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奇吧最新地址http

      አ  “王辉,上台一战?”今日的第一名对手已傲立擂台之上,ꈞ他穿着乌黑녴鲜亮的皮衣,手中좭没湦有任何武器,强盛的元力如狂野的腾龙般翻腾冲撞,冰冷的目光锁定着人群中的王辉,右手食指勾起,嘴角的冷笑显而易见。

      刀锋肘皮克,赛场战绩五十战连胜,正在以一种猛烈的势头向新生代最强战兽代表发起冲击。

      囮헞王辉走上擂台,步䷭伐轻快,并不拘束,并不像皮克上台时那么虎虎生风,也不像杨云走路时那么大步流星,而更㬘像是闲庭信步,加上他平淡的表情,给人的第一感觉便是冷静、平和、简单。

      ሽ皮克看着王辉,想起上台前好友杨云嘱咐诖他的话,伵最开始不要做丝毫的保留,直接用最强的手段应战,就算不能⡒杀死他,也要争取重创他。

      王辉有一个众桸所周知的习惯,那就是每次上台时都要与对手礼仪性的打个招呼,有的时候斗两句嘴。

      此刻,他同样是先行开了口,淡淡说道:“皮克,听说你闯破了百兵墓室,晋升了炼体六重天,恭喜。”

      皮克榚冷冷一林哼,桀桀笑道:“王辉,不要仗着你是炼体八重天就嚣张跋扈,若在뗯外面我自认绝对不会是你的对手,但在这禁止使用武法的格斗赛场,我有信侂心解决你。”

      “皮克,不是我说谎,你之所以能够连胜五十场,并不ࠛ是因为你的实力强悍,而是因为你的运气过好,没有遇见强大的对手,你若是早些对上我,不要说五十连胜,就是十连胜,都是空谈,你,信是不信?”

      “我还真不信。”皮克勃然大怒,突꠾然出手,后发先至,纵身蹿射间双手痡向天,变成两把明晃晃的长刀,挥出两道气势磅礴的残影。 Ẉ

      王辉神情淡然,不馼见压力,右脚向后划出一步,随后向左划出两步,敠轻描淡写般的连闪对方两刀。

      “王辉,你是在小瞧我吗?有本事就还击呀!”皮克嘶᪥声狂吼,两眼冒火,双刀飞旋舞动,划出狂乱的轨迹,曾在这个血腥的赛场上有不下二十人是死在他的这种迅疾的刀法下的。

      来到这里的看客们大多数蒐不是普通人,都是武ᶒ者,有着某种的强大的天赋能力,不光可以看清楚皮克令人眼花缭乱的刀脒法,甚至可以捕捉到一ኂ些微小的듬破绽,在脑海里就能够幻想出稆破除的战局。

      “你怎么꽚看?”包间中的筞白发老人所求金发男子秚的看法䃍。

      끗金发男子目不转睛的盯着镜面,推了推金边ᮼ眼镜,平如静水的说道:“皮克年轻气盛,被王辉两句话就激得火冒三丈,方寸大乱,他从一开始就输了,后面的比赛也再不可能占得上风,此战,结局已苒明。”

      老人点点头,很满意儿子的理性的分析,对沙发旁恭敬站立的野性女郎说道:“告诉蒂芙尼,贵宾包间53坓号,加注500,继续赌王辉赢。”

      野性女郎倒吸一口凉气,差点咬着舌头,心中掀起了万丈狂䤽澜,我的天,500注就是整整五千万星辰币浛,说加就加,サ眼睛都不眨一下,这有钱人就是任性啊!不管是老太爷还是少爷都一样,把挥金如土当成一种小事,五千万星辰币骿,她做十辈子小姐,也赚不了这么多钱。

      擂台上,王辉骤然出手,右手抓出,精准拦截,啪的一声脆响五指深深扣入对方扫뼉来琓的飞腿上,刚硬肌肉在臂弯处凸起,沉声厉喝中≃怒然䇲暴摔,强劲的元力震荡赛场。

      皮靾克龇牙咧嘴,脸上显露着痛色,尽力挣脱ᓤ前者手掌㴫,翻身腾起,脚尖踢地,踩出元力漩涡,双刀如飞,力斩王辉。

      앟 “反应较为不错,可速度不快,力道不强,火候不到,皮克,如果我猜的没错,你并没有将你手כּ臂上的螳螂兽骨彻底融合。⛘”王辉摇摇头,双手上下伏动,中央蕴集万钧之力,冷眼一扫⚁,猛然轰出,可一道冷芒已在面前,无可闪躲。

      只顾得劈砍王辉峙的皮克没有想到前者竟会如此疯狂,宁可顶着一刀毙命的风险,也要奋起反击。

      首当其冲的皮克被轰然崩开,落地翻滚,大嘴一张,鲜血喷溅,胸前红烟环绕,血珮肉模糊,意识恍惚,半死不活。

      反观对面,王辉不摇不动,直立如松퐉,傲然湲挺拔,神泡情紧绷,未曾有所松动,只有额头上冷汗滑落,看似毫发无伤뉺,可明眼人一眼便瑚能看出来,王辉⼒的左手在微微颤抖,猩红的鲜血从袖子里悄然滑落㇌,黑色擂鞕台ⴗ,盛开血花朵朵。

      王辉眉头紧锁,脸色暗沉,刚才他那一击危险万分,尽㼤管能够成功重创对手,但他也没挗有时间缅挡住或闪开对Ό手掠过的刀光,左肩血痕狰狞,差点就其根断折。

      Ῑ中年男子清亮的眼睛光芒瞬鋨盛,说道:“皮克那一刀之势,迅疾如风,侵略如火,倒也没有堕了他“刀锋撸臂”三字的威名。”

      老人轻笑,虽然苍老,却风度翩翩,让人很容븾易就想到珛他年轻时也定㯮然儒雅潇洒。

      “不然你以为战兽是白叫的?能够站上擂台엋的人,都有着不俗的实力与天赋,以死亡格斗赛的残酷程度,五十胜的强者也足以自傲,你也不要小看了他们筮,否则绝湟对会辇吃大亏的。”

      퇃“可惜此子性子暴躁,容易冲动,只适合闷头狂冲的武将,而不具有一军统帅的随机应变能力,这鰴种人,往往不得善终。”中年男縵子继续说道。

      二楼看羶台上,杨云嘴角悄然勾起,他心里清楚,皮克不会是王辉的对手,所以他一开始就没有指望皮克能够干掉王辉,皮克的死活他没有兴趣关心,只要重创王辉就好了。

      跭适才一战,皮克拼着死亡的危险砍伤了王辉的左肩,他很满意现أ在的结果,就算皮克死了,但还有接下来要上场的两位,王辉除非长了三头六臂,否则他绝对逃蚏不出厄运。

      王辉一步步的向前,蓝色的元力激荡骸骨,脚步虽轻,린但所有人都能够感觉到擂台在嗡嗡颤动。ຘ

      冩皮克浑身血淋淋的,活ꀞ像是一只剥了皮的猴子,惨不忍睹,站都ꨨ站不起来,模糊的眼帘里映出王辉冷厉的脸颊,明知难逃一死,但还是握紧了拳竳头,准备用尽最后的气力再做一次攻击。

      “该上场了。”斜靠在第二个座椅上的战兽起身,徐徐向着擂台走侓去。

      “再给你一次机会,动手吧,生䟢命的最后别让自己留下遗憾。”

      王辉停下脚步,并不打算马上出手,敆而是选择给对手宝贵的尊严。

      血染的一生,总要画上荣耀的符号。

      “啊!”回光返照的皮克尖声嘶喊,下身残废,上身猛然挺起,附带着万丈强光的一拳轰然打鸃出,拳风呼啸,拳劲爆裂。

      这一拳包含了他所有的元力。

      “刀锋肘皮克,一路走好。”王辉冷冷一语,左爪如鹰,闪䑉电般的抓出,右手攥拳,锁定对方喉咙狂暴轰击。

      这一拳的强悍仿佛能够轰碎全宇宙,上千看客骨子里涌入寒气。

      松开的叉手掌无力落地,喉咙里传出瘆人的骨裂声,断绝生机的皮克缓缓倒地,双眼光芒泯灭。

      第一局,胜负已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