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身裤勒出大缝

      林琛把꺺话传给了镇长和杨老爷子他们,几人先是愣了半天,怕是他们自己也不相앞信真有蛟吧!

      后来反应过来,大骂那些缺德玩意儿,把祖宗十八代的女性问候了一遍。 죊

      顥 뎜 几人里唯一相信탁有龙的,就是杨老爷子!老人家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天杀的!怪不得辽阔镇半年多没下雨൓,原来神龙被害了!阿琛굲呐,你要救救辽阔镇呐!这都半年没下雨了,往后᱿还不知道能坚持多久!”

      林琛笑ຌ了笑:“您放心!龙树已经给出了解决问题的办法。”

      塉众人来到另一个山头的小龙树那里,这小龙树也是梧桐,但没产生精灵。 랑

      在辽阔镇,龙树主风雨,小龙树主平安,反正这个镇的人都是龙迷。春节是华夏的大节,可在辽阔镇祭龙跟春节一样重要。但如果春节和祭龙起了冲突,那辽阔镇⇢会选择祭龙。

      比如今年,初一就是龙神巡镇之日。初二镇民会摆下一字长龙宴俗称——长街宴!为龙神接风洗尘。

      論 㧷 长街宴,每家每户都会摆出一张桌子,上面摆上自己家精心准备的美食,献给龙神爷。 閫

      委 富人家杀鸡宰鸭,大胖八ꆓ戒安排上,菜式花样那是眼花缭乱!

      富有富的摆法,穷也有ﲰ穷的方式。穷人家会做些山中的野味,比如竹虫、蚂蚱、鸟、虾等。䬐

      那天,深藏闺中的大姑娘小媳妇,都会打扮得漂漂亮亮,载歌载舞。这是难得出来的好机会,也提高了成婚的概率。

      뤱 还好这是民国,要是在后世,这个节日出轨率堪比同学聚会!

      家中有女眷的,那是又爱又恨!恨——怕自家小嫩草看滫上某家癞蛤蟆或是老牛。爱——万一哪家小餭嫩草看上他这个癞蛤蟆加老牛呢?

      ╮(﹀_﹀)╭懂的都懂!

      男丁多的也愁啊!怕自家小家伙火气旺,给哪家小姨太拉去降火了。万一惹了不该惹的,那就爽歪歪了!至于能惹得……咳咳也不行ﵠ。Ỗ

      读者大大齐齐点头:懂懂懂……都是老司机,都懂!

      不过有一点,古话有说:男ᰨ龙、女凤。这是属于龙的节日階,长街宴上不能坐女眷。

      这其实不是真正的原因,而是私下有个传言:龙喜yin,会把年轻姑娘抓去做媳妇儿。

      不管是不是真的,谁也不敢冒险尝试。

      好吧!虾扯的有点远。

      林琛来到小龙树下,绕着树低头查找。没一会儿,就在树根下找到了貅一个篮球大小的洞口。

      好歹是灵物,林琛做法请他们出来自然没什么钔不妥。开坛咒请,符箓开言……

      ◽没多久,一条成人뵶大腿粗的金色巨蛇幽幽爬了出来,头顶那个王字特别醒目。

      巨童蛇直立起来三米多高,对众人点点头打招呼。镇民们哪见过这么恐怖的生物,纷纷跪拜叫龙神。

      林琛目测了一番,这蛇因为是王锦蛇成精,比起巨蟒更加修长一些,足有十五米长。而且ퟰ因为身上的纹路褪去,一身犹如黄金般闪耀的鳞片,确实有点像龙!

      “嘶嘶嘶……”

      大蛇问䢱林琛有什么事?

      林琛面色严肃:“你母亲被뮻人抓走了,你知道吧?”

      巨蛇点࿟点头:“嘶嘶嘶……”

      他说怌他知道,但他无能为力!居然还露出痛苦之즛色。

      “那你知道龙树精灵吗?”

      巨蛇:“知道!绿姨找我有事?” ⧴

      坊“绿姨?”林琛嘴角微抽,又想起了那个不良儿童。继续说道:“ㆣ她是你母亲的伴生精灵,现在你母亲出了问题,ᚁ龙树精灵也活不了了多久了!如牾果想救她,只能重新找人跟她定下伴生契约。”

      大蛇眼神极其复杂:“我愿意救她!但……我哥正在关键时候,我现在……唉!”

      “他怎么了?”

      “化虬!但他因为准备不足,导致现在进⺯退不能,到了⚆生死关头。”

      林琛微微皱眉,鲁莽!

      化虬、化蛟、化龙都是生命层次的跃迁,没有大机缘之下,只有兢兢业业积累底蕴ᐦ,哪有这么鲁莽的ꕤ?

      “你把他拖出来,我给他一场造化!”思绪万千,最后林琛还是咬牙做出了决圌定。

      ﴒ巨蛇连连点头:“谢谢上仙……”

      说®完,钻入洞中。没多久,退了出来,嘴里咬着一条金色的尾巴,颜色比之刚才那条更深。

      林琛看他拖着费劲,也走过去帮忙。一人一蛇费了半天劲,才将另外一条拖了出来。

      林琛打量了一下后面出来这条巨蛇,身体和原先那条没两样,只是颜色更深一些。

      最不同的一点,蛇头已经大变样,头顶有两个凸起的包,嘴角长着狰狞尖锐的龙鳍。与传说中的龙特别发像,只不过没角而已。

      难怪古时候会说虬是幼年龙,但其实不是,生命层次与龙差了两个级别呢!

      此时,这半虬已经精疲力尽,蛇皮蜕到一半已经无力了。

      林琛不敢怠慢,盘腿坐在虬头旁:“开通天庭,使人长生。三魂七魄,回神返婴。灭鬼除魔,来至千灵。上升太上,与日合并。三魂居左,七魄守右。静听神命,亦察不祥。邪魔速去,身命安康。急急如律令。”

      念完,一哛指虬蛇眉心大喝㺛道:“醒来!”

      虬蛇缓缓睁开眼睛,眼中的疲惫之色呼之欲出。无神的看了一眼林琛,再次准备闭上眼睛。

      林琛狠狠扇了他一巴掌,恨铁不成钢的骂道枪:“夯货!你正在紧要关头,还有心情睡?跟我一起念:日出东方、赫赫大光、灵神卫我、庆门立章、禄存拱惠、不云炳刚、把持既济、标摄大匡、未越绝命、故水鬼乡、三元满楳体、八神作疆、逆吾者死、敢有冲当、黄老律令、急离远方、北神统录、永断不祥、急急如律令栺…………”

      虬蛇精疲力竭,陷入黑暗中,浑浑噩噩不知岁月几何!谁知突窰然天地崩溃,一声大喝将他唤醒:醒来!

      意识回归,疲惫的睁开眼。看到一个年轻的道士坐在他旁边,但他真的很累想睡觉,于是又闭上了眼睛。

      但一个势大力沉的巴掌糊在他头上,疼得他一激灵。銑原本想生气,可那道士开始念咒。可笑的是居然还要他跟着念!

      孖“日出……⚙”可当那道士开始念袇起咒语,他鬼使神差的跟着开始念ኵ。越念,他越觉得身体轻松了一些,于是他來沉浸在经文中……

      㻉 足足二十八次,林琛一直带着念。念完,叫虬蛇已经彻底清醒过来,目含感激之色。

      “继续跟我念:太上玉皇、开散玉庭、金房晃曜、翠台郁青、我设三道、灭鬼生灵、我能无死、亦能无生、长生自在、回老返婴、魂魄受炼、五神安宁、回飙车轮、北谒玉清、升入太无、与日合明、遂成真人、五帝合并、三元所告、万神咸听、洞玄三昧、无量真灵、群仙侍卫、名列玉清、洞真玉虚、无中之无、道中之道、神化须臾、洞神灵应、法腅象有为、쇽驱邪灭恶、运转璇玑、东方保生頉、青童神灵、正一守魂、克保昌龄、南方保生、固气赤灵、万神无뷤越、使我长宁、西方保生、侍魄白灵、辟除妖气、令我利亨、北方保生、通利元精、五气真符、使臣长荣、中៌央保生、主我身形、飞行自在、天地齐并、游观፹太虚、上朝玉京、下蕋祛妖魅、福惠群生、急急如캯太上虚皇律令……”

      虬蛇这次탱学乖了,毫不犹豫的跟着开始念了起来。

      䐪 可是林琛念完两遍了,这笨蛇居然享受的闭着眼睛,气的鼻子都歪了。

      又是结实的一巴掌:“鸤白痴!借着经文开始蜕皮啊!被你气死了。”

      虬蛇一脸委屈,真的很舒服嘛!不过他现在不敢跟林琛造次,这道长很牛批!

      馺边念着咒语,边开始蜕皮……

      时间⁸悄然流ଊ逝,但没人离开。这냶神话传说中的一幕,现在真真实实的发生在眼前,离开了不得后悔一辈子?횅

      天色开欃始昏暗下来,有镇民点起火把为林琛照亮。这道长现在在他们的心中无限拔高,已然成了活生生的陆地神仙!

      抳 当林琛潓的经文念完第二十八遍时,虬蛇的皮也刚好蜕完。

      虬蛇……哦不,现在是虬龙。虬龙直立而起仰天长啸:“昂哦哦……”

      原本以섰为会是经典的一幕,谁知听到虬龙젂那声音,镇民们差点鹼笑喷!

      这不是龙吟,也不是蛟鸣,而是虬啼………跟大公鸡打鸣一样!

      这声音震得林琛耳朵疼,抽出斩妖剑,狠狠的踆拍在他肚皮……

      啪~

      貲 “哦哦哦……Ꞧ哦你个头啊哦,难听死了!给我趴下。”

      “냞呜呜……”虬龙委屈⩁的低下头趴在地上,一脸幽怨。

      林琛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你强行突破,已经伤了根基,靠自己永远无法蜕蛟成真龙了!”翕

      쪚虬龙目露悲鷂凉,⢀沉默的趴킇着。可是谁也没看到,他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斩妖剑,狡黠之色隐藏眼瞳深处。

      뛋 㺈林琛面色犹豫,也没注意到。

      “呜呜……”虬龙低鸣着拱了拱林琛的膝盖,眼睛可怜巴巴的盯着他。

      林琛无奈:“我…⋝…唉!你别这样看着我,你我缘分不浅,你愿意入我茅……”

      谁知林琛ἣ还没说完,虬龙点点头低鸣:“愿핦意愿意,我愿意化为剑中精灵,伴随上仙左右!”

      林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