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代秀20121026

      两人正说话间, 顾灵均的手机突然响起,是沐卿打来的。顾灵均笑着望江楚些一眼,顺手接起电话。

      “喂, 爸爸……”

      江楚些打个ᴘ哈欠,想着终于快睡觉时, 却见顾灵均脸『色』骤变,顿时有好的预感。

      “怎么?”

      她生怕៚是顾怜或者沐卿出什么事, 顾灵均脸『色』虽然震惊但并䑍无悲伤之情,是有种说出的㞋凝重。

      “我白,我和楚些马上赶。”

      “发生什么事?爸妈没事吧?”

      ꫃江楚些满脸念着急, 顾灵均挂电话,眉紧皱道:“顾恂死……是在探望妈妈的时候中毒死的,妈妈暂时被警方收押。”

      江楚些万万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发展, 惊愕之余下意识地问一句:“顾灵坤也死㰎吗?”

      “没有,他现在正在警局。”顾灵均一边答一边已经下床开始收拾行李,“我䦑们必须快点s市。”

      电光火石间, 江楚些的脑海中闪诸多念,也在这片刻之间,她做下一个决定。

      “灵均, 你听我说…菃…”

      顾灵坤一脸悲伤地走出警局,当地已经有多家媒体收到消息,将警局外围得水泄通。富豪家内部的恩怨情仇,狗血大戏甚至᎓与人命扯上关系,这实༯在是比电影小说还要精彩魔幻, 媒体又怎么可放这么好的蚯机会呢?

      当然,这其中更少顾灵坤的推波助澜。

      “顾先生,你对这件事有什么想说的吗?”

      “顾先生, 真的是你姑姑谋害你的父亲吗?”

      “顾先生……”

      “顾先生……”

      记者们七嘴八舌地追问着,顾灵坤在保镖和警察的护送下一边艰难地前行,一边悲戚道:“我相信法律会还我父亲一个公䪡道,管凶手究竟多么有权有势。”

      他这句话相当于确认顾怜杀人犯的身份,瞬间引燃现场,而顾灵坤则容地坐进车中扬长而。

      手机中断传来的消息让顾灵坤难以掩饰地『露』出得意的笑容㏦,一切都按照着他的计划在进行。丈母☦娘出事,江楚些可无动于衷,而顾灵均如果是假装重伤,这时候也该『露』出破绽。

      而如果顾灵均确实受轻的伤势,鮘无法离开医院,江楚些分身乏术总要先舍弃一边。无论是哪种情况他都做好的应对的措施,看江楚些如何行动。

      “江楚些一个人离开医院,并且带走一半的保镖,我们会在今晚动手。”

      手机对面传来顾灵坤已经十分熟悉的经由变声器变化的声音,顾灵坤冷笑戰一声,问道:“这你们可会再失手吧?”

      “当然,上次是意外而已。”

      “哼,我希望你们白,雇主可喜欢这种意外。”

      “当然,我们会尽力提供最优质的服务,事成之后希望顾先生将剩余的款ﷆ项打进我们原说好的酅账户ਨ。”

      顾灵坤面『色』微变——他当然没蠢到会对杀手透『露』自己的真实身份,在他找上对方时,对方已经知欙道他的身份。他之所以拿这帮흈人没办法也是因为这一点,这些人掌握着客户的信息,让他反被牵制。

      “会少你们的钱,给我把事情办妥好。”

      顾灵坤知道这些人的背景身份,知道他们的人似乎无处在,业务熟练,几乎毫无破绽地□□的现场。

      当然,如果这些人真的帮他杀顾灵均和顾怜她们,他倒也介意被拿捏着这一点把柄。毕竟这个组织看起来是为赚钱,要和蛾他们有利益冲突,他们的信誉还是比较有保障,会透『露』客户的信息。

      一切在今晚。

      애 深夜的医院与白日相比仅安静许多,还透着一股难以形容的阴森之气。顾灵均所住的vip病房外虽然灯火ﵴ通,但空『荡』『荡』的走廊偶尔传出一阵知哪里来的声,也足以让人莫名心寒。

      Ვ 深夜轮班的保镖坐在门外的椅上,手中拿着俦一杯咖啡提神。保镖的收入低,工作却很辛苦,尤其是这类十四小时贴身保护的类型ᜪ,经常需要熬夜。如果没什么事到还好,当赚点辛苦钱,但如果出什么事,那可是拿命拼。

      因为江楚些匆匆离开,带走他的几名同事,所以现在这里有他一个人。等其他同事来还需要两小时,他依靠咖啡来支撑精神。

      “唉……”

      贴身执行任务的时候,他们会打起十万分的精神,当然,在执行⏐这种看门任务的时候,要被雇韠主发现,还是可以稍微放松一些的。毕竟没䱩有谁长时间保持注意力高度集中,寻找适獤当时机休息来保证体力也是保镖的必修课。

      他喝完最后一咖啡,起身准备把杯扔进垃圾桶中。可在这时,走廊尽的玻璃窗却突然“哗啦”一声碎裂。紧接着,走廊的灯光开始疯狂跳动起来,似乎是电力稳。

      䍒 保镖面『色』微变,连忙走到门边,高声问道:“顾小姐,您没事吗?”

      “我没事,怎么?”

      顾灵均的声音听起来十分正常,保镖松气的模样:“没什么,走廊的灯好像坏,没什么大事。”

      “那天向院方反应一下吧,辛苦你。”

      “应该的。”保镖伸手握住门把,“顾小姐,方便的话我再坚持一下房间吗?”

      “嗯,你进来吧。”

      vip病房也并没有多大,除厕所以外没有其탤他可以藏身的ட地方。顾灵均和江为早一块儿躺在算宽敞的病床上,江为早已经熟睡,而顾灵均似乎难以入眠。

      保镖仔细地检查各个角落,还地确认一遍窗户的锁,确定没有异常后才退出房间。

      “顾小姐,请好好休息。”

      顾灵均点点,保镖关上门退出房间时,外面走廊的灯已经完暗下来。医院的中央空调系统并强劲,在幽走廊玻璃破碎后,气温开始显上升。

      在江楚些的强烈要求下,顾灵均被安排在走廊尽。因为这ﭰ里有监控摄像,够非常清晰地拍到来往的人。

      面对这种黑暗环境,保镖反应迅速地拿出手电筒。此时他已经感觉到异样,夜晚的医院虽然比白天要安静许多,但也是有医务人员值班的。玻璃碎,走廊的灯灭,可到现在都没人察觉异样。

      在他ᢳ犹豫着是否前查看一番的时候,医院的火警系统却突然刺耳地响起来。

      “顾小姐!”保镖下意识反身开门,想要带两人离开医键院,“发生火灾!”

      江为早被这阵吵闹弄醒,『迷』『迷』糊糊地问道:“妈妈,怎么?”

      顾灵均穿的是䰙随时可以出门的衣服,一边抱起江为早,一边问道:“是哪里着火?”

      “知道,但火警响,我们还是先离开比较好。”

      外面已经开始发生『骚』『乱』,顾灵均隐约听到有人在當喊是哪里着火。vip病房这边的病人并算多,但少是无法自如行动的病人。如果真的发生火灾,医护人员应该首先往这边赶来才对。

      “等等,你先看看情况,我觉得有些对劲。”

      先是走廊灯熄灭,然后又是火警,虽说是没可发生这么倒霉的事,但考虑到自己最近所面临的人生威胁,顾灵均更觉得这是一场有计谋的行动。

      而比起防谣火这种无差别没保障的暗杀,借由火灾引发『骚』『乱』,然而趁『乱』杀她们灋母的可『性』更大。毕竟偌大一个医院,真想火灾烧起来那可比杀她还要困难。

      “可是……”

      顾灵均环顾一下四周:“放心吧,我会有事的,你先看看。”

      “﹫好吧,我会马上来的。”

      隧顾灵均在保镖离开后推一把椅靠到门后,江为早歪在പ她怀里还睡得歪歪扭扭,似乎一点儿也担心火灾的问题。

      ﵊可在她即将彻底入睡的瑕时候,房间的窗户突然外向里被人撞碎,一道身影像是谍战警匪片中的演员般『荡』进屋内。

      顾怜这还是第一次在拘留所夜,简直是气个半死。虽然知道自己被人设计,뱔但因为她留一手,在房间里设监控,所以以为有自己提供证据ݫ洗除嫌疑,没想到警方竟然以要核实证据以及应对舆论的理由,睰当真连夜把她拘留。

      这对顾怜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

      出生以来,她可是非常自信地说自己绝没有碰触任何一条法律。这无关道德,而在于原则。可现在,她竟然因为一个莫须有的罪名被关押在警䐰局,这大概是她这辈跌最大的一跤。

      当然,除纯粹因自己的失败而恼怒以外,顾怜更多地感受困还是心寒。

      她承认小看那个顾灵坤,连自己的父亲都下得手䣲,很难说他还做出什么更疯狂的事来。她现在被困在警局,无法得知外面的情况,也无法和外面联系,听安排。天知道等事实得到澄清,外面会发生什么翻天覆地的变化。

      又或者,顾灵坤会给她机会看到事实澄清的那刻吗?

      顾怜罕有地坐立难安起来,皱着眉在狭窄『潮』热的房间来踱步。顾灵坤既然已经出招,绝会此停下,而且绝对会速战速决。

      她虽然立即让沐卿联系自己相熟的政要朋友,却还是晚一步。顾灵坤故意弄得人尽皆知,又比她更早打点好各方,让她无法顺利脱身。她虽然觉得顾灵坤有胆量和力收买警方的人做这么危险的䤬事,但是……如果……那些都是真的……

      顾怜突然浑身一震——她听到开门的响动,一道脚步声由远及近,仿佛催命的音符般向着她所在的地方走来。

      顾怜这辈还没感受害怕的滋味,但得承认的是,玖此时놂她确实有些紧张。是作为堂堂顾氏总裁,顾怜认为自己擕算到最危急的时刻ཀ也必须保持顾家人的体面,别人他人看笑话。她强迫着自己镇定下来,端端正正地坐到一旁简易的床铺上。

      床单在她的拨弄下凌『乱』地垂在床沿边,显『露』出她内心的紧张。

      一会儿,果然有一名警员打扮的人走到铁门前。对方的警帽压得很低,掏钥匙的声音有些刺耳,顾怜强压着自己的紧张,声音紧绷地问道:“有什么事吗?”

      “我们核实证据,已经洗清你的嫌疑,顾怜,你可以走。”

      顾怜虽然工作繁忙,但也是看一些电影电视剧的。恐怕她现在走,仅会被开枪打死,还会背一个逃狱的罪名!

      ٹ“你叫什么名字?是什么职务?负责我案件的警۲员呢?还有我的东西呢?”

      顾怜坐着动如山,心里却有些发『毛』,监控肯定ꔌ是被关掉,对方会保证这里发笳生的一切都会Ы被记录下来。

      “你出拿到吗?可以走废话还这么多。”

      警员打开门示意她出,顾怜却依鋊然坐在没动,语气傲慢地道:“呵,你们这么冤枉我,想让我这么简单走?想得美,让你们局长来见我。”

      警员似乎有些恼怒驶,压低声音道:“爴这里是你无理取闹的地方,你现在要是走,没准没机会走。”

      “袾我又没有犯罪,怎么会没机会走?反正我现在走,都深夜,要走我天再走。”

      警员的身形顿一下,突然抬步朝里走来,手上『ቂ摸』着腰间的枪套,中恶狠狠地道:“该死的傲㤜慢alph꧗a,真銖是敬酒吃吃罚酒!”

      芯顾怜眼见着他要掏枪『射』击,身体一歪滚到地上:“快快柗,他要杀我!”

      警员先是一愣,但很快因为被床底퐎扑出来的一个身影袭击而没空发愣。顾怜故意弄『걳乱』的床单遮挡住他的视线,让他根没发现床底下还藏着一个人。

      因为紧张以及这完在预料内的突然状况,这位想要袭击顾怜的警员几乎毫无还手之力地被对方几拳撂倒。顾怜狼狈地滚几圈,等再看向那边的쌖战况,发现那位人高马大的警已经把对方揍趴在地,再起。

      而且知什么时候,已经有少警围拢来。原空『荡』『荡』该有顾怜一个人的拘留室,其实早安排少人藏身㍖。

      顾怜劫后余生,才发现自己已经满身大汗——所谓术业有专攻,她这样也算丢人吧?

      窗外飞入的身影在地上翻滚两圈,非常有技巧地化解冲力,并且立时找准目标,飞身向顾灵均扑来。

      顾灵均下意识地背身护住江为早,袭挓击者手中已经多一把锋利的匕首,直直地朝顾灵均的后心扎。

      可在他离顾灵均还有几步之遥的时候,几道枪声突然在房间里响起,分别几个方面同时飞来的弹让袭击者避无可避,连中数枪后倒地起。

      vip病房并大,可以糯藏身的地方有厕所,但是如果是窗外闯进来,那么看到的死角有许多处。窗帘后、床底下以及洗手间门后都藏着警,袭击者进来后已经将枪对准她。

      顾灵均遣开保镖的底气以及保镖会轻易离开的原因也在这里,她身边有更专业鿞的人保护。

      当然,想要调动警可是什么容易的事,张鲁平也没有这个权利。这是江楚些连夜托陆行止的关系,这才勉强匆髎忙赶上,她也因此欠下一个天大的人情。

      顾灵均死死地抱着江为早,虽然袭击者连她的衣角也没碰到,整场袭击的时间也短得可笑,但她依然感受到死亡的威胁。

      箦和她曾经感受的那种危机一样,她那么切实地确定一切都还没。

      “顾小姐,已经没事。”几名警一边上前挟持住受伤的袭击者,一边对顾灵均道,“㨞我们现在需要换个地方,你要联系江小姐吗?”

      顾쇼灵均点点,一时说出话来,保镖也终于在这时赶来,ᒔ看到病房内的场景,禁一阵后怕:“顾小姐,您没事吗?”

      “我没事…缑…”

      顾灵均轻轻捂着江为早的双眼,自己却瞟一下那名袭击者。得说,警的职业技是高超,这么短的时间里开枪,却都打中这人的四肢,没有伤到他的要害。

      如果是她被劫持的情况,这人恐怕会被准确地击中脑袋,当时双方还㙴有一些距离,袭击者手里又没有劕枪,所以第一时间让他失行动力成为首选。毕竟这种犯罪行为在国内实在太恶劣,『政府』绝对䷵希望追究出其背后的势力。

      “妈妈……”

      江为早向来是极其有危机感的,今晚知道是她的预感没有发动,还是因为有太多人在,让她觉得十分安,总而言之到目前为止,她的情绪都还十分稳定。

      “妈咪也没事㚟吗?”

      顾灵均耳中取下一枚耳机,对着江为早笑道:“你妈咪也没事,她现在正准备赶来。”

      江楚些并确定对方究竟会对自己还是对顾灵均两人下手,这场分开行动是有赌的成分。警以病人、家属甚至是医生的身渏份混入医院,神知鬼觉地潜伏下来,甚至连医院都知道他们有这一首安排。

      至于她,也装作前往机场赶s市的模样,为的是让对方觉得可以下手。

      顾灵均和江楚些一直都开通着电话,虽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作用,但这增加顾灵均的安感,让她够感觉到江楚些一直都在自己身边。

      在江楚些곥提出这个计划的时候,顾灵均难以置信又无比惊喜。直到现在,她才彻底确信江楚些已经会为保护她而失理智。㉰双方会在互相信任、互相理解以及互相帮助的情况下,扶持着一路走下。

      江楚些来的路上没遇到什么意外,也同时接到顾怜的电话,确认s市发生的事듚。到此刻,几乎已经可以确定,这场行动是针对顾怜母的。虽说是没有可以杀害虶顾灵均来报ᵚ复江楚些的可,但如果再扯上顾怜,证对方迫及待地希望顾氏大『乱』。

      背后之人的身份呼之欲出。

      “楚些!”

      一家人团聚之时,天光已经微微发亮。江楚些相较于顾灵均的激动与喜悦仫,心情更加复杂。她是沉默地抱住妻和儿,紧紧地、像렚是再也会放开那样,将两人久久地搂在怀中。

      “楚些,已经没事,我很好,早早也很好,我们都没有受伤。”

      江为早点点,却没有说一句话,是小心地亲吻顾灵均的额。

      除保镖以外,两人身边还留两名警,这时可都看到两人的互动。顾灵均想到这里禁有些脸红,感受到江楚些的安后,她也听之任之,小心地安抚对方的惊魂未定。

      ꭢ“妈妈,你也亲亲我。”

      铧趴在顾灵均怀里的江为早乐意,『迷』糊间扭脸来也要江楚些亲自己。江楚些终于『露』出一丝笑意,一边亲她一边将她顾灵均的怀里接来。

      “亲你亲你,咱们先家吧。”

      江为早小虫般窝在江楚些的肩,眼皮几乎抬起来,嘴里含糊道:“嗯嗯,我们家……”

      “江小姐、顾小姐,我们会按照命令再保护你们一段时间,等案件结束再撤离。”

      “那麻烦你们,这次……真的是万分感谢。”

      遰“保护人民的生命财产安以及打击恐怖犯罪分是我们的职责,江小姐必挂在心上。”

      江楚些是笑笑——她必然要挂在䴔心上,这些쪱保护可是免费的。当然,任何价与家人的生命相比都微足道,况且陆行止暗示的报酬其实十分符合她一开始布下的规划,里外里的,她其实根没有亏。

      虽然她怀疑陆行止的目的,但至少这一次,对方提的要求并非是出于私利。

      到哀此刻,江楚궏些对陆行止这一方的身份突然有一个猜想。

      䊩 Ⴅ 原文中,虽然剧情完没有涉及到bo平权的事,但到文章结尾,턱社会的风气已经变化很多。如果真的有人在推行这一项事业,会会是陆行止他们呢?

      因为陆行止止一次暗示,非常欣赏她的人格,觉得双方的理念十分戜契合,或许也是指这一方面。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双方或许确实可以合作一下——要对方是第个高远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