这两根炸药递了过来。

      沈昱果然没有料错,现在的永福哪还有心思᧼去听故事,满脑子都是在惦记着后花园将㰄要发生的情况,心里慌得很,又不能跟两个丫鬟说,只ꒊ好让人把沈昱叫了过来,没想到沈昱一看到自己,便把两根炸药递了过来。

      一看到这两根炸药,永福的眼睛一下便亮了起来,没有什么能比这两根炸药带给自己更强的安全感了,自己ᶘ脑海੪里现在还记得那天沈昱就是用螔这个东西把刺客炸ﳪ得屁滚尿流的,自己迫不及待地伸手接了过来,炸药在手,整个人似驮乎都轻松了许多。

      沈昱坐了下来,却没有开口讲故事ⁱ的意思,永福也不催促,让人拿了糖水与零食,两个人倒是慢慢地吃了起来。

      看到沈昱半天都不讲故事,彩珠终于按ܸ捺不住了,连忙催促道:“昱哥儿,郡主喊你来是让你讲䡢故事的,不是让フ你来吃的,想要吃的话可以拿回去吃,咱们还是先听故事吧。”

      “今天不听故事了。”永福轻声替沈昱化解一下尴尬。

      “啊?为什么?”彩珠不解地问道。

      见彩珠一付懵懂的模样,永福笑道:“昱哥儿今天是来保护咱们的뵆。”

      彩珠更加不明白了,好畡好的为什么要来ᐕ人保护自己?

      就在彩珠满ﵱ头雾水的时候,楼内的人突听后花园传来一阵呐喊声。

      永福闒脸色一变:“真的动手了?”꒗ ↼ ㉃ 沈昱点了点头:“应该是动手了,想来用不了多久事情就会结束ꌡ了。”

      䨙两个人没头没尾的话听得彩珠彩玥一脸的迷茫,看了看永福,又看了看沈昱,总觉得两个人似乎有什么要事在瞒着两人。

      呐喊声很快䆨便结束掉,后花园重新变得安静下来,绣楼中也无人开口,唯有桌子上的䯆油灯奋力地照亮四周Չ的漆黑。樃

      就在这趙时,院外突然传来一阵急鍋促的脚步声,声音有些杂乱,ﱇ沈昱听到时却是一惊,连忙靠到窗边,突听院噌门被人砸响,有人在外面大声喊道:“郡主可在?”

      “是窦三哥吗?”沈昱听得仔细,连豚忙大喊一声。

      “是沈昱?原来你在这里?”院门被推了眜开,窦寇从外面大步走了进来,沈昱连忙下了绣楼来到院子中,看他一脸紧张的样子,心里顿时一紧,轻声道:“出什么事了?难道人没有抓到?”

      “只抓到了一个。”窦寇也是从王妃的口中得知此事与沈昱有㒨关的,所以也没有瞒他的意思,接着恼怒道:“蕪那姓萧的妖女已经被抓住,只可惜却被꿩另一个人给逃了,眼下全府都在仔细地搜捕,郡主的院子也不能例外。”䃾

      蓫元翌跑了?

      澛沈昱心中暗暗叹了口气,连忙摆手道:“那就麻烦三哥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