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被cao网站

      혽姜述睁开眼的时候,跑车的封窗罩已经打开,刺眼的阳光漫进车内,灼热了空气。

      “醒了啊。”沃夫正在开车,他看了眼勣导航呡,“快到了,还有一个小时左右。”

      “我睡了多久?”姜述眯蒙着双眼,像他这样轻微晕车的人,这两天超过一半的时间都在车上,这一ﱉ觉睡醒和宿醉没什么差别。

      “十四个小时。”沃夫答道,“自动驾驶的车速慢。狔”

      “嗯。”姜述点点头,又闭上眼,躺在副驾驶位上缓了好一阵。

      쪱 为什么,没有做梦了?昨天这一觉,没有触发前世今生……

      那⾉么,比断章更可恶悁的事情出现了……

      断更。

      姜述睁开眼睛,瞥了眼专注开车的沃夫,发觉他没在关注自己ꑴ,便打开了腕表里的角繁色卡,快速ꕒ瞄了一眼。

      --被动·诡术-裁影:当你切割影子时,实体将受到同等伤害。

      • 只剩下一ᯠ个能力了么?

      他再次闭上了眼她。

      也就䤰是说,“前世今生”被人乕破解了,就在昨天。

      他打开小甲,登上网络,搜了“魔术”“前世今生”的关键词,瀡这才发现孤城再次因他的魔术炸开了锅。

      网络上爆发了第二次战争,但这ꕥ一次,杠鸺精们深刻意识到棠粉不好惹,所以没有一个븭人将话题引向那里。 ᠊

      莼 战争从某个阴阳怪气的论调开始——“不是吧,不是ピ托难道还能是真的预言?顶多是请了一剧院人把棠棠蒙鸎在鼓里罢了。”

      然后便有现场观众出声反击,“在现场,根本没有托,动动脑子好不好?”

      紧接着就是理中客现身拉偏架,뷦“大家也没必要争吵,人家莆要的就是热度,至于魔닮术,利益相关的人很难说㾺实话吧?”

      于是,第二次网络战争便蜪正式拉开序幕。

      姜述看得有些好笑,但又生出疑问,既然这样,那么自己的能力是怎么消失的?

      ṩ稜而这个时뜉候,小甲自动开了后台程序,为他找出一个视频,视频的标题很简单,尉“关于魔术‘前世今生’的一点猜想”。

      “嗯?”姜述点了进去,这个视频是昨天半夜发的,是个新号,没什么流量,现在也㔸只有寥寥几十播放量,一条评论都没有。

      视频很短,基本只是文本,明明是视频却能做컼得让人情不自禁生出“太长不看”的诡异观感,䘣这大概也是这个视频凉凉的原因之一。

      ៍不过除此之外,视频言简意赅,up主简明扼要얂地鱠指出了几个点,提及魔术效果和流程、道具等有关。

      就视频而言,这个up主看得可比橖橘衣透彻多了,虽然并不完全正确,ค但大抵算破解섧了这个魔术。

      姜述思考了一会儿,然后输入一条评论,点击发送。

      “看⏕完了,可隟是魔术师为什么能预言?”

      紧接着没几分钟,他又看见了几◐条评论。

      “对啊,预言什么的太不科学了吧?”

      썑 ﮄ“没道理啊,原来真的有前世蝿今生。”

      ﴿

      “魔倖术师好厉㐻害,我也想梦见前世。”

      “嘶——”姜述倒吸一口凉气,这默契的配合……

      锤再看网名——“固拉乙”“你䟽好像有那个大丙”“出钱一丁”。

      他迅速看向乙丙丁,三只平板精的屏幕上正是这个视频。

      乙丙丁:龇牙笑.JPG

      ꋷ“⟋你们也ﵦ有账号?”姜述忍不住问道。

      쨩丙:当然,刚创的。

      行吧,姜述也懒得管它们几个,让自己玩去呗,四只平板精能在网上玩出什么텳花样来犠?

      没多久,似乎是视频作者刚好在线,他一个一个回复了姜述和平板精$的评论,“不是预言,是流程和道具的Ɗ问题,我给你们画个윌图吧。”

      很快,up主又发了一个视频,这一次,他用简单㕊的堽图解再现了流程,清晰直观。

      껲这一次,up主还特意㯣了姜述和平板精们。

      而姜述则一马当先,在底下留言:“ꈞ图解好棒,所以魔术师到底学了什么才能预言뽜?”

      蕣 乙:看起来好厉害,是因为魔术师有预言的超能力吗?

      ……

      up主没有回复他们,只是在半个小时ꋑ后又发了一条视频,䴖这一次,他斥巨资制作了3D动态解析视频。

      而姜述则带着四只平板精津津有味地看完了视频,然后留言,“我明白你的意思,但魔术师为什么会预言?”

      丙:预言真厉害啊,我也想学。

      ……

      up主下线了,他放弃了抵抗。

      但这个系列的视频并未被删除,相反,它还冲上ᛘ了热门,随着沙雕网友的涌入,整个解密视频的评论区都变得奇怪了起来。 睹

      姜述心满意足地笑了。

      “笑啥呢?”沃夫疑惑地看着姜述。

      姜述和甲乙丙丁一起看向他:龇牙笑.JPG

      沃夫没领会笑容的含义,只是又问道:“快到七区了,先送你回家?”

      “行࢝。”姜述没有意见,这一天半没见,騀若姐估计得饿瘦了。

      一刻钟后,沃夫将车停在姜述家门口,刚一下车,他的脸色就沉了下去捐,“不对劲。”

      “嗯?”姜述看着㉶面前熟悉的家,“哪儿不对劲?”

      “空气里……有机油的味道。”沃夫继续道,他ꋗ伸手摸向腰间,警觉地靠近这栋别墅,但当他走到大门口时,再次愣住。

      괾 许久,他才回过头问姜述道:“你搬家了?”

      “啊?”姜述闻言也是一愣,快步上前,只见别墅大门敞开,几箱杂物堆在门口,而以他的目力,还能看见别墅里忙忙碌碌的䀎工人。

      当即,一人四精在脸봡上缓缓打出“?”。

      “若姐?”缓过神来鮳的姜述走进别墅,冲着楼濡上喊了一声。

      和䈭往常一擔样,没有回应,所以他抬步走向楼梯。 ⑃

      “先生你是?”这时ﴥ候,一边的工人看着他,弄不清他的身份。

      “这是我家,你㭈们是柳汀若请来的么?处理家政?”姜述上楼,径直走向若姐的房间,然后Ὡ推门。

      若姐的房间第一次干干净净,房间里只有书桌、床和柜子,其余什么都没有。

      她的痕迹,也没有了。

      姜述愣在房门口,直到工人小跑上来拉住他。

      “先生,我刚刚查过了,这不是您的家,事实上,这栋房子已经三年没有户主了。”工人嵣说得很客气,但眼神里出Რ现了一丝鄙夷。

      作为这一行的老ㅃ牌工人,他也见到过流浪者将췚暂时无人居住的房子据为己有的情况。

      ୣ“但是现在,这栋房子被买下噥了,先生你的东西在外面,如果需要丢弃,我뀺们会帮你处理。”工人继续홡说道。

      姜述看向職若姐的房间,没有回答。

      ——

      直到五分钟后,坐在箱子上的姜述才回过神来,他抬头看着沃夫,眼神里퀀有些迷茫﷜。

      “若姐,柳汀若ჟ,你见过妟她的,她……是真实存在的,对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