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子字幕

      转眼间便已至皇佑三年二月。

      赵昕大婚后,仁宗和ꢥ大宋重臣都希␏望东宫太子诸妃,能早早的诞下皇子,可惜四个多月过去了,四䊃位妃子竟然连一个怀孕的都没有,这些大臣们都在心中腹诽,太子殿下是不是那方面不行啊!

      赵昕心下也很是苦闷,除了夏若娇和杨凌薇因为年頱龄太小,他没有宠夷幸外,他在宠幸高滔퍭滔和庞明月的时候也쪫没刻意的做过避孕措施啊?难不成自己那方面真的有隐疾?

      ◃ 虽然东宫暂时没有皇괃子诞生,但仁宗的后宫,先是朱才人怀有身孕,让人没想到的是多年未孕的曹皇后竟然怀孕了,这下一众大臣都将目光瞄准了东宫。

      데朱才人即便生下皇쪎子对赵昕也没什么威胁꜂,但曹皇꼮后就不一样了,若生下的是皇子,那可就是嫡子,赵昕的太子之位也就不埶会那么稳固了!

      ୮为此高滔閽滔以为塳是自己和庞明月的原因,所以一直劝赵昕在多纳♎妃子。赵昕本也想,既然一个两个不行,那本太子就博采众女,不幸弄不出一个娃娃出来冺。

      但很快,朝廷中发生了一件大事,打断了他的造娃计划。

      ......

      二꾰月中旬,铽大庆殿朝会。

      ᵰ  庞籍上奏曰:“官家!今安德侬智큻高献上四头大象,金一千,银一万,请求内属!ˊ敢问官家该如쪁何处置쑲。”

      텰文彦博出言道:“官家,安德之地属于交趾国,侬智高反叛交趾国,实为反躖贼,臣以为不因保侬智高㌰而恶交趾!”

      韩琦奏道:“为何不同意侬智䦭高的附属,以侬智高所控之地为藩属,挡嶦交趾兵峰岂不是更好?”

      ......

      赵昕自然知道北宋侬智高勫起义之事。

      侬智高是北宋广믪源州蛮人首领。庆历元年,侬智高在傥犹州,建“大历国”,与交趾李朝相抗衡。同时,侬智高向宋朝请内附,以求获一职统摄诸部,抗击交趾掠夺,遭拒,遂在家乡安德州建立“南䷧天国”,称仁惠皇帝,年号景낝瑞。其多次击退交趾入侵。

      ⰻ皇佑二年,广西转运使肖固命邕州指挥使亓赟前往“刺候鑟”侬智高剋的情况。亓赟想要建奇功,便背地里自开兵衅,但狳却兵败为侬智高所擒。

      亓赟深恐自己会在侬智高刀下丧命,撒谎道:“我来⥞非战也,朝廷遣我招安汝耳㹙。不期部﮴下人不相知,误相与斗,Ά遂至于此。”

      侬智高本来就是宋人,᜙但多次科举都未能取士,见此,自然想依附于宋朝,于是亲自为之释缚,引坐赐酒,席间用试探的口吻询问:“大丈夫何以郁郁久为人奴裹?方今交趾,经略失驭,边吏养安,孤欲北并衡湘,西荡瓯骆,然后乃策进取,即不能흄跨有南ꪽ海,剖符通使,亦与国也。朝廷其许我㍸平?”

      亓赟见其直言相告,便发表己见䇠:“足下以弹丸之地,崛起逆命,天兵所加,譬犹灶上扫尘;且夫及顺天者顺,昧时者蹶,何如卷甲束身,纳垒土请命,不失封侯之赏,孰与夫首领不保,妻子为戮乎?”

      听了此番述说,侬智高认为甚有见地,高兴地笑道:“吾固念之,事在公矣!鐻”쾒当即“遣其党数十人随赟至邕州”,奉表请求归属宋朝,但遭拒绝。宋廷还以亓赟战败偷生,妄许侬智高朝贡,为国生事为名,黜为全州都指挥使鲭。

      侬智高不死心,ᘱ便与皇佑二年,献上礼物再次请求僅内附。鳑

      ᝍ在赵昕眼里交趾国虽对宋朝称臣,然则与쁯国内至终都不䐺愿诚心臣服中国君主,一直想跟中国君主平起平坐,所以交趾国称帝不称王。

      而且这时的交趾国是李氏王朝,国主是李日尊,多读书,懂音律,善옱武略。在位期间提倡尊孔,学习儒学壵,普及汉文化。后世称为李圣宗。

      在赵昕的记忆里,北宋릸嘉祐年间,交趾兵常反宋扰边,均为宋郡兵击败,宋军亦有伤亡。宋神宗熙藒宁八쌌年十一月,因宋桂林知州沈起等断绝边境贸易,交㬒趾兵分3路攻宋,克宋钦州、㗈廉州,次年正月又克邕州,宋军败,军民死伤甚众。

      嗣后폩,宋遣军反击交趾,倯收复邕州、廉州,克广源州,经富良江一战,交趾军败,太子洪真被俘,其主李乾德降宋。

      ......

      大ᩋ庆殿上,众人依旧在为此事争论不休,有建议安抚的,有建议置之不理的。自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赵昕奏道:“父皇,昔日,广西转运使萧固有言:蛮焖人见利则㙬动,必保其往,非臣所能,顾今中国势未可以有事于蛮方,如智高者,宜抚之,且智高才武强力,非交趾所能争而畜也,就其能争,则蛮人方自相攻,吾乃得以闲而无事矣!”

      说着看了赵祯一眼,又道:“是故!儿臣认为我大宋应当接受侬智高附属,赐其官职,但必须收其兵。”

      枢密使王拱辰奏言듟道:“蛮人皆是好利之人,侬智高岂会轻易把兵权交出!太子殿下未免太过于톍想当然了吧!”

      赵昕又道:“父皇!儿뽔臣之新军已经练成,然则未能实战,儿臣自认为实战是检验军队战斗力的唯一标曁准,是故儿臣请求率龙骑团赶赴广西,若侬智高乖乖交出兵权,必以高官厚禄待昅之,若其假意归顺篿,儿臣分分钟灭了他!但请父皇恩准!”

      ꢺ 说完,长跪不起。

      庞籍出言道:“太子身份厄尊贵,岂能轻易涉险,臣以为不若置侬智高与不顾,让其与交趾相争,我朝渔翁得利岂不是更好!Թ”

      赵昕心下吐槽,哪有那么多渔翁之利可得,要不是本太子,就靠你们这一帮老谋深算的大臣,能在西夏与辽国打仗的时候坐收渔翁之利吗?

      呂赵昕起身转头朝着众位大臣,菉斩钉截铁的说道:“我朝自太宗之后,可有开疆辟土者!”

      而后转身朝着赵祯跪拜崹道:“父皇!新军乃儿臣所练,耗费甚敎大,所以其战斗力强否,理应由儿臣亲自检验,儿臣虽未冠,但也想为父皇,为我大宋开疆辟土㝍,顾请父皇务必答应儿臣出征一事。”

      夏竦见太子殿下执意如此,便出言道:“官家!侬唊智高不过几千众亦,太子新军皆乃禁军綾精锐,又加上广西路有乡兵两万余人,凉他区区一个侬智高也不敢有反心,故臣同意太子所请!”㹒

      箆韩琦也出言道:“臣附议뵫!”

      쥴而底下的一帮大臣们则在想,当朝太子甹如此尚武,绝非好事,若他日登基,我等文臣岂不是......

      现今后宫皇后和朱才人都有颧身孕,不若......

      这么一想,便有一群大臣上前附议,同意太子出兵。

      赵昕自然知道这些大臣们心中的龌龊,无非就是这个大号似乎养废了,极为不听话,不若再练个小号好了!

      见此赵祯也只好宣布,命太子赵ᗪ昕领龙骑团前往广西路处理侬智高附属朝廷一事,并赐太子节ṫ制广西路文武之权。

      짉见此,赵昕不由的笑了笑乨,心想:你们这帮老臣想重新练号,得先问本殿下这个大号同不同意。

      ..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