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色永远的免费

      时至光和五年五月,老天依旧没有怜惜兖青二州的意思。天依旧为下一滴雨,这大旱的迹象已经很明显了。

      タ 看着这大旱的前兆,赵腾ⅵ有想哭的冲动。去年来了进四县的百姓。今年在旱灾会不袬会东郡的第人全部都聚集到硹燕县。

      펞 想到此赵腾摇了摇头,他今年可没打算在救济百姓了멠。应为他的庄园以建无可建了。

      看着田里那涨势喜人的禾苗,赵腾心里说不出的高兴。心说有先知真好。他有水库蓄水,虽然没有雨둇水,可土地依旧灌溉的很好。

      时至七月,老天依旧未下一滴恸雨。大旱以影冽响了豫、冀、兖、青四州ﭴ,兖青二州最为⪮严重,土地干裂,河水断流,百姓被迫逃难。

      豫州和冀州是局部遭灾,百姓都在向未遭灾的地涺方而去。可兖青二州的百姓,却在向徐扬二州流动。朝廷依旧未鋔赈灾,地主豪绅依旧锦衣玉食,可百姓却到了易냰子而食祅的地步醴了。

      䞫 瘝各猫县怕百姓闹事,关闭城门怤,这ꑌ使得民諃怨蟹沸腾。在流民众时常可以看到一些人,他们施符水,给百姓灌输“太平世ࣣ界,无剥削压迫,也无饥寒病灾,更无诈骗偷盗。”的理念。信众何止百万。

      外面洪水滔天,赵腾是无法顾忌的,他没有普济天下的心,也没那个能֫力。他现在正面对一个变白无须,一脸阴柔的人闹心呢番。这人是左丰,一个历史留名的人物。

      可赵腾却并不知道他。赵腾为什么郁闷,这时因为他带来了天子的圣旨,也就是说赵腾当官了。

      事情是这样滴,赵腾将美食之法,传给了张辅府里的厨师,这货便将这个厨子纵送给了张让。张让尝过厨子的手艺后쁷非常满意,便把这厨子送给了刘宏。

      刘宏尝了厨子的手艺后很高兴,便将这厨子定为了御厨,重赏了张让,张辅也得了提拔。要去弘农任太守了。

      ᜇ 这时刘岱也将美酒之法献给了刘宏,刘宏大喜,调刘岱回京都述鸋职,兖州刺史依旧担着。乔瑁也坐了同样的选择,ꍾ于是也被调到了洛阳。东郡太守也是兼任着,现在东郡的政事有桥荣代为处理。

      刘宏好经商,这么多赚钱的法子挔到了他的手里,他自然高兴。可这法子都出自兖州,这就有点不寻常了。天子留意了一件事,手下自然有人查。没多久赵腾的信息就摆到了슜汉帝刘宏的桌上。

      ⋿ 后来乔洹有给乔瑁送去了新茶,刘宏十分朰喜欢,一打听这是赵腾和乔家合作的,技术并不在乔家手里。刘宏就琢磨ե上ஃ了,这赚钱利器,自然要⮤掌握在自己手里的好。

      譗可赵腾从扬言无心仕途,也没有敬献秘方的打算。强要,刘宏又自诩是个讲诚信的商人,鮒不好开口。

      张让这时给刘宏出了个主意,说赵腾思出富国之法有功,不如分他一个官,他不得맖感谢皇恩为国出力吗?

      㺧 刘便宏一听大喜,这个主义不错,便派左丰来传旨,封赵腾燕县令,又觉得一个县令不够牡,加了一个鹿停侯。这便有了左丰到燕县,找赵遆腾的事。

      赵腾看着左丰心里一阵发苦,按说当燑官是好事,他该高兴。可面对如今的局势,赵腾实在高兴ᕗ不起来。他建一个庄子就救济了ጃ数万难民。现在当了县令那得有多少ଘ人闻风而来啊!

      关键是这个侯爷的称号,你封什么不好,냠非要封个鹿亭䛪候。这时要人分食我吗肖?越想越心塞。

      赵腾道:“腾刚年ラ十五,这为官也太过儿戏了吧!陛下圣明,不如另择良臣可好?”

      左丰撇了他一眼道:“赵郎莫不是要抗旨,掆这可是天恩,赵郎还是思量好了再说。”赵腾更心塞了,这特么还是不能拒绝的。无奈赵腾只能接旨了。

      接了圣旨后,左丰笑道:“识时务者为俊㪔杰,赵侯爷可要谢恩的셞。按理说这县令要交五百万钱的,何况一个侯爷之爵呢。国库空虚붡,但陛下并未向侯爷你要钱,您当知感恩!”

      赵腾嘴角抽鴛了抽,心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我就不信会有天上掉馅饼的事。何况还是这么大攳的馅饼,接⹀不好会砸死人的。”

      嘴上却说:“那是,那是。只是天恩甚巨,腾不知如何报答,望天使提点。”

      左丰端起茶盅,用盖子拨了拨茶叶,饮了一口道:“这茶真不错。”

      赵腾听后一愣,心说:“你这话题也变的太快了。古人的思维跨越度真大。”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了。心里更是把灵帝骂了一万遍。这太特么黑了。心好疼,有没有速效救心丸,先来两瓶。

      心里在不痛快,可也得⺈答应。于是赵腾便끷道:“腾在휠扬州有一制茶作坊ﻑ,愿献给陛下,已报知遇之恩ቓ。不知天子是否满意?”

      左丰听后笑到:“甚好,甚好。想来陛下会满意的。不过这茶,Ᲊ以后赵侯爷也就别制了吧!”

      赵腾听后心里更痨气,可只能捏着鼻子认了。便道:“那是自然,不္过腾也有一事求天使帮忙,今年兖州大旱,这燕县来的难民太多,恐生祸乱。

      下官想维护一方安宁,可县里只有200兵卒,恐力有不待,望天使体谅。”赵腾心想,既然无法拒陥绝,那就将利益最大化。 Ⓞ

      左丰看了赵腾一眼,道:“赵侯爷欲和为?增加士卒那时不成的。若侯爷开了头,⿴各县效仿똕,这要为国家增加多少负担,侯Ú爷可想清楚了。”

      赵腾道:“这是自然,腾只是想建一游缴所,多认命些衙役维护地方治安,由游缴担任麼主官,쇁专缉拿作奸犯科者。这家有巨资千万,有时也未ァ必是福。腾惜命的紧,不求光宗耀祖,之想安稳活着。”

      ℹ左丰一想这衙役的俸禄有县衙发밝放,也不算兵び丁,到是可以答应。便道:“此事삓杂家会禀明天子,柋想来无太大问题。赵侯爷还有和求,不如一并说了吧!”

      赵腾一听便道:“这燕县城墙破旧,腾欲从建县城,可这县城大户盘根错节,实在难缠,所以腾稊欲重选址建城。望天使待为美言。”

      左丰疑惑的看着赵腾道:“这令建县城到是不难办ᘲ,可我观侯爷也是重利鸖之人,不会无故做这费力不讨好的事吧?”

      㑈 赵腾听后一笑道:“明人面前不说暗话。天使녉当知这茶叶퇱之法价值两万金,若买官可得十个太守之位。腾花甒了멩如此大代价,总要回本不是。”

      左丰糊涂了,他道鮱:“这建一县城,就可ﳿ获如此巨利?侯爷不是戏耍咱家吧?”

      왤଒ 赵腾笑道:“腾既然要做,必是有利可图。怎会拿自己家资做儿戏。”

      左丰一听来了性趣,他道:“侯爷可否樵细说一二,也让ఐ杂家涨涨见㘮识。”

      ḻ赵腾一笑道:“天洨使看我这庄园如何?”

      左丰答:“侯爷庄园之豪,少有人及。”

      赵腾大笑道:“若我在新城里建数十几处庄园卖出,可得櫏利多少?”

      左丰也笑道:“此法甚预妙。可是那些大族恐不会搬迁吧?”

      赵腾道:“若我将县内商人、百姓、兵卒都迁到新城,只留一个空城池给他们,面对县城门外那数万流民,他们当如何选择?”

      ꬘左丰一听扶掌大笑道:“妙极,妙极,侯爷果然高见。这事杂家会替侯爷办妥。赵侯爷可放心去做。”

      赵腾笑道:“那腾就谢过天使了。”然后命典韦领人抬了两个木箱进来,然后道:“这里有六百金,一百金天使买酒喝誇。这其余五砟百金,当天使大点之用。腾就在家中静候佳音喽?”떚

      左丰命人收下两箱金子道:“不出一月,圣旨便到。杂家就不多留了,尽快办好侯爷所托之事。”说罢急急而去讂。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