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大香伊蕉国产

      第二天清晨,张逍遥从睡梦中苏醒。

      蘥回想了一下昨晚的事,困意一下子被丢到了九霄云外。

      “我现在也有一个能用的‘技能’了。虽然还是没有技能面榘板⹻,但⿯是没有技能面板限制更好,我可以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齘

      张逍遥表示很开心。前世张逍遥虽然在科研单位工作,但是骨子里还是一个不喜欢受到条条框框束缚的人。最讨厌的就是做命题式ꕬ的任务。

       现在自己手里出뤀现一个待开发的“研究对象”,还是可以让自己为所欲为的那삌种룼。张逍遥恨不得现在就把它玩出180个花样来。

      但这时,正打算计划一下怎么做研究的张逍遥被一阵敲门声打断了。是约修斯来找他。

      “今天我们怎么开始我们的队员招募计㮧划?你有方案了吗?”约修斯说道。

      “我想过了,整个职业者联盟会议会开7天。今天是第一天,上午的时候职业者一般需要ዧ安顿好才会出来。我们可以先不用着急。上午的时睈候我⣶们先分头去转转,看看能不能找到有‘特殊天赋’的职业者。从今天下午开始,我们就在职业者小队招募大厅摆摊招募队员。”紴张逍遥回答道。

      所谓职业者小队招募大厅是൐罗格营地中的一个场所。平时不怎么开门,每砪次有大型职业者聚会时,都会有小队﵄在这里招募队员。毕竟在这个危险的世界里,抱团生存是常态。

      约修斯䁧没说什么,点头同意。然后分头出发寻找目标。

      命且不说约修斯去哪里打探消息。此时张逍遥站在大街的十字路口处흦,考虑自己要去哪里。

      “我目前需要的是收集信息,看看本次来罗格营地的都有哪些人。最好能打听到有没有什么特殊人才。”张逍遥先确定了自己的目标。

      既然要收集消息,那么目的地就很明确了。张逍遥迈步向酒馆走去。

      ……엛

      酒店与酒馆仅一字之差ᙕ,但在罗格营地里∩,这却是两个截然不同的地方。酒馆遫似乎更횎倾向于“酒”字,而酒店的经营方向更倾向于“店”字。所以两者的氛围截然不同。

      张逍遥推开酒馆的门,一波鼎沸的嘈杂声灌譼入张逍遥的耳朵中。

      说是酒馆,其实更像是前世識的酒吧。

      밼酒馆中由于职业者聚会于罗格营地的原因,生意觱格外火얩爆。职业者三五ᙆ成群的聚在一起,有的是好友多年未见畅饮聊天,联络感情。有的则是偶遇知己,举杯庆祝有缘千里来相៫会。有的则是单纯的想找人比拼酒量。

      反正来到这个地方,酒就成了大家联络感情的必备催化剂。来到这里你不点一ㅒ杯酒,那你就是妥妥的另类了。

      张逍遥看着嘈杂的环境,感受着混合了各色职业者身上体味庙,有ꃌ夹杂了쥳各种酒味的空气,不由的慅皱了皱眉头。好一会儿才适应这里的环境。在这期间鱏,他的眼睛也没闲着,꠆打量着周围的人。

      酒吧광正中桌子边坐了两拨人。一拨是一群光头光臂膀的大块头。从身鑾上的穿着和体型上看,不难分辨出他们是野蛮人职业者。而对面坐着的则是一拨穿着兽皮衣服,披头散发的职业者。看样子应该是来自北部森林的德鲁伊,为首的德鲁伊脚边还趴着一头灵ડ狼。

      两拨人的头领正坐在桌边拿着小桶一样大的酒杯拼酒,周围的同伴都在为他们呐喊助威。

      四周的桌子都被人们占满,各自享受着面前的美酒。

      张逍遥看了看,应该是没有空桌了。就走向吧台,坐下后要了一杯度数最低的果酒。

      멏这时他发现旁边坐了一个看起来有十七八岁,板寸头发,身材很魁梧,但面相很稚嫩的少年野蛮人。从服饰上看应该是和酒馆中间的那群野蛮人是一个族群的。他面前放了一大杯麦酒,一个人坐妵在吧台静静地喝볔着。看起来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张逍遥一脸好奇,端着果酒૏来到他的身边。主动搭讪道:“你好,我叫张逍姂遥,今年16岁,是罗格ᑤ营地的职业둜者。能问一下你的名字吗?”

      对面嗞的少年野蛮人正在想囍事情,被这一搭讪吓了一跳。扭头看向张逍遥,赶忙说:“你好,我叫奎恩,今年냖15岁。来自亚迪斯特村。”

      “15岁?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感觉有十七八岁……”张逍遥惊讶道。

      “我们野蛮人都是这쭑样,年幼的看着成熟,年老的也不显老。总体外貌都偏向于成熟。”少年奎恩解释道。在퐀说道“野蛮人”时,不由的语气中带着一股自豪렉感。

      “正中间正在拼酒的那群野蛮人是你的同肦伴퍷吧?你怎么没和他们一起玩呀?”张逍遥问道。

      “我……我不太喜欢热闹。”奎恩说道,不过说话间眼睛朝那䱐边扫了一眼。张逍遥可以看出,他有些言不由衷。因为他的眼神分明就좰是向往。 缌

      张逍遥没有揭쑰穿他,๩继续说道:“你这次来罗格营地主要是做什么的?咱们年纪差不多,你是来寻找队友的吗?埕”⸚ ꊡ 狐

      简奎恩听到队友这个词,一脸的尴尬,讪讪的说:娂“嗯……我…ᾄ…我只是来看看,对,跟来看看。”

      张逍遥见状,心中不由的好奇。是什么让这个五大三粗的野蛮人少年这么拘谨㰒,这么不自信呢?张逍遥有种预感,这个少年很可能就是自己要钸找的“同类”。

      他又和奎恩聊䆁了一会儿,但这个少年有点拘谨,张逍遥没能获得更多㯹的信息。

      最后,他盯着奎恩的眼睛,一脸正色地๙对奎恩说:“如果ʟ你下午没 事的话,就去职业者小队招募大厅转转吧。相信那里不会让你失望的,如果你想拥有同伴和队友的话。”说完,就离开了酒馆。

      奎恩一脸错愕。看着张逍遥离开的背影,奎恩心里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的经历。

      μ

      ……

      奎恩从小生长于亚迪斯特봽村,村中的人们不论男女只要觉醒都是野蛮人。奎恩从小就向往着成为一名强大的㾟野蛮人战士。为+了这一目标,奎恩从小就有意识的锻炼自己。他的努力没有白费,小小年纪就是同龄人中各自最高,力气最大,身体最灵活的少年。为此,奎恩成了同龄人眼中的“别人家的孩子”。

      텑 但是一年前,在村子里举行的觉醒仪式上,奎恩被无情的打下了神坛。癄因为本该拥有完整ﴯ野蛮人技能的他,觉醒时只有“呐喊”系技能一系。呐喊系虽然也是野ꗛ蛮룳人技能树的一个分支,但对于崇尚力量与勇猛的亚迪斯ᑼ特村的野蛮人来说,这个系的技能完全是多余的。基本上所有野蛮人都不会选择站在队伍后面给队友加状态,然后看着队友冲锋陷阵……

      看着之前的同伴一个个觉醒成强大的野蛮人,奎恩心理难受极了,对于自己ꃹ的未来完全绝望了킪。

      自从觉醒仪式之后,㷚奎恩就不⏇愿意和其他人一起训练。一些之前嫉妒奎恩比自己强的人也私下对奎恩冷嘲热讽。背地冥里偷偷的⚽喊他“歌唱家奎恩”。这对于一个以勇武著称的野蛮人来说是诜何等的羞辱!

      在这种压力下,奎恩不愿意在自己的呐喊系技能上添加任何技能点。进而对属性点也持排斥态度。

      所以虽然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奎恩被半强迫的由村中的领路人带领来到了6级,但是内心的自卑让原来无比自信的奎恩变得唯唯诺诺ख़,不愿与人交流。对于前쎚途的绝望也让奎恩连升级带来的技能点和属性点都原封不뒻动的封存了起来。就这样,一个6׃级的,没有加任何属性点和技能点的白纸野蛮人诞生了。 岔

      族中的长者们对他的情况也很苦恼,多次劝说无果后,只能听之任之。借着这次的职业者聚会的机会,长者们让奎恩跟出来散散心。奎恩拒绝了几次无果之后,只得跟来。

      来到罗格营地之后安顿好住所,酒虫造反的野蛮人们就拉着奎恩来到酒馆慬来喝酒放纵。奎恩感觉和其他人格格不入,就坐在쉫了吧䨷台边自己一个人喝闷酒。然后就被张逍遥“捉到”了。

      奎恩回想着张逍遥的㣠话,苦笑了一声:“同伴?队友?我也很想拥有,但是我……配吗?算了,好歹是别人的一番好意,下午反正没事,去转转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