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少林寺首映

      乌米带着百余骑做引导,把羽林军二曲远远地甩在后面,二曲也有一百骑兵,这些人十分好胜,不甘落在乌家人后面,可是孙易严令他们随步兵一起行动。

      ⑮ 孙易明白他的这些所谓的骑兵只是些会骑马的人而已,完全不懂如何在马上作战,说겁白点就是会骑马的步兵,哪里及得上从小就练习骑射的乌家人?如果轻易放他们出去,遇到敌军很可能会吃亏,那将大大挫折前军的锐气。

      因此即便乌米捷报传来,二曲将士急得跳脚。孙易依旧严令㒿全军不准妄动,不紧不慢地行军。蓥

      二曲前进到石里坞附近,见乌ᵚ家人正等在那儿,两军会合,孙易下令扎营,军士们都秒变工程兵,挖沟的挖沟,立栅的立栅栏,全营好一阵忙乱。

      乌米笑道:“羽林军是要在这儿安家么?你们是来Ꙥ杀敌的,ꓜ还是盖房子的?”语气中颇有点瞧不起的意思。 

      孙易也不反驳ꂂ,只请他带兵在周边游弋,防止敌军突袭。

      “没问题,保护弱小是我们的责任!”乌米大声叫着,带着一群嘻笑的乌家骑士上马而去。

      一个正在挖壕的十兵“呸”地向地上吐了口覝唾沫,嘀咕道:“什么东西?好像他多能耐似的!”

      孙易厉声喝斥:“闭嘴!叫得再响有什▰么用?战士应该用刀剑来说话!”

      所有人都憋了一股气,赌气地使劲用铁锹铲ᑀ着土,锤击木桩的声音格外响亮。

      刚建起了一圈栅栏,壕沟也只挖了一半深浅,忽听唿哨声连连,马蹄声乱响,远远的乌米带着他的游骑奔了过来,边跑边回身放箭。在他们的身后,敌兵黑压压地冲了过来,也是一水的骑兵,足有数百骑之多。

      孙易见有人来冲营,立即下令停止施工,全体退入到尚未建成的军营内,弓弩上弦准备迎敌,旗语显示是一妼轮齐긜射。

      㹓 赤眉军向来弶没有旗鼓,打仗就是一窝蜂,用旗语指挥是刘盆子强力要求的,各曲学习的时候多有怨言,但真到用的时候才葉知道方便。当然现在一共才几百个人,靠指挥䄵官的吼叫大家也都明白意思了。༏

      羽林军的弩手겑远远多过弓手,弩的上弦和瞄准耗费时间,射速比较慢,孙易估计一轮齐射过后,对方骑兵就会冲到近前,到时羽林军将会面临更具挑战性的白刃战。

      虽然平时练习荷过轮射,以期望保持火力的连续,但这是羽林军初次临敌,而且是猝然遇袭,⮋孙易没嬂有使用更复杂的命令,看敌人这个密度,一轮齐射就会造成쉹不小的伤亡。

      外面的战斗是零星的,虽然敌人人数很多,但给人的整体릆印象是乱糟糟的,颇有赤眉军各营的作风。看样鋀子他们能骑射的也不多,箭枝飞过来都是零零星星殽的,完全没有准头,对前面的乌家兵뤍造不玍成多大的杀伤。

      反倒是乌家儿郎弓马出色,不断在马上拧身回射,敌军屡屡有人中箭ࣕ倒地,也不敢逼得太㧧近,只是紧紧ꑘ地咬住,想等到他们箭矢用尽,再上忎前以多打少。捋

      乌家兵的箭确实要用尽了,乌米直到射出去最后一枝箭,才䶺加速冲刺,从敞开的大门冲进ꓘ营去。

      䜯之后营门封闭,不是用门,而是用人,长兵在十鱿几米宽的营门缺口处排成密뜊集队形,整整排了六䡑排,这是为了应付骑兵的冲击,是翅真正的第一线肉搏战士,寧他们全是身体墩实的健壮士卒꫘,手持长长的戈戟和郑县武库所有找到的最长的夷矛,长兵器都是尖䉡端斜向上方,尾礎部插◛在地上,这也是平日长兵训练的主要内容之一。

      督战队就在长兵后方,若是有人临阵后退ڣ,免不了吃自己人一刀。所有长兵都紧张得脸色发白,握着长矛孩的手全是汗水。

      到了一个时候,就是死鸭子也要硬赶上架去。整个떘二曲能不能顶住这一波冲锋就看长兵的了。

      与此同Ꮱ时,弩兵已准备停ள当,所有的弩箭都已上弦,敌军也到了几十步蝔之内,令旗挥下,三百把弩一齐射击,就像镰刀扫过韭菜田,敌人顿时倒下一片。

      这一轮打击让对方产生鼰了分歧,后面的马还在向前冲,前面的人却想勒马后撤,队伍行动不一致,有的人竟被自己人撞下马来,本来就乱糟糟的队伍更加混乱。

      但是骑兵冲起来是很难停住的,仍有不少马匹冲到詳了近前。营外的壕沟虽然没有完工,却成功地阻止了骑兵的推进,士兵쏵们在壕沟路障前挺住脚步,拨动马头,寻找可以继续前进的道路。 넕

      粺营门前的一个缺口,为了方便进出,并没有设置路障,一时敌骑拥来,都乱糟糟地挤在那儿。

      骑兵的冲击力十分惊人,用步兵来抵抗骑兵冲击,是没有法子的法子,士兵们很难直面高速冲过来的马匹,很多ᯂ人都是闭着眼睛,或者紧盯着地面,不敢正视直冲过来的战马。

      对一支成军不足一月的新军来说,面对这样的冲击很容易当场崩溃,但是好在羽林郎们年纪虽小,却几乎都是在军营中长大,见惯了战场厮杀,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新兵,胆子自然比寻常少年大了许多。而且由于壕沟的阻挡,骑兵们要调整马匹冲向这个唯一平ဘ坦的缺口,速度和冲击力受到了一定影响。

      尽管如此,孙易还是非常紧张,与二曲军司马一同站在后面督战。

      这时平时强调军纪发挥了作用,少年们虽然害怕,却不敢后退,挑战临ᣊ阵脱逃这条㩚可以立斩的军法。面对敌骑还有很大的生存机会,可面붷对督战队的刀枪就是一个字:死!

      几匹马已经冲了进来,见⬮到刺猬一样一团团明晃晃的矛戟尖刃,立时有些胆딾怯,无奈收不住前冲的势头,直撞到矛阵上去,顿时长声哀鸣,倒地不起,掉在ꍞ地上的骑譳士还没来得及爬起来,几杆长矛捅过去,立刻把他捅成了筛子。

      前排的一个十六岁的小兵本来吓得闭上了眼睛,听到面前战马嘶鸣,忍不住把眼睛睁开了륋一条缝,见面前一个马屁股正正地对着他,原来这个骑士骑术精湛,在千钧一发之际掉转头,正想向回逃命。䲇

      小兵完全是킻每日训练后的条件反射,他将手中的长矛向前一伸,正正地扎入马的粪门之中,那马痛得暴跳,将马上的骑士掀了下去,小士兵手疾眼快,一矛刺去,登时结果了对方的性命。

      小兵兴奋地叫道:“我杀了一个!什长,我杀了웖一个骑兵!”

      却听旁边的什长大喝道:“妈B的叫什么叫?老子都杀了两个了,我叫了吗?把矛端好,保持螙队形!”

      “你叫得比我还大声。”小战士只能在心里啼咕,嘴上再也不敢出声,两腿稳稳地站住,端好了长矛,这时心中的恐惧已无影无踪,他瞪大双眼,急切地寻找下一个目标。

      如果骑兵无视伤Ӓ亡,一往无前地向前冲锋ᖣ,长兵阵想抵挡住还是很难,可是对方明显不是什么精锐骑兵,第一轮的齐射已经使队伍产生了分歧,不成功的冲阵尝试又ử打击了他们的士气。 蟿

      叧캁现在几乎所有的敌骑都想掉头逃跑,而后面的人并不清楚前面战场的情况,还在止不住地上涌,这导致‛敌军在距离羽林军营几十步外的地方形成一个暂牭时的堰塞现象。

      此时眼看敌军在射程内乱成一团,孙易岂能放弃这个䟛机会?㛠立即下令再来一轮齐射。

      弓手们依靠射速进行自由射击,⌹持续对敌军造成零星的杀伤,䅴弩兵们在第一轮齐射后,便都忙着低头上䰯弦,这个动作虽然他们在平时训练时已练熟了,但是第一次临阵难免有些手忙脚乱。

      먴 在敌骑自已混乱了之后,再慢的弩手也上好了⛬弦,又一轮齐射过去,敌墨军媣又落马了许多,竟比第一轮齐射战果还要丰盛。此时孙易下令全体自由射击,射手按照自己的节奏,随意发箭,箭矢虽然零乱,杀伤却也不小。

      匔 此时再迟钝的敌军也反应过来了,前面碰上了硬茬,该是掉头逃跑的时候了。逃跑总是比进攻命令更容易得到贯彻执行,所有人的想法出奇的一致,掉头,向后!

      虽然孙易是第一次指挥作战,但他面对混乱的敌军,敏锐地抓住了战机,他几乎没有丝毫的犹豫,立即下令停止射击,骑兵出击。

      一声令下,仅有的一百骑兵全部上马,拔出了环首刀,随쿑着冲锋的鼓响,呐喊着向混乱的敌军冲去。

      乌米不甘示弱,带着乌家儿郎随后跟上,奈何他们先前跑了一大圈,马力已疲,怎么及得上憋了半晌如猛虎出笼般的二曲骑兵。

      别看羽林将士年龄不大,可多年随军,使他们的胆量几乎等同于老兵。对于见惯了杀人的羽林营少年来说ᑋ,用环首刀切割敌人的首级没有任何心理障碍。

      虽然敌军骑兵在数量上占据优势,可是攻守之势已经逆转,几百敌军已成了溃军,只有没命向回狂奔的份。

      孙易带着人一直追出去几里地,才收拢散兵回营。战后清点,共歼敌八十二人,其ꩤ中俘虏三十三人,俘获军马四十九匹,可以说是大获全胜。

      而已方的损失,乌家兵二死一伤,其中一个是马匹太慢没来得␧及撤回营内,羽林军一死趑三伤,其中一个伤者还是斩杀了几个敌人太过兴奋,回营下马的时候跳下来崴了脚。

      乌米兴奋得脸뗇色发红,大묯声喊着痛快,向孙易道:“孙曲长,你们盖这房子还真管用,没有这个,今天乌家损失就大了。”

      孙易脸上一䢂丝表情也没有,只从牙缝中挤出了一礔句话뉳:“保护弱小是羽林军的责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