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疯直播主播等级排行

       “二品小宗师这个境界,的确不简单,难啊듼。”宗主陆压摇摇头,随即他像想到什么,看了一眼宋易:“谈点正事吧,听说前几日,宗内出现了半入魔的生物?皥还有贼人擅闯藏经阁?”

      “确有此事,那个贼人,老二和他打了个照面,初步估计起码有三品的实力。”ퟗ闻言,宋易点头。

      陆压眉头微皱。

      起码三品?虽说二品之下皆蝼蚁,但三品宗师也绝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冒出来的。

      “那半入魔的生物呢,和那闯藏经阁的贼人有关系吗?”陆压又问。 玡

      “目前菅还没查出线索证明这两者有关联,不过,山下落阳城内,有不少百姓家的孩子失踪了,都㝏是刚出生没褠几天的婴孩,现在ﹾ落阳城内闹的沸沸扬扬,百姓们惶恐不安。㭺”宋易沉吟了下뽐,道。

      “具体一点,一共多少百姓家里的婴孩失踪了?”陆压脸色冷了下来。

      “这两年前前后后,两百三十五家。”宋易道。

      “前几日,有落阳城的百姓说,亲眼看到䑭一个全身笼罩在魔雾中的男子,将婴孩掳出了落阳城,落阳城城主觉得此事牵扯甚大,可能ལ涉及到实力强大的魔头,才将此事上报给荒天宗。”

      荒天宗,属于落阳城宗门势力,大武王朝朝纲有规定,城镇范围内的宗门势力,当遇到魔头鳟为祸时,务必ᛰ得出手灭䒩杀,绝不能让那些魔头猖狂为祸。

      “是否确定落쌕阳城有魔头出没?”陆压问道。 퐡

      “确定。”宋易直接点头,而且百分百能够确定,那是一个以婴孩血肉为修炼引子,修炼邪恶功法的魔头了,那两百三十五个孩子,不出意外是䜚凶多吉少被吃掉了。

      想到这,宋易就颇有些咬牙切齿。

      那些邪修确实可恶,为了实力提升,无所不用ج其极,连人性都丧빗失了。

      偏偏这种歪门邪道修炼起来,确实要比正统修炼快得多,也导致大武王朝境内,每一年邪修数量都在爆퉶涨,一皦波未平一波又起!!

      “渊儿。”陆压扫了唐渊一眼。 滊

      “弟子在。”唐渊一抱拳。

      “你去落阳城查明此事,记住,暗访,莫要打草惊蛇。”陆压道。

      “是。”唐渊行了个礼,退出宗门大殿,脸上露出一抹邪魅笑意。

      婵我查我自己?

      呵呵呵呵。

      最近正暃是将荒山灵脉魔化的关键时刻,需要大量的婴孩血肉作为修炼引子。

      멹 “好歹给荒天宗一个面子,去落阳城旁边的景山城吧,听说景山城内刚出生的婴孩也多,细皮嫩肉,正好作为我大魔天功⺅的养料。”

      “不过,前景山城内那个景阳宫,论底蕴比荒天宗还要强,낧好几个三品宗师坐镇,还是小心为上。”

      “未忨入二品,终究无法做到唯我独尊。”

      “不过,我相信这一天,很快就会到来。”

      볎 牾 ……

      ……

      﨧 落阳城内有魔头出没的事,很快就传遍整个荒天宗,不少弟子都在讨论此事,说最近是多事之秋,好些个ᎍ城都出了事。

      对于此事,叶长生当然是心知肚明,当他蝣得知宗主陆压将任务ᣱ交给唐渊时,忍不住摇了摇头。

      好家伙。

      这查一百年看能不能查出点蛛丝马迹出来。

      叶长生走在大殿前的玉石广ี场上,

      正碰到迎面走来的宋易。

      “你在这里做什么?”宋易看了叶长生一眼,没好气道。

      “专门来找师傅。”叶长生笑了笑,道。

      ᬴“找我?”宋易一愣。

      “是,弟子发现,宗门内灵气越来越稀缺,远朥远比不上以前,

      ௲ 最近这种感觉格外的明唋显。”叶长生鷟沉吟片刻,道。

      “嗯?”宋易眉头一挑,有些诧异的看ᴛ了叶长生一眼。

      钟 自己这弟子,以前对于修行一事从来不上心,让他看到这张脸就有想吐的冲动,今天居然主动谈起宗门内的灵气来??

      “你现在该关心的,是你自身境界问题,卡在炼气九重十二年了,难道是因为宗门灵气稀缺导致的?”宋易瞪着叶ẝ长生,怒疤骂。

      “你看唐渊,五品,十四年入五品,你汎再看看你。”

      “不是,师傅,我的意思是,宗门内灵气稀缺,有没有可能是灵脉出了大问题?”叶长生沉吟着,将宋易往灵脉方向引。

      哪知宋易根本不理这茬。

      “灵脉被荒山山体包在里面,怎么可能出问题?我看是你思想觉悟出了问题。”宋易没好气道,这ം小子还틼敢娄转移话题?

      “荒山深处会不会出现石室什么的,让一小部分灵脉暴露出来?弟子确实觉得,最近宗内灵气越来越稀溩缺了,难道,师傅感知不到?”叶长生有些困惑。

      皗好歹是四品宗师,不应该啊!

      被叶长生那困㐁惑的目光盯着,宋易一张老脸憋的通红。

      抯 自己居然被这个不成器的徒弟给毳质疑了。

      这什么话?

      这什么话啊?

      贜“别说是我了,就连宗主对于你所说的灵气变化,也没有쭍丝毫感觉,好好一条二十丈长࿷的灵脉,能出什么问题?”宋易大怒。

      “休要在这里信口雌黄。녨”

      闻言,叶长生一脸愕然,看来,荒天ࢉ宗的灵气变化,真的只有他一个人能感뭴应到。

      这也太古怪了!

      还是说,唐渊用某种神秘手段掩盖住真相??

      欹 叶长生心里隐隐有个想法。

      就算唐渊是邪修,也不可能在短㴻短十年时间内晋入三品宗师,这是不符合逻辑的!大武王朝境内,这几千年来,还从没出现过这么逆天的人物。

      哪怕是已经飞升永生界的玉兰仙子,也是修行了十八载,ß才修到三品宗师的,又用十年时间入二品小宗师,十五年时间入一品大烧宗师!

      那么现在就有一种猜想。

      唐渊被大魔头夺舍了,已不再是原来的唐渊,换뇁了灵魂,掌握了很神秘能够瞒天过海的手段。

      如果是这样,那폃就好解释了!

      但更多问题又出现了,比如,夺舍唐渊的魔头是谁?

      廕 能够进行夺舍湵,起码是将灵识修到大圆满,成就一品꩐大宗师之位,灵识蜕变成了灵魂。

      ꞣ 这种人物,不可能是默默无名之辈,生前必然威名显赫! ̞

       “哎。”叶长生叹息一声,确实麻烦,师傅宋易根本不信他说的话。

      区区一个ᱶ炼气境,人言轻微,榈卑微,卑微啊----叶长生语录。

       要不是不愿见到那些无辜婴孩遭遇毒手,这些事,和自己又有什么关系?

      炼气境问题都没解决呢,哪有闲工夫操别的心?叶长生心想。

      “嗯?婴孩?”叶长生眼睛眯了起来。

      “那个唐渊,是以婴儿血肉为修炼引子,从这方面下手,问题会好解决很多。”

      唐渊想将灵脉䳔魔化,就必须要生吃婴儿血肉。

      不怕事情难,就怕事情没源头!--욅叶长쇭生语录。

      叶长生走在荒山一条山路上,眉头微微皱着。

      落阳城?

      最近风声紧,唐渊不可能顶风作案,那么,就极有可能是落阳城周边的城池。

      而距离落阳城,荒天宗最近的一座城池,馣赫然是那景山城?

      叶长生目光闪烁。

      就在这时,前方路被拦着了,一个华袍青年,缓缓出现,赫然正是唐渊,脸上挂着邪魅笑意。

      他目光带着些深邃,探究,就那么盯着叶长生看。

      被唐渊这么盯着,叶长生只觉得头皮发麻。

      这个人,生生吃掉两百多个婴儿血肉,对于穿越过来的他而言,实在是难以接受,心里很不得劲。

      “刚才,你跟你师父,讨论了关于荒山灵脉的事?쐽还说,荒山内部可能有石室?”唐渊笑的很怪异,双目似有黑气在沸腾。

      叶长生打量唐渊两眼,笑了笑。

      “不错ೊ。”

      “然后呢?”唐渊一脸玩味:“还说了ﲲ什么?”

      叶长生想了想。

      “我跟师傅说,灵脉可能出了大问题,可惜师傅他老人家不信。”叶长生叹息㯂一声。

      “你是怎么知道灵脉出了问题的?”唐渊眼中的探究很深媊。축

      荒山内部的石室,只有他一人知情,十分隐蔽,不可能有其他人知道。

      但这个叶长生…

      这个他从未放在眼里过的叶长生,柔霜的师兄,言语间似乎已知道真相?

      不!

      他确定以及肯定叶长生已经知道了真相。

      而叶长生,也确定以及肯定唐渊知道他知道了真相。

      两个人都心知肚明。

      “亲眼ㄑ看到的。”叶长生想了想,决定实话实话。

      “还看到了婴儿的骨架,几百之数,上面有齿痕,被人生吃了,让人感觉不适。”

      “还有呢?”唐渊脸上的笑容更加邪魅了。

      “还有?”叶长生也在笑。

      렪“荒山内部的灵脉黑了,有人在修炼魔功,企图将那条二十丈长的灵脉魔化坳,占为己有,已经进行了大半。”

      “目前就看到了这些。”

      “哦。”唐渊笑着点头,上下打量了叶长生一眼。

      “听说,你卡在炼气九重十二年了,一直没有进步?” ാ  闻言,叶长生叹息一声。

      这个唐渊不仅是个邪修,还喜欢说些别ꉭ人不喜欢的话,真的很可恶。

      “你跟我说这些,不怕死吗?”这是唐渊最大的困惑。

      叶长生,区区一个炼气境,他真的不怕韇死吗?

      以自己的实力,一根手컔指头就可以将叶长生摁死啊!

      这椟叫什么?

      这叫杀人灭口!

      죻 “要不,你来试툜试?”闻言,叶长生有些苦恼的抓了抓头发。 ℅ 塀

      炼气境143重了,都未曾一战,叶长生觉得,有点丢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