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级会所的熟妇

      暮色四起,军营往东三里,两片屯田间隙,枠一座新坟立在军卒坟茔区域边缘。

      竖一块木板做碑,上面无字无文,只刻着一横一竖聊表个意思而已。

      ꣕ᄈ 磕几个头,烧几叠黄纸,常思过替黑娃了却心愿懸,站起来,对一边等待多时的穆双全躬身櫉行礼,道:“多谢!”

      先前在大帐时候,他与田向安交谈那几句,把穆双全吓得脸上色变,他用眼角余ᑖ光都觑见了,心知肚明穆双全把他说成是憨头傻货,以便能ϩ帮他调换一个闲编。

      他不是故意要拆穆双全的台,只是想着机会瞲难得,权且表现了一番。

      他其实也想好了替穆双全解释的说词,可惜姓柯的插手,搅合懟了他的好事,说词之类,自然又用不上了。

      穆双全扶起神情黯然脸有悲戚色的常思过,拍了拍,道:“自己人无需客气ᒱ。快走吧,回晚了,可进不去营门。”一场血腥厮杀,换来平攒步高升,穆双全此时的心思,早㌔不在黑娃身上,他在考虑如何ⴤ整顿即将接手的新部属。

      两人脚程甚快,走过田垄,不过半刻便绕回军营门口。

      穆双全出示他的伙长腰牌,领着常思过回到所属营区,帐篷内౅,摆着一桶米饭和Ľ三荤一素四个菜,是穆双全出营䛕之前,特意安排手下从饭堂置办的。

      他有战利品缴获,又升了官,这点琐事,手下的什长榠们抢着去做。

      ዥ 两人饱餐一顿,穆双全环顾空荡荡的帐篷,十人外出,只回来三人,他一时感慨良多,叹息一声,道:“黑娃,等我堢稳住脚跟,再想办޽法调你来我手下做事。你放心,我不会亏了自家兄弟,更不会让ᆴ你去巡边涉险,咱们有酒同喝,有肉同享,你意砹下如何?”

      常思过不是以前的吻黑娃,他现在有了明确目标,自不会为了酒肉填肚,再过浑浑噩噩日子敔,嗡声道:“我……遵ϡ老爹的意思,过些时候,再说其它。”

      穆双全见常思过又犯浑了,不以为意,笑道:“也行,你且先在库房清闲休息一段,若有事情,随时寻我帮忙。记着,明日早些去库房报道!走了!”

      也不要留在帐篷里的陈旧铺盖被褥,径往外走,他有新的去处。

      常思过把人送出帐篷门外,ퟠ又回转身,㠘把碗碟筷子收进地上᛻一个竹篮,放去角落,等明天早上提去膳堂삿送还。

      又去附近井里ᘞ打一桶水䭐,提到壕沟边上,把身上洗刷⹀干净,换一身旧衣,再把浸血的戎服搓洗一番,带回帐篷凉晒,这些事情黑娃在营中做惯了的,往常连黑ᩪ老爹的㥀衣物都是他清洗。

      天黑了,帐篷内黑沉沉的,常思过孤零零一个人,躺在大通铺靠边位置,睁着眼睛,回想梳理过往的一些事情。

      认识明源暔道长,是三年前,一次魔都正府举办的商业联谊会上。

      在一众衣着桸光鲜的商业人士和官员当中,明源道长清清瘦瘦,穿一袭深灰色道袍,挽发髻,寿䴹眉飘逸,显得另类,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好相貌,非常惹眼。

      常思过对于混迹于官场商场的道人、僧侣、神貾医等唯心派人渳士没甚好感。

      网上负面新闻太多了,他抱着不ꄤ接触、不抵触心态,冷眼旁观明源道长很淡然地周煾旋于人群之中。

      有⧨朋友介⫷绍他去结识颇有人脉的明源道长,常思过也不为所㏡动。

      隈后来,吃自助餐时候,不知怎的Ġ,㲧与明源道长坐了隔壁。

      面对一个主动点头微笑打招呼的长者,常思过不可能大作到失礼置之不理。

      他能白手起家,做出相对同龄人算是不错的商业上的成绩,情商和智商自是极高뺬,两人就这样认识,饭后攀谈交流了起来。

      “静坐常思己过,闲谈勿论人非。你这名字有静气,有定慧!”

      明源道长对于诗词典故信手拈来,从常思过的名字开始,聊了些古文哲学,再聊到华夏古时的修身养性,最后点出常思过身有胃疾和睡眠不足、神ꚟ经衰弱等毛病。

      常思过记得他当时非常惊讶。

      뱺 两人没有身体上的接触,连握手都没有,更没有提及自身病情飬。

      明源道长只是闲聊룋一般,便把他身体病症讲得清清楚楚,还说现代人生活作息和饮食㸦习惯,造成了这些通常的工作毛病,并以长者口吻,告诫常思过要保养身体云云。

      乑 起先,常思过在ケ心底始终保持一分防备骗子的戒心,顺着明源道长的话头,请教如何保养,若是明源道长出售秘药秘膏,常思过肯定毫不犹豫把对方划归江湖骗子一类絧,然后礼貌地找借口离去,也就没有后面的事儿了。

      ዗ 明源道长很时髦地从道袍袖口掏出手机,熟练操作加了威信,开昘一个中药方子发给常思过,让常思过自己去到药店买药煎服,说能调节身体,治疗失眠。

      随后有人招䆡呼,明源道长便拱手走开,风轻云淡,似是帮了一个朋友的小忙,举手之劳一样随意。

      常思过也没太往心里去,后面差点都忘记了中药方子这回事,像胃病和神经衰弱之类的毛病,一般也不影响正常ᰂ工作。

      半年后,因要弄一份很重要的投标,常思过与公司员工熬了几夜。愳 狻

      版加班加点,身体上ή的小病熬出大麻烦,才住院治疗一周,胃溃疡是瘾控制住了,而越뵕发严重的失眠,却影响到他的工作和뗹生活。

      窳服用不知多少西药,不管用,常思过才想起试一试明源道长留给他的中药方子。

      ꫄一个疗程三服中药吃完,常思过的失眠症就此好了。

      常思过欣喜之余,通过威信,感乿谢一番。

      过小半天,明源道长回复信息过来,两人又聊了一阵。

      明紳源道长嘱咐常思过要쓶养身,说常思过面色썪晦暗,又劳心伤神,不ܒ加注意保养,将会酿成大疾,最后在常思过的诚恳请教下,明源道长答应给常思过寄一읶本养身功和光碟教材,免费赠送,结一善缘云云。᜾

      不几天,常思过还真收到了一本薄薄的线装手抄本“养身功”和一张光碟。

      常思焍过特意打听过明源道长的信息,知晓了明源道长是青源观主,在官面上有身份,乐善好施,喜交朋友,是真正的有德高人,彻底打消他心中的顾虑戒心。

      社会上的骗噭子套路太多,防不胜防,常思过创业之初上过两当,他是怕了。

      抽出时间,把册子翻几遍,䥋又学习쉨明源道长亲自讲解的光碟,很容易便学会并不复杂的养身功,练了两个月,一直找不到明源道长所说的气感◝。

      艎쪂 新鲜劲过去,常思过后面的煼练习,舱便有些懈怠,经常有一天没一天。

      他还是察觉出练习养身功的好处,胃口好了许筑多,不容厦易疲惫,面色也有光Ք泽,使得他在工作中精力充沛,连熬三两天不再成问题。

      感激之余,常思过经常与明源道长保持联系,봔请教养身功法,谈论古文哲学等,也寄送一些驵比较难寻很贵的土特产表示感谢。

      常思过现在终于明白,明源道长所做的一切,是设下的套,都是为了接近他,消除他的戒心,把他逛进青源观地官。

      布局深远,老谋深算,防不胜防啊!

      花三年时间ಝ,就为了从背后一巴掌把他送到青源界来。

      明源道长的最终目的是什么?常思过再三思虑,也堪不透其中的玄机。

      他了解的信息,实在是太少,没有方向猜测。

      ꐗ他相信,明源道长不会无缘无故把他弄到这地方来,并对他置之不理,肯定还有阴谋在等着他!只看是什么时候。

      ……

      盝PS:本书已签约,合同已寄,看书的朋友请放心收藏,再求໻推荐票票啊~~(* ̄︶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