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一刀

      舒景下楼吃饭,因为起귄得比较早,祁父祁母还没有收拾出往来,整个客厅也只有自⦀己和祁深。

      舒景打量了一下对方,看到脸色依旧是面⾞无表᢫情,但比昨天的铁青已经好了不少,试探地打了招呼。

      “早啊。”

      祁深连头都没有抬,冷淡的点了一下佇头,依旧绷着个下巴。 碐

      舒景可以肯定的是,这人是和自己生气鹚,如果不是和自己生气,也只㮳会面无表馄情,打招呼还是会飵回应,只要和自己生气才会这样冷淡,无视。

      她仔细回想了一下昨天自己到底做了什么,惹恼了这位大总裁,怎么一夜之间气氛又回到了以前迭了呢?

      她昨天在祁深回来的时候就打了一声招呼,不对!昨天他怎么在自己的身后呢?

      䓟 那时候她正在给段离回消息,接受路易书资源共享的合作!

       舒景솩小小띃的倒吸一口凉气,自己昨天接受了别人的支援,他就껉生饛气了?

      难道是因为自己没有接受他给的资源?

      舒景퍲看着对方张了张嘴,仍旧是没有问出晻来,颓丧地吃着饭。

      祁深看似在吃꽎饭,但是余光可是把舒景的表情和动作都看得一清二楚。

      看到她欲言又止,想要和自己说什么又不说话的时候脸色更冷了,砰地一下,把手中帟的碗왾重重地放在桌子上,起身就离开了。

      舒景这才更加确定了,这人就是和自己生气。

      因为新剧需要雿宣传,最近这一茕些日子舒景的工作量都不是特别的大,几Ⅶ乎每天晚上都是在吃饭,得一年几天祁深的表情仍旧是阴沉。

      祁父祁母也逐渐地发现了异常,但是并没有多说什胦么,儿子和儿媳妇之间的问题,他们不多做干涉。

      这日舒景刚吃完饭就被管家叫住了,就看见他四处张望了一下,低头小声地说着:“少夫人,那天少ﳿ爷回来时还是옫很高兴的。”

      舒景了然地点了点头搙,转身去厨房倒了一杯热牛奶,走到书房敲了敲门。 䁻 줝 “进。”门内传来祁深低沉又冰冷的声音。

      舒景深吸一口气,推开门஼,刚推开门,低头工䬑作的祁深便抬头了。

      她的身上总有一种賷清新又安心的味道,每次离得很远都能够闻到。

      祁深眼神䋂幽深地盯着舒景,生一句话也没有说,看着她把热牛奶放在桌上,推秢到自己的跟前。

      “别工⨪作太累了,多喝点热牛奶。”

      祁深小声地嗯了一声檃,装作忙碌的处理文件,继续等待着。

      舒景好笑地看着对方,那张纸上的字,自己都能一览无余地看完了,谁知道这位大总裁愣是看得认真。

      祁深的脸你┥肉眼可见的速度越来越铁뙴青,已经黑得不能再看了,重重地签了自己的名字,随后把笔扔在笔筒里面。

      舒景本来进来之前心情还是有一些忐忑和慌张的,不知该怎么开口,现在看到这傲娇的样子,还挺有意思的。

      “陆氏传媒的陆玉书和段氏传➐媒达成了资源合作,这个冤大头也不知道因为什么就给我们传媒公司送资耤源。”

      祁深这才抬头抱着胳䙯膊,浑身散发着幽怨与不相信。

      他可不相信舒景不清楚那人是什么意珺思,怎么会这么巧,在舒景热度大爆发之后,对方就提出了合作,而且还是一个赔本的买卖,要是没有什么想法,打死他都不信。

      舒景被祁深盯着,总觉得自己内心想法被他看得一揽无余,于是干笑几声。

      “我这不是看着他是冤大头嘛,不要白不ᱨ要,再说他是和公司﫬合作,又不是ⵉ和我合莧作。”

      嗯,其썩实可以说是和自己合作,毕竟自己也是入股了。 쀄

      看到祁深的脸色稍微好了一些之后,舒景可不敢把下面的话再说出来。

      “我就想着咱们自家的资源留着,先ꏾ用冤大头送上门묯的。”

      咱们,自家,冤大头,这几鐣个词汇是䣆每说一个词,祁深的脸色就好看了一分,说到最后眼神已经柔和了,可是那张脸还是揍面无表情。

      舒景内心叹了一口气还是真难哄,自己已经说꼱成巿这样了,还在那傲娇。

      于是慢慢蹭过去,一篒只手拽着祁深的衣햂袖晃了晃。

      “你生气了呀?”

      祁深心里面∌瞬间软得一塌糊涂,那塉张面无表情的脸也瓦解得半分不剩。

      “没有。”

      舒景听着这口是心非的回答ퟝ,心里面翻了一个白眼,脸上笑得十分后腿。

      “这是咱们家自己的资源,你辛辛苦苦找来的这些资源怎,么能在这个时候就被我用掉了呢?等到我地位再高一些,配得上这些资源的咖位,我再鎞用。”

      舒ﯔ景这一些话让祁深听⏣得万分舒服,看着那一个狗腿的八笑,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趶

      抬手屈指弹了一下䧳舒景的脑鏺门奮,语气温柔得能够掐出水来㶋说着:“是冤大头送上门的可以要,但是要是有什么解决不了地跟我说。”

      温柔地看着蹲在自己旁边愣住的舒景,那笑脸还挂在自己脸上,眼睛里倒映出自己왡的脸。

      看见眼睛里那쟾张温柔的锤脸,륺他也愣住了,这是自己?

      舒景愣住,是因为从没见过祁深这样温柔地对着自己,那一刹那总觉得两个人是恩爱的夫妻,没有뎱之前那么多Ǥ令人伤心的往뤷事。

      ๝ 䗳 两个人就这样对望着,窗外的风吹起窗帘扫在两个人的脸上,拉回了思绪。

      铹 舒景脸色涨红,轻咳了两声,压根不敢看祁深现在̲是什么表情,慌乱地站起身。꘍

      “那个,早点休息,我去睡了。”

      仓皇而逃,砰地一下,关上了门。

       祁深看뜼着떕她的背影,一脸愉悦地靠在椅背上面。

      抬手拿起那杯牛奶,一口一口的엕浅浅品尝。

      霶 舒景关上门依靠在墙边好半天,才让自己怦怦乱跳的心归于平稳。

      抬手扇着风,给自己的脸手动降温,可是越降温越热,越是逼自己不去想,越会想起刚才的情形。

      䛅 祁父횸祁母隔天一早就看到自己儿子满面春风的样子,虽然욒还是坐在原来的ű位置上吃早饭,但ΐ是那一双眼睛时不时地看着楼䄗梯口。

      祁母笑着打쉙趣:“你别再看了Ჲ,小景刚刚被公司催走了。”

      祁深耳朵一红,面无ߵ表情的嗯了一声。 ጘ

      ߜ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碗中的粥,总觉得没有刚才큹那么香㒢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